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心瘾最新章节!

    接头暗号:说爱作者菌两天不难!

    你懂么,我不属于你, 日后的一切也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陈修泽睁开双眼, 一缕晨光投进眼里,他伸手挡了挡, 光线仍从指缝间倾漏出来,眼睛变得更干涩。活动活动酸麻的后颈,他看了眼腕表。

    七点钟, 好像过了挺长时间, 不清楚几点睡着的。

    昨晚没写完的公文纸落在脚边,他捡起来填补上。屋里的窗帘只拉了一侧, 半明半暗, 光线不好,密密麻麻的英文好似跃出纸面重叠了。他揉着两边额角阖眸等了会儿,继续往下写。

    差不多处理完, 余鑫提着一套深麻灰色西装上门,后面跟着一位酒店的送餐人员。

    “陈总早。”

    “早。”陈修泽开了门往回走。

    余鑫将西装放到卧室, 摆了两个文件袋到书桌上, 却见床面平整如初, 文件大半部分被挪到客厅, 他走出卧室有些难以置信:“您又一晚没睡?”

    送餐人员关了门,陈修泽喝着水问话:“今天怎么安排的。”

    余鑫意识到自己多言,收起表情回:“九点仪式开始,宴会是十一点。郑董代表董事长出席,八点钟下机,大概十点能赶到。”

    “他呢?”

    “郑总的飞机延误了,目前还在纽约。”

    “延误了?”陈修泽重复一声,搁下杯子看向余鑫,厚重的玻璃杯底与桌面相碰,发出闷响。

    余鑫眼神落到那半杯水上,垂着眼应了一声。

    陈修泽挺长时间没说话,余鑫低着头也一直没抬起来。

    过了几分钟,陈修泽往咖啡里搁了块方糖问:“炒的怎么样了。”

    “每天挂头条,正巧今年有个红色文化宣传月,我们这事儿成了热搜。岭城还有个比较出名的民生节目,特意做了一个专辑跟定,名字是《关注夕阳老.兵》,给我们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旭恺的宣传力度提高到什么程度。”

    “加大了媒体投入。岭城最贵的几块广告牌,除了我们提前预定的,剩下的都被他们签了,其中还有两块半年才到期。我找人问过,说是旭恺砸了合约的两倍价钱拿到那两块。当然这两块的效果最好,位于市中大厦前后,四周的写字楼都能看到,有一块还是影像的,近一周播放的内容是他们集团和分公司助学、敬老以及慰问老.兵的活动。另外他们近期做慈善也比同期多。”

    陈修泽搅完咖啡拿过今天的报纸翻看了三四页,其中两页有旭恺的全版广告,他边翻边问:“现场布置好了?”

    “全部布置完毕,合同也拟好了,我会在第一时间将消息发出去。”

    “嗯,八点半在停车场等我。”

    “好的。”余鑫应声从玄关那儿拿了一个纸袋回来,“这个给您。”

    陈修泽抬眸看了看,挺精致的包装,还有白色丝带打了个漂亮的结缠在上面,他合上报纸接了过来。

    “宴会厅是半开放的,肖小姐可能会需要。”余鑫说。

    陈修泽打开纸袋,拿出一件女士小西装,无翻领斜襟款式,剪裁利落,符合肖逍一贯的穿衣风格。

    最后一件事办完,余鑫收了客厅批复完的文件道:“我先去准备了。”

    陈修泽点了下头,收起西装冷不丁说了句:“谢谢。”

    余鑫僵在原地,转身都有点机械,回话也不怎么利索:“您客,客气了。”

    本来这属于老板的私事,他挺担心陈修泽的反应,但结果着实让他意外,不过更让他愕然的是陈修泽很快理解到另一层意思。

    这件衣服由他这个秘书的名义来送,肖逍才会接受。

    陈修泽回到卧室,将纸袋放到自己的西装旁边,解了腕表去洗澡,出来的时候只围了条浴巾,水珠从未干的发尾滴落到胸口和后背,他没有擦,拾起衣服穿了起来。

    今天余鑫准备的西装比平时正式,配色也就更单调。他系好衬衣扣子弯腰去拿领带,手指刚触及纯黑的亮面布料,耳边蓦然闯入一句话。

    “深暗的颜色不适合你。”

    清清淡淡的声音,记不清是哪时候说的,也分不清她是不是真的说过。

    陈修泽放下手里的领带,拎起西服走到衣橱边挑了根宝蓝色的系上,袖扣也换了同款颜色,提起纸袋出了门。

    “我能做到,所以呢?”

    “没有所以,保持这样就好,晚安。”

    ****

    “胡说八道!一个院子住着的就是我们的孩子?你们没搞明白就瞎报道!”白胡子老人相当气愤,就差提着拐棍去戳冲他伸话筒的一干人。

    余鑫左手挡住记者的镜头,右手扶住老人:“您不需要回复他们的问题,请随我到里面休息。”

    “不行!我还就得念叨念叨,要不我侧门不走非走这儿。”老人哼出一声,白胡子飘了飘,冲台阶下的一群人说:“我们去红色基地住了几天的功夫,给倒了这么大一盆脏水。我儿子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撒谎呢,回来一瞧没给气死。”

    “您的意思是跟陈氏没有拆迁纠纷了?”

    “哪儿来的拆迁纠纷!”老人杵了杵拐棍,噔噔地响,“我们老哥儿几个可是所有居民里面头个签名的。陈氏给的条件比这周围都好,再说政府想开发这块,多好的事儿,我们能拖后腿?你们这些记者,真实报道都做不到,还有脸吃这口饭!”

    拐棍往前一挥,记者们大退一步,听着老人指责都不好意思再说话。

    趁着安静,老人消消气道:“老哥儿几个都在里面,我代表他们说句话。院子都在我们这几个老头名下,孩子们没份儿。我们也跟陈氏签了合同,拆迁房我们不要,他们会找个地方把院子搬过去。那几个冒称和我们是一家的人趁早死心,他们的几间屋我们不要了,陈氏说了给我们补好缺的那块儿,都听明白了?”

    记者们没明白,反倒更糊涂了,这跟之前的讨说法大相径庭。那个民生节目组干脆把摄像机放下,再接着拍岂不是打自己脸么。

    老人握着余鑫的手迈上台阶,神清气爽:“走吧。”

    记者还没回过味来,有个上前问余鑫:“您能再解释一下吗?”

    “仪式过后会有采访时间,由我司做统一回复,请不要打扰老人家,谢谢合作。”

    余鑫打完官腔扶着老人走进专设的休息厅,各家记者七嘴八舌说开了。

    “这太反转了吧?既然签合同了,为什么一开始出事儿不挑明,非等到影响波及出去才澄清。去外地了不至于不吱声吧?”

    “还不够清楚么?”资深老记者收了话筒,“一边倒的时候猛地回甩一脸,你们说今儿下午的舆论往哪儿飘?好感往谁身上用?”

    “甩媒体的脸用酝酿这么长时间?”

    “你入行没多久吧?”老记者瞥了瞥一旁的人,“我可听说最近的房地产商属陈氏的营销投入最低。”

    一帮人醒悟了,又突然安静了,有个嘀咕声冒出来:“都说姜是老的辣,陈总还没到时候就这么辣,不得把商界同辈逼死。”

    “哟,这话你还是收回去吧,咱这里面都不知道有些人是给谁干活的。已经得罪一个了,另一个可得小心呢。”

    嘀咕的那个不敢多言了,讪讪道:“得,都散了吧。”

    既然共同的爆点没了,大家四散开找自己能发的内容去了。老记者走到民生节目组那边,瞧着他们不咋愉快的表情说:“还记得你们台里王绮萌那回事儿么?给你们个建议,道歉越早越好,不然你们懂的。”

    节目组的人对对眼,只剩叹气。

    ****

    奠基仪式按时举行,没任何意外发生,记者们心里都有谱,该说的也都打好了稿,不敢再浑水摸鱼添油加料。手快的几个将图文发到网上,站在陈修泽旁边给奠基石培土的不是一众高层和嘉宾,请的是五位老人,报道立马转了风向。

    旭恺做了半个多月的慈善好事比不上陈氏一个小时的奠基仪式,反转效应又让陈氏上了热搜,度假村拆迁细节和进程随即披露在各大传媒网站,仅存的一点怀疑声也消失了。

    采访结束后,陈修泽先送几位老人去包间,随后移步宴会厅周旋在合作商和来宾之间。

    虽是个答谢宴,场面不小,来了不少商界人物,还有演艺人士。

    事务所接过很多大公司的案子,在这儿碰上不少熟人,设计部和工程部的人分散在厅里和接触过的客户聊天。肖逍也碰上几个以前的客户,适当地聊了几句,李珊珊跟在她身后插科打诨。

    临近中午,陈修泽送走一位制造商在厅里看了一圈,肖逍站在他左前方的长排桌那儿盯着李珊珊拿甜点。

    一字肩长裙,挺正常的款式,只是贴身的设计将她的腰身显了出来,但是余鑫不会做多余的事。陈修泽一直注视着那边,等她侧过身,他的眉心跟着蹙了一下。

    蝴蝶骨、脊椎沟、凹凸有致的曲线呈现在正午的阳光下,海蓝色绸面布料衬得背部皮肤细腻白.皙,一串很小的黑色五角星由左向□□斜排布在后腰向下延伸,极容易引人遐想。

    经过肖逍身侧的人几乎都瞄向她的后背,有男有女,有惊艳有欣羡。

    陈修泽望着那个方位微合了眸,抬手松了松领带。

    七点钟,好像过了挺长时间,不清楚几点睡着的。

    昨晚没写完的公文纸落在脚边,他捡起来填补上。屋里的窗帘只拉了一侧,半明半暗,光线不好,密密麻麻的英文好似跃出纸面重叠了。他揉着两边额角阖眸等了会儿,继续往下写。

    差不多处理完,余鑫提着一套深麻灰色西装上门,后面跟着一位酒店的送餐人员。

    “陈总早。”

    “早。”陈修泽开了门往回走。

    余鑫将西装放到卧室,摆了两个文件袋到书桌上,却见床面平整如初,文件大半部分被挪到客厅,他走出卧室有些难以置信:“您又一晚没睡?”

    送餐人员关了门,陈修泽喝着水问话:“今天怎么安排的。”

    余鑫意识到自己多言,收起表情回:“九点仪式开始,宴会是十一点。郑董代表董事长出席,八点钟下机,大概十点能赶到。”

    “他呢?”

    “郑总的飞机延误了,目前还在纽约。”

    “延误了?”陈修泽重复一声,搁下杯子看向余鑫,厚重的玻璃杯底与桌面相碰,发出闷响。

    余鑫眼神落到那半杯水上,垂着眼应了一声。

    陈修泽挺长时间没说话,余鑫低着头也一直没抬起来。

    过了几分钟,陈修泽往咖啡里搁了块方糖问:“炒的怎么样了。”

    “每天挂头条,正巧今年有个红色文化宣传月,我们这事儿成了热搜。岭城还有个比较出名的民生节目,特意做了一个专辑跟定,名字是《关注夕阳老.兵》,给我们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旭恺的宣传力度提高到什么程度。”

    “加大了媒体投入。岭城最贵的几块广告牌,除了我们提前预定的,剩下的都被他们签了,其中还有两块半年才到期。我找人问过,说是旭恺砸了合约的两倍价钱拿到那两块。当然这两块的效果最好,位于市中大厦前后,四周的写字楼都能看到,有一块还是影像的,近一周播放的内容是他们集团和分公司助学、敬老以及慰问老.兵的活动。另外他们近期做慈善也比同期多。”

    陈修泽搅完咖啡拿过今天的报纸翻看了三四页,其中两页有旭恺的全版广告,他边翻边问:“现场布置好了?”

    “全部布置完毕,合同也拟好了,我会在第一时间将消息发出去。”

    “嗯,八点半在停车场等我。”

    “好的。”余鑫应声从玄关那儿拿了一个纸袋回来,“这个给您。”

    陈修泽抬眸看了看,挺精致的包装,还有白色丝带打了个漂亮的结缠在上面,他合上报纸接了过来。

    “宴会厅是半开放的,肖小姐可能会需要。”余鑫说。

    陈修泽打开纸袋,拿出一件女士小西装,无翻领斜襟款式,剪裁利落,符合肖逍一贯的穿衣风格。

    最后一件事办完,余鑫收了客厅批复完的文件道:“我先去准备了。”

    陈修泽点了下头,收起西装冷不丁说了句:“谢谢。”

    余鑫僵在原地,转身都有点机械,回话也不怎么利索:“您客,客气了。”

    本来这属于老板的私事,他挺担心陈修泽的反应,但结果着实让他意外,不过更让他愕然的是陈修泽很快理解到另一层意思。

    这件衣服由他这个秘书的名义来送,肖逍才会接受。

    陈修泽回到卧室,将纸袋放到自己的西装旁边,解了腕表去洗澡,出来的时候只围了条浴巾,水珠从未干的发尾滴落到胸口和后背,他没有擦,拾起衣服穿了起来。

    今天余鑫准备的西装比平时正式,配色也就更单调。他系好衬衣扣子弯腰去拿领带,手指刚触及纯黑的亮面布料,耳边蓦然闯入一句话。

    “深暗的颜色不适合你。”

    清清淡淡的声音,记不清是哪时候说的,也分不清她是不是真的说过。

    陈修泽放下手里的领带,拎起西服走到衣橱边挑了根宝蓝色的系上,袖扣也换了同款颜色,提起纸袋出了门。

    “我能做到,所以呢?”

    “没有所以,保持这样就好,晚安。”

    ****

    “胡说八道!一个院子住着的就是我们的孩子?你们没搞明白就瞎报道!”白胡子老人相当气愤,就差提着拐棍去戳冲他伸话筒的一干人。

    余鑫左手挡住记者的镜头,右手扶住老人:“您不需要回复他们的问题,请随我到里面休息。”

    “不行!我还就得念叨念叨,要不我侧门不走非走这儿。”老人哼出一声,白胡子飘了飘,冲台阶下的一群人说:“我们去红色基地住了几天的功夫,给倒了这么大一盆脏水。我儿子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撒谎呢,回来一瞧没给气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