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神道 第五章 借身还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修神道最新章节!

    第五章 借身还魂

    原来,石守信原是天狼国的相国管家的儿子,由于他出生富贵人家,加上他父亲自幼为了避免他太过接触官场的一套,对他管教甚严,所以他的思想十分单纯,爱好读书,对于古籍尤其感兴趣。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民间搜罗到一本关于古妖族修真的故事,心中充满了向往,于是他便动了搜索修真者的念头。不久,他便独自离家出走,这么一走,就是四十年。

    在这四十年里,石守信风餐露宿的在妖王星的高山、峡谷中不断的搜索,眼看着一年一年的过去,他连修真者的毛也没有找到半条。他的心中充满了失望。

    一次,他来到了妖王星的最大的峡谷琅琊谷,那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忽然发觉天空划过三道耀眼的强光,强光一直没入峡谷之中,跟着,整个大地一阵剧烈的颤抖,峡谷中耀出三道霞光。石守信的心中充满了好奇,他顺着霞光走了过去。

    在一片空地上,他发现这里好像发生过一次大爆炸一般,有三个发着霞光的物体裸露在地上。两把巨斧深深的没入土中,只留出熠熠生辉的两把斧柄,在巨斧的旁边有个乒乓球般大小的,黝黑的珠子,流溢着光芒。

    相信各位读者一定猜到了。没错,这两把巨斧正是刑天的劈天斧,珠子呢?不知道各位是否还记得刑天的一个元神跟后羿在魔界大战的时候,给龙一和离偷袭成功后,一怒划破虚空,弄出了个天际黑洞,把刑天的元神化作乒乓球般的珠子吸了进去?没错,这颗珠子就是刑天的元神所凝结成的。

    也不知道是石守信的福气还是祸事,他慢慢的走了过去。忽然,黑珠子一阵剧烈的跳动。石守信吓了一跳,连忙退回几步。黑珠子停止了跳动,石守信觉得更加奇怪了,难道……?他又向前几步,黑珠子又是一阵剧烈的跳动。咦!这是怎么回事?他连忙再次后退几步,黑珠子又一次停止了跳动。

    石守信心中暗自思量着:难道这个黑珠子跟我又什么关系?要不然怎么会这样的呢?想着想着,他又再次向前几步,然而,这次黑珠子并没有像前几次那样的剧烈跳动了,他胆子大了起来,一把抓起黑珠子,紧紧的握在手中,觉得这颗黑珠子的质量跟体积跟本不成比例,这家伙体积不大,质量却蛮重的,他不禁的端详起这颗奇怪的珠子来。忽然,他的手心中传来一阵炽热,跟着,手中的黑珠子闪耀出一团奇异的光芒。

    石守信手中吃痛,条件反射般的一扔,想把珠子扔掉,可是黑珠子却像在他的手心中生了根一样,任他怎么的也扔不掉。手心中的炽热感越来越热了,他的全身像着了火一般的通红,他开始忍不住的叫起来,炽热的感觉和剧烈的疼痛,让他的面容开始扭曲,在诡异的光芒中变得更加的诡异,惨叫连连,当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唤出最后一次惨叫时,他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山风把石守信吹醒了过来。他爬了起来,发现通身舒坦,手中的珠子不见了,自己赤露的身体闪耀着一团磷光,地上散落着的是已经化为灰烬的衣物,散发着一阵阵的焦臭味。他不觉的吃了一惊:珠子呢?怎么会不见了?刚才还像火球般在自己的手心中燃烧的,为什么自己的衣物全部烧尽,而身体却一点事也没有呢?刚才还是难受异常的,现在也好像通体舒坦了?这一堆的不可思议究竟是怎么回事?任他智力再高,也无从可想。

    石守信想着想着,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东方开始发白了,天亮了。

    丝丝缕缕的光浑透过树叶的缝隙洒满了整个森林,地面上腾起阵阵的雾气,使得整座森林陷入一片缥缈之中。

    石守信缓缓的走向深陷在泥土中的巨斧,他一手抓住一把斧柄,用力一拔,巨斧应声而起。哇!好大的斧头啊!整整半个八仙桌那么大,如此这般大的斧头,怕不是上几百斤,他心中吃惊起来:咦!这般重的斧头,我怎么会能拿得动呢?我什么时候有了这般大的力气?难道是刚才的黑珠子做的怪?再看这斧头,但见斧身银光流动,似乎隐藏着一股无穷的力量,斧柄碗口般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所造。突然,巨斧闪耀出一道强烈的光辉,石守信只觉得脑袋如同炸裂一般,疼痛异常,他不禁又呻吟起来,脑海中浮现出那颗乒乓球般大小的黑珠子来,黑珠子不断的变幻着,时而白光闪烁,时而黑光漂浮,时而红光耀眼。一时间,他的脑海中满是各种的光辉。

    “小子!得我之力量,你是宇宙第一幸运之人。”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在石守信的脑海中响起。

    “你是谁?”石守信心念一动道。

    “我是谁?我究竟是谁?我也想知道。你快告诉我!”那个声音喃喃的道。

    石守信实在不知道是福还是祸,他道:“阁下可否现身一见?”

    “不!”那个声音断然的道,“我没有身体,无法现身,我问你,你想不想成为最强之人?”

    “想!当然想!做梦都想!”石守信道。

    “好!好!好!”那个声音一连的说了三个好字,道,“我已经帮你改造过了你的身体,但是,要想成为强人还不够,你现在最多算个超常之人,只要你能答应我两件事情,我就会交你修炼之术,使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

    “我答应你。”石守信连考虑也没有就一口答应了。

    “好!小子够爽快!我喜欢。第一,你得帮我查找出我的来历,因为我也忘记了我是谁,我不想不明不白的。第二,你帮我留意一下一把巨弓,名字和模样我也忘记了,但是见到的时候我可能会想起来,我恨透了这把巨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恨它,你想办法找到它,然后把它毁掉。”

    石守信一愕,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是……”

    那个声音不耐烦的道:“小子,这就不够爽快了,答应就答应,没有什么可是的。”

    石守信道:“好吧!我答应你。”

    “小子算你识做,否则老子毁了你。”那声音威胁道。

    石守信心中不禁吃惊,暗暗的想:还好答应了,否则真不知道怎么收拾。

    “嘿嘿!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了。一是答应,二是死亡。”那个声音冷笑着道。

    石守信抹了把汗道:“你怎么知道我心中所想?我又没有说。”

    那个声音道:“这没有什么,因为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心中所想的,我当然知道。”

    石守信一脸的不可思议,说道:“那么我怎么就猜不出你的想法呢?”

    那个声音道:“嘿嘿!你目前不够强大,当然就读不出我的想法了,等你我完全的融合后,你就会明白的了。好了,现在我传你修炼之术,你用心记住。”说着,石守信的脑海中涌现出一些基本的修真之术,石守信马上用心的去记起来。

    等石守信记下后,那个声音道:“我忽然发现一种非常熟悉的气机,相信跟我的来历有莫大的关系,现在我们就去寻找。”

    石守信连忙的道:“现在不行啊!你看我又没有衣服,这两把斧头又巨大,我怎么出去啊?”

    “你真笨啊!衣服可以自己幻化出来啊!巨斧我先帮你收起来,等你需要的时候,它就会自动的出现在你的面前。”说完,石守信手中的巨斧不见了。

    石守信马上沉入心神,学习起幻化之术来,不久,他打出一组奇怪的手印,地上的一堆树叶,慢慢的附着在他身上,幻化出一套服装来。等他把衣服幻化完后,他按照那声音的指点,直奔出森林,来到了鹿角坡这里。

    龙一听完石守信的故事后,不由得暗自吃惊起来:天!刑天这么快就借尸还魂了。这该如何是好?偏偏我现在功力全失。叫我如何应付?想着,他看了看风清杨。

    石守信忽然声音一变,说道:“我呔!小子!你的气机好熟悉啊!既然你认识这两把斧头,一定知道老子的来历,快点告诉老子,那个刑天是谁?否则老子叫你好受的。”

    龙一心中暗自庆幸:还好刚才没有完全的说出来。他大声的道:“我呸!就算小爷知道又如何?嘿嘿!你死了这条心吧!小爷是不会告诉你的,让你做过糊涂鬼。”

    石守信(已经化身为刑天)道:“哇哇!气煞老子了,快说,刑天是谁?我是那个?这是你小子最后的机会,要不然就吃老子几斧头。”

    龙一哈哈笑道:“来啊!谁怕谁?哈哈……”

    “哇!气煞老子了!”石守信说着,一抡巨斧,划出两道光痕,闪电般的朝龙一劈过来。

    龙一的功力虽然失去,但是敏捷仍然存在,他身形一挫,迅速的闪了开去。

    风杨的长枪一挑,从旁插了过来。“铛”的一声响,长枪给巨斧砍断,风杨也从马背上震飞了出去,喷出几口鲜血。试问这凡器如何能抵挡得住神器,尽管劈天斧还没有恢复它的万分之一的神通,也幸好风清杨给他下了防御罩,要不然,风杨此刻早已命归黄泉了。

    傲天峰马上冲上去,抱回风杨,但见他面泛金色,气若游丝。风清杨马上抛过一颗丹药,说道:“给他喂下去。”傲天峰结果丹药,哪敢怠慢,快速的拧碎给风杨喂下。

    风清杨虚空一抓,一把七色的宝剑握在手中,说道:“石朋友,你出手未免太毒了,等老朽会你一会。”

    石守信巨斧一摆,仰天狂笑道:“哈哈……,真好笑,老子根本就不是劈他的,是他不知死活,硬是要把枪伸过来的,这怨不得老子了,是他自寻死路。嘿嘿!老鬼,你给我滚开。老子要找的不是你,是他。”说着,他巨斧一指龙一。

    龙一笑道:“哈哈!只要你能打赢了风老前辈,我自然告诉你想知道的事情。”

    石守信哈哈笑道:“好!等老子打垮了这个老鬼不怕你不说。老鬼!来吧!”

    风清杨就算脾气再好,给他左一声老鬼,右一声老鬼的,也不禁火了,他冷笑道:“石朋友,你也太猖狂了,待老朽来教训教训你。”说着,七色宝剑祭起,洒下万道剑光。

    石守信也舞起巨斧,周围布起一堵银光墙。剑光落在银光墙上,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清脆的响声。

    风清杨见剑光暂时无效,他一收剑光,说道:“石朋友,不错啊!有两下子,怪不得这么猖狂。”

    石守信道:“老鬼!你也不赖,有意思,难得碰上这么好的一个对手,再来。”

    风清杨把七色宝剑高高举起,长剑突然暴涨,化作一把七色巨剑。剑身流溢着七色的光芒,巨剑缓缓的砍下,如同来自天际的天剑一般,夹杂着万钧之势。

    “来得好!”石守信手中的巨斧也突然的暴涨,幻起一道银光往上一迎。“轰”的一声震天的巨响,在场的天狼国和狼王国的将士如同吹枯拉朽般的纷纷跌坐在地。而天王国这边的将士,也给震退了数十丈方停住。

    你道为什么同是普通的士兵,却造成两种不同的效果?是不是天王国这边的将士比狼王国和天狼国的将士厉害?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只是天王国这边,风清杨一早就布下了防御罩,而天狼国和狼王国这边,石守信根本就不管他们的死活,根本就没作出任何的防御措施。

    石守信胯下的战马,此刻已经给震死,石守信双脚一蹬,窜上高空,叫道:“老子先走了。龙小子,你给我记住,老子还会回来找你的。老鬼!这次算你厉害,等老子完全的融合了再来找你。”说着,他身形一闪,化作一道流星消失在天际不见了。

    傲天峰见石守信离去,天狼国和狼王国的盟军已经不成军列了,他大手一挥,叫道:“战士们!冲啊!”

    天王国的将士马上如同潮水般涌了过来。这一战,天王国可谓大获全胜,根本就没怎么打,就俘虏了敌军全部。而天王国这边除了风杨受了伤外,根本就没有损失。天狼国和狼王国的力量,开始在这一战后,彻底的锐减,相信不久就全是天王国的天下了。

    龙一偷偷的对风清杨道:“风老,经过这一战,这天下基本大定,统一已经是不远的事情了。我们还是早点去妖王神殿吧!”

    风清杨点了点头。拉起龙一和独孤白月,消失于长空。

    傲天峰知道是无法挽留他们,只有含着热泪目送着他们远去。

    又经过半年的战事,天王国终于统一了整个妖王星。从此,妖王星暂时进入了和平时期。

    白令海,妖王星上唯一的海洋,水域辽阔,整座大陆都环抱于白令海中。

    在辽阔的白令海中央,有一片约两千公顷的海域,妖族之人称之为死亡之海。死亡之海平时风平浪静,可一旦有生物进入这片海域的话,马上会掀起滔天的巨浪,把入侵的生物置于死地方平息,所以,在这片死亡之海上,根本就容不下任何生物。

    然而,就在死亡之海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奇特的山峰,峰如蘑菇状,长长的蘑菇柄一般的山体,高耸入云,峰顶如同一把巨伞一般覆盖在高耸入云的山体之巅,这里世人称之为通天岭,顾名思义,这里就是能通往天上的意思,可是通天岭上存在着什么东西?根本没有人知道,世人都猜测上面居住着神人。

    风清杨领着龙一和独孤白月一路飞向死亡之海,在临近之时,风清杨马上运功布起了一层防御罩,然后对两小道:“我们很快就要进入死亡之海了,你们抓紧点,可千万不可大意。我要全心的应付死亡之海的攻击,不能再分心关照你们了。月儿你的功力高,注意保护一下龙哥儿。”

    独孤白月神色凝重的点了下头。

    龙一不禁苦笑了,想我以前是何等的豪迈,如今却落得要接受一个女孩的庇护,真是造化弄人。

    龙一正想着,忽然“轰”的一声巨响,迎头一个滔天巨浪扑了过来,撞在防御罩上,发出震天般的声响,水花四溅,巨浪带来的万钧之力,使得龙一身形猛的一震,几乎脱手掉下,独孤白月忙的腾出一只手,一把抓住龙一。风清杨叫道:“龙哥儿,集中精神,可千万不能分心,这只是刚开始。”

    龙一哪敢再分心,他死死的拽住风清杨的。

    此巨浪刚过,彼巨浪又来,接二连三的巨浪不断的撞击着防御罩,直震得龙一心笙动摇。

    风清杨连连的崔起真元,不断的补充着给快要震散的防御罩,根本就没有机会照顾两小。

    好不容易一轮狂轰滥炸的巨浪终于过去了,龙一松了一口气,叫道:“哇!这是什么的死亡之海啊?这么变态!”

    风清杨平息了一下内息,说道:“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想当年,我们十多个修真者初来这里的时候,一下子就挂了四个,结果剩下的七人,历经艰辛,最后只剩下我一个能进入妖王神殿。你们今天算是幸运的了,有我保护着。”

    独孤白月不禁咋舌道:“师尊,厉害啊!要是我的话,第一个巨浪就把我打了下来。”

    风清杨笑道:“这片海域就因为有这个特性才不至于为世人所熟悉,要不然,这里还不是炸了天才怪,尽管这样,这里还是妖王星上的修真者所向往的圣殿,当初我们十多人来到这里,结果只剩下我一人生还,想起来都心寒。”说着,一阵唏嘘。

    “哇!风老快看,巨浪又来了。”龙一大叫道。

    风清杨道:“大家注意了,这是第二重的攻击。”说着,他猛的一崔真元,防御罩闪耀出强烈的蓝光。

    迎面而来的滔天巨浪,一排接着一排,如连绵数十里的长廊一般。场面委实壮观。

    蓝色的防御罩带着众人径直的往巨浪中直冲过去。然而这连忙数十里的巨浪长廊,却没有第一次遇上的巨浪那样富有攻击力,这里的巨浪少了攻击性,却多了防御的成分。

    “轰,轰,轰……”一连冲过了数十里的巨浪长廊后,原先散发着强烈蓝光的防御罩只剩下微弱的一点蓝色光浑了。看来,风清杨的真元消耗不小。

    风清杨喘了口气,说道:“在这休息一阵子。”

    龙一奇怪的道:“风老,不是说还有半里的路程就到了么?怎么还休息?一口气的冲过去不就完了。”

    风清杨笑道:“是的,一口气冲过去就完了。我们大家都完了。龙哥儿啊!你不了解这片死亡之海的特性,它一共有三重,第一重是强攻,第二重是消耗,第三重才是最要命的,千万别小看只有短短的半里路程,却是整个死亡之海的关键啊!想当初,我们来的十多个人,在第一重挂了四个,第二重却相安无事,过了第二重后,我们的真元消耗过巨,眼看着通天岭就在面前不远了,一口气的冲过去,结果,死得只剩下我自己一人。心疼啊!你想想,经过了第二重的消耗后,真元还能剩下几许?我们当时就是不了解这里的特性,结果付出了血的代价。以前妖王星上很大的修真者都是死在这里。我来过一次,明白它的特性。”

    龙一咋舌道:“感情这片死亡之海还懂得战术战略。”

    风清杨笑道:“它那懂这个,这些都是它天然存在的特性。好啦!不跟你多说了,我要抓紧世间恢复真元。”说着,他沉入心神调息起来。

    良久,风清杨调息完毕,精神大振,笑道:“哈哈!老朽中央发现这里原来还有好处。”

    龙一和独孤白月一愕,齐声道:“什么好处?”

    风清杨道:“经过一番的消耗,运功调息后,功力会有所增长。呵呵,老朽以后可以来这里练功了。”

    龙一笑道:“这种消耗后的调息我也试过,功力确实有增长,但是,当到达一定的程度后就无法再增长了。”

    风清杨道:“说的也是,要是都这样的话,这天下岂不是大乱。呵呵!准备过去了。”说着,他再次崔动真元,结起一层湛蓝色的防御罩,护住两小,缓缓的踏入第三重。

    突然,海面一阵剧烈的翻滚,跟着,海面上涌起两重巨浪,巨浪之大,前所未见,简直如同两座巨大的山峰一般。

    一个巨浪由下而上的直撞防御罩。“轰!”如山峰撞击一般,防御罩内的三人直觉得地动山摇,体内如同亿万钧的巨石敲击着一般。防御罩几乎一下子就给震散。龙一只觉得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殷红的鲜血全部喷在风清杨的衣服上,他晕了过去。龙一一晕,手也跟着松开,身体径直的往下掉。

    独孤白月也给震得七懵八浑的,但她还是能死死的抓住风清杨。她一见龙一脱手掉下,左手抱实风清杨,右手腾出,一把解下身上的彩带,飞速打出,缠住龙一,用力的拉了上来,再次把彩带系在风清杨的身上。

    风清杨见到独孤白月所作的一切,忍不住赞许的点了下头,他抓出一把丹丸,往嘴里一塞。丹丸一入口,风清杨给巨浪冲散的真元马上得以聚合,防御瞬间再次结起。推开剩余的残浪。

    文字交待是慢了点,其实上面所发生的事情都是电光火石般快。

    此浪刚落,另外一个巨浪却已经涌上了高空,照头的砸下。如山的巨浪实实在在,结结实实,完完全全的砸在防御罩上。

    这一次,风清杨几乎给如山的巨浪压了下来,几乎接近海面了。情况实在危险。风清杨哪敢多想,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拼命的往上窜,真元提升到了极限。

    “轰!”又是一声巨响,防御罩冲破了如山的巨浪,迅速的窜上了半空,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风清杨还没有缓过气来,又一排巨浪扑了过来。此时的风清杨,功力完全用尽,高度不但无法再次提高,相反还有落下之势。而眼前的巨浪眼看着就要卷至。

    独孤白月高声道:“师尊,我输你功力,快点摆脱巨浪。”说着,不容分说的,她单手贴在风清杨的背后,猛的一运真元,真元源源不断的输进风清杨的体内。

    风清杨得到独孤白月真元的补充,马上强运真元,飞速的往上提升。总算渡过了这一排来势汹汹的巨浪。

    通天岭就在眼前了。风清杨猛的一窜,飞到通天岭顶,缓缓的降落下去。

    三人终于安全到达了通天岭。此刻的风清杨,全身湿透,不知道是海水还是汗水。他一屁股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独孤白月也几乎虚脱,静静的和昏迷中的龙一并排躺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