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UTM,金色琴弦]女汉纸的乙女游冒险记 第26章 UTM-24(修错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主UTM,金色琴弦]女汉纸的乙女游冒险记最新章节!

    话说此时被追打的双子是真的不敢还手。论跟悠楠单打独斗的话他们各自也许会输,但二人合力的话战胜他还是问题不大的——但那是三人都处于情绪正常的情况下。现在双子因为误伤或是误杀了亚雪处于愧疚绝望失落到不行,而悠楠处于暴走能力乘了好几次方的状态,所以雷尼和塞玖只能且战且退。

    盯着三人战局的凯尔和零都是一副撸好袖管随时上去一起揍双子的架势。

    谁都没有注意到天使之家的上空,空间正在不自然的扭曲。

    “美人儿,打架交流感情虽然没啥问题,不过能先把我放下去么?”

    悠楠猛地解除了暴走状态停在空中瞪大双眼看着怀里的人,双子、零和凯尔也是一脸惊喜的往悠楠那里飞试图确认亚雪的安危。

    “亚雪,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强行合体的关系,苍夜如今对于别人称呼她为“亚雪”这件事情并不觉得那么不能接受了。

    她没有马上去纠正他们称呼上的错误,累的只想赶紧找个被窝好好睡一觉。

    “那啥,忙了一晚上大家也累了吧,各回各家行不?我想休息。”

    “好,只要你没事,什么事情都遵照你的意思去办。”悠楠表情变得柔和,把她抱得更紧,然后把自己的脸颊贴向她的。

    “我不想(被你抱着)飞那这么高,总之我们先下去吧?(我怕再次被你丢下去摔得变脑残!)”苍夜内心无情的吐着槽。

    落地后零感觉到了她身上魔力的转变,欣喜过后神情变得颇为复杂的问她:“你是亚雪还是苍夜?”

    “什么意思?公主大人就是公主大人!”凯尔立刻就对零的疑问表达了不满,而双子听到这里面色也变得复杂起来。

    “我希望你们可以称呼我为苍夜。”

    一阵萧瑟的风吹过,卷走几片落叶,顺带的似乎把五个男人的神色也吹得灰败。

    “总之,我不会回魔界,papa和婆婆那里就说亚雪已经在天使狩猎里被天使们干掉就行了。”苍夜随意的想要撇清自己跟魔界的关系,却没有注意到因为记忆和认知的恢复对魔界有了一些记挂。

    “你都想起来了,对不对?为什么还是不肯和我们回去,不承认自己是亚雪?”

    来到人间界后,悠楠与她相处时间最长,敏锐的抓住了她话语中的转变。来到人间界后她一直用“魔王大人”称呼她父亲,关于婆婆更是从来都不曾提到过。

    “我很累了,想要休息。有话可以以后再说。”

    苍夜强行撑起虚弱的身体想要起身,雷尼和塞玖怕她摔倒,一左一右的扶住了她。在身体接触到他们的瞬间,条件反射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眼看着苍夜变得越来越痛苦的表情,让他们不得不放开她。

    “这段时间承蒙各位关照。可以的话诚信希望你们不要再来找我,让我在某个僻静的角落过上平静的日子。”

    “不可能。”X5

    苍夜扶额叹息,然后转身蹬地飞向天使之家。

    等众人再也看不到苍夜身形的时候——

    “公主大人现在的飞行姿态已经跟魔族完全一样了,往那里飞的话会不会被攻击呢?”凯尔一脸担忧的询问其他人的意见。

    天使虽然平时可以把翅膀收起来,但飞行时却必须要展开翅膀,根据情况还要点亮自身的护身白光用来快速张开结界和攻击。而恶魔飞行既没有翅膀也没有任何光效,即使处于张开结界的状态,那也是用肉眼观察不到的。

    “亚雪似乎从以前开始就没怎么学习过关于天使的知识吧?”雷尼想起了很久以前,亚雪在遇到天使攻击时的无知和好奇的表现。

    “是的,因为魔王大人禁止任何人在她面前提起与天使相关的任何事情,而仅有的粗略的对天使和天界的认知是,魔王大人亲自教导她的。”悠楠边回想边棒读的说着。

    “也就是说,她完全不知道她现在这么飞过去可能会产生的后果了?”塞玖不安的皱眉。

    零迅速向她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他们明显都太低估苍夜的智商了。

    苍夜拖着无力的身体飞的时候没有停止过思考。她找了一个没人的树林落下,偷偷地展开翅膀,看到一白一黑的双翼又重重的叹了一年份的气。若是体力还在身体没有如此虚弱的话她还能把亚雪的魔力暂时压制在身体别的地方,让人至少看不出来翅膀的变化,但是以她目前的状况是绝对办不到的了。住在天使之家这么多天,她从来没有见到哪位天使飞行是不张开翅膀的,只有偶尔见到的被追杀的魔族才会在毫无光影效果的状态下飞行……

    (不行,就这么飞回去的话绝B会露馅甚至被围攻,但是不回去的话就不能弥补那几个笨蛋造成的损失,以后每见一次就要互砍一次多让人惆怅……事情都是因本大爷而起,作为一个好汉不能这么没有责任心!)

    她取出了一个之前凝聚的魔力石,利用里面的魔力在体外作出一个用能量显现翅膀形状的纯观赏用的双翼,然后再一次飞向天使之家。

    “苍夜大人!!!您受伤了?!卑鄙的恶魔!”伊威尔离很远看到她就迎了过来,看到她身上的血迹十分焦急关切的询问。他身上也挂着彩,不过看起来并不碍事。

    “我的外伤都没有大碍了,伤亡情况怎么样?”

    “他们下手好像有些顾虑,所以伤残的比较多,没有死亡。”伊威尔有些庆幸,却又忍不住的气愤。

    “好在苍夜大人您没事,那几个魔族……”

    “他们应该不会再来捣乱了,以后不要招惹他们,得不偿失。”

    “在下明白了。”

    苍夜飞到了天使之家的结界上空,看着满地残值断臂和躺在地上等待救援的伤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这烂摊子只好由我收拾了。)

    “天父,请赐予我治愈的力量,让我的众弟兄姊妹从伤病的苦痛中解脱出来,求父救赎我,差遣使用我。祷告祈求奉靠主耶稣基督之名,阿门。”

    祷告完她试图调动圣洁的魔力通过颂赞扩大治愈的效果,却发现很难从纠缠的两种魔力中提纯出来。

    (如果用我身上这种半吊子的奇怪魔力给他们造成什么后遗症就糟糕了……)圣母病发作的苍夜又取出三块魔力结晶催动着用尽全身的力气闭上眼大声的唱起了“You are my all in all”:

    “ou are my strength when I am weak

    You are the treasure that I seek

    You are my all in all

    Seeking You as a precious jewel

    Lord, to give up I\\\'d be a fool

    You are my all in all

    Taking my sin, my cross, my shame

    Rising up again I bless Your name

    You are my all in all

    When I fall down You pick me up

    When I am dry You fill my cup

    You are my all in all

    Jesus, Lamb of God

    Worthy is Your name

    Jesus, Lamb of God

    Worthy is Your name ”

    苍夜唱的很投入,想起了她开始她的信仰生活后的种种令她感动的一幕幕和与神同行的安宁的心境,带着对她所信仰的神的敬意和感激,唱了四遍这首歌才渐渐收声,又开始了另一轮声泪俱下的祷告。她丝毫没有注意到由于一直催动着单纯属于天使的魔力,她作出的观赏用翅膀重新化作能量形态全部释放为治愈术;也没有注意到她头顶的时空之门早已打开,里面飞出来的几个光团一直静静的看着她。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地上的残值断臂断翅和血迹全都不见了,地上原本躺着的天使们都站了起来,对着她的方向闭目祷告着。

    此时的她早已是强弩之末了,身体已经到达极限,随时都可能断电昏迷。但是她不敢接近这些天使,怕被看出端倪被囚禁或是残害;也不敢回魔窟一号,怕被魔王的下属们找到。所以一直用意志力强撑着。

    当她蓦地转身,想要趁着众天使还在祷告沉浸在治愈术的魔力中遁走时,眼前有个明亮的光球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要去哪里呢?小姑娘。”

    光团里响起了沉稳和善的男低音,那人撤去了护身白光,让苍夜看清了他的身形。离得很远她并没有注意到在她转身面对他时,那个人的面上一闪而过的惊喜。

    跟他的声音一样,那是一位表情柔和却带着点邪气并且十分帅的大叔,但是这完全没能解除苍夜内心的警报。

    (糟糕,刚刚太投入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个这么强大的天使接近,这下完全跑不掉了。身份被拆穿的话会被关起来折磨的生不如死玩各种禁·忌play神马的……太重口了有木有!)

    作者乱入:明明是你的脑子太重口了,你的脑浆估计都是加麻加辣口味的吧喂!

    苍夜面上一片淡定,实际脑子已经慌张成一团,体力不支导致她的脑子都快罢工了。

    “大叔,我只是路过的小人物,没啥恶意,能不能放过我?”苍夜哭丧着脸放低姿态,试图让对方放自己一马,但心里完全没谱。

    (虽然本大爷没做过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但是亚雪毕竟是个恶魔,作为恶魔的天敌,那个天使大叔现在立刻杀过来本大爷都没地方去哭啊喂!)

    “哦?为什么要放过你?”那个人的表情变得有些戏谑,慢慢的飞近她。

    此刻的亚雪根本没有余裕去思考那人的目的和是否怀有恶意,只是心虚害怕的拼命想要逃走,所以她——拼尽全力看准一个方向飞,看到那人不紧不慢的追上来都急的流出了眼泪。她没有听到那个大叔身后的光团们追赶着大声呼喊“天使长大人”。

    “不管是谁,来救救我……救命!”前面一句还很小声,到最后,她自暴自弃的哭喊着大声求救,根本来不及吐槽此刻从自己口中发出的尖锐的萝莉音与她之前塑造的形象多么的不符。

    那位大叔似乎在这种追逐游戏里很乐在其中,忍住看到她穿着破破烂烂满是血迹的睡袍哭喊着狼狈逃窜的身影而爆笑的冲动,只比她稍快一点的追着。

    救兵适时地粗线了。

    “你要对她做什么?”苍夜从未觉得塞玖的声音如此悦耳过。

    看到双子和悠楠赶到挡在苍夜面前,那位大叔皱起了眉。

    “苍夜,你怎么了?”零从来没见过苍夜这种受惊吓的状态(注:她完全是被自己脑补吓得),十分惊慌的扶住她,试图让她不再抖得那么厉害。

    “魔族吗?你们跟她是什么关系?”

    怪蜀黍猥琐脸猛地变成威严脸差点把一干人等的眼镜闪瞎,这让苍夜更加确信他有鬼畜属性,抖得更厉害了。

    “这跟你没关系!”雷尼为了不受那人身上散发的压力影响,释放出魔力护住身后的人大声回答。

    “无论如何,我今天要带她走。”

    那个大叔话音刚落,瞬间就出现在苍夜面前试图抓住她的胳膊。

    看到那人出现在自己眼前时,苍夜一直绷着的神经断了……

    “不要!!!!!”

    (天父啊,求你救救我,带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尖叫的同时习惯性的不忘祷告,然后她全身的魔力全部爆发出来了。

    那个人发现异状瞬间便移动到远方,而雷尼、塞玖、悠楠、零、凯尔五人则是毫不犹豫的向她凑了过去,想去帮她。

    耀眼的灰色光芒从苍夜身体中爆发,一白一黑的翅膀自动伸展出来,空间剧烈的波动把她的身形淹没在了灰色的光团之中……

    “苍夜妹妹!!”拼尽全力赶来的濑名在快要触碰到灰色的光柱时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被卷进去的那几人和东西全部都消失了。

    “哎,真不应该突发奇想的去恶作剧,把人家都吓跑了。”看到这一幕后那人兴致缺缺的自言自语。

    “天使长大人,苍夜大人在哪里?”匆匆赶到的伊威尔和茉珊尔等人匆忙的向他敬礼的同时焦急的询问苍夜的下落。

    “那个小姑娘啊……被吓跑了,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她的胆子也太小了吧,跟你们报告给我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啊喂!我只是想逗她玩玩的说~”他完全不知悔改的埋怨着别人,嘴撅的老高孩子气的表达着对二人的不满。

    “苍夜大人毕竟生长在魔界,之前因为记忆出了问题在我们的诱导下以为自己是天使。但是魔力、灵魂和记忆都恢复后会对天使和恶魔有畏惧心理是正常的吧!毕竟魔界长久以来都会处死有返祖症状的同族,加上对天界情况的无知以为天界也会迫害她,在您贸然接近时害怕不是正常的吗?刚刚跟那对双子战斗时苍夜大人受了重伤,随时昏倒都很正常,即使这样她还坚持着为所有人治好伤才拖着随时可能倒下的身体一个人离开……苍夜大人真是太善良了,太可怜了!”茉珊尔一直控诉着这位天使长的“暴行”,在说起苍夜时更是声泪俱下,立刻就让这位天界之主乖乖投降了。

    “我知道啦,我错了还不行嘛。等我下次见到她的时候一定和颜悦色的解释清楚,行了吧!”

    “请您务必快点查清楚苍夜大人被·你·吓·跑后去了哪里!”茉珊尔咬着牙说完,带着伊威尔悠悠的飞回了天使之家,完全不管身后的天界之主大人便秘的脸色。

    “我真的没想到嘛……”咬着手绢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周围已经没人观赏他夸张的委屈脸颜艺,帅大叔只好悻悻的跟在他们身后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