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婆朝师父瞟了一眼,旋即脸色中掠过一丝温柔。

    她叹了口气道:“|唉!这么多年了,你的脾气还是改不了。”

    “你不也一样吗”师父微笑着答道。

    “算了,不和你计较了。拿去吧!先放在祖师的法坛前寄着,傍晚时分,我再来做法。你没有我懂鬼,以免冲撞了,反倒惹麻烦。”

    陈婆的语言陡然间,变得无比的温柔。

    师父的目光中也比先前多了一份柔情。敢情这一对老情人,经历过这几天的事情后,好像感情又好了一点,虽然也吵,但是很快又合好了。

    “谢谢师姐。对了,昨晚,你没有睡,今晚早点睡吧!”师父从陈婆的手中,接过了那只收魂瓮,一脸关心地朝陈婆道。

    “你也一样。”陈婆答了一句。

    两人彼此望着,还真叫一个甜蜜。

    我看到在陈婆身后的练小茹,在偷偷地笑,她一个劲地朝我做鬼脸。

    这丫头,竖起两个大拇指,做了一个头碰头的动作。示意,师父和陈婆两人在一起。

    我也朝她,做了同样的动作,示意师父和陈婆两人相好。两个大拇指,轻轻地碰着头。

    就在这时,忽见师父把脸转了过来。

    他朝我吼了一句:“兔崽子,你这是做什么”

    “师父,我……我忘了你让我做多少个俯卧撑了。所以特意上来问的。”

    我自认为机智地答道。说完,我就后悔了。我这么问,师父肯定会给我加数的。

    “三百个!反正你也无聊。”师父生气地吼了一句。

    果真,老家伙加数了,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练小茹也好不到哪里去。陈婆将门一关,便听到从里边传来一阵阵喝骂声。

    师父撵着我下了楼,当真逼着我做了三百个俯卧撑。

    累得我要命,这还不够,他老人家,又逼着我,练小了半个小时的望眼通气法,让我没事就数墙壁上的磁砖块数。

    师父说,如果我能够做到落眼识数,以后我的观察力,自然而然会提升一个挡次。

    没办法,现在实力这么差。老是被人虐,只有拼了。

    我一点也没有责怪师父,只想练好功,让自己变强,好早点找到那几个绑架我的王八蛋,狠揍一顿。

    我练完功后,师父把我和练小茹又都叫到了一块儿,详细问了昨晚的事情。

    陈婆也在。

    我和练小茹如实地向他老人家汇报了昨晚的情况,同时把殷灵救我,和她头巾被丢的事情给说了。

    师父听完后,长长地叹口气:“看来,这一伙人是想用你们俩去祭桥啊!幸好那个阴妹子出手相救了。师父以前还真是错怪这姑娘了。这么好的妹子,还真是难得。”

    “什么是祭桥啊!”我有些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我知道。”

    练小茹接了一句道:“在过去,有一种说法,说是建桥的时候,一定会死人。如果不用活人来祭桥的话,这桥怎么也合不拢。每合一次,必会死人。所以在古代会有一些风水师建议用活人来祭桥,让金童玉女活沉于水中,以此来祭桥。”

    “即便是现在,也有一些黑心的老板,会偷偷地做这种事情。只不过,做法不一样罢了。他们会趁工人不注意的时候,有意制造事故,然后将工人活埋于桥墩下,用水泥浇筹。”

    师父听了这话,点了点头道:“小茹说得没错,在过去,有活人祭祀,建桥有祭桥,打仗有祭旗。其实,这些都是有伤天和的巫法。正统的道教从不提倡这么做。而且也不屑于这么做。这么做,就算桥建起来了,也会聚集很大的怨气。”

    师父说着,脸色微微一沉,一脸愤怒道:“这件事情,一定要查清楚。就算他们没有架绑你们。让我知道了,我同样要阻止他们。”

    说罢,师父朝我使了个眼色道:“乔阳,你打个电话给林敏。她的关系广一点,让她帮忙问问看,在市里或附近的县市,有没有哪个地方在修大桥。我想要用金童玉女来镇煞的桥,一定不会是什么小桥。少说也是好几百万的工程。”

    “好,我这就打电话。”

    说完,我当场便拔通了林敏的电话。

    林敏在电话那头很爽快地答应了我。她说,一有消息,就会告诉我。

    “对了,那个绑架我的人,好像也是姓彭。你看,这个案子会不会和那个山湖女尸案有关系”我朝林敏提醒了一句。我总有一种预感,感觉这两人就是同一人。

    “我知道了。谢谢提醒。”说完,林敏便挂了电话。

    正当我们商量对策的时候,送床的人过来了。

    师父又带着我和练小茹一起,把三张床给安了。

    在师父的指点下,我才知道,原来安床也是非常有讲究的。首先,要适宜的日子。其次,要避开申时。

    接下来,在床下边要藏金。

    师父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四枚铜钱,笑了笑将铜钱塞在了床脚下,一脸微笑道:“看到没有,这就叫做藏金。把铜钱压在床的四个角,这样可以起到避邪的作用。同时喻意为‘千金难买一梦’,暗示主人做梦,也是做美梦。”

    说完,师父便在床上躺了下来,朝我和练小茹道:“新安的床,一定要躺一躺。但是不能躺太久,躺个十分钟就起来。这叫做,睡了还会再起来。千万不能一觉就睡过去了,否则这就不是好兆头了。”

    “那这事,有没有一个说法呢!”我朝师父问道。

    “有,安好床以后,躺下来。这就叫睡床。”陈婆接了一句,也在那一张宽大的双人席梦思床上躺了下来,笑了笑道:“先安床,后睡床,安静好睡眠。”

    师父安的这床,正好是练小茹和陈婆两人床的睡,所以特别的宽。这会儿,师父和陈婆俩人都躺在了上边,还真有点像夫妻。

    练小茹朝我使了个眼色,小声道了一句:“这应该叫,滚床单,师父和师叔,两人滚啊滚,快乐又幸福!”

    陈婆一听这话,立马站了起来,朝练小茹狠狠地瞪了一眼,“死丫头,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师父!我说这床安得好,幸福能到老。”小茹吐了吐舌头朝陈婆道。这丫头,还真叫机灵。

    陈婆白了小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师父也爬了起来,朝小茹竖起了大拇指,“嗯!这丫头的悟性不错。风水学里头,无论是开业、安床、上梁,都讲究一个讨好兆头。好一句‘幸福到老’这话,兆头好。”

    “师父,你不去当风水师实在是可惜了。”我笑着朝师父道。

    “小子,实话和你说吧!江西派的茅山师,更测重于风水命理的本领,所以他们在捉鬼的时候,也会结合一户人家的风水情况来看的。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形势派风水的祖师爷,当年在江西授徒,让形势派的风水发扬光大,并名扬天下,故有江西派一说。”

    师父吸了一口烟,一脸自豪道:“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江西茅山师大部分都懂风水,而且一个个都是绝顶的高手。”

    “师父,这活儿,你可得好好的教我。”我笑着朝师父开玩笑道。

    “欲学风水,先修道法。要不然,你的水平再高也枉然。一不小心点中一个凶局,人马上就挂了。所以,你别好高鹜远,老老实实的学好基本功再说。好了,先给你开个养鬼仙的魂瓮吧!”

    “来!乔阳,用你的指血,滴在这魂瓮上。”陈婆把那只收下了崔园园的魂瓮子,递给了我。

    坛子里装的,便是前晚,我在阴罗山,趴在我背上的那个影子鬼崔园园。这死妞,当时还让我给她找老家来的。和这女鬼,还算聊得来。

    我从陈婆的手中接过魂瓮,想了想,最终拿了一把小刀划破了指尖,滴一滴血在了魂瓮上头的木塞子上。

    很快,那木塞子便发生了变化,整个木塞子由黑变红。

    不一会儿,便冒出了一股青烟,紧接着听“啵”地一声。那木塞子竟然自觉地打开了。

    我被吓了一跳。

    这时,我看到陈婆打了一碗清水,拿了一双筷子过来。

    陈婆朝我使了个眼色道:“拿着这魂瓮,到祖师父的法坛前,敬三柱香,然后拜三拜。”

    “是!”我照做了。

    陈婆又道,“对着瓮口叫女鬼的名字,喊三声。然后,你对着魂瓮问,此鬼以后是否会听我的话,请筷子神明示。”

    “嗯!”我点了点头,旋即便对着那瓮魂的口子,轻声喊了三句“崔园园!”

    陈婆把一碗清水,放在了法坛前的贡桌上,不一会儿,又将一根筷子横着放,另一根筷子竖着放。

    “好了,可以问话了。”陈婆朝我使了个眼色,我便对着瓮口轻声问了一句:“此鬼以后是否会听我话,请筷子神明示。”

    “咔答答!”

    忽见碗口横着的那一只筷子自觉地从碗口,落滚落到桌子上,而另一只筷子则直直地挺立着。怎么也不会倒。

    “师伯这是什么意思”我忍不住问了一句。心里生怕,崔园园这女鬼不同意做我的鬼仙。

    陈婆笑了笑指着筷子道:“此筷卦为最吉卦。你和这瓮魂里的丫头好缘份咧!一根筷子立着,代表一心一意。这丫头要一心一意的守护你。以后,你就好生的养着她吧!每月逢十五月圆之夜,对着魂瓮滴一小滴阳指血就够了。”

    “养上三年,功德圆满后,我们可以为她做法超渡,转世去投一个好人家。当然,她要继续当你的鬼仙,也是可以的。”

    陈婆说完,便将那个魂瓮收了起来,盖上了木塞子,然后递给了我。

    她朝我叮嘱道:“拿着!好好待她。这是一个不错的死丫头。虽然她是一个影子鬼,而且好像有点失忆。但是她的悟非常高,将来的成长空间非常大,如果养得好,对付鬼将都有可能。”

    听了陈婆的话,我的心里不禁有些激动。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有点傻傻崔丫头,竟然是一个悟性很高的女鬼,我真是捡了宝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