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话音刚落,便听到袁叔在抱怨了,“要我说啊!之所以有今天这一系列的事情。全是怪这扫把星,倒霉蛋,尽做一些吃人饭,做鬼事的事情。杀师日去给猫看什么坟。我看,这事已经是越来越麻烦了。先是出麻绳,然后又出了猫灵,现在又出了灵车,下一步,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呢!”

    袁叔这话是说给我听的。

    我知道,他老人家在师父面前丢人了,心里一定不爽,肯定要找一个地方出出气。

    师父却不乐意了,他用碗子敲了一下碗的边缘道:“老袁啊!这事,要一码归一码。今晚这事,完全是你自找的,和乔阳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果不是你把八卦镜挂在了太平间的门上,又怎么会冲撞那个喝酒的老鬼呢!”

    袁欣听到这里,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你们说的喝酒的老鬼,是不是背有点驼。”

    我说是。

    袁欣便告诉我们,这个医院在三年前就闹过一次鬼。据说在医院的走廊上经常可以看得一个老头子拿着一只酒瓶喝酒。只要看见了他的人,没多久就会生病。

    后来,请法师做法,法师说把这酒鬼引到太平间去了。

    从那以后,医院里再也没有闹过鬼。不过,后来守太平间的另一个老头子却会经常莫名其妙地醉倒在太平间的走廊上。有人说,是老头和这酒鬼喝上了。

    袁欣又问了我那老头的模样。我便告诉了她,那老头是一个独眼龙。袁欣听了,一拍大腿说,就是。

    她说,这老头以前是个清洁工,天天爱喝酒,一天从医院的二楼摔下来,眼睛插在树枝上,瞎了,后来想不开,喝了五瓶白酒,直接醉死了。

    “这个鬼值得交往。”师父笑了笑道:“以后或许会有用得到的地方。”

    袁叔没有理会他,只顾自己吃菜。

    这时,坐在另一个角落里的练小茹,却鬼鬼祟祟地往腰间一个像拳头一般大小的酒坛子里,丢了一陀白白的饭团。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丫头是在喂小鬼。先前那个叫小天的家伙,已经不见了踪影,估计是被收到魂瓮里去了,也就是小茹腰间的那个小酒坛。

    正当我看练小茹的时候,忽见这丫头站了起来。

    她朝我的身旁走来,然后把腰间的那个小魂瓮给取了下来,递到了我的手中。

    练小茹在我的耳边叮嘱了一句:“乔阳,拿着!好好看住咱们儿子,我先去一趟wc。”

    “你怎么不带他去呢”我指了指魂瓮道。对于这丫头的玩笑,我真是哭笑不得。哥们我还没有结婚呢!却有了儿子了。

    而且这丫头也不害臊,一口一个“咱儿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真的和她有一腿呢!

    练小茹白了我一眼,小声解释道:“小天现在还小,厕所里是最容易闹鬼的地方。我怕它遭到一些阴灵的攻击。所以在小天还没有满七七四十九天以前,千万要保护好它。记住,给我看好了,儿子出事了,我找你!”

    说完,练小茹朝我眯眼一笑,一脸灿烂地扭了扭腰枝,朝饭店里的洗手间走去。

    我把那只小魂瓮捧在手中,感觉两手冰凉冰凉的,像是握住了一根雪糕似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却迟迟不见练小茹回来。

    我身旁的陈婆有些坐不住了。

    她探过身子小声朝我喊了一句:“乔阳,你去看看小茹。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丫头都去洗手间都有二十分钟了。”

    “陈阿姨!我去不太好吧!”我说。

    陈婆生气地白了我一眼,“有什么不好当年,我可没少干这种事情。你师父经常在茅厕里被女鬼拖住脚走不开。每当这时,你的师祖都会让我去茅厕里找人。现在小茹是你的师姐,你不去救她,难不成,这等小事还要我和你师父出马”

    师父听陈婆这么一说,脸立马红了。他有意清了一下嗓子,朝陈婆道:“师姐,有些事情,在小辈们面前,要注意一下形象。”

    “注意什么形象。你十二六岁那年,师父带你和我,去江村后山菜药,晚上在江村歇脚。结果,你被一个女鬼迷住,进了江村的一个茅厕,在里边躺了一个多小时,差点阳气被吸光,就差精气也吸光了。”

    陈婆白了师父一眼,继续道:“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恐怕你早就倒在女鬼的长舌下了。醒来后,你还和我说是遇到了一个很善良又热情的农家姑娘,邀请你去他家吃饭。结果喝高了,没有醒过过来。想想就恶心,也不知道你当时茅厕在里边喝了啥这也能喝高!”

    陈婆的这番话把师父说得面红耳赤。

    “师姐,过去的事情,你还提他做什么。”

    师父一脸尴尬地张了张嘴,朝我使了个眼色道:“好了,乔阳,你快去厕所里看看小茹吧!快去快回。以后师姐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别没事找不爽快!知道吗”

    “明白!”我忍着笑,转身便朝wc的方向跑去。

    想想师父那一脸害怕陈婆的样子,我心里就有一种想笑的冲动。敢情这一男一女,还有点意思呢!

    这时候已经是凌辰一点多钟了,正是阴气非常重的时候。大排挡里的人很少。

    这家大排挡的厕所也有点儿偏,在一个漆黑窄长的过道里,里边是漆黑一片,远远可看到在走廊的尽头有一间极小的卫生间。

    如果按照风水学的说法,这地方肯定是有问题的。

    厕所门直对着巷子,而巷子的对面正是餐顶的后门。后门又直通前门,这一股煞气可不是一般的重。

    虽然我对风水懂得不多,但也跟袁叔差不多一年了。像这种非常常见的煞气,还是心中有数的。

    风水中门对门,一般都会有煞气,尤其是像现在这种,大门对小门,后门对厕所门,更是要不得。

    按照袁叔的说法是,大口吃小口,小口直面死。因为厕所里装的是“屎”通“死”音。像这种地方,住久了是不吉祥的,若是袁叔替人断风水,一定会说这句话“三年之内必定出事。”

    当然,身为下茅山弟子的师父究竟会怎么说,我还不知道。

    毕竟,师父会从阴灵的角度去考虑,或许会是另外一套说词。

    我心里正胡乱的想着,两腿不知不觉,便来到了洗手间的门前。

    我试着用手轻轻地扣响了洗手间的门。

    “小茹!”

    没有回应。

    我试着将耳朵贴在了门上,很快便听到了一阵轻轻的哼唱声,紧接着是哗哗的水流声。

    好像有人在里边洗澡。

    我心中一阵狐疑。

    心想,练小茹不可能会在这里边洗澡吧!不过,想想也有可能,毕竟我们刚才去了太平间,据说有些人去了太平间后,回来的第一件事情,便会洗个澡,把一身的晦气冲走。

    练小茹是风水师的女儿,有这样的讲究,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而且这洗手间看上去,里边应该很大。

    以练小茹这样的性格,在里边洗澡又不是不可能。要不,上个厕所怎么会这么久呢

    我的心里在做着各种推测。

    忽听里边传来一阵清甜的歌声:“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我去,怎么是袁欣的声音。

    这丫头什么时候跑里边去了

    我心中不由得一颤,内心里有一种叫做不安分的东西,在来回翻腾着。

    我的脑海中会不经意地幻想着和袁欣相拥时的情景,甚至会想到她洗澡时的模样。

    我勒个去,这太邪恶了。不能想了,再也不能这么想了,会犯错的!

    要是让欣儿姐知道,我这么想她,她一定会恨死我。

    滴答!

    房间的门打开了。

    我吓得连忙转过身,想跑。

    不想,却听身后传来了一阵清甜的声音。

    “帅哥!你找人吗”

    这声音不是袁欣。

    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位长相俊美,穿着吊带短裙,浑身雪白的女子,朝我宛尔一笑,打起了招呼。

    她的左手将盘起的长发扶住,右手则轻轻地搭在了自己的左胳膊上,这个动作看上去非常的妩媚。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姑娘大概有一米六五的样子。”我问。

    “你跟我来吧!”女子朝我眯眼笑了笑,细腰一扭,便朝一条黑暗的林荫小道上走去。

    “大姐,你这是去哪里啊”我心里有些紧张地问道。

    “找人啊!你不是说,找一个身穿校服的妹子吗她上完洗手间就进了前边的屋子。你跟我来便是了。”

    女子轻扭着细腰,缓步朝前走去。

    这女人的身材真的生得好,像一条水蛇一样,走路的时候像一条鱼在水里摆动。

    越往前走,边里越是一片昏暗。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的心开始扑腾扑腾地跳起来,后背都微微有些湿了,是被吓出汗来了。我生怕这女人突然一个转脸,就变成了面目可憎的猛鬼。

    他大爷的!千万别再出现什么状况了。哥们我已经够倒霉了。大姐,就算你是鬼,也请放我一条生路吧,哥们的小心肝折腾不起啊!

    “喏!你要找的那个人就在这里。”

    忽见女子转过身,用手一指旁边的一条水沟道。

    我朝水沟里一望,差点就叫出声来。只见黑乎乎的水沟里躺着一个人,是一个女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