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那狰狞的人面此时越发扭曲了,像这等上品美食,还是除去杂物更为美味,以免她身上的衣物牙碜影响口感和鲜味。

    怪物心念闪动的瞬间,四肢也没闲着。只见它对树上的汐颜打过一道威压,汐颜的衣服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条一条的。

    汐颜忽然间看到自己的衣服都成了布条,不由大惊失色,此时才看到了树下那面目狰狞的怪兽。

    汐颜的衣服破碎的同时,怪物心念一闪。可惜了一个美人,稀里糊涂就要成为别人的口中食了。那又有什么办法要怪只能怪她恰到好处地出现在这里,为饥饿的自己雪中送炭来了。

    怪兽看到汐颜惊恐的眼神,噬血的本性暴增,不容汐颜逃离,一跃暴起,飞到汐颜所在的树上。

    眼见得怪兽的血盆大口就要咬到汐颜小腿的时候,从远处疾飞过一道光束,正打向怪兽的口中。

    怪兽猝不急防,没咬到猎物,却被动吞下了一道威力极强的光束,那道光入口即化为灼热的火球,火球一瞬间就钻入到怪兽的腹内。

    怪兽由内而外于顷刻间便**了,一眨眼的功夫,哪里还有怪兽的影子,想必是已经灰飞烟灭了。

    汐颜正自奇怪这道恰到好处救了自己的光束来源,一道清冷的声音自树下响起,“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啊,一个人也敢来这暗黑魔山,以至于弄得这般狼狈不堪,衣不蔽体。”

    话落,汐颜已成碎布条的衣服一瞬间便又恢复了原貌。

    此刻的汐颜,只觉无地自容。刚刚自己衣不蔽体的糗相,都被他看到了

    汐颜不是很在意留给凌宵的印象如何,却是十分在意在落凡心目中的印象和形象的。

    刚刚她的小山峰似乎都暴露在空气里了,还有小腿。想到此,汐颜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能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出这么大的洋相呢这叫她情何以堪呢

    想到此,汐颜的脸上飞满了红云。“之前你没跟我说过这里是危险之处啊。”

    “那是因为,我想不到你连招呼都不打,就悄悄地来到这里。你倒是满有探险精神的。”

    “哪里是什么探险只是想弄些食材回去。”

    “食材没弄到多少,自己倒差一点成了野兽的食材。此地凶兽很多,魔族修为低的人都不敢擅闯此山。”

    “我是真不知道。”

    “下来吧,快随我回去。此地魔气太重,你的修为太低,时间久了,于你不利。”

    汐颜从树上跳下来,“可是,我只采到了一些野果。本想抓一只野鸡野兔什么的,回去烤了吃。”

    “这种事情,以后交给我。”

    魔帝便放慢了脚步,以期抓几只野物回去。没多久,汐颜也未看到他怎么出的手,更没看见猎物的影子,魔帝却抓到了几只野鸡和野兔。

    随后,魔帝从衣袖的口袋中拿出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袋子,一转眼,那袋子就变大了,魔帝将猎物放入袋子中之后,那袋子连同里边的猎物,又缩回成了巴掌般大小的袋子。

    看这可随意变大变小的袋子,汐颜想难道这便是书中所描写的乾坤袋

    汐颜问魔帝“你这伸缩自如的袋子可真好,可是传说中的乾坤袋吗”

    “正是。”

    “能给我一个吗”

    “现在你的修为太低,待得你有了千年修为,才能掌控它。”

    回到木屋以后,魔帝将乾坤袋从袖中拿出来以后,又将乾坤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袋子之后,丢在汐颜的屋角。

    “其它的事情,你去处理吧。”

    汐颜终于如愿以尝地烤出了一只外焦里嫩的烤鸡,为了这只烤鸡,她忙活了一上午。

    坐在木屋中看书的魔帝时不时抬头向窗外看看汐颜忙乱的身影,看着那道曼妙的身影往来穿梭,一会儿抱干草,一会儿折树枝,一会儿找石头。

    魔帝的心忽然一动,这是什么感觉久违的家的感觉,依稀仿佛,只有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养母,也就是他的姨妈,灵雪曾经忙前忙后给他做过一些美食,其中也包括烤鸡。

    而在他刚刚懂事的时候,雪灵就开始对他进行魔鬼般的强化训练了。

    之后的日子里,他经常一修炼就是两三个月,而修炼的时候,根本不需要食物。

    再后来,有时候,他会闭关修炼一年。成年以后,他以六万岁的年龄,却拥有二十万年以上的修为。这些年,他更是很少进食了。

    为了让汐颜快速提高修为,他教授了汐颜修习功法之后,两个人就各自修炼了。

    虽然他的修为已经很高,但是乾坤剑最高的神力——乾坤神力,他用了一万年的时间,依然没有修成。

    来到孤岛之上,他还想做最后的努力,希望凭借自己的能力,可以修得圆满。

    烤鸡的香味传进了木屋中,这香味携着他幼时的回忆和某种温馨的画面占据了他的脑海。

    汐颜在外面喊他,“落凡,鸡烤好了,过来尝尝我的手艺。”

    魔帝来到尚未熄灭的火堆前,看着慢慢燃烧的篝火,又勾起了他记忆中对家的深深眷恋。

    见魔帝盯着篝火发呆,汐颜递给他一只鸡腿,“怎么了这篝火令你想起了什么”

    魔帝接过鸡腿,看了一眼汐颜,却见汐颜那粉白的脸上抹上了一点炭黑,不由笑笑,“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话落,他的手中已多出一方洁白的帕子,他指指汐颜的脸,“还真像个大厨,炭黑都抹脸上了。”

    汐颜脸一红,“忙前忙后,一不小心弄了个黑脸。”

    “我帮你擦擦。”

    魔帝抬手用帕子将汐颜脸上的炭黑抹了下去,汐颜看到帕子上的黑渍,不由有几分难为情。

    “让你见笑了。”

    “你这个样子,倒是满可爱的,像邻家妹妹,不,不确切,准确地说,更像一个为一家人的一日三餐而忙碌的家庭主妇。”

    能被落凡夸赞,可不容易,汐颜的心里像抹了蜜糖一般,殷勤地又为魔帝撕下一只鸡翅,“这个也给你。”

    “你看我像贪吃的孩子吗还至于吃着这个,占着那个”,魔帝勾唇浅浅一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