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我狐疑之际,便听身旁的那个老太婆不停地朝我眨眼睛,“快,快答应她啊!”

    当时,我也搞不清楚状态。心想,老太婆应该是个人,她应该是帮我的,便点头答应了。

    我对死女人说,我会照顾好小孩的。

    话一说完,死女人的脸上便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很快整个人便倒了下去,两眼一闭,便一动不动了。

    “你安心的去吧!孩子会有人好好替你照顾的。”

    老太婆朝死女人微笑着说道,将手中的一张符纸对着那死女人的额头贴了下去,旋即她又转身朝张桥生喊了一句:“搞定!快去把魂瓮取来,这小鬼仔可是个好东西。”

    张桥生点头“哦”了一句,很快便从桌子的底下摸出一只像小酒坛一样的东西,递到了老太婆的手里。

    老太婆从死女人的怀中把那个光着身子的婴儿抱在了手里,不用说,这肯定是个小鬼了。那小鬼一到老太婆的手中,立马哭了起来,不停地蹬着脚。

    “小家伙,别调皮,很快我就给你找个新家。”

    说罢,见那老太婆在那小鬼的小屁屁上打了三下,小鬼的哭声立马停了,眼睛转来转去,陡然间像是懂事了许多。

    老太太施了个剑指手,对着那酒坛子比划了几下,便开始念起了咒语,一会儿又听她喊了一句:“进!”

    小鬼听到命令后,立马从老太婆的手中,跳了下来,然后将双手搭在那只黑色坛子的坛口,探着脑袋朝那坛口望了望,用力一蹬,整个身子便跃进了那酒坛子里。

    我朝那酒坛子望了望,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心中很是纳闷。心道:这酒坛子也才一个拳头那么大,那小鬼是怎么钻进去的

    “好了,新家落户,七七四十九天后,你就可以出来重新做鬼了。”老太婆一边说着,一边将坛子的口封住,然后将手中的一张符纸贴在了那酒坛上。

    张桥生见老太太已经把小鬼收进了坛子里,一脸激动地从老太婆的手中把那个酒坛子接了过去:“太好了,终于弄了一只魂婴,这玩意以后对我可是大有用处啊!”

    老光棍的这番话,把一旁的练小茹和练羽生都看傻了,两人站在一旁一句话也没有说。

    “还站着干嘛还不快去给你的师父打水洗手。”一旁的张桥生朝练小茹使了个眼色道:“你不是要学道法吗眼前的这位陈婆陈仙姑,她就是一个道法高手,你和她学就成了。”

    “啊!”练小茹张大了嘴巴,有些不情愿地答了一句:“你让我和她学给鬼接生”

    老太婆见练小茹好像有些不太情愿的样子,朝她瞥了一眼道:“小姑娘,别看不起我们这一行。学会了鬼接生,吃穿都不愁呢!养个小鬼,以后给人看事啥的都方便多了,你好好考虑一下吧!过了今天我就不收徒弟了。”

    “这……”练小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露出了笑脸朝老太婆点了点头道:“好吧!我这就去给师父打水。”

    听到这里,我已经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了,一定是张桥生趁我睡着之际,请来了一个会接生的神婆,然后再把这个死女人送走。

    可是,刚才老太婆为什么要说我是孩子的爸呢

    不行,这事我得问清楚才行。

    “阿婆!你刚才说我是孩子的爸,这是怎么回事啊!这……这女人,我分明就不认识啊!”我小声问道。

    “怎么了给你一个现成的爹当,你还不乐意了。不用你出钱也不用你费力,这么好的事情,上哪儿找去哦!”老太婆笑着朝我答道。

    “可是,我,我又不认识这女人,再说我也不想当这个爹啊!你看能不能帮我解除一下,和这小鬼的父子关系。”

    我听人说过,在鬼面前承诺了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否则,它们下次还会来找你。

    可刚才老太婆说我是这鬼孩子的爸爸,这不就等于是说,我愿意认这小鬼当爹了吗

    既然是爹的话,那以后肯定要尽到抚养的权力了。我可不想每天都和一个小鬼打交道,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老太婆没有理会我,只是伸手在那个死女人的额头上摸了一下,然后朝一旁的张桥生道:“走了!这女人这回是真的赶去投胎了。用被子把她盖住吧!你去念一段往生咒,送一送她,希望她下辈子能够有一个好的去处。”

    “嗯!陈婆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把她度到一个好的去处。”

    张桥生说完,转身便回到了法坛前。

    我见他走了,也打算就床。

    岂料,他转过身朝我吼了一句:“别乱动,这死女人还没有走远,你最好是,能够安静的躺下来,否则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不负责。”

    我去!这老光棍把我整得人不人鬼不鬼,都让我当了小鬼的爹了,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态度还这么差,真是可恶。

    看来,我要好好的考虑一下,要不要认老光棍做师父了。

    心里虽不情愿,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躺了下来。没办法,活命要紧。

    “来,可怜的女人。我给你盖好被子吧!被子一盖,你就暖和了,下辈子过得也舒心,不会再挨冻了。”

    叫陈婆的老太婆,欠起身子替死女人盖上了被子,连头也蒙住了。

    盖好被子后,陈婆又朝我望了一眼。

    见我抬着头看她,便伸手在我的脑袋上敲了一个爆米粟,“小子,看什么看还不快躺下。呆会儿要是这死女人不肯走又回来找你,你就麻烦了。”

    听了老太婆的话,我只好又躺了下去。

    我有意眯起了眼睛,装作要睡的样子。不一会儿,便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阵“哗哗”的洗手声,和念经的声音。

    洗手的肯定是陈婆,念经想必是张桥生在给死女人做超度了。

    我躺在床上,用耳朵仔细地聆听着。

    隔了一会儿,又听到陈婆在和练小茹说话。

    “来,丫头,我看看你的手。嗯!这手相不错,是一个可以掌得住财,镇得住鬼的手。看来,师父以后得好好的教你一些本事了。”

    “师父,那你帮我看看事行么”练小茹小声朝陈婆问了一句。

    “行,我知道你这丫头鬼精鬼精的,是想考验师父我的本事呢!那我就先看看你最近发生的大事吧!你啊!两天前上过吊,差点就死了。昨晚呢!又差点**了。”

    陈婆朝练小茹缓缓道。

    一听这话,我的心里就急了。心想,这陈婆不会是说我昨天晚上,差点把练小茹给那啥了吧!天地良心,我可是对这妹子啥事也没有做,当时除了把她扛在肩上,就连碰都没有碰她一下。虽然我有这样的机会,但我根本就没有动那心思啊!

    “啊!师父,你这事也知道啊!原来乔阳那混蛋,还真有这种念头,看来我要找他算帐了。”练小茹生气地答了一句。

    话刚说完,我便听到练小茹的老爸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乔阳,你这个兔崽子给我死出来。妈的,今天你不给我把话说清楚,我要你的命。”

    一听这话,我心里就急了,立马爬了起来,准备开溜。

    陈婆见状拦住了练小茹的父亲,笑着解释道:“别急嘛!你看把你给急得,说得乔阳真的和小茹有什么似的。我是说小茹昨晚差点被那个猫灵夺了身。幸好有人出手相救,如果不救她的话,只怕现在的小茹,已经被猫灵夺舍,真正的练小茹却会成为在四处飘荡的游魂了。”

    这还差不多。陈婆总算还了我一个清白。我在床上坐了起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好了,法事做完了,死女人已经走了。”

    忽听张桥生叫了一句。他朝床边走来,伸手一把将被子掀了起来。

    “走了!死女人真的走了。”

    我朝那被子下一看,还真是空荡荡的,啥也没有。

    “小子,你也可以起床了。记住!先照镜子再起来。”张桥生朝我叮嘱道。

    我拿一面镜子,照了照。

    可是当镜子里的镜像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差点就被吓晕过去。

    只见那镜子里的男人,满脸的络胳胡,眼睛瞪大比铜铃还大,这简直就是一个张飞。根本就不是我。虽然我算不得很帅,但好歹长得也还过得去,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像张飞啊!

    “怎么会这样”我几乎要哭了出来。

    陈婆朝我笑了笑,安慰道:“别怕!对着镜子哈三口气,便可以看到你的真身。刚才张叔把你的魂给藏起来了,那死女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你的真身。我在死女人的身上,发现了一张照片,心想一定是死女人的老公。便想到了一个换身渡魂法。我们用了一个小法术,让你在死女人的面前,现出了他以前老公的模样。”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有些不解地问道。

    “因为死女人的心中有怨气。我用通灵术和她沟通过。她是因为难产生孩子死在了列车上。因为胸中积着一股极强的怨气,从而无法投抬做人。如此她的孩子也没有办法生下来,但又会不停地演绎临死前的痛苦,直到找到一个孕妇当替身为止。”

    “她在列车上躺了大半年也没有找到替身,最后只好借着你的身子来到这里。我问她要怎么样才肯走,她说只要看她老公一眼,然后把孩子生下来,交待几句话就可以放心的走了。我答应了她,于是就动用了后来的换身渡魂法,想不到这死女人还真的就走了。”

    陈婆说着,笑了一下,“这鬼就是鬼,说两句好话就骗住了。她也不想想,就算孩子生下来也是个鬼娃啊!她老公又怎么可能养得活呢!不过,也好,我正好打算养一个魂婴,算是成全了我。哈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