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沈少追爱记 第61章 一辈子保护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腹黑沈少追爱记最新章节!

    李依研被来势汹汹的暴雨打的浑身湿透,狼狈的躲在一棵小树下。

    寒冷和疲惫还能忍受,可来自四面八方的恐惧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她的神经。

    明明是雨拍打在泥土地里的声音,可她总觉得是地底下发出的怪音,声声入耳。

    努力甩了甩头,那些怪异的声音还是围着她。用手捂着耳朵,闭着眼睛,不去听、不去看、不去想。

    渐渐地雨小下来,松开捂着耳朵的手,隐约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依研……依研”,声音由远及近。

    秀颜微抬,扭头四处张望,仍旧空无一人。心里的恐惧更甚,难道地底下的死者都知道自己的名字?该不会是古月心的妈妈不肯原谅,想把自己拉下去吧?

    一通胡思乱想,索性闭上了眼睛。如果古月心妈妈想抓她下去,只要能让母子俩放下仇恨,也罢。

    不知什么时候,狂风暴雨又开始肆虐,她走不动了,也无处躲藏,任由雨淋风吹。

    恍惚间,身上头上的雨停了,微微颤抖着,睁开水眸,一把大伞遮挡在头上。

    转身望去,喜极而泣“秋寒!”

    冷眸闪耀,双臂一张,她毫不犹豫一头扑进了温热的怀抱。

    沈秋寒见李依研和古月心出去,还是有点不放心。与维森和张彬彬聊完正事,说是买点东西,就快步追了出来。

    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不过小区道路很简单,一条路直通外面。顺着主干道一路小跑,很快出了小区。

    四周张望,早已没了两人的影子。他俩能去哪呢?刚巧路边有个冷饮店,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打听去向。

    古家在这片是大户,古月心经常上媒体,冷饮店的服务员见过他,隐约记得好像是朝教堂方向走了。最后不忘提醒,有人手里拿着一束花。

    沈秋寒沉思片刻,暗叹一声,坏事,李依研应该拉着古月心去墓地了。

    又气又急,一路朝教堂跑去。内心腹诽,这小丫头太拎不清了,古月心对她好一点,就忘乎所以。

    他妈妈始终是心底的死穴,坚决不能碰。上一辈的恩怨慢慢淡化即可,小一辈能做的也就这些。

    来到教堂前,天空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说来就说,噼里啪啦直接砸了下来。

    沈秋寒到教堂借了把雨伞,又问清了古月心妈妈墓地的方位,一路找过去。

    这个墓地很大,有很多分岔路,雨越下越大,视线不清,沈秋寒凭着路标一路狂奔。

    来到古月心妈妈墓地附近,隐约见到个人影,是一个男人的身形。

    眨眼之间,一闪不见了踪迹。直觉告诉沈秋寒,此人可能是古月心,快步追过去,已空无一人。

    细细一想,不对啊,如果两人一起来的墓地,为什么刚才只看见一个人,小丫头去哪了?

    真是担心啥,啥事就要来。回到古月心妈妈的墓地,只有一束新鲜的百合花和一束枯萎的菊花躺在那。

    心里一紧,冷眸慌乱地四处搜寻,偌大的墓地哪还有人。沿着来时的路又一路狂奔回到教堂,牧师说没见到女孩出来过。

    此时沈秋寒彻底慌乱了,紧张地握着伞的手都微微颤抖。再次一头扎进暴雨狂泻的墓地,一条路、一条路找寻,嗓子喊的生疼,可声音很快淹没在哗哗的雨声中。

    这么大的雨,如此恶劣的环境,小丫头一定是迷了路。她胆子小,肯定吓坏了。

    不放弃,继续找。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棵小树下,找到了那个瘦弱的瑟瑟发抖的身影。

    看见她哭得红肿的水眸,脸上头上滴着雨珠,浑身冷的发抖,毫不犹豫伸开双臂。

    李依研投入温热的怀抱,闻到那熟悉的马鞭草清香,恐惧、不安、寒冷即刻化为云烟。

    冻得灰白的蜜唇轻启“秋寒,你又来救我了,你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莫非你是我的保护神。”

    冷眸暖暖地望着秀颜,轻声细语道“傻丫头,我是你老公,要一辈子保护你啊。”

    此时暴雨停了,天上的乌云散开,夹缝中射出一道阳光,俊颜暖暖地轻语道“走吧,该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见李依研若有所思,猜不透她和古月心何时分开的,但他肯定在墓地见过古月心。

    冷眸睨着,轻声细语道“怎么一个人来墓地?以后打雷下雨不要站在树下,太危险了。”

    秀颜一怔,想到古月心半路弃她而去,心里隐隐作痛。不想对沈秋寒有任何隐瞒,和盘托出“古月心不同意去他妈妈墓地,我们在半路分开。我一个人去给他妈妈送花。

    后来,下雨了,视线模糊,找不到回教堂的路,就迷路了,不知不觉走到树下。”

    沈秋寒心里五味杂陈,古月心应该是悄悄跟着李依研去了墓地,可能是不想被发现,又提前走了。希望李依研的妹妹身份别暴露。

    刚走出教堂,黑格开车迎面过来,淋得湿湿的两人连忙上车,离飞机起飞还有半小时,必须赶紧去机场。

    回到别墅进了房间,时间来不及了,两人顾不上洗澡,快速换了衣服,把头发擦干,拖着行李,到庭院集合。

    刚才李依研被暴雨袭击,经历了风吹雨打,加上对墓地的恐惧,恶寒侵体,站在庭院浑身发冷,面色苍白。

    张彬彬看出了异常,用手轻轻放在她额头测体温,低垂的眼眸一抬,惊呼一声“依研,你发烧了。这样坐长途飞机不行。”

    古月心扶着古老刚巧从房间出来,听见张彬彬的话,古老急忙关切地问道“依研,受了风寒,可大可小,今天不走了,休息两天,病好了,咱们再出发。”

    “爸,没事,喝点热水就好了,我想家了。”秀颜微蹙,摇头道。

    古月心冷哼一声,这声爸叫的还挺顺嘴。假装关切地说道“研妹,你就听爸的,缓两天再走吧。”

    “哥,真的不用,我好着呢,在飞机上睡一觉就好了。”说完,忍不住打了一串喷嚏。

    沈秋寒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众人熬不住李依研的坚持,只能上车赶去机场。

    刚才古月心放不下李依研一个人,走出去没多远又返回来,跟着她一路到了母亲的墓地。

    心一软,本想上前,可听到李依研的碑前忏悔,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扑过去掐死她,让她陪着他妈长眠于此。

    可后面听她越说越动情,不由地收住脚,心里有些不忍。正在踌躇,暴雨来袭,咬咬牙,留她一人在这,给她个教训。

    回去好一会,古月心都没见李依研回来,左思右想,恨归恨,还是放心不下。差使黑格去墓地寻找,没想到沈秋寒提前一步找到了她。

    这两个骗子,后面非得给他们一点教训。

    古老、沈秋寒、李依研、张彬彬登上专机。古月心、黑格和维森在机场送别四人,目送飞机滑向天际。

    李依研发着高烧,迷迷糊糊,软软地窝在沈秋寒怀里。想到终于走出困境,要回家了,嘴角含笑,幸福洋溢。

    易安,我们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