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无语的将薛冰燕凑过来的脑袋按了下去,没好气的说:“你上厕所,让你明月姐姐跟着你。”

    薛冰燕咯咯一笑:“我本来就是想说让明月姐姐陪着我,师父你这猥琐思想,想太多了。哈哈哈……。”

    不去管薛冰燕、我以及明月之间的称呼乱辈分的问题,我打心底里也没把这姑娘当徒弟,她的灵根如果能觉醒,我就将《万象天书》中收录的适合水灵之体的修炼功法交给她。

    我很好奇的是,这姑娘的神经怎么会这么大条,看人家刘洪兵那个哭丧脸,那才应该是一个正常人遇到这种操蛋事儿之后的正常反应啊。

    于是我很疑惑的问薛冰燕:“徒弟,咱们这可是遇到诈尸了,遇到了传说中的邪派术士。说不准下一刻,这邪派术士就使出什么诡异的办法,来要了咱们的命。你就一点都不害怕?”

    薛冰燕挺胸抬头,大气凛然的摆摆手:“有什么好怕的,有师父你在,什么妖魔鬼怪能要害的了我们?”

    薛冰燕对我的这种没有道理的信任,让我心里相当的舒坦,但是这跟害怕是两码事儿,她又不是久经沙场的驱魔战士,她在半天之前还是一个普通人呢。

    我瞥了她一眼:“你是不是背着我打什么小算盘呢?”

    薛冰燕呵呵傻笑一声:“被你看出来了,其实我心里还是有那么一小丢丢的害怕。不过你和明月姐姐都说我的灵根要想觉醒,就差一个机遇。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我觉得这次这个磨难,就是老天派下来让我觉醒灵根用的。怎么说着我就有一种要成为主角的感觉。”

    我有些无语的拍了拍她的脑袋:“主角是我,别跟我抢戏。另外,你说的这个机遇也是有可能的。不过,你给我紧张一点,咱们现在可是在玩命,不是在过家家。”

    薛冰燕撇了撇嘴,打掉我的手,表情很严肃的盯着我的眼睛问:“那你会让我出事儿吗?”

    妈蛋,这姑娘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正经,好不习惯。

    我摸了摸鼻子,也没怎么想,顺着心就说:“我就是拼了性命,也不会让你、还有队长、兵哥出事儿的。”

    薛冰燕欢笑一声:“那不就得了,那我还操心个屁啊,保护我们的安全是你该操心的事儿,又不是我的。我只需要静静的等着我蜕变的机遇到来就好了。”

    真是哔了狗了,我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缺心眼的徒弟。就这神经,妥妥的哈士奇啊,也得亏了我知道她的年龄,要不然还真的会认为她是属狗的。

    大饭店的效率也的确是高,一盘又一盘的大鱼大肉很快就被端了上来,甚至还有大盘的烤乳猪、烧羊腿!

    那浓浓的肉香味儿飘满了整个房间,我食指大动,整个人几乎都要埋进这肉堆里。大块大块的精肉进入胃里,进入小肠中,然后以极快的速度被消化吸收。身体力量的逐渐恢复,这种充实的爽感,很快就让我忘了什么哈士奇,什么邪派术士。

    当我们吃完饭的时候,餐桌上已经不知道撤下去多少盘子碗,薛本仕整个人已经看呆了,那张大的嘴巴,我感觉应该能塞进去一个鸭蛋。

    薛冰燕睁着大眼睛,把小手伸到我跟前:“饭费十八万八,赶紧给。”

    我习惯性的去摸钱包,立刻又反应过来。我啪的一声打掉薛冰燕的手,骂道:“屁的十八万八,你忘了我给你的那张护身符了,那张护身符少说也要一百万。这就抵了饭费,过两天我还要再来吃几次,总要把那些钱吃完才好。”

    薛冰燕撇了撇嘴:“你说一百万就一百万,你之前还说是八十万呢,感情这价格就是你说了算。”

    薛本仕听到我的玩笑话,可是真有些受不了了,赶紧摆摆手说:“王先生,你可饶了我吧,就您这饭量,别说几次,再来两三次,就得把我吃破产,我老爸肯定得废了我。”

    听薛本仕的这些话,可以看出薛本仕应该是负责这个忘忧居的经营,而且他应该不是独生子。不过这个也不好当面问,跟我也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也不会真的舔着脸过来蹭饭吃。

    薛冰燕没好气的白了薛本仕一眼,娇嗔道:“哥,你没见我和我师父在开玩笑嘛。不过这顿饭,你可不能要饭钱。”

    薛本仕尴尬的摆摆手:“其实我也是和王先生开玩笑,这饭钱肯定也不能要啊。”

    不管如何,和程建的第一战,我们两个算是打了一个平手,方婷没有伤害到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我也成功的将方婷的灵魂超度。

    我虽然累的都快要虚脱了,不过我想程建那里肯定也不好受。他控制了方婷的灵魂,他们之间的因果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他也会遭受一定的反噬。

    其实在之前战斗中,将方婷的灵魂直接的魂飞魄散,这样对程建的伤害最大,但是如果这样做,我又和程建这样的邪派术士有什么区别。

    可以预料到程建的接下来的攻击肯定会更加的猛烈和诡异,在这场不对等的战斗中,在没有找到程建的踪迹之前,我们也只能是被动防守。

    我对丰华、刘洪兵和薛冰燕说:“接下来的三天,咱们四个必须要在一起,吃喝拉撒睡都要在一起。这样吧,咱们就去我家,我家虽然地方不大,但也是两居室,暂时住咱们五个应该是没问题。”

    薛本仕这时候说:“我在刘湾港小区有一套三居室,平时也没怎么住过。你们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去那里。”

    薛冰燕拍拍手说:“那里好,那里好。师父,我哥的房子二百多平米,主卧巨大,装咱们五个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一听,大卧室,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我们五个就暂时呆在一个房间里,更方便我们互相照应,一旦发生什么变化,也施展的开。

    薛冰燕这丫头,看着挺神经大条的,这话里面也是粗中有细,一点都不含糊。

    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对薛本仕提个醒:“薛先生,我们这次很可能会和敌人发生不可预料的战斗,所以有可能会将你家弄乱。”

    薛本仕不在意的摆摆手道:“你就是把房子拆了,还能有我妹妹的性命安危重要?”

    这薛本仕也不是财迷到了没脑子嘛!不过想想也是,看薛冰燕对钱的态度,也知道他们家应该是有权有钱的家族。

    看来之前的那个的确是在开玩笑,没想到我竟然还当真了。土豪的世界,我还没懂啊,继续努力吧。

    丰华开着警车,我们五个一路跟着薛本仕的奔驰g500来到了刘湾港小区。

    薛本仕的房子在十二层,竟然是一个复式小二层,里面装修的真是富丽堂皇,不过怎么说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不会因为这个表现的大惊小怪。

    主卧在二层,推开门,一个不小于五十平的大卧室出现在我们面前。

    头顶是漂亮的不像话的顶灯,粉红色的窗帘,墙上贴着一些暖色的壁纸,地板上铺着柔软的地毯,屋子中间放着一张不低于四米乘以两米半的大床。

    妈蛋,这么大的床,真的是给两个人准备的么?而且看着屋里的这个格局,怎么都感觉那么的,那么的让人蠢蠢欲动。

    这个色调,实在是太暖了,一点都不适合眼下我们面临的环境。

    我对明月说:“老婆,开会儿而空调,调节一下这屋里的气氛,增加一点紧张感。”

    明月依言稍微释放了一些阴气,整个屋子快速的变得阴冷起来。

    我打了一个哆嗦,看着逐渐变得有些阴森的卧室,一下子感觉味道正了好多。

    薛本仕将窗帘拉开,浑身有哆嗦了一下,疑惑道:“这么大太阳,而且我又没开空调,怎么这么冷呢?真是见了鬼了!”

    将我们安排好,薛本仕又将房间的钥匙扔给了薛冰燕,然后就告辞了。

    眼下已经没有人,我开始在古戒中倒腾,看看还有什么可以让薛冰燕他们用来防身的。

    丰华这时候却来到我身边说:“小虎,你能制作替身吗?”

    我听到丰华的话,眼前就是一亮,笑着对丰华问:“队长,你说的是替身人偶?”

    丰华随即一脸释然,他点点头:“你果然是知道的,你能制作吗?”

    替身人偶的制作方法,我知道,但是我哪里弄过这东西,所以也只好对丰华说:“我知道制作方法,但是没弄过这东西。感觉挺阴邪,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刘洪兵和薛冰燕闻言也围了过来,薛冰燕兴致勃勃的问丰华:“队长,什么是替身?”

    丰华盘膝坐在地毯上,我们几个也围坐在一起,丰华说:“替身之术是当年白莲教的一大利器,白莲教想来你们都不陌生,在很多影视作品中你们应该都看到过。”

    薛冰燕使劲儿的点了点头说:“我在黄飞鸿的电影里见到过白莲教,原来历史上真的有啊。”

    刘洪兵说:“白莲教在清末的时候很猖獗,几乎都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清政府的统治根基。这个在历史书上有写过。”

    薛冰燕瞪着大眼睛摇了摇头说:“有吗?我是理科生,历史是学渣。”

    我们也没有对薛冰燕这么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学渣做任何的表示,《万象天书》记载的东西虽然极多,但也都是一千多年以前的事情,一千年以内的肯定是没有的。所以我对这个真实历史上的白莲教也是很好奇。

    丰华继续说:“白莲教始于北宋年间,在最初期的流传范围并不广泛。但是到了清末时期,清政府*无能,西方列强又开始对南方沿海地区进行商品倾销、卖鸦片。南方的老百姓在清政府和洋人的双重压迫下,民不聊生,白莲教则趁此机会迅速发展壮大。”

    “白莲教的教众个个都不怕死,都相信自己刀枪不入,相信自己只要虔诚信教,真武大帝会给他们加持法力。虽然这是白莲教利用虚无缥缈的教义愚弄百姓的手段,但是白莲教作为道门的一个重大派系,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些手段。替身之术就是白莲教的镇教法术之一,据说,这种法术可以让替身道具代替自己一死。”

    薛冰燕听得眼睛贼亮贼亮的,她赶紧问:“队长,你会吗?”

    丰华摇了摇头说:“我以前虽然会写法术,但是也只是天师门的一个外系家族子弟,怎么可能会白莲教的法术。”

    我心里说:“原来丰华是天师门的人,那吴牙子应该也是天师门的人。据说天师门的人对邪魔外道最为忌恨,也怪不得当年容不了吴牙子和任惜柔这一对苦命鸳鸯。”

    薛冰燕听了丰华的话,哦了一声,看上去有些失望。不过她还是扭过头来问我:“师父,你会白莲教的法术吗?”

    我呵呵一笑:“我不会白莲教的法术,不过我可以制作一个人偶,让它做你们的替身,这个替身人偶可以替你死一次。但是制作替身人偶是有代价的,它需要被替身之人用精血喂养它,同时它还会吸收掉被替身之人的五年寿命。”

    刘洪兵说:“五年寿命躲过以此生死大劫,怎么算都是赚到了。”

    丰华也是点点头:“五年换取一次生死大劫,的确是赚到了。”

    薛冰燕也点头赞同,我不得不苦笑一声继续解释:“如果是真的遇到了生死劫,让这替身人偶替死一次,自然是赚到了。但是如果没有发生生死劫,那么这个替身人偶因为吸收了被替身人的精血,吞噬了被替身人五年的寿命,它就会进化成妖。一旦它有了灵智,它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吃掉被替身人,然后化作被替身人的身份继续活下去。而且这个意念会支撑它一辈子,至死也不会放弃。”

    丰华、刘洪兵和薛冰燕听完我说的,全部都叹息一声,显然是放弃了做替身的念头。

    明月这时却忍不住笑了,她在我身上拧了一下道:“相公,你就不要调皮了。当年你已经将这个替身之术做了改变,只要做好防范工作,完全可以免掉那些弊端。”

    我揉了揉腰上的软肉,尴尬的笑了笑:“我这不是想增加点紧张气氛嘛,而且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我话还没说完,迎面来的就是薛冰燕的一顿粉拳暴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