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UTM,金色琴弦]女汉纸的乙女游冒险记 第54章 金弦-27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主UTM,金色琴弦]女汉纸的乙女游冒险记最新章节!

    “同样的乐器果然很容易唤起竞争意识呢,呵呵~”

    “你怎么这样说?啊——怎么办!”香穗子有些抓狂。

    “如果说出是我拉的会更麻烦吧。我实际的小提琴水平很烂的,而且已经很久没碰过小提琴了,这样的话魔法小提琴的事情就会穿帮了哟。香穗,你只是开始的比别人晚一点而已,但是除了技术方面以外你的演奏品味和情感方面都很棒,要相信自己!”

    “虽然小夜你这么说……唉……我口渴了,先回去喝点水。”

    “回来的时候如果看到点心的话给我带一些哟~”她很欢快的挥着手说。

    没过几分钟,她看到金泽拉着香穗子的手把他丢上了车。

    她走到厨房,想着留给他们的午饭与其一会被月森糟蹋的全军覆没,不如这会儿吃掉。她二话不说就先吃了自己那份,然后回到房间去完善那个笔记本。

    等再次回到厨房,正好看到土浦无语的看着月森刚刚取出还冒着烟的若干盘黑色不明物质。等土浦看到身后的苍夜时更加无语了。

    “我以为你跟他们一起出去了。”

    “那种车最多只能坐五个人。”

    “唉……我到底要再做多少食物才能够全员吃……”土浦苦恼的叹了一口气。

    “我可以帮忙,再不济可以把自己的午饭做出来。”说罢她就去翻食材。

    还有鸡蛋、葱、胡萝卜、土豆、鸡肉和大米。苍夜第一个想到的是咖喱,然后开始翻调味料,找到了做咖喱需要的全部调味料后就穿上围裙开始干活了。

    “小夜,你……做过饭?”看着她熟练的淘米做饭,土浦惊奇的问。

    “你在说什么呀,做饭可是长期独居的人必备的生存技能。”说罢把菜丢进池子里放水清洗,还把冻鸡肉放到微波炉里解冻,所有的动作都很熟练。

    “长期……独居?你?”月森觉得很奇怪,像他们这种家庭饭都是请佣人做的,她的父母再忙也没道理让她一个人住。

    “啊……啊哈哈,这种小事不要在意。”苍夜随意应付着,专心干着手上的活。

    “要做咖喱吗?我来帮忙。”土浦套了一个粉色的围裙帮忙。

    “梁太郎,蔬菜的量不够,咖喱可能不够吃,你再做一些别的吧。”

    “……我知道了。”土浦看着她取出用来炖咖喱的大锅无语的答。

    最后苍夜做了咖喱,土浦做了炒饭,都很好吃。

    “小夜酱,你好厉害!已经可以当新娘了!土浦也很厉害,既会弹钢琴又会做饭!”火原把两种食物各尝了一口以后大声的夸赞。

    “嗯嗯,梁太郎比较厉害,毕竟男生擅长料理还喜欢做的不多。至少是我的话以后嫁人一定要找一个会做饭的人。”苍夜随意的说,不知为何脑子里突然久违的想起做西式餐点很好吃的凯尔。

    “诶?为什么?小夜酱自己做的不是已经很好了吗?”火原不解的问。

    “我那是逼不得已才自学成才的,谁会喜欢天天做饭啊,轮着做饭不是很好吗?”

    “可以请人做饭。”月森蛋定的说。

    “那样没有家的气氛,看不出结婚的意义何在。”

    不会做饭的三位男性都一片低气压,而土浦听到苍夜说想嫁给会做料理的人只顾在一边低着头脸红。

    后面的对话开始围绕月森的母上大人滨井女神,苍夜走向冰箱,把自己的饮料拿出来的同时把香穗子的饮料放到了抽屉里的空位,防止火原跟她间接接吻。

    她飞速吃完N人份的午餐,让其他人收拾就先出去散步消食了,笔记本被落在了饭桌上。柚木拿起这个“传说中的笔记本”翻阅起来。

    “哈!这是苍酱的笔记本吧,总看她带着还经常往上写东西……看看她写了些什么吧……”火原又大嗓门的凑过去。

    “随便翻女孩子的记事本不太好吧……”土浦虽然嘴上这么说却也是好奇心占上风的过去看。另外二人也注意到,一起围观。

    “这……这个真的是她写的吗?”月森莲一脸不信。

    “我也想问,这真的是苍酱写的?”火原的表情更加夸张。

    “……这的确是她的笔迹,没错。”与她最熟的土浦下了论断。

    “……真是无法相信。”三重奏。

    “原来能够装成贤淑稳重的大小姐样子的小夜,字迹居然这样直率坦白……”精通书法的柚木笑的有点勉强。

    “诶?!柚木,你真的是她亲表哥吗?字差的也太多了吧?”

    “也许她在国外生活的久了,不太习惯写日语……”柚木为她找借口。

    “也有可能呢,里面的英文就写得很好看。”火原有些认同的点点头。

    这是一个五线谱本,看曲谱的结构很容易就能看出大多数都是一些用来唱的歌,有些曲子下面还写着歌词……最重要的是,字写的相当随意并且相当丑。

    “不过这些歌都很有意思呢,尽是一些强调主观自我和友情的歌,与爱情相关的只有一首,且歌词的结局很悲惨。”

    那首歌题目为《StarDust》(注)。歌词是个完整的故事,故事的内容讲的是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的女在发现自己的男友外遇后杀了他……大概。

    因为故事本身交代的不是十分清楚,直观的来讲是上面的意思没错,但还有很多可以探究的东西略惶帷

    如果说这些歌都是她自己写的,而这首《StarDust》能反映她的爱情观的话,她与男性相处的奇怪态度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简而言之就是她根本不信任名为“恋人”的关系。

    柚木想到她现在的状态就可以算是“精神分裂”,身体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啊咧,本子在这里呀……有那么好看吗?”疑惑的问完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赶紧说:“不许吐槽我的字迹!”

    “这些曲子都是你自己写的?”月森问。

    “有些是灵感片段,有些是记录印象比较深刻并且喜欢的歌。”

    “这首《StarDust》呢?”柚木问。

    “啊,这个故事我很喜欢啊,就记在上面了,不错吧~”苍夜没有正面回答,因为那首歌这世上没有,很难跟他们解释清楚。

    “有兴趣的话晚上可以唱给你们听。”她说完就拿着本子走了。

    “没想到她还有作曲的爱好。”月森若有所思。

    下午所有的时间苍夜都是在钢琴联系中度过的,花了这么多时间她总算是把斯卡拉蒂的五百多首奏鸣曲全都弹顺了。

    晚上烤肉聚餐时,大家聊得一高兴,火原这个大嘴巴就提到了苍夜的字写的很“很爷们儿”还有笔记本上有很多“有趣的歌”的事情。金泽一脸兴趣盎然的说想看她的字丑成什么样,苍夜为了转移视线就说可以把《StarDust》唱给他们听,所有人附和说好。然后他们吃完收拾好到了早上那间练习室,看苍夜自弹自唱。

    苍夜唱的相当投入,利用自己超强的同理心完全沉浸到了歌词第一人称的情感状态中,而在唱到女主角看到男人跟别的女人亲热的在一起时喊:“何故…何故なの…何故なのよ——!!”(为啥,到底是为啥?!)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她强烈的愤怒和怨气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喂喂,少女,居然能写出这种歌,你的爱情观也太可怕了吧?少女的梦去哪了?”金泽又一次习惯性的搂上她的肩膀懒懒的说。

    “唯独不想被你这样说,化狗血剧情为现实的邋遢大叔。”苍夜用“别逼我掀你老底”的表情看着他。

    “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呀,真是不敢跟你多说话。”

    柚木盯着金泽的胳膊和他俩离得过近的脑袋,那两个人似乎毫无察觉一般一直维持着那个姿势没有要分开的意思。

    他微微皱了皱眉,说:“金泽老师,对女学生不应该这样轻浮的动手动脚,大家觉得呢?”

    “跟女孩子的肢体接触应该更慎重一些,尤其是站在老师的立场上……”月森似乎也是一直想表达不满,被柚木提到后立刻就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其他人也意识到不妥,金泽没办法,松开苍夜后转身离去,嘴里念叨:“想跟我的入室弟子秀恩爱都不行,真是一帮小老头……”

    苍夜见状,为了配合他立刻站直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煞有其事的说“师傅,请走好。”听的金泽立刻绊了一跤。

    众人散去后,苍夜收拾好东西关上灯要出去,但是火原站在门口,似乎是有话对她说的样子。月光透过窗户射到屋子里,适应了一会以后便能看清周围的景物了。

    于是苍夜想把灯打开,没想到伸出的手一下被他握住。

    直视她的眼睛良久,直肠子让他没忍多久就把话说出来了。

    “那个,小夜酱!”

    “什么事,火原前辈?”

    “我想说……恋爱没有小夜酱想的那么糟糕,虽然我没谈过,但是呢……但是呢……啊!!!我都在说些什么呀!”火原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我的意思是说……是说……小夜酱要不要试试跟我交往看看?”他似乎是鼓着很大的勇气才喊出了这句话的,眼睛紧闭着不敢睁开。

    “哈?为啥?”苍夜崩溃到毫无形象的下巴掉到了地上。她实在是想不出他话里的前因后果是怎么联系到“交往”这件事上的,尤其是为毛交往对象要是她?

    “因为,昨天……那个……吻……”

    “火原前辈,你不会是想负责神马的吧?”

    “对,负责……我要对你负责。”

    “火原前辈,你真的不用为我牺牲这么大的,请把这精力送给你未来喜欢的人吧。”她挥挥手就想离开,却被他紧紧地握住手无法甩开。

    “我喜欢你!……所以,跟我交往吧,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我们可以从朋友开始!”火原的眼神表达出了认真地意味。

    苍夜被shock到了,这可是她生平第一次面对面的被人表白。她的第一反应是——这货是不是耍我玩的?演技快赶上影帝了!

    “火原前辈,你是跟谁打赌打输了才被惩罚的吗?如果我答应了‘是’你就算是完成任务的话……”

    “不是的!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火原急切的抓住她的双臂直视着她的眼睛这么说。

    “那么大概是荷尔蒙分泌失调了,请你再考虑半个月后来跟我谈这个问题。”

    “这不算是拒绝我是吧?半个月后我一定还会再向你告白一次的,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虽然我也觉得很突兀,但是现在的我满脑子都是你的样子,刚才你唱那首歌的时候很悲伤的样子,就忍不住……”

    “可怜我了?如果是这样我们还真没什么好谈的了。”苍夜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冷。

    “不是!我知道你很强,不管是哪方面,但是我很想在你身边,希望不要那样被你戒备着对待。”

    “是嘛,如果半个月后火原前辈没改变想法的话我考虑看看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太好了!”他想也没想就把她抱到自己怀里径自笑的开心,让苍夜一头黑线——

    (本大爷压根没说要答应好吧?!)

    她只是觉得半个月后这货肯定会改主意而已。

    虽然总是摆着一副“生人勿进”“怕麻烦”的脸,但实噬险饧一锒杂谂笥亚肭蟮乃芰Ψ段诘氖虑椴2惶峋芫蛭幌不兑蛭约旱脑蛉门笥咽K运叛≡衲敲慈圃兜乃捣ㄈ没鹪鞫牌

    她不知何时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或许还有一些好感,但也实在是算不上“喜欢”。说实话,她连“喜欢”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而她对于王崎其实也没有多么喜欢,只是他恰好是她容易有好感的类型所以想多接触看看而已的想法作祟……

    “你有在听吗,小夜酱?”火原打断了她的思考。

    “哈?说到哪里了?”

    “诶?居然没有在听吗?嘛,那我再说一遍。既然要成为恋人了,小夜酱是不是应该对我换个称呼!”

    “哈……”

    “和树前辈,叫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如果是小夜酱的话直接叫我‘和树’不用敬语我会更高兴……”

    就在这时苍夜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立刻打断了他的话。

    “知道了,和树前辈,我还有点急事就先走了,晚安。”

    “晚安,小夜酱……”火原看她毫不留恋的飞速奔逃有些失落的低声说。

    苍夜立刻跑到了最近的洗手间,发现果然是大姨妈来了。从来没有如此高兴“她”的到来,她迅速地换身干净衣服,松了口气到外面散步思考“人生”。

    她一路都在思考如何能不让亚雪跑出来捣乱,刚找出一点头绪就听到了香穗子和月森的圣母颂二重奏。

    二人的合奏异常默契且情感丰富,苍夜享受的眯着眼睛,心想:不愧是官配。

    却不知,月森此时满脑子想的都是那次海边,小夜的女生和他小提琴的“二重奏”。

    苍夜躺下后,入睡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用全身的魔力在记忆隔阂处给无法读取的部分做了一个她能想到的最复杂的封印,让那部分的意识不会浮到表面。假如亚雪想要突破封印的话必然要动用魔力,而封印做完的同时身体里不多的魔力正好耗光。即使她智商很高也只有干瞪眼的份,更何况她的智商都拿去填胸了。

    于是,一夜好眠。

    作者有话要说:注:StarDust是Sound Horizon第四张专辑「Elysion ~楽园幻想物语组曲~」其中一个故事,整张专辑所有的故事拼到一块又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很有意思。

    以下附上音乐和中日文歌词

    お揃いね私達 これでお揃いね あぁ幸せ……

    女は物言わぬ 可愛いだけの《お人形》じゃないわ

    ―――優しい貴方解って?

    ちっぽけな自尊心 満たす為の道具じゃないわ

    ―――月夜の《別人格》は勝手?

    首を絞めれば 締まるに決まってるじゃない

    ―――月が貴方を狂わせたの?

    だってしょうがないじゃない 愛してしまったんだもの

    ―――星が私を狂わせたのは何故?

    真っ赤な衣装 真っ赤な洋靴 真っ赤な口紅 真っ赤な薔薇

    すれ違う男達 誰もが振り返る…

    左手には花束 右手には約束を 疾しりだした衝動は もう止まらない…?

    お揃いね私達 これでお揃いね あぁ幸せ…

    貴方の白い衣装も 今は鮮やかな深紅

    お揃いね私達 これでお揃いね あぁ幸せ……

    …それは艶やかなる女のため息 …それは甘い男の囁き

    夜空を見上げる恋人達 ありふれた風景

    繰り返される恋模様 ほんの些細なこと

    そんな気まぐれなひと時を 永遠だと信じたりして

    そんな不確かなものを 運命だと信じたりして

    泣いたり 笑ったり 愛したり 憎んだりして

    その束の間 遙かな過去の光に想いを馳せたりして

    あの星々はもう滅んでしまっているのだろうか?

    それとも今もまだ滅びに向かって輝き続けているのだろうか?

    光年という名の途方もない尺度の前では

    人の一生など刹那の幻に過ぎないのかも知れない…

    ―――そんな些細なこと されど偶然とはいえ

    嗚呼…偶然とはいえ彼女は見てしまった

    お揃いの白い服を着て幸せそうに寄り添い歩く

    彼と見知らぬ女の姿を……

    お揃いね私達 これでお揃いね あぁ幸せ…

    貴方の白い衣装も 今は―――

    酸素に触れた赤は やがて黒に近づき示す

    二人はもう永遠に 一つにはなれないという事実を…

    凍てついた銀瑠璃の星々 燃上がる滅びの煌めきよ

    失くした楽園の夢を見る 私を導け《星屑の幻灯》

    ―――想い出を過去の光として理解できない限り

    孤独な亡霊は荒野?蜥葆澶ぞAけるだろう

    女の手は悲しい程に短く星屑には届かない

    嗚呼…その手を握り返したのは『仮面の男』だった―――

    中文翻译:

    在一起的我们 这样就在一起了呢 啊,幸福……

    别把女人当物品 她并不是可爱的“玩偶”(Doll)啊

    ——亲爱的你能明白吗?

    那一丁点的自尊(东西) 也不是让你满足它的道具啊

    ——月夜中的“另一重人格”(Another)随意而行?

    虽然勒住脖子 却不能下决心绞紧

    ——月亮(Luna)会使你迷狂吗?

    这也没有办法 人家已经爱上他了嘛

    ——星星(Stella)为何使我迷狂如此?

    赤红色的衣服(Dress) 赤红色的洋鞋(Heel)

    赤红色的口红(Rouge) 赤红色的薔薇(Rose)

    擦肩而过的男人们 无不回头看着……

    左手里拿着花束 右手里抓着约定 疾跃的冲动 已不可阻止……

    在一起的我们 这样就在一起了呢 啊,幸福……

    你那白色的衣服(Shirt) 现在已是鲜艳的深红(Scarlet)

    在一起的我们 这样就在一起了呢 啊,幸福……

    “……即使是尘土也没有关系,总有一天它也会成为星星,闪闪发亮吧?看……我是多么闪耀啊?”

    “美丽的星空”……那是女人娇艳的吐息

    “比不上你的美丽”……那是男人甜蜜的低语

    仰望夜空的恋人们 是常见的风景

    循环往复的恋爱的模样 是细微的事情

    将那样变化无常的时光 当作永恒相信

    将那样无从确知的东西 当作命运相信

    哭泣 欢笑 爱恋 憎恨

    在那夹缝之中 从遥远过去而来的思念之光在飞驰

    那些星星已经毁灭了吧?

    还是说,它们正在走向毁灭,而发出的光辉?

    在连光年都无法计算的遥远的尺度之前

    人的一生只是刹那之中的虚幻也说不定……

    ——就是那细微的事情 该说是巧合吧

    啊……所谓巧合地,让她看到了

    穿着白色衣服的两人在一起幸福地漫步

    他和从未见过的女人的身形……

    在一起的我们 这样就在一起了呢 啊,幸福……

    你那白色的衣服(Shirt) 现在——

    “为什……为什么……为什么啊——!!”

    与氧气接触的红色 迅速变黑

    两人已永远地 不能合二为一的事实……

    冰冻的银琉璃般的群星 仿佛要燃烧殆尽般地煌煌闪亮

    在梦中看见失去的乐园 引导着我的“星尘之幻象”(The Light of StarDust)

    ——在过去的思念之光还没有被埋葬之前

    孤独的亡灵就会一直在荒野中彷徨吧

    女人的手悲哀而无望地伸向遥远的星尘

    啊……握住了那只手的是“假面的男人”——

    这个故事中间的几句表达爱情观可以说还挺深刻挺有意思的,我就拿来借用了。向REVO陛下致敬,居然能想出这么邪门的故事做成歌剧的形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