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帝前夫快求饶 第253章 安静地等他回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要不是认识了她,他这辈子都未必知道自己竟然还有一个那么喜欢的女人。www.pinwenba.com

    “我也是!”

    之后的几天里苏小景和黑鬼还有萧励寒每天都会张罗婚礼的事情,他们很低调,原来苏小景还害怕萧励寒会偷偷离开,后来发现他压根儿就没有离开的意思,她这才松了一口气,真正的沉入了婚礼的喜庆之中。

    转眼,距离婚礼的时间只有三天,按照计划,两个人应该去婚礼上彩排,苏小景怎么也没有想到,萧励寒在化妆的时候一直拒绝化妆,她本来就多疑,趁着萧励寒去休息室的时候偷偷地跟了去。

    “萧励寒,你什么时候回来!”性感而熟悉的声音,带着一丝不耐烦。

    这声音……

    苏小景呆滞地看着里面的人,怎么可能是哥哥?

    “很快。”

    “什么叫很快,一个月之期将到,你让我妹嫁给谁?”盛之华无比恼火地低吼,“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差点儿露谄。”

    “我会在婚礼那天赶回来,请你勿必要骗过她!”

    “他你妈的给我听好了,你要是敢逃,要是敢让她受伤,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盛之华恶狠狠地威胁着,这几天他都顶着萧励寒的脸陪在她的身边,看到她每一个俏皮的表情,欢乐的眼神,看到她幸福得真的像吃了蜜一样,他自己却难过得要死。

    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对自己的妹妹有感情。

    苏小景傻傻地转过头,一行眼泪终于不敌眼眶的束缚从眼角里滚落了下来。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原来这几天陪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竟然是自己的亲哥哥,虽然她很生气,但是她却也很明白,自己不能发火。

    不能发火……

    她要支持他,安静地等他回来!

    彼端,英国豪华的大床上,萧老头躺在床上,气息都有些微弱,旁边的几个英国权威医生都摇了摇头,“老头子体内的毒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拖一日算一日,在这期间,你们切不可让老爷子生气!”

    “我知道了。”欧阳益点点头,在老爷子还没有彻底把遗产给他之前,他绝对不能让他这么早就死。

    “我要看电视。”萧老头无力地坐起来。

    欧阳益赶紧让人打开了电视,电视里突然闪过一幕幕血淋淋的杀人场景。

    萧老吓得一哆嗦,赶紧拍床,“关掉,关掉!”

    “关掉!”欧阳益蹙眉,前一秒才刚说了不能让他太激动。

    “你们陪在老爷子身边,不能让任何人刺激他。”

    “是。”

    房间里很快就恢复了安静,萧老爷子喘着粗浊之气靠在床上,耳畔突然响起了一声声有些刺耳的女鬼喊冤声,“你为什么杀我,你为什么杀我……你为什么杀我……萧老,我是无辜的,我是无辜的……”

    “什么人在外面!什么人在外面!”萧老爷子猛地睁开眼睛,仆人们赶紧冲出去。

    下一秒,一个身影从窗口处翻了进来。

    萧老本来还没有睡着,乍然听到声响,猛地想爬起来。

    “是你……”待看清楚了是萧励寒,萧老爷子怒目圆瞪,低沉粗沉的声音响道,“来人,来人……”

    “别叫了!”萧励寒冷冰冰地走到萧老面前,声音里带着一股冷意,“外面的被我安置了消音器,别人听不到你的声音。”

    “你……”

    “多谢你教我了这些东西,要不是你从小就训练我,我也未必懂这些!”萧励寒优雅地翘起二郎腿,“是你教会我做人要够狠,要当机立断,要不是这样,我还未必会那么坚决地选择对付你,我亲爱的父亲!”

    “你……”萧老现在已经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我,我是你的儿子萧励寒,你养育了二十几年的儿子,把我当成工具一样看待的儿子。我相信你当初在教我的时候未必想过,有一天我会用你教我的一切来对付你。”萧励寒从手里掏出了一大叠的文件资料,一张一张在他的面前晃过,“眼不眼熟!”

    “你怎么会……”萧老伸手想逮抢过,萧励寒反应比他快,很敏捷地避开,“我还有很多,我调查过,你的每一个企业的运营都有问题,就你贪的这些钱还有做的这些下流的事,整个萧家都会瞬间倾倒!”

    “你……我养了你二十几年,你就这么对我!”萧老气急败坏。

    “是啊,你养了我二十几年,所以我就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对你,你把我养成一个杀人工具,报仇的武器,我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

    萧励寒冷笑着,“我已经将这些资料发给各地的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我相信很快就有人对你的所有企业进行检查。你精明了一世,是不是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也会混成这样!”

    “你敢!”

    萧老颤抖着想打萧励寒。

    “我哪里不敢了,从我对你下药开始,我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萧励寒面无表情地站起来,“听说你现在的状态气不得,所以我也不想把你气死,你好好地躺在这里,等待着有人来接你离开这个房间,等待着某一天你一无所有!”

    “你……”

    萧励寒这一行本来就是想要气气这个老头子的,他还不想让这个老头子那么快就死了,这个老头子让他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怎么会让他这么轻易就死去。

    另一端,欧阳益面无表情地看着监视器里黑幽幽地一片,萧老头子的房间里装了监控,但现在明显被干扰了。

    “有问题!你们都跟我来!”欧阳益步伐跑得很快,等他冲到萧老头子的房间外时,已经察觉了有异样。

    “你们怎么都出来了?”

    “我们……刚才有听到奇奇怪怪的声音,我们出来之后门就锁了!”

    可恶!

    欧阳益已经察觉到不妙。

    他赶紧推开门进去,里面除了一个躺在床上大喘粗气的萧远山之外其他人谁都没有。

    “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欧阳益扑到萧远山的面前。

    “萧励寒,那畜生……他拿了我所有贪污的财料,你赶紧的……去阻止他……拉通所有的关系……不然……萧家会一……无所有……”

    “……”欧阳益脸色骤然一怔。

    “你说什么?”

    萧家一无所有,那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

    “只有你阻止了萧励寒,我就让你当萧家未来的……”

    萧远山还想诱惑。

    欧阳益却不笨,要不是萧励寒真的拿到了萧老头子的痛脚,他怎么可能会那么快就松口。

    “他拿的什么?你不说清楚我怎么帮你阻止他?”欧阳益故作温和。

    “每一个产业的运营后幕……你若是不阻止他,萧家将一无所有……”

    “妈的!”

    几乎是瞬间,欧阳益站起来,一脚恶狠狠地踹向萧远山,“萧励寒是你一手养出来的畜生,他的能力如何,你他妈的不知道!”

    “你……”

    “我怎么了!老子在你的面前装孙子,给你做了那么多事情,结果到最后竟然什么都得不到!”

    欧阳益怒火中烧。

    “你怎么可以……我是你的亲生父亲……”

    “你他妈的有那个本事当我的父亲吗?我告诉你,要不是看着你萧家的产业份上,我怎么可能会认你为父,你不是一直说你聪明吗?告诉你,真正聪明的人另有其人,我不是萧励寒,我是真正的欧阳益,在你把我们两个交换以后,又有人把我们两个重新交换回来!”

    “什么?”

    萧远山咬牙切齿,“是谁,是谁,告诉我,是谁换的!”

    “是温家的女人。”欧阳益一脚又一次狠狠地踹到他的身上,“你听好了,你作孽做了一辈子,现在该是偿还的时候,你害了那么多家的人家破人亡,你背信弃义,让其他四家的人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现在,你他妈的去死吧!”

    欧阳益连续踢了他好几下。

    “你这个混蛋,你竟然敢一直骗我……”

    “怎么样,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整得一无所有的感觉怎么样?我本来想夺走你所有的产业之后再让你去死,但现在,你活着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你去死吧!”

    欧阳益越踢越狠,萧远山本来就气喘不上去,被他连续踢了几下之后,气立马接不上来。

    欧阳益低下头试了一下他的鼻息,直到确定他死了之后这才冷冷地站起身,“老不死的,早知道之前就转移一些产业走!”

    他现在是真的一无所有了。

    不过,萧励寒也一样。至少自己还是真正的欧阳家儿子,他萧励寒却一点萧家的产业都不有了。

    日子一晃,三天过去,婚礼当天,苏小景依旧安安静静地坐在化妆室,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意,只是双手却越抓越紧,掌中也划出了一条血迹。

    “新娘子真漂亮啊!”

    “是啊,新郎和新娘真是天生的一对!”

    “就是,新郎太帅了,不化妆也依旧那么帅!”

    苏小景低下头,萧励寒还没有回来吗?

    三天了,他说过会在今天出现的!

    “他还不化妆吗?”苏小景抬起头,眼神里闪过了一抹落漠。

    “其实,男士也不用化妆。”

    化妆师似乎看出了苏小景脸色有些不对。

    “没事,没关系。”苏小景拍拍脸颊,“我在等他!我们慢慢化妆,慢慢化。“

    门外,黑鬼捧着一束花站在外面,“嫂子,你今天是不是打算美死我老大,竟然化妆化了那么久。”

    婚车已经在外面等很久啦!

    苏小景心猛然一沉,咬咬牙,“我还没有化好!”

    “可是我们差不多了……”化妆师有些无语,她们明明化了很久了,再精致的妆也不用画几个小时吧。

    “可是……”苏小景越来越紧张。

    她知道现在在外面等着她的人不是萧励寒,而是自己的哥哥盛之华,她一点都不想出去。她要等他出现,要等他来亲自把自己抱出去。

    “嫂子,时间真的差不多了!”黑鬼推门进来。

    苏小景心猛地一怔,无比的委屈,他怎么可以让自己跟别的男人走进婚礼的殿堂,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我突然有些肚子不舒服,我想去上厕所!”

    苏小景转移话题。

    “行啊,不过要快一点哦!”黑鬼催她。

    “哪有人那么催新娘子的!”苏小景哼了一声,故作轻松地站起来,转身走向宾馆隔壁小屋的时候步伐却很快很快。

    她要逃走……

    她要逃走!

    边走之际,她已经取下了头上的头花,将身上的长婚礼裹起,变成了短裙。

    而化妆室外面,一袭高大的身影傲然站在门口,黑鬼瞟到他,赶紧眯眼笑,“老大,化个妆呗!”

    “不用,今天脸有些不舒服。”萧励寒扫了一眼四周,“苏小景人呢?”

    “上厕所去了!”黑鬼抓抓脸。

    “上了多久?”

    “好像……”黑鬼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好像很久了!”

    “……”

    萧励寒猛地站起来,这个死女人不会知道之前的萧励寒是假的吧?这个笨蛋女人,他既然答应过她会娶她又怎么会食言?

    “赶紧去找!马上!把她逮到婚礼现场!”

    一声咆哮声顿时响起。

    那一天,婚礼足足推迟了三个小时才举行,而当晚,某个女人被欺负得很难受,原因是,她差点儿让他气得打她。

    而萧家的产业并没有被政府收回,因为萧励寒他早就知道自己是萧远山的亲生儿子,那些资料也并没有真正的交上去,但属于欧阳家和温家的产业他全部还给了他们。

    但萧励寒曾经说过,你们最好好好地将那些产业藏起来,否则迟早有一天他还是会被我公平收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