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UTM,金色琴弦]女汉纸的乙女游冒险记 第58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主UTM,金色琴弦]女汉纸的乙女游冒险记最新章节!

    “喂,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出什么事了吗?”土浦语气有些急切,似乎相当的担心,要走到她面前。

    “谁去往返只需要十来分钟的便利店会专门重新穿一遍衣服啊!”苍夜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要继续往前走。

    “……所以只是因为懒得换衣服?”土浦又一次被她搞得无奈了。

    “别拦着我,我要吃蛋糕和酸奶!”苍夜要绕开他打算继续走。

    “喂喂,你这家伙眼里好朋友还不如便利店的食物嘛!”

    “小夜酱,晚上穿成这样出来不太安全……”火原有些担忧的上前劝阻。

    “啊咧,和树前辈?你怎么在这?”苍夜这才把眼神从便利店的方向挪开看向他。

    “你才注意到到我吗?怎么说我也是你……”

    他刚想表明自己的“身份”,却被苍夜无情的打断了。因为她又转过来看了一眼香穗子,看到了她手提袋里的白色制服外套。

    “香穗!你的拎的不会是月森的校服外套吧?”苍夜想了想,似乎好像是有这段剧情,月森莲发烧靠着香穗子睡着,香穗子醒来发现月森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也就是说他们要去月森家!月森家有蛋糕!月森不喜欢吃甜食!她立刻得到了以上三个结论。

    “你怎么知道?”香穗子再次被苍夜“野性的直觉”惊呆。

    “看你们往这个方向走,随便猜的。我决定了!我要跟你们一起走!”

    “诶?”*3 三个人都是一阵愕然,没想到这货会放弃近在眼前的便利店,选择跟他们“长途跋涉”……虽然月森家也已经很近了。

    “为什么?”土浦问。

    “我的直觉告诉我,跟着你们走会有好吃的!”她两眼放光,表情已经不正常了。

    苍夜尾随她们,顺便给他们指路,非常有兴致的蹦蹦跳跳,感觉纠结一晚上的抑郁烟消云散。她晨跑的时候经常路过一个挂着“月森”牌子的大房子,她推断那应该就是月森莲的家。

    (月森家的蛋糕~~大半夜的不用大费周章就能吃到美味的蛋糕,真是lucky~!当然也不是说便利店的蛋糕哪里不好啦~嘛,回家的时候再买一些好了,反正正好顺路~!)她美滋滋的想。

    进月森家的时候苍夜是躲在最后面的,而且为了怕被附近见过她的街坊邻居认出来还带上了外套的帽子。

    香穗子上前把外套递给她,月森接过就要转身进屋,完全没有看到躲在土浦和火原身后的睡衣少女。终于在香穗子把他叫住慰问完病情以后,苍夜忍无可忍冲到前面喊了一句:“把蛋糕都交出来!”火原的肚子适时的大唱空城计,于是下一秒他们就坐到了月森家的客厅吃蛋糕喝茶了。

    月森当时看到苍夜惊得心漏跳一拍,他完全没想到能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她,也没想到她会穿成这样就跑出来。

    “如果日野是来送制服,土浦和火原前辈是陪同她来的话,苍,你为什么会在这?而且是穿着睡衣……你从你家里特意跑到这里干嘛?”

    他问的很不客气,不过也表示他对苍夜并没有故意用客气的礼貌语气疏离开的意思,在别人看来反而显得二人关系亲密。而一旁的苍夜吃的正高兴中,完全没在意他的不满口吻。

    “哦,我家里的甜点和酸奶都没有了,去便利店的路上遇到了他们。听说他们要来你家就跟过来了,上帝告诉我你家有更好吃的甜点!所以我遵照神的指示过来了!”她说这话说的颇有神棍意味,惹得所有人都一阵轻笑。

    “不是每天都会有……”月森扶额。

    “不用客气,我知道你不喜欢甜食~~~所以没人吃的囤货尽管全都拿出来好了!”她心情愉悦,完全没在意月森说什么,笑的异常灿烂眼睛已经眯到看不到了。

    对着这个表情,月森实在是生不起气,无奈的又去端出了一托盘点心。

    “感谢天父让我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蛋糕!”她说完又开始了忘我的吃。

    听到这,月森很想问一句“为什么不是感谢我,而是感谢不知道在哪里的上帝?!”这种问题,不过陪她去做过几次礼拜,知道她对自己的信仰非常认真,也就放弃追究这么孩子气的问题了。

    “诶?小夜酱是基督徒吗?我从来没听说过!”火原边吃边惊讶的大喊。

    “是啊,怎么了吗?”

    “那是不是就不能去神社或是寺庙里参拜,新年还不能去初诣?”火原追问。

    “是啊,然后呢?”她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

    “啊——我前几天还去了神社求恋爱顺利,往里丢了好多硬币……”火原露出了一个心疼的表情。

    “哦,如果对方信的是圣经里的神,神社里的东西恐怕很难帮你达成愿望。”她的语气客观到事不关己,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火原说的就是她自己。

    “怎么能这样……我决定了!我要跟小夜酱一样成为基督教徒!”火原站起来握拳燃了起来。

    “信仰可不是那么廉价的东西。”苍夜不置可否,相当的不认同火原这种随随便便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就改换信仰的态度。

    “小夜酱好冷淡……不过我刚才就想说,小夜酱的睡衣好可爱,跟平时的风格完全不像。”

    “这是家母的爱好,我当时觉得反正不用穿着出门,只要舒服就好。今天这是个意外,不过为了蛋糕,卖蠢也值了。”她表情认真的这么说,让其他人只能抽着嘴角尴尬的笑。

    接下来就是几个人讨论了几句比赛的目的和意义,月森认为是努力获得优胜,而其他人认为是享受音乐。话题太冷硬于是香穗子她们东看西看,对屋内的东西发出各种感慨和惊叹来缓解气氛,苍夜则是全程都在专心的吃,满脑袋都在思考嘴里的蛋糕所使用的原材料和工艺方面的问题。

    客厅里的陈列柜里有很多都是月森以前在各类演奏比赛中获奖的奖杯和证书,苍夜在拿一块新蛋糕的间隙随意瞟了一眼,向他投去一个佩服的眼神。

    “那种东西说明不了什么。”月森有些不自在,似乎是……害羞了?

    “不会呀,它们都是别人对你表示肯定和认同的纪念品,不是吗?”

    “你又如何呢,苍?第一次比赛打败了我获得优胜,比赛期间不仅镇静自若还有心思做一些多余的事情……这样的你难道真的跟传言中一样,没有过比赛经历吗?”

    “不信可以问我母亲,我完全没有比赛经验。到目前为止都是凭自己的猜测和调查的资料在准备比赛,如果有月森这样经验丰富的人帮忙指导的话应该就能省很多事。”

    “我母亲有交待过要多照顾你,所以有什么困扰的事情可以直接来找我。”

    “嘛,即使我再厚脸皮也知道浪费你的时间多么……”她毫不在意的挥挥手,不给人添麻烦、不强迫别人做不乐意的事向来是她的原则之一。

    “都说没关系了!”月森的语气很强硬的打断,苍夜奇怪的抬起头看向他。

    虽然月森莲的态度有些过于独断,但想想是为了她好,所以苍夜敷衍的应了一声。

    一边的香穗子听得心里一阵抽抽,觉得月森这家伙对女孩子表达善意还用这么生硬的语气真是别扭,但苍夜明显也没往心里去,所以也就没说什么。她和凑近那些柜子开始跟到处乱瞄的火原一起寻宝了。

    苍夜一直在吃喝,似乎对月森小时候的照片和以前的事情完全不在意。这种态度反而让月森有点不快,不过在苍夜突然摘下头上的兜帽、脱下外套丢到一边后他的视线被完全转移过去,准确的说是她的发带上。

    “那条发带……”

    “挺漂亮的吧,跟鲜血一样漂亮的红色,是我的宝贝。本来是一对,可以扎双马尾或者俩包子头,可惜现在只剩一条了。”

    苍夜原本对那条发带是没有太大执念的,但是亚雪有。这种执念和喜爱似乎渗透到了骨髓当中,快要变成一种本能,不仅是因为送发带的人,也因为这条发带本身。可以说即使这条缎带即使孤零零的摆放在那里,任何前因后果和别的牵绊,苍夜和亚雪仍旧会因为它本身的特熟材质、颜色和气息立刻喜欢上。苍夜曾经为了它特意练了一段时间怎么把蝴蝶结绑的更好看,而此时是以非常普通的自满心态向其他人夸耀自己的东西。

    月森莲起身,走到苍夜身后低头挽起她的头发,盯着缎带。

    他呼出的气轻吐在苍夜的耳边她却并没有觉得特别奇怪或是不自在,继续吃喝。异形意识什么的对苍夜来说从来都是多余的东西,可以说她即使被人痴汉占了便宜,跟异性有显得亲密的举动也不会觉得害羞或者脸红,不过从结局上来说她还是会因为不爽胖揍痴汉一顿。

    “怎么了?月森,居然对女孩子用的缎带感兴趣吗?”苍夜不甚在意的随口一问。

    “不,只是觉得它的材质很特别。这是在哪里买的?”

    “是别人送的。”

    月森说话声不是很大,清冷语气的话音在耳边响起时让苍夜止不住的颤抖,想起了送缎带的雷尼。

    她猛地站起,说:“吃完了,我要回去了。”然后不顾其他人的错愕就往外走,被月森一把抓住袖子。

    “你不是想请教演奏比赛经验吗?既然来了,一会就可以跟你交流一些经验,反正家离得很近,一会我送你回去。”

    “你想说什么?”在送走了其他人以后,苍夜被月森莲带到了他的房间。

    “我母亲对你是如何说我的事情的?”

    “要好好相处……”

    “别的呢?”

    “……好像没了?”

    “我母亲很希望我将来可以和你结婚。”

    “哈?她的意思应该希望我们试着交往而已吧?而且我以为她只是开玩笑随便说说的,月森君也不用太在意,又不是演电视剧,只要你不同意,父母不会塞给你结婚对象的。”

    “我并不反对,如果是你的话,我觉得可以接受,所以想问问你的想法。”他一脸认真的这么说。

    (卧了个大槽!啥玩意?本大爷不会是听错了吧?)

    苍夜的表情很夸张很崩,想让对方告诉她刚才听到的是幻觉。

    兴许是她的表情太过纠结,月森追加了一句解释:“我觉得你各方面都很好,应该随时可以胜任妻子的职位……”

    “月森,你不用勉强自己,真的。美沙阿姨肯定只是说说而已,没有要把我硬塞给你的意思,而且我相信我还没有惨到嫁不出去(嫁不出去更好),所以不用让你作这么大的牺牲……”中间那句话是她小声嘀咕的,反正有钱,一个人的娱乐在她还是苍叶的时候就没享受完,是真的完全没有要把自己卖了的打算。

    “我没有半点勉强的意思,也当然知道你不会嫁不出去。相反,喜欢你的人很多,以后想娶你的人也会很多吧,我只是想先下手为强而已。还有,以后我会称呼你‘小夜’,你也只要叫我‘莲’就行了。”

    苍夜被他说得目瞪口呆……

    (晚上出门去便利店买零食,是怎么发展到与男一号好感度突然刷到四个心往上的?而且这货刚才第一眼似乎就对自己一副嫌弃的不想看到的样子,现在突然说要跟本大爷结婚是肿么回事?难道是我吃蛋糕的方法不对?!)

    正当她还在拼命思考前因后果和如何摆脱窘境时,月森猛地关上手边的电灯开关,凑到苍夜耳边说:“如果直接讨论结婚太突兀的话,也许我们可以先交往一段时间……”

    然后某人的脑子就短路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一路被牵着手送到了家门口。在她随意的说了一句明天见就转身要进去的时候,月森莲猛地拉过他们还没分开的手,让她转过身面向他。

    等茫然的抬起头看清楚他的表情时,苍夜觉得自己的眼睛快被闪瞎了。他脸上挂着让苍夜不敢直视的温柔表情,被昏暗的路灯和夜色照的愈发柔和。

    被美色蛊惑,苍夜就那么直直的盯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好在她定力强(?)没流鼻血或是口水。

    “看来你很中意这张脸。”他轻轻的把她抱住,脸颊相贴对着她的右耳揶揄的说。

    听到这声音,苍夜不自觉的猛地抓紧他的衣服,眼神却还是有点呆愣。

    “晚安,小夜。”

    回到自己房间的苍夜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已经崩坏的不行了,最是不擅长人际交往的月森莲居然会这么有效的利用自身的优势达到目的,还会主动献吻?!回想起刚刚在耳侧的轻声细语和温柔到不行的轻吻,苍夜觉得自己的心都跑到耳朵边跳了,而且后知后觉的觉得脸发烫像是很多年前看到了让她害羞到不行的少女漫画情节的症状是肿么回事啊喂!男一号犯规啊喂!有没有裁判给他发个红牌罚下场?!

    本大爷之前明明想的是离这货远一点,多给他跟香穗子制造一些机会的说!结果自己这么简单就被攻略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苍夜脑子是停止运转了一阵,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记得。在月森的房间里,她糊里糊涂“默认”了月森要求交往的请求,还被他拥抱亲吻听他畅想了一下二人婚后的未来……总之一句话,那就是:太可怕了!

    火原前辈,我对不起你!QAQ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这一章终于轮到男一号逆袭了!

    话说这家伙在两部游戏里都是男一号,不过日子有点过于苦逼了?有位亲说的很对,这家伙脑回路一直有点问题,所以作者君实在看不下去让他开窍了!

    不过后面还有的折腾,不会让他们那么顺利就是了。

    今天越写脑洞越大,因为心理建设做的太好,突然有点想把篇幅拉的再长一些了= =

    不过因为跟一开始预计的字数不一样,可能会被编辑骂……一开始预计的就是20W字完结的说,肿么办,好不想完结的样子QA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