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秦朝当神棍》 第七十四章 谋逆大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新履很想死。

    本以为傍上了一位大人,可以来咸阳城显摆一番。谁知道那位大人竟然对一个叫槐谷子的商贾,卑躬屈膝。

    白天的时候,刚刚和堂弟吵了一架,威胁要把他开除出祠堂。谁知道晚上便没有住处。商君别院的人无意收留自己,新履只好灰溜溜的跟着王老实回酒肆。

    新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刚刚要睡着,又来了一队兵丁,将酒肆中的人全都抓了起来。

    新履有点生无可恋,这一天,太折腾了。

    王离看着跪在地上的新履,淡淡的说道:“你的堂弟,又臭又硬,想必你也差不多了?”

    新履不出声。

    王离咦了一声:“可以啊,挺有骨气。”

    可是等他低头一看,发现新履全身发抖,面色苍白,根本是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王离有点无奈,对三虎说:“你去问他。”

    三虎答应了一声,揪着新履到了院子里面。片刻之后,三虎兴冲冲的说道:“已经招了。”

    王离兴奋的搓了搓手,说道:“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啊。”

    …………

    与此同时,李水睡眼惺忪的爬起来,看着面前的李信,无奈的说道:“这一夜,到底让不让人睡觉了?”

    他看了看窗外,天已经蒙蒙亮了。

    李信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槐兄,你还有心思睡觉呢?”

    李水不动声色的说道:“我为什么没心思睡觉?”

    李信叹了口气,对李水说道:“今日你那位楚国来的亲戚,怎么回事?”

    李水觉得头有点疼。

    李信又说道:“楚国游戏?槐兄,你当我李信是白痴吗?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是要杀他。”

    李水无奈的说道:“我当真没有杀人。你如果不相信,也在这里搜搜看好了。”

    李信微微一笑:“我当然相信你没有杀人。不过,你有杀他的心思,对不对?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李水有点犹豫。

    他和李信,是至交好友,可以互相托付性命的。按道理说,这种事应该告诉他,顺便听听他的意见。

    可是……如果当初槐谷子救李信,是项梁安排的一出戏。那么这关系还能维持下去吗?

    李信见他沉吟不语,也不忍逼迫太甚,于是主动说道:“我伐楚失败,曾经被人追杀。那人叫项炼。”

    李水一惊,然后苦笑了一声:“原来李兄认识他啊。”

    李信又说:“此人是反贼,一直想要刺秦。槐兄,你和他是朋友?”

    李水断然否认:“怎么可能?我如果跟他是朋友,就不会杀他了。”

    李信又问:“你有行刺皇帝之心?”

    李水继续断然否认:“刺杀皇帝,对我有什么好处?重义轻生,博得勇士之名?李兄觉得,我是在乎名声的人吗?”

    李信哈哈大笑,说道:“槐兄不是刺客,那就没事了。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会保住你。不过……他为什么找上门来?”

    李水随口说道:“或许是看我在咸阳城混的风生水起,想要拉拢我吧。不过我并没有答应。我想要杀他,也是怕麻烦。当然了,我也没有杀他,让他逃走了。日后咸阳城有什么风言风语,李兄可不要相信啊。”

    李信说道:“这个自然。”

    眼看着李信对自己深信不疑,李水有点于心不忍。

    他犹豫了一下,有些含糊的说道:“李兄。楚地的一些事,我已经记不起来了。或许,以前我和项炼有些联系。但是现在,绝对没有。或者换句话说,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槐谷子了。”

    李信深深的看了李水一会,幽幽的说道:“无论你是不是以前的槐谷子,你都曾经救我一命。救命之恩,李某永世不忘。”

    两人同时端起酒杯来,干了一杯。

    能做到大将军的职务,李信可能有点鲁莽,但是绝对不蠢。李水估计,李信已经猜到了,当年两人结识,并非偶然。

    但是李信的那句话,也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无论如何,槐谷子都是他的救命恩人。其实也确实如此,无论是不是项梁安排的,当时槐谷子不出现,李信必死无疑。

    有李信的这句话,两个人就明白了彼此的心思。是好友,依然是至交好友。

    两人一直喝到了天光大亮。忽然,苍夫带着一个满脸泪痕的女人进来了。

    是酒肆老板娘。

    老板娘扑通一声,跪倒在李水面前,哽咽着说道:“昨夜三更,将军王离,带人抓走了我丈夫。我恰好如厕,躲过一劫。我在城门处等到天亮,无计可施。大人,求你救救我丈夫。大秦的王公贵族,我只认识你了。”

    李水一惊,问道:“王离为什么抓王老实?”

    老板娘说道:“似乎是要问什么案子。”

    李水跺了跺脚:“我明白了,此事因我而起啊。”

    他大声喝道:“苍夫,备马,我要去王离府中要人。”

    李信说道:“王离一介武夫,未必讲道理。槐兄,我与你一同去。”

    李水点了点头:“最好不过。”

    两个人骑着快马,一路到了王离府上。

    李水上前,把大门拍的山响。

    守门的老奴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不耐烦的说道:“主人不在,改日再来吧。”

    李水也不废话,直接一脚踹出去,大门咣当一声被踢开了。那家奴躺在地上,一个劲的喊疼。

    李水跳到院子里,大声叫道:“王老实何在?”

    王老实没有出现,倒是有几个家丁,提着棍棒出来了。

    李水掏出怀中的免死金牌,大声喊道:“我有免死金牌在手,挡我者死。”

    与此同时,李信将剑抽了出来,一副杀神的模样。

    家丁们吓了一跳,纷纷向后面退去。

    李水又喝了一声:“王老实何在?”

    有一个家丁,小心翼翼的说道:“天亮之后,王老实和他的伙计,都被王将军带到皇宫了。”

    李水和李信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一个念头:“糟了。”

    这时候,乌交气喘吁吁的闯了进来:“大人,你真在这里啊。大事不好了,刚才我去宫中送馒头,听说王离已经告发了大人,谋逆大罪。我匆匆去商君别院报信,苍夫却说,你来了这里。”

    李水暗骂了一声:“向来只有我告别人谋反,现在居然有人敢诬陷我?”

    李信在李水身边低声说道:“槐兄放心,项炼已经失踪,死无对证。你只要一口咬定,和对方并无关系。王离也奈何不了你。”

    李水点了点头。

    只要项炼不在,王离的一切指控,都是凭空猜测。自己当然不怕。

    现在李水考虑的是,怎么杀了王离这家伙。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此人不除,是个祸害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