最快更新踮起脚跟行走最新章节!

    “你最近好吗?”我问小昕。

    “我啊?你先说说你吧。是不是又去相亲了,追女孩子其实没那么难,并不是金钱至上,只要你真心对她好,相信她是不会看不见的。”

    “上一次其实也不算失败吧,后来才知道她是喜欢我的,只是家里不同意。到了这个年龄了,已经谈不起爱情了,谈婚姻吧,现实生活我却没有什么资本,人家家里不同意也是理所当然。”我说。

    “你也不算差啊,就是不会照顾自己。你看看你穿的是啥衣服,格子衬衫,牛仔裤,黑色帆布鞋,唉,出来逛街穿这么老土。”小昕说。

    “不说我了。你最近忙啥?”我问小昕。

    “我参加了成人高考辅导班,年底就有结果了,目前在一家衣服店上班。那,前面那个店就是。”说着的时候加快脚步,向前走去,轻快的步伐小蝴蝶一样飞舞。

    “给你看几件衣服吧,给你特价,包你穿上之后一秒变男神!”小昕笑嘻嘻说。

    买就买,我也想知道怎么个一秒变男神。

    衣服呢挑的是劲霸男装立领塑身天蓝夹克,里面搭配圆领T恤,黑色商务裤还有商务板鞋。

    这人靠衣装马靠鞍看起来不错。

    虽然胡子拉碴,但是看起来似乎还有点男人味。

    “怎么样……”小昕的眼神笑成了月牙。

    “有点贵……而且有点不自在。嘿嘿。”

    “好看就行,你以前不是说活着就应该开心不是。”

    从店里出来时几个女孩围在小昕面前叽叽喳喳。好像在说小昕你男朋友吧,你咋找这么个大叔做男朋友……

    “别管她们,我们走……”小昕说。

    “你为什么说我是你男朋友!”我黑着脸。

    “不可以吗?”

    “我……”我不知道该咋说。

    “你是想说你老了,你没钱……其实是看不起我吧……”她有些生气。

    “不,不,我没那个意思。你这么漂亮……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我有些结巴起来,说话有点太快,真的怕伤害到她。

    突然,她搂住了我的脖子。我的嘴上感觉到一股清凉柔软短暂的失神。然后就分开了,就这么背对着满街人流,我怔在原地,脑袋里不能思考,似乎还在回想她的味道,她的体温。

    真是尴尬。一个大男人居然被人强吻。

    她也羞得脸色通红。

    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有人亲了我。这是真的吗?我这不是做梦吧。我在房子里打了自己一巴掌,确信这不是做梦。

    突然间觉得很幸福,却又很沮丧。

    沮丧的是我能给她什么?或许她是怀着想报答我的心理也不一定呢。

    我给她发了消息,虽然我很喜欢她,可是她毕竟那么年轻,说不定是一时冲动呢。

    我们暂时做普通朋友。让她专心读书。

    她让我好好生活,如果到时候我还没结婚不准我拒绝。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约定。

    像我这么个土鳖,她能喜欢我?如果是。那我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好好赚钱吧,万一那一天真的到来了,我不想让她过现在这样的日子。

    生活啊,还是得有希望。

    我认真计划着我的每一步,小心翼翼,甚至每天送水都制定详细计划,那条路近,那条街堵……就这样我每天送水的业绩不断飙升,工资从开始的三四千增长到现在的七千多,靠劳力吃饭,谁也没有不服气,只是好奇我的方法。

    我不断的变强,但是滴滴方面没有大的改变,只能说赚了点外快补贴平时花销。

    一年下来我攒了差不多快九万的样子,加上以前用剩下的总共十一万多。

    这一年时间里,我在这个城市穿梭,就像一台马力十足的机器。

    多年前我羡慕送货工人的自由,却不知道他们的辛苦。一年时间,我的体重从接近一百五到现在一百二十五,瘦了二十五斤。老寒腿也再没犯过。

    皮肤晒得黝黑,看上去倒有点棱角分明的意思。

    干了一年我打算辞职了。老板找我谈话,说让我做领班。我拒绝了。

    我还有另外的计划。

    这一年里小昕已经顺利考进大学。

    这一年里我们经常联系。

    这一年里我没有再回家相亲过,我骗家里人我已经有对象了,好让他们放心。

    家里情况还好,父母身体还算可以,退休金不多,够用。只不过回家次数少,没有好好陪伴他们,有点难受。

    接下来我要去工地了。以前在工地上干过,那时候没有资金周转,想搞点事也总没胆量。

    以前没钱没胆怕人笑话不敢搞,现在么,没人可以说服我不去工地,虽千难万难,我也要拼!

    我退掉了房子,来到了工地。

    找到了刘鹏。

    刘鹏,我的哥们,上学时候他就表现出众。曾经有过一段黑历史,为了班花和

    县城一霸打架斗殴,被开除学籍。

    回家后在社会上浪荡,依旧打架斗殴,直到他爸得了癌症后他突然收敛,跟着他叔工地上搬砖,谁也不曾想到他现在居然成了老板,手底下一群包工头跟着他干。

    酒桌上。

    “虎子,唉当时就让你留在工地和我一起干了,谁知道你干了一个月就跑了。现在想通了,不嫌丢人了?”刘鹏有些抱怨我当时不跟他一起混。

    “唉!别提了,人要生活,面子又不能当饭吃,况且这工地上干活又不是啥伤天害理的事,怪伙计当年吃不下苦……”我说。

    “话说当年还得感谢你,幸亏你当时抱着我不放,虽然最后咱们被打的鼻青脸肿,但好过当时我一刀捅下去,你知道我当时只想宰了那个畜牲!唉,当年也是血气方刚,为了爱奋不顾身……不提了,为了当年一起挨打干杯!”

    酒杯相撞,豪气冲天。

    刘鹏还是和当年一样。

    我只能舍命陪君子,最后喝了吐,吐了喝。

    事情肯定是办成了。刘鹏以为我也要包工程,我说我是来搞配件加工的,刘鹏想了想哈哈大笑,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他说这个事他也正愁着呢,工地上很多出场配件安装时候和工地实际安装要求差别太大,导致安装难度加大,直接订做吧,又每次情况不一样,导致很多时候安装难度加大,有时候甚至延误工期。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是靠关系过来混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