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莱美之光 第八章 夏姆洛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格莱美之光最新章节!

    “叮铃…”闹钟才刚发出声,就被从被子里伸出来的一只手迅速地了结掉。想要返回被窝的手臂却被什么东西压住了,随之而来的是手臂上刺刺痒痒的感觉,就像是被刷子刷过一样,不过手臂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

    小家伙感觉很不满,扒拉着被子把主人的脸刨了出来,布满倒刺的舌头直接就凑上去了。

    “Shamrock……”罗柏睁开眼睛无奈地看着端坐在自己胸口上的小家伙抱怨道,不过看到从那又大又圆的金色眼睛里面的流露出来的温柔又瞬间败下阵来。

    “唉,我还是起床吧。”叹了一口气,罗柏选择屈服在猫咪大人的威严之下,谁让他是一名铲屎官呢。

    使劲扯了扯那张圆嘟嘟的大脸泄愤,脸上的八字形被大幅度地拉扯开来,直到它发出不满的喵喵声才停止。

    罗柏掀开被子下了床,换上了衣服,推开卧室的门慢悠悠地前往洗手间,身后跟着一只胖嘟嘟的家伙,那硕大的体态就仿佛是一个在走动着的大元宝。

    夏姆洛克(Shamrock)是一片三叶草,呸,说错了,它是一只猫,英国短毛猫。花色是乳色加白,也就是奶油黄色加白色。它有着厚实的身体,饱满宽阔的胸部,又短又肥的大腿,浑圆的爪子,根部粗壮的尾巴,钝圆的尾尖。头部圆而阔,脸上白色和乳色的分割线呈一个完美的对称八字。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它是这个家里的家长,有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他的名字叫做罗柏。

    如果有人不信的话,可以先看看它发达的肌肉和骨架再说。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它有责任叫懒惰不争气的主人起床,尤其是这个家伙居然敢擅自离家出走长达一个多月。这让它非常的不满,它决定以后都跟在主人的身边,理直气壮地睡他的床,让他知道这种情况绝对不允许再次发生。它迈着四只高贵优雅的白手套,抬着头用黄金一般的瞳孔紧紧盯着主人的一举一动。

    罗柏在洗手间里慢悠悠地刷牙洗脸,把自己的头发梳得整齐服帖,修剪好胡型才算作罢。回到了曼彻斯特的家中,旅途中的一切都要抛去脑后,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咖啡厅的服务员罢了。

    虽然说咖啡馆没有高档西餐厅正式,不需要穿什么西装革履,不过基本的服装礼仪还是需要注意的。罗柏现在身上穿着的就是一件普通的便装,并把自己保持的干净整洁,而不是旅游时有些邋遢的样子。

    趁时间还挺多,罗柏先是替母亲给阳台上的花草浇完水,才爬下了楼梯。早餐只是简简单单的牛奶泡麦片(breakfastcereal)和家里自制的羊角面包,并不算美味,因为早已经吃习惯了,一扫而空后胃部总算有些饱足感了。吃完早饭,收拾收拾,就出门上班去了。

    罗柏工作的那家咖啡厅叫作“请来一杯咖啡”(Un-café,s’il-vous-plait),就在曼彻斯特北区,离罗柏的家只有一条街的距离。虽然是个法语名字,但是咖啡厅的老板优纳斯·虚勒(Jonas-Schuller,英译的话是乔纳斯·舒勒)却是一个德国人。

    德国是一个走在时间钟表上的国家,德国人一般都很注重时间的观念,至少在工作时间上是非常严谨的。舒勒先生很不喜欢暮气沉沉、拖拖拉拉、不守纪律和不讲卫生的坏习气,所以罗柏即使是凌晨才回到曼彻斯特,今早也不得不马上就过去上班。

    罗柏刚想要迈出家门腿就被夏姆洛克抱住了,低头发现小家伙抬着头盯着自己,眼若流星,睛若秋波。无奈地摇了摇头,伸出手臂放低些让这家伙跳上来。夏姆洛克轻盈地跳到主人的手臂上,仿佛那一身肥肉不是属于自己的一样,直到这时它才满意地对着主人点点头,舔了舔粉嫩的舌头发出一声喵叫发号施令,允许罗柏走出家门。

    前往纳什维尔的时候并不适合带着夏姆洛克,所以罗柏就把它留在了家中。但是等他出去旅行回来之后,就发现这只猫变得比以前还要腻他了。

    凌晨罗柏刚回到家中这家伙就冲上来抱住了他的大腿不放,一直喵喵地叫个不停,最后还死活都要睡在他的床上。不过这种举动让作为主人的罗柏甚是欣慰,心里不由地滚起温暖的热流,也就随着它了。

    一条街的距离能有几步路,罗柏很快就赶到了工作的地方。清晨的人并不多,咖啡厅却早已经开门。门外的玻璃窗户边摆放着一面实木桌,此刻一个纤细的身影就坐在木质的高脚凳上面,端着一杯红酒在摇晃着。

    仔细一看,那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一头乌黑的秀发如同瀑布一样垂直倾泻地披在肩上,穿着一件白点橙底的露脐衬衫。浅蓝色的牛仔热裤下是一双无以伦比的纤纤玉腿,修长又凸显小巧玲珑,纤细而不失丰满的脚踝在黑色高跟鞋中若隐若现。

    透过大腿上欺霜赛雪的雪色肌肤,隐隐可以看见隐藏在皮下的细小血管,给雪肌涂抹上一层淡淡的粉色。在纤细腰肢的映衬下,半圆又稍微往上翘起的后面那里极具视觉吸引力。一顶深蓝色的贝雷帽斜戴在头上遮住了额头,硕大的棕黑色墨镜则让人只能看见她那一抹娇嫩欲滴的红唇,如同玫瑰花瓣一样,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那高挑婀娜的身段以及纤嫩细柔,连接上下首的窄薄柳腰,无论从任何角度看来,曲线都是那样动人,气质如此出众。鬓垂香颈,团红玉下。除了上面看起来是个飞机场,已经不能再完美了。

    手臂上突然一轻,罗柏发现胖家伙已经迈着四只胖脚丫跑到那位女孩的身前讨欢喜去了。

    “唉,见色忘友的家伙。”罗柏唯有长叹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