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UTM,金色琴弦]女汉纸的乙女游冒险记 第63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主UTM,金色琴弦]女汉纸的乙女游冒险记最新章节!

    “日野的小提琴就是从利利那里拿到的,被施过魔法任何人都能拉出乐曲。难道不是吗?合宿的时候用那把琴拉《D大调华丽波兰舞曲》的是你吧?日野对彩华的理解可没有那么深。”

    “被发现了就没办法了。”怪不得他对香穗子的竞争意识那么差,一直表现的不甚在意,原来是早就发现了问题。

    “你对中提琴应该不是玩玩而已吧?看得出你经常练习。”

    “我很喜欢中提琴的音色,音域跟我的发声音域几乎一样,就像用它替我唱歌一样。”苍夜回答。她虽然也喜欢小提琴,但是在练习歌唱性乐器时她有时会条件反射性的会跟着唱音,小提琴的话很多高音她是唱不上去的,于是就会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情况下突然觉得嗓子和脑袋在疼。

    “原来如此。有时间的时候可以跟我合奏吗?莫扎特的小提琴中提琴二重奏就不错。”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不应该先鄙视一下我这种投机取巧的做法吗?魔法琴什么的……”游戏里月森莲在知道魔法小提琴的事情后可是很干脆的表示了对它的不屑。

    “不管怎么样,都只是为了奏出更美妙的音乐不是吗?至于真假又有什么关系呢?”月森避重就轻的答。

    (我擦,这真的是那个月森莲能说出来的话嘛?!)苍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几天以来苍夜感到烦躁的频率加快,连练习都没有之前那般沉得住气,在学校经常会跑到天台发呆。这一天发呆的时候身旁突然响起了一个软绵绵的声音。

    “在这里的生活开心吗?”

    志水没有用敬语,苍夜知道他是以“悠楠”的身份问的。

    “嗯,不管是在魔界被关在城堡的日子,还是后来到了人间界一直小心翼翼的日子,都没有在这里的生活舒心。如果你们几个人没有披上别人的皮,不来给我添麻烦的话,本来应该会更开心才对。”

    “那个办不到。”

    “对了,之前一直忘了告诉你,其实你是我亲表哥。我母亲是你生父的妹妹。”苍夜的思维跳跃了一下。

    “是吗?那并不影响我们结婚。”他迅速跟上了思路。

    (得,白铺垫了……一下就堵住了本大爷准备好的台词。)

    “……我以为,至少你是可以说服的。”

    “我对你的感情和执念并不比其他人少,不过我还没学会怎么表达。你可以像曾经教我睡觉和品尝美食一样一点一点教会我,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一定全部为你办到。”虽然这些话说的没什么起伏和感情,但是表达出的决意苍夜完全明白了。

    “我希望你可以自由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再被别人的意愿左右。”

    “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这就是我现在最大的愿望。”

    “即使每天看到我跟别人一起上下学或是游玩,从不回头看你?”

    “是的。而且你刚才的问题也说明你注意到我了,并不是全然不在意我的事情。”

    “你们来到这里毕竟是我的错。我会想办法把你和赛玖送回去的。”

    “如果你不跟我们一起的话,我是绝不会回去的。”

    “哎……”苍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从身后轻轻的拥住她,小心翼翼的亲了一下他的脸颊,然后离开了。苍夜只是呆呆着仰望云彩,没给他任何回应。

    没过多久耳边又响起了一个耳熟的声音。

    “哦呀,看来是有烦恼呢……”

    “濑名,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突然在我背后出声吓我……”苍夜吓得条件反射的大喊,但是意识到自己在哪以后猛地反应过来不对,迅速回过头。

    身后站着的是一脸阴沉的柚木。

    (以前咋没注意到这家伙的声音居然跟濑名一模一样……)

    “难道他也到了这里?变成了谁?”柚木黑着脸咬牙切齿的问。

    “我不知道,不过你没发现你的声音跟他很像吗?”

    “难道他也经常这样在离你这么近的位置说话?”

    “我们勉强算是朋友嘛,而且你也知道那家伙自来熟,喜欢动手动脚。没少因为这个被我揍,呵呵。”说到最后,苍夜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的相当开心。

    “朋友?哈,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天真。”柚木阴阳怪气的说,十足十的塞玖风格。

    “那种事情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我都已经快订婚了。”

    “订婚?!跟谁?”柚木挑眉。

    “月森。”

    当然这个消息柚木不负苍夜厚望的被转告给了他的好基友火原。

    “小夜酱居然要跟月森订婚?!那我怎么办?她明明答应过我要跟我交往的!”——急的蹦哒起来的火原。

    “梁太郎……我的美好人生已经到头了。”

    苍夜终于没能忍住,碰到土浦时扑到了他身上哭诉。

    “喂!怎么了小夜?”土浦非常急切的口吻让她觉得相当安慰,觉得自己总算是有一个真正关心她不给她添乱的朋友在身边。

    “我被我妈妈卖掉了,他们已经在准备订婚仪式连日期都订好了……”

    回想起昨天练习室的门被推开时五位大人(苍夜的爸爸当时也回家了)看到他俩“热吻”在一起时的表情,苍夜就忍不住的想哀嚎。月森还相当淡定的顶着他父母惊呆了的表情信誓旦旦的对苍夜的父母说:“请放心的把小夜交给我吧,以后她的事情由我来照顾。”

    照顾你妹!你这个微波炉和烤箱都分不清楚的家伙根本是想找个保姆吧!月森莲那家伙绝逼是故意的!

    “跟谁?”土浦的肤色本来就黑,此时更是黑的似乎能滴下墨水一般。

    “月森。”苍夜的脸色也非常不好。似乎是真崩溃,眼角硬是被挤出了半滴泪,寄期望于好友能给她支个招让她摆脱困境。

    “看来似乎是该我使出杀手锏了……”土浦轻拍着苍夜的后背,低声喃喃自语。

    土浦约了小夜放学后直接一起回家,跟她说反正他俩的话,在家练习也完全没关系,正好还可以避开不想见的人。苍夜欣然应允,发了条短信给月森,告诉他放学后有事不跟他一起了。

    他俩又漫步到了上次聊天的观景台上,手中各拿着灌装饮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吹着海风。

    “真想忘记比赛啊、学习啊、梦想什么的,悠闲地在家跟电脑亲亲热热或者在床上滚来滚去……”她无比的怀念以前上班的日子,那时她准时早早的下班回家后就是那种幸福的懒虫状态。

    “真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我只是突然意识到这场比赛如果我得到了最终优胜,麻烦就会越来越多而已。但是不尽全力的话又很不甘心,半途而废什么的最讨厌了!”

    “那就尽情的去夺优胜不就好了吗?”

    “也是,本大爷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管那么多干什么!”

    土浦看了一眼来路上月森和火原一前一后的走来,似乎都注意到了苍夜和他,问背对他们的小夜:“既然你的方法没有用,那要不要试试我的方法?”

    “咦?什么意思?”她转过头疑惑的看向他,思维完全没能跟上。

    土浦俯□,嘴贴到她耳朵上轻声说:“小夜,配合我。”然后就用一只手用力揽过她的腰,另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嘴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这个姿势让苍夜完全没办法扭头或是后退闪躲,沉浸在这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当中,她很犹豫该不该踢腿进行反抗,结果这一吻越来越深。

    (这个触感,这个味道……跟合宿的那天晚上被强吻时的一样!)

    事到如今如果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苍夜就不用混了——大灰狼真是多啊,引这么多狼入室,真想撞墙……

    “放开她!”

    “土浦!”

    月森莲和火原同时喊,月森莲冲过来似乎打算动手“解救”他怀里的苍夜。这时土浦松开她,对着他们俩得意的一笑。

    “她说她喜欢的是我,不会跟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交往。”

    月森莲又变成了嘲讽脸,这次是对着苍夜。

    “你的交友眼光真是一如既往的差。”

    “你什么意思?”苍夜感觉经常被人说这话,顿时万分不爽,说话也带上了火气。

    月森并没有回答她。

    “小夜酱先答应要跟我交往的!”火原大喊。

    “她是我的未婚妻。”——月森。

    “她喜欢的是我。”——土浦。

    苍夜悄悄后退,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没想到倒霉的时候平地都会被绊倒,倒得还很有技巧的后腰磕到了栏杆地步,眼看就要往后翻出去。周围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苍夜本来打算调动一点魔力让自己稍微飘起来一些,然后用手抓住栏杆让人把她拉上去,但是腾空感猛地消失,似乎是被人抱了起来。感觉自己被熟悉的魔力包围,她惊愕的睁眼发现抱着她站在半空中的是月森莲。

    他缓缓的落地,把苍夜放到地上,然后捂着自己的头像是忍耐着什么痛苦一般。

    “公主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开口的是一脸茫然的火原。苍夜这才察觉到他身上也有了魔力波动,是凯尔。

    “看来没有我们的出场机会了呢。”志水从近处的空地凭空出现,身后还有柚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土浦蹲在地上瞳色黄红交替着,魔力很不稳定,看起来不妙。

    “梁太郎是……零?”苍夜心知肯定是他长时间没吸血产生的魔力不足,立刻冲过去让他躺平,头枕在自己的腿上,取出一把刀划开了自己的手腕,让血流到他嘴里。没过多久他醒了过来。

    “像一个很长的梦。”——这是零醒来看清楚苍夜的脸后的第一句话。他缓缓的站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来减轻痛感。

    志水细心地为苍夜治好了腕上的伤口,没留一丝痕迹。

    “雷尼,当初大家一起跟亚雪好好相处的方案是你提议的。”柚木对月森凉凉的说。

    “我也是刚刚弄清楚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之前记忆和意识出了一些问题。”平复过来的月森镇定的回答。

    “公主大人~~!请你原谅我之前对您的种种无礼的行为,请您一定不要生气——”凯尔顶着火原的脸流着海带泪握着她的手单膝跪倒在她的身侧。

    “苍……夜?”苍夜猛地转过头,看向零。他是这几个人当中唯一一个叫了她这个最有共鸣的名字的人。

    “我不否认对你一直有一些私心和企图,但是以后至少让我作为朋友留在你身边,可以吗?”

    苍夜有点愣神。一是她不想承认自己突然之间失去了一个哥哥一般的好朋友,二是她不想承认这个在她认知当中明明是清水乙女游空间的这个世界变得如此混乱。

    她产生了自己究竟身在何处的疑问,却又隐隐的不想知道答案。

    作者有话要说:这周总算是结束了这段时间让俺焦头烂额的工作,开完了报告会……但是这周六俺要搬家了……

    最不幸的是按手贱申请的榜单,接下来的一周内让更新2.1W字啊摔!

    于是……俺努力拖一拖,2.1W字左右完结,估计字数不够的话可以写一两个番外啥的(泥垢!

    简直太不幸了!搬家周要更新2.1W字神马的会死人的吧喂!俺还想看别的大神写的文呢(海带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