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如果是地府正经的牛头马面,我是有多远跑多远,不过两个县级城隍司下的牛马将军,撑死了也就是俩低级厉鬼。

    我现在突破到了炼气化神,连厉鬼巅峰的张光祖都能打,更别说两个小小的牛马将军了,不过城隍毕竟是地府直属外派公务员,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

    “慢着。”我对牛马将军摆摆手,两个人停下来,扭头哼道:“小子,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

    我没有理牛头,而是对城隍说:“城隍大人,我跟你打听的这个人所做的事情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冥界有危害,所以还请城隍大人慢着动手,等我把话说完。”

    城隍对牛马将军摆摆手,然后瓮声问我:“你说吧,你要向本城隍打听谁?”

    我说:“一个月前,有一个名叫赵千乘鬼医的分身在洪城掳走了我的委托人李华荣的女儿李若兰,我有证据表明这个赵千乘在进行某种残害、改造鬼魂的试验,所以还请城隍大人查一下,这个赵千乘离开洪城之后去了哪里。”

    城隍听我说完,却是更大的愤怒,大手一挥,骂道:“混账,混账,牛马将军,给我将他们拿下!”

    牛马将军领命,再次向我抓来,我心中也是有了气,抓出黑牙剑,从法台上一跃而起。

    刀光闪过,我躲过了牛马将军的攻击,顺势挥剑,黑牙剑不偏不倚削在牛头和马面的手腕上。

    牛马两将军一声痛呼。一把铁锤和一把长刀连带着两只手掉在地上。

    鬼没有实体,鬼差自然也没有,但是黑牙剑上附着的真阳之气却可以对牛头马面造成很大的伤害。同时阻止牛头马面被砍掉的手再长出来。

    我持剑向牛马将军走过去,两个家伙一脸惶恐的快速后退。

    都是底层小人物,我也不再难为这两个家伙,毕竟是地府公务员,我也不能真的将他们杀了。

    我将黑牙剑收起来,抬头对城隍说:“城隍大人,我敬你是地府官员。不过你也不要欺人太甚。”

    城隍脸上露出了一丝惧色,但是却更多地是愤怒。是恼羞成怒。

    他指着我说:“大胆的术士,你竟然公然伤害地府鬼差,回去我就要将这件事禀告威灵公。我小小县级城隍治不了你,自有更厉害的城隍来惩治你。地府的尊严不容亵渎!”

    妈蛋,这个城隍除了扣帽子还能干嘛?

    事情发展到现在,我心里也是又急又气,恨不得把这个高高在上的蠢蛋拉下来,狠狠地大耳瓜子抽他。

    不过城隍被人界的规则保护,我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扭头看了看明月,对她挑了挑眉毛,明月飞到我的身边,抬头看着城隍。

    城隍看到只是青衣鬼的明月飞过来。刚要再出言讥讽两声,这时明月的一双眼睛变得了血瞳,鬼灵圣眼出现。城隍在黑烟上竟然吓得一个哆嗦,直接从黑烟上就摔了下来。

    城隍摔在地上,又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无比惊恐的看着明月,哆哆嗦嗦不可置信的说:“鬼灵圣眼,您是雷劫鬼王大人?”

    明月冷哼一声道:“除了本王。谁还有鬼灵圣眼?”

    城隍赶紧连滚带爬的跑过来,倒头就拜。连连求饶:“小鬼知罪,小鬼知罪,大人饶命。”

    明月就冷冷的看着城隍在我们脚底下像捣蒜一样磕了近百个头,然后得意的对我挑了挑眉毛,那意思是:“怎么样,解气吧。”

    我对明月的这个玩心也是无语了,我回头又看了看在另一边看的津津有味的薛冰燕,心中只剩下了一个疑问:二,也能传染吗?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让明月突然变成了小魔女一样,使劲儿的折腾这个可怜的城隍;虽然看着之前牛逼哄哄的城隍现在变成了磕头虫,我心里也的确很爽很解气;但是我也知道赵千乘的事情才是首先要解决的。

    我对明月用眼神指了指跪在地上磕头都快磕蒙圈的城隍,用口型对明月说:“赵千乘啊。”

    明月这才对城隍说:“好了,你起来吧。”

    城隍得了“圣旨”,颤颤巍巍、感激涕零的从地上爬起来,不过还是低着头,连抬头看明月一眼都不敢。

    明月对城隍说:“现在可以去查一下那个赵千乘的行踪了吧?”

    城隍噗通一声又跪下了说:“鬼王大人饶命,这个赵千乘的行踪小鬼实在是查不到啊。”

    明月说:“起来说话,不用这么怕我,搞得好像我是什么大魔王似的。你是本地城隍,本地发生的大小鬼事都是要被你记录在册的,你怎么会查不到?”

    城隍又站起来,十分惶恐的对明月说:“不敢欺瞒鬼王大人,赵千乘曾经来找过小鬼我,不让我记录有关他所有的事情。”

    明月冷笑一声:“你这城隍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什么三界尊严、地府尊严不容亵渎,怎么转过头来,自己却成了一个人类术士的狗?”

    城隍啪的又跪下,对明月解释道:“鬼王大人赎罪,小鬼虽然能力不强,官职不高,但是又怎么可能屈从于一个人类术士,是因为这个赵千乘手里有省隍大人的手令啊,见手令如见省隍亲临,小鬼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省隍就是管理一个省的城隍,城隍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是那说的是普通的地方城隍,能当上省级城隍的,没有一个不是在地府中手眼通天的人物。

    赵千乘竟然能拿到省隍的手令,这已经超出了一般术士所能达到的水平,这个赵千乘真的只是道门鬼医一门的领袖之一吗?

    鬼医一脉在前文也有过介绍,根据《万象天书》上所说,鬼医一脉限于本门功法的限制,并没有修为特别高的人,最多不过炼神返虚,甚至少有能渡过生死劫。

    难道千年过去了,鬼医一脉的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那我还去惹赵千乘岂不是自寻死路。

    也不对,如果是自寻死路的话,那李承嗣为什么还让我保持念头通达,甚至之前李开磊在说赵千乘的时候,言语之中对赵千乘的顾忌,也只是对鬼医一脉的顾忌,这顾忌还不是针对他个人,而是怕连累茅山派。

    一下子捅出来这么多的信息,却又发现很多信息之间又有太多的矛盾之处。我挠了挠头,将心中的这百般疑问先暂时的放了放,又对城隍问:“你可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知道赵千乘的踪迹?”

    城隍说:“赵千乘本身为人,但是多行鬼事,要想找到他的踪迹,的确应该是从鬼事上入手。小鬼在出任洪城城隍之前曾经在酆都住过一段时间,当年和酆都恶鬼头子黑乌鸦有过一些交情,在他的手上有一面镜子,据说只要有足够的献祭,这面镜子就会显出你想知道任何事情,不过只限于鬼事。”(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