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神道 第五章 天都峰、天生奇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修神道最新章节!

    第五章 天都峰、天生奇缘

    “嗷嗷……”几声惨叫,野猪群乱作一团。三头受伤的大野猪开始四面狂奔,搜寻敌人。

    三人摒住气,不敢呼吸。

    三头狂奔了一阵的野猪,脚步开始有些摇晃了,怕是麻药开始发作了。

    忽然,在司马天生的身边飞速窜出一只野兔,狂奔而去。天生吓了一跳,顿时目标暴露。

    三头受伤的野猪仿佛看到了敌人,纷纷转头摇晃着朝司马天生的隐藏方向走来,目露凶光。

    司马天生不敢动,看着摇晃的野猪慢慢在面前倒下,心头一松,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

    姚霸暗叫一声:“不好!”

    果然,又有十多头野猪发现了司马天生这边,“嗷嗷……”狂叫着狂飞过来。

    姚霸大声叫道:“天生快跑啊!”

    司马天生闻言,马上站起来,撒腿就狂奔而去。

    野猪群发现了目标敌人,哪能就轻易放过,“嗷嗷……”叫着,成群的野猪群纷纷追着司马天生而去。

    等野猪群过后,姚星月问道:“爹!天生弟弟怎么办?”

    姚霸叹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该死的野兔,功亏一篑。现在野猪群全部去追天生了,咱爷俩这边安全。”

    姚星月道:“但是天生弟弟不是非常危险吗?”

    姚霸道:“咱爷俩又有什么办法?”

    姚星月几乎哭道:“不!爹!你有办法救天生弟弟的。”

    姚霸道:“我哪有什么办法啊?看来又似上演几年前的一幕了。当时我跟天雄也是发现了野猪群,不过当时的猪群没有今天这么庞大,我们也是在狩猎中给猪群发现,天雄为了救我,拼命引开野猪群,之后救不知所踪了。今天又是这种情况,天哪!他们司马家究竟犯上什么天条啊?父子要遭相同的命运啊?”

    姚星月终于哭出声来,她叫道:“不!不是的!我不会让天生弟弟遇难的,我要救天生弟弟!”说着就想追过去。

    姚霸一把拉住她道:“你怎么追啊?你怎么救啊?愤怒的猪群比猛虎还要厉害百倍,我尚且不敢妄动,凭你?”

    姚星月边挣扎边哭骂道:“你不是男子汉,你懦弱,你眼睁睁看着天生弟弟遇险不救!我恨你!恨死你!”

    姚霸怒道:“不是我不想救天生!我怎么救!我拿什么去救!狩猎就是这样!不是你杀死猎物就是猎物杀你。只要你能力够强。”

    姚星月哭道:“我不管!你不救天生弟弟你就是懦弱!”

    姚霸松开手,抱着头叫道:“老天!为什么我姚霸要欠他们父子那么多的债?是的!我懦弱!我不是男子汉!我没有能力救他!”

    姚星月拼命用小拳头敲打着姚霸道:“不是的!为什么天生他爹救能救你?而你就救不了天生弟弟呢?”

    姚霸含着泪水道:“是我没有用!我没有天雄那么伟大!我救不了他的孩子!我对不起天雄。”

    两人吵够了,姚霸砍下几棵树木,做成一个架,把晕死的野猪搬上架,拉起,道:“丫头!走吧!天生他吉人天相。”

    姚星月不再答话,含着泪水默默跟着姚霸步出树林,下山而去。

    再说给野猪群追赶的司马天生,他边狂奔边骂道:“该死的野兔!坏了小爷的大事,不知道姚大叔他们脱险了没有?”

    狂奔中的司马天生开始喘着粗气,脚步逐渐缓慢了下来。后面的野猪群却是越追越近。

    跑啊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跑了多长的路,司马天生的脚步越来越沉重,每跨出一步,仿佛脚下像灌了铅似的,有千斤般重,几乎挪移不动。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点逃离这些该死的野猪群。

    跑着跑着,司马天生跑过了一片茂密的树林,又跑过了一片茂密的竹林。前面是一片辽阔的空地。空地上建着几栋别致的竹楼。

    司马天生终于力歇晕了过去。

    梦中的司马天生,发现成千上百的野猪群,目露凶光,咧这獠牙气势汹汹朝自己冲过来。他吓得连忙跳起来,口中叫道:“别追我啊!救命啊!”

    一个慈祥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响起道:“孩子,没事了。野猪群已经给我驱散了。”

    司马天生睁开双眼,疲惫的目光扫视了一下眼前的一切。他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别致的房中,面前是个头发胡子发白,满面红光,慈眉善目的老人,老人用种慈爱的目光看着他。

    司马天生挣扎着想爬起来。老人连忙按住他笑道:“孩子,你很累了,就先歇歇吧!”

    司马天生问道:“老人家,这是那里啊?”

    老人笑道:“孩子!这里是天都峰的深山密林处,老夫我刚才见你给成群的野猪追赶,所以驱散猪群把你救回来的。”

    司马天生感激道:“多谢老人家!天生在这有礼了。”

    老人呵呵笑道:“孩子,你这算万幸了,以孩童之躯狂奔了这么久,只是力歇,没有受到伤害。不像七年前我所救的那个人那样,也是给野猪群追赶,可惜他没有你那么幸运,他中了野猪獠牙之毒,加上长途奔走,毒气散行全身,到现在也还没有苏醒呢。”

    司马天生心念一动,暗自想到,自己父亲不也是在七年前失踪的吗?会不会?……他不敢再想了,于是他用虚弱的声音问道:“老人家,我想见见您说的那个人,因为我父亲也是在七年前的一次狩猎中失踪的。”

    老人仔细打量了一下司马天生笑道:“孩子,别再叫我老人家了,怪难听的。老夫炎伯,跟你一样是炎国的人。如果你不嫌弃就叫老夫一声爷爷吧。至于你想见那个人的话嘛——过几天你体力恢复了再说吧!”

    司马天生在从来没有听说过炎伯这个名字,他只好轻声说道:“天生遵命,天生再次谢谢炎爷爷。”

    炎伯抚着胡子,哈哈大笑。

    也难怪司马天生没有听说过炎伯的名。现在就算在炎国,知道炎伯的也不多,仅仅局限于皇室的几个人。想当年,炎伯身为大将军,又兼是太子的身份,驻守边关,使多少敌人闻风丧胆,保卫着炎国的一方水土。后来炎大将军不知道怎么就失踪了,他的失踪成了炎国最大的悬案。加上他是太子的身份,就显得更加特殊,炎国皇室封锁了所有关于他的一切,至今快两百年了。想不到炎伯会在这天都峰上出现,怪不得司马天生完全不明白。

    两天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司马天生的体力,精力终于完全恢复。他已经心急如焚,对着炎伯道:“炎爷爷,我好了,可以见见那个人了吧?”

    炎伯呵呵笑道:“这孩子!真是心急,好啦!我就带你去吧!”

    在炎伯的带领下,司马天生来到竹楼后面的一座小竹房。刚到门口,就闻到刺鼻的药水味道。司马天生皱了皱眉头。

    炎伯笑道:“目前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帮他驱毒,只好用药水把毒性压住。所以他要常年浸泡在药水中,药味当然就重啦。”

    竹门推开,屋子的正中摆着一个大的水缸,水缸盛满了药水,药水中浸泡着一个男人,只露出个头来,国字脸庞显得有些瘦削,浓浓的眉毛下面的双目紧紧闭着。高挺的鼻梁,丰满的嘴唇。一副美男子的模样。美中不足的是苍白的脸上透出一层黑气。

    司马天生隐约辨出浸泡在药水中的正是自己失踪七年的父亲司马天雄。他连忙上前跪下,伸手抚摸着父亲的长发失声哭道:“爹!天生来看您了!您受苦了。”

    炎伯一把扶住天生道:“孩子,你父亲暂时不会有事的,目前的药水能压制住他的毒性,不能驱去,所以他还不能苏醒。孩子,你要坚毅些,男子汉不能动不动就掉眼泪,这样你父亲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司马天生抹去泪水,跪在地上,对着炎伯拜了三拜道:“司马天生父子多谢炎爷爷的救命之恩。天生斗胆,恳请炎爷爷能告诉天生救治父亲的方法,天生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把父亲救醒。”

    炎伯扶住天生叹道:“老夫翻遍了古今书籍寻求药道,办法不是没有,只是可遇不可求啊!”

    司马天生又想叩下去。炎伯抱住他道:“孩子,也不能动不动就要跪拜叩头,须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好啦!老夫就告诉你吧。在一本残缺不全的古籍上曾经有记载过,饕餮的万年内丹液可以解天下之毒,可叹老夫白活了三百年,连饕餮是什么样子夜没有见过。只是听说它是天地初开时就存在的一种洪荒神兽。上那里去找它呢?”

    司马天生坚毅道:“我不管有多难,我一定要找到饕餮的内丹液来救醒父亲的。”

    炎伯抚摸着天生的头道:“孩子,有志气,爷爷支持你。不过,光有志气没有实力是办不成事的。须知道饕餮被称为神兽,一定是厉害非常,这个上万年的就更加不用说了,没有一定的实力,你怎么取啊?”

    司马天生想了想道:“炎爷爷,您说您活了三百多年,我想您一定是很厉害吧?不如您就教我啊!”

    炎伯哈哈一笑,意气风发地道:“想当年爷爷我驰聘沙场,所向无敌,确实是很过瘾,但那毕竟是战场上的功夫啊,后来老夫无意中得到一本修真的经书,才隐居到这的。想不到一修行就是两百年。真是山中无日子啊!”

    司马天生道:“什么经书这么厉害?我也要修行。”

    炎伯笑道:“好!好!咱爷俩明天起就一起修行。哈哈……”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间,六年又过去了。

    司马天生已经由一个十岁的少年成长成为十六岁的青年。相貌上的变化加上修真后特有的气质都令他的面貌焕然一新。

    清朗的早晨,空气变得特别清新,这是个令人舒心的日子。然而司马天生却怎么也提不起精神,老是精神恍惚。

    炎伯看出了端倪,问道:“生儿,你怎么了?怎么老是无精打采的?”

    司马天生答道:“爷爷,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老是集中不了精神。那本《修真录》我都看了万遍,背也背得滚瓜烂熟了。想来我也修炼得七七八八了。”

    炎伯哈哈笑道:“什么?我说生儿,你才修真几天啊?居然说修炼得七七八八了?想老夫我都修了快两百多年也不敢说。”

    司马天生缅碘地道:“爷爷,对不起啊!我今天不知道怎么老是提不起兴趣。”

    炎伯笑道:“呵呵!我的小伙子想家啦?”

    司马天生道:“我也不知道。”

    炎伯道:“那好吧!等我考考你,通过了我的考察,你就可以下山回家一趟。”

    司马天生点了点头。

    炎伯笑道:“那就先考考你的筑基情况如何。”

    司马天生马上集气凝神,双脚重重一蹬,地上顿时陷出一对几寸深的脚印。

    炎伯不由一惊,暗自叹道:好小子,的确是天纵奇才,老夫两百年的修为才不过是半尺深的脚印,他不过是短短六年的修行就可以踏出几寸深的脚印,可以啊!不过他不动声色道:“嗯!不错嘛!但是不能骄傲啊!再考考你的制符。”

    制符是《修真录》里较为复杂的一个环节,必须要有比较深厚的真元才能制出好的符咒。

    司马天生想了想道:“爷爷,没有黄纸,没有朱笔,怎么制符啊?”

    炎伯一笑道:“还说把《修真录》背得滚瓜烂熟呢?《修真录》最后一页得一行小眉批是怎么说的?”

    司马天生脱口而出道:“乎!制符者,分为原始和高深者也。原始者,备黄纸、朱笔,笔行于纸,附真元于笔,笔行于纸,念真言,符成。高深者,真元充于指,行于空,或打印诀,所制之符尤深。”

    炎伯笑道:“呵呵!念得还不错,但不知道你实际操作如何?今天就考你高深制符。”

    司马天生搔着头道:“爷爷,我没有试过高深制符啊!不知行不行?以前都是制些原始之符。”

    炎伯道:“笨啊!临敌之际,敌人容许你用黄纸、朱笔画符后再打么?看来还没有等你画出来,就先给敌人杀了。这是变通。懂么?”

    司马天生不好意思笑了笑。

    炎伯又道:“你就作个光符来看看。”

    司马天生马上驱动真元,手打印诀,虚空推出,喝道:“烈光!”

    一道耀眼的强光自天际而降,瞬间强光把周围的杂草燃为灰烬。

    炎伯叹道:“孩子,很不错,悟性特强。看来《修真录》你真是学得七七八八了,爷爷也没有什么好教你了。你先回家去一趟吧!”

    司马天生恐慌道:“爷爷您真的要赶我走啊?”

    炎伯笑道:“傻孩子!爷爷我也不舍得你走啊!但是雏鹰总有高飞的时候。你先回去看看你娘,顺便也把你娘带过来,况且你爹也需要有人照顾。然后再去寻找饕餮内丹液吧!”

    司马天生想了想道:“爷爷,那么我就先回家去了,顺便把娘带来。”

    炎伯笑道:“孩子去吧!”

    司马天生一转身,飞速疾驰而去。

    大汉村还是以前的老样子,不过司马天生的家却显得更加破旧了,或许是近家情怯,司马天生在门外徘徊,就是不敢推门进去。

    里面的人似乎感觉到有人,苍老而熟悉的声音问道:“谁啊?是姚大哥么?”

    司马天生忍不住泪水汹涌而出,他哽咽着道:“娘!是我,是生儿回来了。”

    “哐”的一声传来,似是碗碟的破碎声,苍老的声音激动道:“什么?是生儿?是我的生儿?是我的生儿回来了?”

    司马天生推门哐奔进去,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婆婆正在摸索着,班白的头发在微风中颤抖。

    司马天生一眼就认出了,老婆婆正是自己六年未曾谋面的母亲,他跪抱着母亲哭道:“娘!是生儿回来了!您老受苦了。”

    蔡凤萍用颤抖的手仔细地摸索着天生,口中喃喃道:“真的是生儿回来了!都长这么大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两颗混浊的泪珠从失去了光泽的眼中滑出。

    司马天生焦急问道:“娘,您怎么啦?您的眼睛怎么啦?”

    蔡凤萍乐呵呵道:“没有什么,只是看不见东西而已,你能活着回来娘已经心满意足了。”

    司马天生道:“真是苦了娘您。娘!我找到爹了。”

    司马天生的话不亚于一声炸雷,蔡凤萍吃惊问道:“什么?天雄他还活着?呵呵……老天真是代我蔡凤萍不薄啊!”

    司马天生道:“娘,我就带你去爷爷那里,爹也在那,爷爷一定有办法治好您的眼睛的。”

    蔡凤萍笑道:“眼睛好不好倒是无所谓,你们能平安活着,我就高兴了。是啦,你什么时候多了个爷爷?”

    司马天生道:“哦!那就是救我和爹的人,我认他老人家作爷爷啦!”

    蔡凤萍笑道:“那么咱们得好好谢谢他老人家。”

    司马天生道:“娘,我都谢过啦,爷爷他厉害着呢!我就跟他学了好多东西。”

    蔡凤萍笑道:“你谢的还你谢的,我该谢的还没有谢呢。这怎么同呢!真是浑小子。”

    司马天生又问道:“娘,星月她来过么?”

    蔡凤萍低声叹道:“自从你失踪后,星月这丫头就只是来过两次,就再也没有来过了,后来听说她和姚大伯吵了一架后也失踪了,想起来也快五年了,这些年来全凭星月她娘,我才活到今天,要不然还真没有命见着你们父子呢。”

    司马天生道:“娘,那么我们去跟姚大叔和姚大婶说声就走吧?”

    蔡凤萍想了想道:“不用了,听说星月的失踪是为了你,你现在过去徒增加他们的伤心,我们就留个纸条走吧!”

    是夜,司马天生写好字条,背起娘亲趁着月色踏上回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