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林敏一路平安无事地出了院子,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小子,准备!师符教你画‘藏’身符,来先咬破自己的中指,然后在中间写个‘藏’字,两边各打五个圈圈。”

    师父突然朝我喊了一句,旋即便将一沓符纸递给了我。

    我拿着他递给我的符纸,随意抽了一张出来,用力一咬中指,一股殷红的鲜血便涌了出来,然后对着那那张符纸的中间开始画起符字来。

    他哥的,痛死了!

    痛一下也就算了,不争气的是,我的手指往纸上一点,立马变成了红通通的一大陀,鲜血把符红都给湿透了。

    师父见了生气地骂了一句:“真没用!”

    说完,他便抓起我的手,然后两指夹着我的指根处,飞快地在符纸上画着。边画,师父边叮嘱我:“记住了,画符要快,要一气呵成,尤其是血指符。你想,一个手指头,能流多少血啊!所以,要省着点用,要不然,一道符还没有完,你人就已经晕过去了。”

    说话的同时,师父已经画好了一道藏身符。

    他将我的手一甩,叫了一句:“好了,自己画吧,实在不行,用指甲,这样画出来的符,可以省点血。你先忙吧!师父自己的八道符还没有开始呢!”

    说完,他便皱起眉头,挤着自己已经干枯了的中指伤口,挤了一点新出的血,往符纸上画去,他边画符的时候,时不时还朝地面上的五雷护身阵望那么一两眼。

    我也忍不住向下望,只见那火圆圈上的火忽闪忽闪的,看上去像是要灭了似的。估计十五分钟也快要到了。时间一到,火自然要灭,火一灭,五雷护身阵不攻自破,蛇必定会进来。

    想到这,我的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起来。谁知越是紧张,手上的符画得越粗,这可把我急死了。

    好不容易画完了一张,我朝师父一望,他老人家已经开始在朝自己的身上贴符纸守八风了。

    “乔阳,你能不能快一点。画了几张了”师父一脸着急地朝我问道。

    “才两张!”我说。

    “唉!你个兔崽子,资质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啊!快,把另一只手的中指咬破,我来替你画。”师父朝我吼了一声道。

    我只好又把右手的中指咬破了,疼得我直皱眉头。他大爷的,想不到当一个茅山师这么辛苦,早知道这样,打死,我也不学法术,太折磨人了。

    “过来!”师父抓起我的手,便飞快地在符纸上画了起来。望着师父一副认真的样子,我不由得想起了他老人家先前说过的话。

    他说我的资质比他好不到哪里去。这么说,还是我要比他强一点咯。如此看来,那以前师祖余伯教师父画符的时候,那还不知道有多慢呢!估计师父也是挨了不少的骂吧!

    想到这里,我就有些忍不住的想笑。

    “突!”

    师父突然拽起拳头在我的脑袋上敲了一个爆米粟。

    “谁让你笑了,这里阴气这么重,笑会泄阳气的。”

    师父的这一下打得又重又痛,我是真的想哭了。

    我不经意地朝地上瞄了一眼,突然发现五雷守护阵的火圈,已经有一个小缺口,眼看这火很快就会熄灭。我的心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师父,不好了,这五雷守护阵外的火圈马上就要灭了。”

    师父朝地下扫了一眼,没有作声,抓着我的手,飞快地画着符。就这样,他一口气画下了六道符,而我的两个手的中指也被他捏得变色了。

    “快!封住八风,准备撤离。”

    师父说话的时候,从自己的指尖处打出了一张符纸对着地面上的缺口处,飞射出去,很快便见那个缺口处,自觉地燃了起来,一条青蛇,立马在火焰上打起了滚,不一会儿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这个动作实在是太帅气了,我看得都有些痴了。

    “师父,这是啥玩意啊!这么霸气!”

    “这是飞符,可以击杀小鬼和一些低等阴灵,等你的气功练到一定水平的时候,师父再教你飞符击打法。”

    师父说完,在我的面前蹲了下来。

    他把手中的符纸递给了我,让他替他封住了命门,然后他自己封自己了其余的七个风口。接下来,师父又给我封住了八个风口。

    “记得念借法口诀。一直前行七七四十九步。别回头。走!”师父朝我叮嘱了一句,说完便缓缓朝前走去,眼睛正视着前方。

    月色下的他,颇有一番道骨仙风。

    我紧跟在师父的身后,心中默念着借法口诀。一路上,地面上的蛇灵自觉地向两边散去,等到我数完四十九步后,身旁已经看不到蛇灵了。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叫了一句:“总算到了。”

    师父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他只是朝身后望了望,一脸平静地道了声:“走!”

    “去哪里”

    我问。

    “我先带你去把那一沓附魂纸人找回来。今晚我们能不能逃过这一劫还难说,有了附魂纸人,多少要保险一点。”

    师父朝我答道。

    “张大叔!太感谢你了。你们俩没事吧!”林敏见我和师父已经从旧屋子里出来,一脸关心地迎了过来。

    “没事!”师父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微笑道,旋即他的脸色又沉了下来,仔细打量着林敏的面相:“姑娘,我看你的眉宇间透着一股正气,是一个易得贵人相助,遇难易呈祥的面相。可以把你的八字告诉一下我么”

    “当然可以。”林敏笑着答道,接下来便当真把自己的八字告诉了师父。

    师父听林敏报完八字后,开始推算起指诀来。

    好一会儿,才见他一拍大腿叫道:“太好了,你这八字,命带天德月德,这种人总能逢凶化吉。而且你是一个羊刃驾杀格的奇命格。”

    “什么是羊刃驾杀格啊!”林敏问。

    “羊刃驾杀是指八字当中的一个神煞,带了羊刃的人,就好比拿着一把刀。驾杀是指八字中的食神七杀。你的八字命坐七杀,脾气大,有杀气,若又遇羊刃的话,反倒是好事了。这是一种贵命格,若在过去,必是武将之命。”

    师父有些得意地继续道:“这八字,配合你身上这一身警服,杀气凛然,一般的小鬼还怕你呢!我看今晚,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去一趟太阴庙吧!这样多少可以让我们周身的气场变得强大一点。”

    “大叔!我听你安排就好了。”林敏一脸微笑道。

    “走!我们先上三棵松。”师父说完便朝前走去。

    我也有些激动。没有想到林敏的八字,竟然还具有避邪镇煞的功能,这可真是一个活宝啊!这样的美女值得交往,以后没事的时候,就把她拉过来做伴。

    我想,身为一个下茅山弟子,抓鬼啥的,应该是常有的事情吧!有了美女警花的陪伴,人生从此不孤独啊!哈哈!想想就开心。

    “你们看,前边不就是三棵松吗”忽听林敏大声喊了一句。

    我朝前一望,还真是到了三棵松。看来,刚才根本就没有走远啊!我有些好奇地回头朝后一望,不由得吓了一跳,刚才所见到的房子和院子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丛林。

    “师父,你看,刚才我们所看到的那些房子和院子还有那棵大槐树都不见了。”我问。

    师父回头朝后望了望,叹了口气道:“这地方果真是邪门。我们三人都被这里的阴气给蒙蔽了。”

    说完,师父朝前边三棵松树走去。

    走了几步,忽见师父伸手拦住了我们:“等等!千万别过来。前边有陷井。”

    说完,师父蹲了下来,他仔细打量着地面。

    我和林敏也蹲了下来,只见在路的中央,被人打了两根长长的木桩子进土壤里,然后在木桩的中间,装了好多根套绳。

    师父小心翼翼地将手伸了过去,把木桩上的绳子给解了下来,丢进了草丛中。

    “这是猎人布下的陷井,只要有小动物跳进套绳里,他们的脚就会被套住。大家小心一点,多看着一点地面。”师父说完,便准备起身再次朝前走去。

    就在这时,忽听从前边的草丛中传来一阵“唧唧唧”的叫声。

    林敏拿起手电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照了过去,只见草丛中有一只毛茸茸浑身晶黄的小家伙,在草丛中挣扎着。

    师父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不一会儿便将那只小家伙抱了起来,可很快又松开了,嘴里忍不住骂了一句:“我呸!这死东西,救它的命,不知道感恩,还尽放屁。臭死了!”

    我走近一看是一只黄鼠狼。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很快,有一股臭味扑面而来,钻进了我的鼻子里,我连忙捂住了嘴巴。

    林敏更是捏住了鼻子,一只手不停地在鼻子面前扇忽。

    早就听说过黄鼠狠会放屁,可没有想到黄鼠狼的屁会这么臭。难怪小时候,老人们说,蛇都不是黄鼠狼的对手。

    因为蛇和黄鼠狼相斗的时候,黄鼠狼放一个臭屁,蛇便会臭晕过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今日一见果真是厉害。

    师父对着一旁唾了好几口口水,这才再次蹲了下来,嘴里轻声嘀咕着:“黄大仙!别误会,我不是来害你,是来救你的。”

    被细线铁丝套住了后腿的黄鼠狼,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嗅着鼻子,嘴里发出一阵阵“唧唧唧”的声音,嘴巴上的胡子微微颤动着,长长的尾巴轻轻地敲打着地面。

    看上去有些害怕,又有些要向师父示好的意思。那模样倒是有点可爱。

    师父将手伸了过去,在那只黄鼠狼的头上轻抚了一下,黄鼠狼没有再叫了,一动不动地蹲在草地上。

    师父把那只黄鼠狼抱了起来,解开了它后腿上的绳套,然后叽哩咕噜地念起了咒语。

    “落网脱网获重生,真性养德莫昧灵;道德万物命藏德,各化因果敬天命;三官法旨护生灵,土地水神收护尽;吾今放生净杀业,佛性慈悲证道心。吾奉太上老君律令敕!”

    念完后,师父便抱着那只黄鼠狼拜了三拜,又将它放在地上。

    黄鼠狼朝前跳了三跳,很快又回头朝师父望了一眼,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看上去还有些不舍似的。

    师父朝那小家伙挥了挥手道了声“去吧!”

    黄鼠狼这才向前一跃,整个身子便钻进了草丛中。

    师父转过身,仔细打量着先前的陷井。

    忽见他伸伸将其中的一根竹桩子拔了出来,眉头皱在了一块儿:“不好!这是被人下了符咒的陷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