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神道 第五集 第一章 原令结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修神道最新章节!

    第五集 第一章 原令结界

    忽然前面出的水域中出现一个巨大的旋涡,无穷的引力一下把两人卷了进去。

    龙霸心中一惊,问道:“天生,还顶得住么?”

    司马天生答道:“老霸我没事。还可以顶住,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第三重禁制的水浪。小心了,别让我分神。”

    果然如司马天生所料,旋涡正是第三重禁制的水浪。旋涡把他们卷进了一片汹涌澎湃的水域,压力骤然增加,四面八方的巨浪纷纷汹涌而至。

    司马天生再次叮嘱道:“老霸啊!你可千万别运真元啊!”

    龙霸身受四面压力,真元刚要激发出来,一听司马天生这么一说,马上泄了真元。

    司马天生感到龙霸已经泄去真元,暗自松了口气。他那伪装水性的真元还真管用,尽管压力增加了不少,可是他很快发现,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巨浪就擦着他们身边而过。一浪接着一浪涌过来的巨浪,根本没有发现这两个伪装份子。

    司马天生带着龙霸随波逐流,很快就通过了这片第三重的水浪禁制。随着又一个巨大的旋涡一引一旋,两人又出现在另外一片波光鳞鳞的水域。

    司马天生舒了口气道:“总算通过了第三重禁制。”

    龙霸赞道:“天生好本事啊!要是换了俺,可就没有这个好结果了。”

    司马天生笑道:“等你修为再高些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同样的奥妙。”

    话说着,前面忽然一亮,两人终于脚踏实地,安全度过了三重禁制。前面再也没有碰到难的阻滞,两人一路平稳的直达五毒阵的阵眼。

    这阵眼算是奇怪,一方巨大的青铜鼎,沸腾着幽绿色的雾气。细看这青铜鼎,四周镂空,雕刻着无数由咒文组成的毒物,怪异非常。

    司马天生飞起望青铜鼎一看,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我的妈呀,太恶心了。青铜鼎内几乎汇集了天下剧毒之物。每种毒物在鼎中翻滚,发出“吱吱”的怪叫声,口中不断喷着毒气,这些毒气在鼎口中汇集成幽绿色的雾气。

    司马天生连忙传音道:“大哥,我们到了阵眼,发现这里除了口装满毒物的青铜鼎外,就再也没有什么了。我们该怎么做?”

    龙一传音道:“不会吧?按伏曦前辈的阵图应该还有一样的。鼎盖呢?”

    司马天生传音道:“不见啊!”

    龙一传音道:“找找,没有鼎盖就镇压不了这个五毒阵。”

    司马天生四下张望,阵眼中除了青铜鼎外,再也没有任何发现。龙霸忽然道:“天生,你看看鼎的底部。”

    司马天生降下一看,传音道:“大哥,找到了。这个老魔,好贼啊!居然把鼎盖藏在鼎底。”

    龙一传音道:“嗯!你用鼎盖盖着这鼎,就没问题了。”

    那方青铜鼎的鼎盖,牢牢吸在鼎底,仿佛这鼎是个巨大的磁石。

    司马天生道:“老霸,你用真元按住鼎,我来抽出鼎盖。”

    龙霸马上运起真元,压制住青铜鼎。司马天生手一挥,真元牢牢吸住鼎盖,把它缓缓从底部抽取出来,然后移到青铜鼎口,盖住。

    “轰隆,轰隆”地下传来一阵怪响,象是机械的转动声,青铜鼎慢慢下沉。

    司马天生又传音道:“鼎盖已经盖好,青铜鼎开始下沉,嗯!已经完全沉入地下了,旁边伸出了一块巨大的铜板,封住了。”

    龙一传音道:“对!就这样,你们负责守住,别让青铜鼎重现,任务就算完成。”

    龙一吩咐完司马天生和龙霸,转头对大禹道:“前辈,现在连环和五毒两阵算是给镇住了,剩下的八卦和九宫两阵就看我们的了。”

    大禹点了下头。龙一又道:“剩下的八卦阵和九宫阵是整个九宫八卦阵的主阵,相信必然是禁制重重,到了阵眼后,我们必须同时出手,才能一举破去。”

    “明白,到了阵眼我会随时跟你联系的。”大禹说着,飞身向北的九宫阵飞去。龙一也收起阵图,转向东面的八卦阵飞去。

    再说龙一,一入阵内,就感觉到此阵的磅礴,不由得暗叹伏曦的智慧。也赞叹只有老魔这样的人才才能贯彻伏曦的思想。布置出如此磅礴的大阵。同时又在阵中加入了重重禁制,更是令阵势杀机重重。可惜老魔枉负上天的厚爱,误入歧途。

    龙一有了冰封谷内对禁制的经验,再加上老魔当年布置禁制时,功力也没有夸父的修为的十分之一。所有他布置的禁制虽然厉害但还是奈何不了功力日益增进的龙一。很快,龙一就一一通过了几十层不同属性的禁制。直达八卦阵的阵眼。

    龙一一到阵眼,马上联合禹道:“前辈,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我已经到了。”

    北面传来禹的传音:“小兄弟,我也是刚刚抵达。魔头的禁制甚是了得。要不是经历了万年的参修,还真的摆平不了这些东西。”

    龙一传音道:“前辈,你那边的阵眼是些什么东西?”

    禹道:“比较简单,九座青铜鼎。安九宫位摆设。”

    龙一笑着传音道:“这就好办,前辈能一下子打破这九座青铜鼎麽?”

    禹也笑着传音;“这个没问题。你那边呢?”

    龙一答道;“一样的,只是摆设跟你的不同罢了,我的是按八卦方阵摆设的,准备破鼎了。一二三……”

    “砰!砰!砰……”无数的爆炸声同时响起。跟着,烟尘弥漫。老魔设下的重重的禁制也在爆炸声中同时告破。

    龙一飞上半空,混元神功化作声音道:“全部给我飞上来。”

    声音如雷贯耳。就算在如此大的爆炸声里,仍然,响彻四野。

    龙一的话音刚落,烟尘弥漫的黑沼泽中飞速窜出几条人影。

    龙一哈哈一笑,问道:“都出来了?你们没事吧?”众人纷纷靠拢过来道:“没事。”

    烟雾中,黑沼泽内再次飞出两条人影,正是暗黑双魔。

    龙一眉头一皱,沉声道:“怎么?老窝呆不下去了?”

    暗黑双魔原本就了伤,此刻正在阵内养伤,大爆炸骤然发生,弄得满身狼狈,赶忙窜出来,怎不知道又遇上强敌,不由得暗自叫苦。

    暗黑天王抖开身上的尘土,怒道:“你们这帮混蛋,居然敢破坏师尊的神阵?本尊跟你们没完。”

    龙一哈哈笑道:“双魔啊双魔。就凭你们两个?只怕还不够分量吧?老实点说,老魔头在那?给你们虏来的灵体又在那?”

    暗黑地王一听,心想:原来为了这个,只要我们不说,小命就不会有事的。他朝暗黑天王使了个眼色。可惜暗黑天王给怒气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有理会暗黑地王的眼色。也根本不明他的心中所想。

    暗黑天王禁不住怒火中烧,恶狠狠骂道:“想找我师父?你们死了这条心吧!等他老人家功成之日,不用你们去找,他自会找你们这帮混蛋的。”

    暗黑地王心中暗自叫苦:大哥啊!大哥!你今天怎么了?平时的冷静到那去了?师父的秘密怎么能这么随便就给泄漏出去?就算他们肯放过你,师父他也饶不了咱们的啊!想到师父,他不禁打了寒战。

    龙一哈哈一笑,骂道:“什么功成之日?不就是修炼那个什么的《暗黑魔经》么?我呸!老魔这个乌龟王八蛋躲藏到哪里修炼去了?”

    暗黑双魔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会知道师父修炼《暗黑魔经》的事呢?不知道他们究竟知道多少?想到这,暗黑地王不自觉的摸了下胸前。

    龙一的眼力是何等的厉害,暗黑地王的这些小动作又怎么可能逃得了。他喝道:“地王,你胸前藏着什么东西?马上给我交出来。”

    暗黑双魔由吃惊变为激愤:你算什么?你叫我交我就交啊?大不了爷爷跟你们拼了。想到这,暗黑双魔暗聚真元,双双同时出手,但见四条黑龙直取龙一。

    龙一哈哈笑道:“你们这简直就是茅坑里打灯笼。”

    龙霸笑着问道:“老大,这个茅坑里打灯笼是什么意思?”

    “找死(照屎)啊!”龙一的话音刚落,混元神力一催如意乌梭,瞬间耀出一团金光,绕着全身,神力跟着贯入紫剑,紫芒刹时暴涨。

    龙霸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人也给龙一的话语逗得忍不住笑了。

    龙一沉喝一声道:“去!”紫芒顿时化作一条紫龙,迎接着四条黑龙,大口张开。拼命吞噬着。

    暗黑双魔见紫龙来势如此凶猛,怕黑龙不是紫龙的对手,于是猛的一收,想把真元撒回来。可惜,四条真元所化的黑龙,已经给紫龙牢牢吸住,怎么的也收不回,相反,此刻双魔全身的真元力好像决堤的潮水般汹涌而出,怎么也阻止不了。

    暗黑双魔不由得大声叫道:“天龙引?盘古大神的天龙引?”

    龙一笑道:“两位好见识,不错,正是天龙引!”

    暗黑双魔的心一直往下沉:这小子究竟是什么的来头?居然修炼了盘古的绝技天龙引?这下惨了!如此这般的吸下去,多多的真元都不够吸啊!不行!得想个办法。

    双魔相互交换了个眼色,双双将身形一挫,跟着咬破舌尖,喷出两口血雾,但见血雾源源不断地涌入紫龙的血口中。紫龙受到血雾的阻隔,不得不暂时放开吸引着的黑龙。双魔趁机撒回真元。

    真元一撒,双魔终于舒了口气,跟着把全身残余的真元运起,但见双魔的身体四周开始腾起丝丝缕缕的黑气,黑气越聚越多,慢慢的,丝丝缕缕的黑气化作两团黑气球,两团黑气球又开始相互碰撞、缠绕,无数的黑色闪电在黑气球四周闪动着,黑气球经过一番的碰撞、缠绕后,开始合并,最后变做一团庞大的黑焰火。黑焰中闪烁着诡异的黑芒。

    龙一暗自吃惊,这双魔究竟搞什么东东?暗底下一点也不敢怠慢,他收回紫剑,把混元神力提到十足。

    大禹忽然叫道:“小兄弟小心啊!这是合击之术。”

    “轰”一声轻响,那团庞大的黑焰闪出了火光,黑焰的四周腾起无数暗红色的火焰,紧紧的围绕在黑焰的外层。

    “天毁地灭!”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黑焰带着火光,宛如来自宇宙脱轨的流星般撞向龙一。

    这不是《暗黑魔经》的灭绝式么?原来还有合击之术。龙一那敢怠慢。一催混元神力,紫芒大盛,满天浮现出强烈的紫色光芒。龙一消失了。

    天地间充满了剑气,紫色的剑气。一把硕大无比的巨剑悬在半空,这是把天剑,无坚不摧的天剑。

    强盛的剑势压得观战的众人倒飞出二十丈外,方觉稍稍消除压力,外人尚是如此,直接跟龙一对阵的双魔,他们所承受剑气带来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退者只有被强盛的剑气撕裂。双魔苦苦地支撑着。

    剑气越来越浓。

    “天剑一怒!”仿佛来自九天的梵唱。轩辕剑法的最后一击终告出手。

    “轰!”一声裂天般的巨响,硕大的紫剑插入黑焰球中,火焰四溅,纷纷扬扬,如盛开的礼花般,在天空飘飘缈缈,煞是好看。

    空气中弥漫着焦臭味。

    龙一已经收回了剑势,在半空中迎风而立,天蓝色的衣服没染半点尘埃,他依然是那么的英姿飒爽。

    双魔如何顶受得住天剑一怒的攻击,肉身与元神俱灭,落得如此的下场,都是他们坏事做尽的报应。

    “叮当”一声清脆的金属落地声。

    龙一顺声望去,只见一块乌黑的,令牌一样的东西跌落在地上。这是什么东西?能在这一战中没有给毁去的东西应该不差吧?

    龙一飞了过去,顺势捡起来,只觉触手温暖,还挺沉的。他把手一招,道:“大家过来看看这个是什么东西?”

    众人围了过来,翻来覆去地打量着这块奇怪的令牌。但见它似铁非铁,触手温暖而又沉重。

    司马天生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我搜索遍脑海也说不上,不过,既然是双魔身上掉下来的,应该不寻常。”

    两女笑道:“天生弟弟都说不上,我们更加不会知道。”

    龙霸笑道:“有老大在,俺用不着多想。”

    龙一笑骂道:“一群懒人。老霸算是懒人中的懒人。已经懒入骨髓了。前辈您看看。”说着,把令牌递给大禹。

    大禹接过令牌,掂量了一下,沉吟道:“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啊!奇怪!”

    龙一连忙问道:“前辈您认识?”

    大禹颔首道:“我是好像见过,但是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我记得雷这家伙一块法宝,据说是根据那本残存的修神秘籍炼制的,里面是个结界空间,大得可以容纳下一个星球。它叫什么来着?……哦!我记起了,叫什么原令。不过没么黑。外形有点像。”

    龙一笑道:“双魔拼命保护的应该就是这个东西,它一定非常重要。哦!我明白了,双魔的用‘天毁地灭’这招有两个目的,一是直接想攻击我,另外一个是想用高温改变这东西的外貌,免得给人认出来。该死的双魔,你精我也不笨。能从‘天剑一怒’和‘天毁地灭’的交锋中保存下来的东西,不会那么简单。”

    大禹听完龙一的分析,不由得赞道:“小兄弟果然想得周全,不愧为五老合力打造的传人。”

    龙一微微一笑,道:“等我试试能不能恢复它本来的面目。”说着,微微往令牌上贯入一点混元神力,令牌微微泛了一下白光,又回复原样。龙一跟着又加了一成混元神力进去,令牌泛了两下白光后又回复原样。

    龙一笑道:“原来如此。”十二成的混元神力相继贯入令牌,这下令牌泛出一片炫目的白光,跟着发出“噼里啪啦”的一阵轻响,乌黑的外壳出现了无数的龟裂,开始慢慢脱落,等外壳完全剥离,只见一块巴掌大似木非木,似铁非铁的令牌躺在龙一的手心。

    大禹叫道:“对!就是它。是原令。”

    细看这令牌,牌身呈白金般的颜色,带有木纹,正面凹陷,篆刻着两个大字:原令。令牌的背后雕刻着蚂蚁般大小的手印约上百个,令牌四周镂空雕刻着一圈的花纹。

    龙一放出神识对令牌搜索了一番后,道:“这东西似木非木,似铁非铁,纯属圪塔一块,没有什么奇特。”

    大禹接口道:“我想没有这么简单,记得当年雷四处搜罗魔道典籍,凭他无上的智慧,创出了《暗黑魔经》,曾感叹道:《暗黑魔经》堪称修魔的典范,可惜修炼的过程太伤天道,为之难容,假如天地间有一处可以避过天道,他将是修魔的第一人。为此,他穷前年的时光云游三界,据说在天界摩云海的深处,他偶得一块上古摩云木的化石,此木化石在深海经过亿万年的锻炼,已经变得非木非铁了,而且其硬度堪比宇宙任何铁石。”

    龙一叹道:“想不到世间居然有如此神奇的木化石。”

    大禹继续道:“后来雷欣喜若狂,用神通把摩云木化石改造了一通,建立一个结界,自称原令结界。据说在原令结界里,可以避过天道,跳出三界,不在五行。既然这令牌叫原令,一定就是摩云木改造过的那块原令,原令结界一定就在里面。说不定雷这家伙正藏在里面修炼他的《暗黑魔经》呢。”

    龙一道:“就算原令结界在原令里面又怎么样?我们不得入其法也是枉然。”

    大禹接过令牌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道:“这块令牌的背后有百多个手印,假如没用,雷这家伙一定不会刻在上面。还有,他修炼那个《暗黑魔经》需要大量的灵体,他那些徒弟四处给他搜罗来的灵体也必须通过这原令送往里面,这些手印大概就是开启原令结界的关键所在。”

    龙一一拍大腿,道:“前辈分析的没错,我们就试试这些手印。”说着凝神把这百来个手印记熟。然后崔动混元神力就准备开始。

    大禹连忙道:“慢着,这些手印说不定有个顺序的。万一打错了怎么办?”

    龙一停住道:“这就麻烦大了,你看这手印是由里到外围成一个圈的。谁知道顺序在那?”

    “容我想想。”大禹低头想了下道,“我记得以前雷最喜欢画圆,他画圆的顺序跟我们不同,他是由外画到里面去的,说不定这手印跟他这个习惯一样。”

    龙一道:“好!我就按他的习惯来打。怎么也得试试。”说着,按照由外到里的顺序把手印结起,打在原令上。

    第一个手印打在原令上,原令在大禹的手中晃了晃,泛起一些白光。当手印打到一半的时,白光越聚越多,原令摇晃得更加激烈了,慢慢开始膨胀起来。大禹握不稳,只好把原令立在地上。

    当最后一个手印打完,原令在一片耀眼夺目的百光中,膨胀得如门板般大小。白光中隐约可见一个约人高的黑门。

    “那是入口。”众人低呼道。

    龙一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弄错。

    “我们进去吧?”司马天生道。

    “不!”龙一制止道,“老魔头的功力非同凡响,有我跟前辈两人进去就够了。”

    “但是—”司马天生刚想说。

    龙一打断道:“你们现在的功力还不足以自保,就留在外面,随时有个接应。”

    司马天生一想到当日战八足邪神的情形,就可以联想到暗黑老魔的变态,八足自己尚不能抵御,况且现在是《暗黑魔经》的创始人暗黑魔神。于是他点头道:“好吧!大哥、前辈你们小心。”

    龙一颔首点了下,拉起大禹,走入白光,消失在黑门里。原令瞬间白光收敛,回复原令的模样。

    再说龙一和大禹,他们一踏入原令结界,顿时觉得不可思议,这里是一个没有土壤的世界,平日所能目睹的山川、河流,在这根本就见不到。天地间仿佛一片虚无,到处是浮云。

    龙一叹道:“枉废了这么一片大好的空间,居然还处在混沌时期。”

    大禹笑道:“假如这里让你接手,你又怎样创建自己的世界?”

    龙一笑道:“我啊!首先把这些浮云凝聚成星球,创出实地,然后再把地球的万物各迁部分过来生息繁衍,等这里面的物种丰富了,就可以把人类搬迁进来了。”

    大禹道:“好个雄伟的计划,怕没有几万年的光景是办不成的。”

    龙一笑道:“目标是很雄伟,可惜以我现在的实力,实在是没有办法能办到。”

    大禹拍拍龙一的肩膀道:“有志者是竟成,小兄弟你的前途无可限量。”

    龙一呵呵笑道:“那么小子就承前辈贵言了,我一定努力办成这事情。”

    大禹笑道:“等到那一天,我一定申请来帮你管理这个世界。”

    龙一正色道:“前辈,这个话说定了,到时候您可别反悔哦。要知道一个新世界的建立,事宜一定非常繁琐,有前辈的一言,我以后就可以放手去创造自己的世界了。以前辈的经验,我们一定合作得非常愉快的,是么?”

    大禹重重点了点头,伸出双掌。龙一会意,也伸出双掌,四掌相击。这是男儿的誓言,没有过多的废话,有的是心中的满腔热血。

    四掌相击,两人相视笑了一阵。龙一道:“对于这个新的世界,我们得先探索一下。”

    大禹道:“小兄弟你就先用神识探索一番,我帮你护法。”

    龙一答道:“好!”说着,放出神识,在这片广阔而虚无的世界探索起来。

    在这个混沌虚无的世界里,根本没有方向可言,为了方便起见,龙一以自己为中心,神识呈螺旋状扫出去。

    大约一周天后,龙一收回神识道:“前辈,这里实在很大。”

    大禹问道:“可有发现?”

    龙一道:“在我右手约十万公里处,我发现一堵非常强大的能量墙,神识过不去,我怕惊动他们,就没有硬来。”

    大禹笑道:“做得好!我们这就过去看看。”

    两人身形一闪即逝,很快就移到了能量墙边。

    这是一堵奇异的能量墙,泛着黝黑、血红、惨绿、淡黄四种颜色的光芒,看出不是一个人所为。能量墙透出强大的能量波动。

    龙一运起混元神力,双拳绽放,两道金光打在能量墙上,但见能量墙似水般轻轻荡起一丝涟漪,瞬息间又回复原状。

    好个四色的能量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