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道者 第七十二回 快剑肖三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侠之道者最新章节!

    很明显,明帝高高在上,他又怎么可能是来凑热闹的,在他的眼中,群英会又算的了什么,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解脱境的高手,可以说,这所谓的群英会对于他来说就像是过家家一样,这里的人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那么,明帝为何会突然来此观看群英会呢?莫不成,是与“金刀驸马”的考验内容有关?

    还是说,这里面有其他的原因?此外就是为何辅宰大人与国师、镇国将军三位大人物也一同来了此处?他们总不可能也是来凑热闹的吧?

    这似乎成为了所有人心中的一道谜团。【零↑九△小↓說△網】

    这时,全场已传来了文官的高呼之声:“第一场,由血刀门魔煞公子对决青城派游聚贤!比试~开始!”

    话音一落,观众席上已爆发出各种人潮涌动的呼喊声:

    “魔煞公子,魔煞公子……”

    “游聚贤,游聚贤……”

    “哄……”

    全场可谓是一片沸腾!

    由此,群英会第三轮的比试在明帝的到来中拉开了序幕!

    “乒乒……乓乓……”

    刚一开始,魔煞公子与游聚贤便用全力攻向了对手,登时二者在擂台上激战成了一团,当真好不精彩,全场大半的人士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场高手之间的对决,但在这时候胡寻却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下场,他父亲就必定会将他认出来,那到时候该怎生是好?

    想到这里,胡寻的眉头顿时皱的有些厉害。

    一旁的许无得忽然注意到了胡寻的异常,许无得此人在平时虽然十分沉默寡言,但正因为如此,他的心思却十分细腻,自胡寻入门以来,就一直对他表现的十分尊敬,也从未因他的相貌露出过什么厌恶的表情,所以他对胡寻的印象一直都非常不错,瞧见这位师弟眉有忧色,遂忍不住出声道:“胡师弟,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胡寻自然不会把真正的原因告诉这位二师兄,“没什么,许师兄。【零↑九△小↓說△網】”

    许无得皱了皱眉头,他那半遮的面孔上露出了一丝认真的表情,“胡师弟,若有什么事,你大可以说来与我听听,说不定,我能帮上你一点小忙。”

    胡寻犹豫了一番,他本不想多说,但抬头看了许无得一眼,他在许无得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名叫真诚的东西,顿时一怔,沉吟了片刻,这才缓缓开口道:“许师兄,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就在刚才,我突然发现了一个不太想见到的故人,现在他暂时不知道我在这里,可是待会儿我一上台,他肯定会认出我,所以……”

    说到这里,胡寻没有往下说了。

    “这个倒确实有些麻烦!”许无得却明白胡寻的意思,他并没有多问,顿了顿,才从怀中拿出了一样东西,那是一个模样甚是古怪的面具,“说起来,自打你入门以来,师兄也没送过你什么礼物,这个面具是我当初游历江湖之时掩藏身份用的,现在已经没什么用了,我把它送给你,待会儿你上台的时候便戴着这个面具,虽然可能不是很有用,但起码也能起到一些迷惑的作用。”

    胡寻接过了面具,他从未想到这位冷漠的二师兄居然还有如此心细的一面,心中不禁涌出了一股复杂的感觉,遂感激道:“如此就多谢许师兄了。”

    “无妨。”许无得摆了摆手,不再多言,便将目光重新投向了擂台。

    胡寻端详了一眼面具,随后将面具带在头上,竟发现面具出奇的合适,只不过就算他带上了这个面具,想来他父亲也极有可能会将他认出来,轻叹了一声,遂摘下了面具,便将目光投向了擂台。

    这时,擂台上已经分出了胜负,魔煞公子技高一筹击败了游聚贤,游聚贤黯然退下了擂台,而魔煞公子则在一片欢呼之中潇洒的离开了擂台。

    下一场,却是拜月宗的楼兰语对决快剑肖三了。

    这二者还未上场,全场的气氛便已热情高涨了起来,而全场之所以这般沸腾,那全是这二人所带来的效应了。

    首先,便先说说这楼兰语吧,众所周知,这楼兰语身为拜月宗最为杰出的弟子,又加上传闻中她生的美若天仙,武功高强且又年轻貌美,这种种的条件为她披上了十分神秘的秒杀,可以说,她的名字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再说这快剑肖三,一开始的时候,与很多人一样,这肖三也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寻常剑客罢了,但就在半年前,肖三在三个月里连续击败了位于九九玄榜上的第八十九~七十五名数位高手,一时名声大振,因为他的剑法十分快,所以江湖上便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就叫快剑肖三。

    ……

    在全场的注视之中,楼兰语率先跃上擂台,紧接着,那快剑肖三才戴着一个斗笠落在了擂台之中。

    二者简单的客套了几句。

    一开始,楼兰语与肖三并没有立马就出手,他二人都仔细的打量着对方,空气中洋溢着一种十分沉重的气氛,但突然,肖三他动了,左手一甩头上的斗笠,与此同时他已拔出了腰间的利剑,脚下一动,他的身影已飞快在原地消失了。

    众人瞧的十分真切,肖三他攻过去了!

    “好快!”楼兰语的瞳孔顿时一缩,玉手持剑往胸前一挡,“锵……”只听见一个刺耳的声音而来,肖三的剑被楼兰语挡住了,肖三面色不变,收招旋即接连刺出了数剑,但都被楼兰语一一截住了剑势,肖三微妙一笑,一掌逼退了楼兰语,便趁机拉开了距离,挽了一个漂亮的剑法,道:“楼有仙台,是为兰语,楼兰语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楼兰语面纱下的面孔没有任何表情,道:“你的剑法也不错!”

    肖三哈哈一笑,“再来,让我看看你们拜月宗的月神功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吃我一剑!”大喝一声,当下提剑再次攻去。

    “你想看月神功?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楼兰语娇喝一声,却不退反进,连踏数步,二者已在半路上狭路相逢,眨眼间的功夫,二人已交手了数招,旁人瞧在眼中只觉得眼花缭乱。

    “落日圆!”肖三的剑势呈弧形攻向了楼兰语的下盘,楼兰语纵身而起盘旋于空,躲过了这一招,趁此机会,她提剑刺向了肖三的天灵盖,肖三当即一个旋身斩便击开了这一击,抓住楼兰语还未落地的空挡,手中剑势一提,便又已一记上劈斩破空而去……

    便正在这二人激战的同时,也不知为什么,演武场里突然响起了一阵不合时宜的呼喊声:

    “楼姑娘,我爱你……”

    “楼姑娘,此生我胡汉三非你不娶……”

    “楼姑娘……”

    这些叫声多是一些仰慕楼兰语之类云云,旁人听在耳中,只觉得哭笑不得。

    且不管这些痴心妄想之辈,未过多久,楼兰语与肖三愈战愈是激烈,久战之下,肖三在楼兰语手中未曾占到半点便宜,随着内力的流失,反倒是他自己越来越感吃力了,心中一沉,他深知自己若不使出独门秘技,是绝不可能胜下楼兰语的!

    心念至此,遂一剑逼退了楼兰语,肖三趁此远退到一旁,楼兰语出奇的没有上前追击,也不知心中为何所思。

    身体微微向前倾斜,肖三的眼睛里散发出一种十分锐利的目光,那种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凶恶的狼一样,“楼兰语,接下来,我便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影子剑法吧!”

    话音一落,没有任何征兆的,肖三的身体忽然就化作了一道青烟消失了,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但下一刻,那楼兰语的前后左右便突然出现了四个一模一样的“肖三”攻向了楼兰语,那般剑势之快就犹同光影穿梭一般!

    “嚯……”将这一幕清晰的瞧在眼中,全场不禁传来了一阵惊呼之声。

    说时慢,那时快,一眨眼的功夫,四个“肖三”已持剑封住了楼兰语的所有去路,但楼兰语依然神情自若,仿若胸有成竹,只见她娇喝一声,手中一道剑光闪过,登时模糊之中似有一轮圆月从她身上由内而外破空而出,一阵像是切割的声音传来,这轮看似圆月的剑光竟直接将周身上下的四个“肖三”拦腰斩断!

    这一招,便正是月神功中的满月式了!

    “莫不成是肖三输了?”这时大半的人都忍不住站起了身子。

    不,当然没有!

    就在四个“肖三”化作青烟的那一刻,一个突然出现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了楼兰语的后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