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老头一边问我,一边吸着鼻子往我的身上嗅,一股浓浓的酒味扑面而来。

    此刻的我,明显的感觉到心跳的节奏。

    我在想要怎么样回答这死老头才不算犯禁。如果我说没有,那死老头会不会找我麻烦呢可是如果说有酒,我的身上又没有带酒啊!

    这还真是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

    我犹豫了一会儿,答了一句:“明天送酒!”

    死老头听了我的话,脸色微微一沉,一边用手抠着自己已经腐烂了的眼眶,一边张开嘴巴打了个哈欠。

    “没酒睡不香咧!”

    说罢,老头子在门口坐了下来,正好挡住了袁叔的去路。

    我看到袁叔直挺挺地过来了,可很快,又被那个死老头给推了回去。

    这死老头玩袁叔的灵魂像玩玩具似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推,看得我心里都有些恼火了。

    可恼火归恼火,面对一个恶心的老鬼,我只有忍气吞声的份。

    我仔细打量着这老鬼,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看上去像是很困的样子。突然,我的心里冒出一个胆大的想法。

    我决定把袁叔背过来。

    “酒咧!”

    老头叫了一句,咂巴了一下嘴巴,便眯起眼睛睡起觉来。

    我壮着胆子在死老头的面前蹲了下来,朝这老头望了望,还真是睡着了。我的心里便不怎么害怕了。

    我试着抬起腿,从死老头的身上跨了过去。

    这时袁叔的灵魂正好过来了。

    我伸手一把牵住了袁叔的手,然后转身在他的面前半蹲下去,将袁叔背了起来。

    昏暗的应急灯光下,我看到袁手的手搭在了我的双肩上,却一点儿重量也没有。

    “袁叔!走了!”我轻声喊了一句,背着袁叔,便从那死老头的身上跨了过去。

    谢天谢地,那死老头并没有发现我。我抬起腿便飞快地朝前跑,可是刚一迈步,便发现,后边的裤脚像是被什么给扯住了。

    我咬着牙,试着拼命向前迈,却怎么迈也迈不动。真是见鬼了!

    我回头朝后一望,什么也没有,就连先前的那个死老头也看不到了。

    开始,我的心里好一阵激动。心想,那死老头终于走了。我习惯性的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很快便发现,是贴在眼眉上的柚子叶不见了。

    也就是说,我的阴阳眼,已经失效了。

    这下更麻烦了。看不到老鬼了,但那老鬼并不意味着就走了啊!

    我试着,抬起头朝师父那边望去,结果抬眼一看,只见地下室的走廊里是空荡荡的一片。

    这更加的吓人了。先前还好,有师父和陈婆,还有练小茹和袁欣她们在,我心里怎么怕,也还有个底,心想怎么着,师父也是一个茅山师,就算这老鬼要害我,师父肯定会出手相助。

    可现在,他们全走了,留下我一人在这里。后边还背着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袁叔。

    怎么办我不能就这么耗着啊!这么耗下去,不被鬼害死,也会活活给吓死啊!

    我尽量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目光不经意地,落在了身后的一扇防火门上,只见那防火门的下边,伸出了一根铆钉,正是那一根铆钉挂住了我的裤脚。

    我试着蹲下身子,伸手去把挂住的裤脚给取出来。

    然而,就在我的手,快要碰到钉子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背,传来一阵冰凉冰凉的感觉。

    低头一看,是一只苍白枯瘦的老手落在了我的手背上。

    那手藏在一个空洞的袖筒里,却见不到手臂和手的主人。

    我吓得差点就大声叫出来,最后愣是憋住了那一口气,没有发出声来。我看到那手顺着我的手臂一直往上摸。冰凉如蛇的感觉,迅速袭遍我的全身。

    我真的想哭,紧张得两腿在发抖。

    他大爷的,这也太吓人了。

    我想甩掉那只苍白的手,可又怕惹怒了这手的主子,万一冒出个更吓人的东西,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我紧咬着呀,缓缓将手往那颗突出的铆钉上伸了过去,试着用力将挂在铆钉上的裤脚给抠了出来。

    裤脚一松,我整个人感觉轻松了许多。

    终于可以逃跑了!

    想到此,我心里不免有些得意。

    我用力一甩便将手臂上的那一只老手给甩掉了。

    “走了!”我得意地叫了一句,转身便没命似地背着袁叔朝前跑去。

    我现在想明白了。

    一定是先前的那个酒鬼给我弄了个鬼打墙,才让我看不到师父他们。师父和陈婆不可能会丢下我不管。

    我坚定不移地向前跑着。

    可是刚跑几步,便听到“哎哟”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的后背上摔了下来。

    我回头一看,是袁叔坐在地上,正叫着苦。

    他大爷,我怎么会把人给跑丢了这也太丢人了吧!

    我转过身跑到了袁叔的身旁,在他的面前蹲了下去。

    “袁叔!来吧!”

    “来了!”忽听耳边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紧接着一个身影向我的身上扑了过来。奇怪的是这次特别的重,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而且,我明显的感觉到有一股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

    我的心里不由得一紧,很快便想到了是那个守门的死老头。我侧目看了看,只见一双苍白枯瘦的手搭在了我的双肩上。

    妈的,果真是那个死老头。

    我拼命的扭动着身子,然而怎么扭也不管用,那死老头趴在我的背上,就是不下来。

    突然,我感觉到脖子上,一阵冰凉冰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舔我。

    我去!这死老头也太可恶了!我的脖子不甜也不辣,舔毛线啊!

    我试着用余光,朝那死老头一望,果真见到这死老头是用舌头在舔我的脖子。

    吓死我了!

    我的心里紧张得要命。不由得想起了,读大学的时候,在宿舍里流传的一个鬼故事。

    说是,在我们男生的7号寝室,住了六个男生,一年后,无一例外地成了秃头。

    他们很郁闷。刚开始,还以为是寝室里的装饰材料有问题,于是去找学校领导反应。学校领导以理由不充分驳回了他们的请求。

    这几个男生非常的气愤,回到宿舍里便喝起酒来,结果被宿管给逮住了。宿管倒也没有说他们,只是劝他们,去请外头请个懂法的法师来做做法事,也许以后就不会再掉头发了。

    男生们不信,说这宿管没本事换房,就胡扯。不过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男生信了。

    他总觉得这个房间里有点不对劲。

    他偷偷买了点东西去找了那个宿管,宿管便告诉他,以前这个房间里死过人,是一个秃顶的男生。

    秃顶的男生,因为追求一个女生,结果被女生骂他死秃子。

    男生想不开,一气之下,从七楼跳了下去。

    打那后,基本上每一个住进这里的男生都会掉头发,等到他们毕业的时候,无一例外地成了秃子。

    宿管告诉那个年纪最小的男生说,如果他不相信的话,可以在12点40分的时候,在东面墙角点燃一盏蜡烛,然后在蜡烛的前面摆一面镜子,就可以看得到那个死去的秃顶男生了。

    因为秃顶男生是在12:40的时候跳的楼。所以,他每晚这个时候,会回到宿舍里来。

    据说,以前有法师建议学生这么做,结果真的在那一天看到了那个跳楼死的男生。

    听了宿管的话,年纪最小的男生,当真在12:40的时候,在宿舍东面的墙角点燃了一盏蜡烛,并且在蜡烛的面前摆上了镜子。

    12:40到了,男生果真在镜子里看到有一个秃顶的男子从窗子里钻了进来。

    不一会儿,那个秃顶的男生,便将双脚吊在铁架床的架子上,倒伸着脑袋,吐出长长的舌头去舔那些正睡得香的男生的脑袋,每舔一下,那秃顶男生的嘴巴里便会多出一撮黑乎乎的东西,仔细一看是头发……

    以前,我以为这不过是一个鬼故事而已。

    可没想到,今晚竟然让我遇到这么一个变态的老鬼。这死鬼吃啥不好,非要舔人的脖子。

    我担心这死老头会把我的头也舔成秃子,心中万分着急。

    我试着伸手去打那个老鬼,那老鬼却狡猾得要命,每打一下,他的脑袋便向后缩一下,不一会儿,又吐出冰凉的舌头来舔我的脖子。

    一股浓浓的酒味在我的鼻尖处萦绕。

    我的背上越来越重,老鬼伏在我的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试着用手去挠老鬼的腋窝,刚挠两下,便听到了“咯咯”的笑声。

    那老鬼好像有点怕痒。

    抓住这个弱点。我立马又反手在那老鬼的腋窝处,猛地挠了几下。

    “突!”

    老鬼终于从我的身上掉了下来。

    我回头一看,正是先前的那个死老头坐在地上,这死鬼正生气地瞪着我。

    而此时的袁叔,却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我的心里再一次担心起来。

    我知道,袁叔剩下的时间并不多。如果不能够在子时前,将他的灵魂给请回来,袁叔就真的会死去。

    “没酒睡不香咧!”

    先前的那个死老头,把手放在鼻子前嗅了嗅,一副很上瘾的样子,再次爬了起来,吸着鼻子,朝防火门的方向走去。

    我的心中不由得纳闷起来。我记得刚才的防火门不是在那一边啊!怎么这死老头往那边去了

    正当我心中狐疑之际,忽听耳边传来了一阵轻唤声:“快!把鞋子脱下,反过来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