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莱美之光 第四八章 我以我的方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格莱美之光最新章节!

    虽然这一场梦境看起来很长,但还是一如既往地违背了时间的定义,手表上还没有走过一圈的秒针,让罗柏放下了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

    今天的比赛也没有准时开始,直到下午一点十分左右,路易斯和两位女助理才来到评委席上面,而工作人员也开始喊出第一组参赛选手的名字。

    “罗柏·布莱恩!”

    “里贾纳·怀特!”

    “克拉克·戈斯!”

    ……

    “唐纳德·费迪南德!”

    “肖恩·沃德!”

    被工作人员叫到名字以后,罗柏才跟着其他七名同组的选手一起离开座位,观众席上一时被呐喊加油的声音所淹没,甚至还有一位男选手对着自己的同伴高声喊了句“Kick his ass!”(踢他的屁股),让屁股下面的座位都还没有捂热的路易斯都为之侧目。

    但现场这种热烈的气氛反而更是加重了准备上台的选手们的紧张感,罗柏离开座位的时候和肖恩互相锤了锤拳头为彼此加油,在加油声中肖恩还缩着脖子问了他一句“你现在还好吗,为什么我感觉自己更加紧张了?”

    对他轻轻笑了笑,罗柏便跟着同组的选手们列着队走上了舞台旁边的后台,工作人员向他们简短的介绍了一下接下来比赛的流程,这也是后台里面唯一的一个声音,其他人都没有说话,紧张感和焦灼感仿佛都已经贴近了他们的皮肤。

    罗柏也有些紧张,手心都微微渗出汗水,但是脑海里面跃跃欲试的情感记忆让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排在队伍最前面的他在工作人员的挥手示意下,深吸了一口气率先踏上了舞台的木质地板。

    虽然这一场考核依旧是清唱,舞台上面并没有放置任何的乐器,看起来非常的空旷,但是至少这一方舞台上面一字排开了八位选手,而不是孤零零的唯一一个,也就没有显得过于空荡,而让人心里开始发慌。

    站在舞台上,第一眼就能够看到台下的评委席,路易斯、爱丝特和梅米就端坐在第一排的椅子上面,各自的手中都拿着笔,准备在选手唱歌的时候记录下一些能够为后面是否晋级提供参考意见的评语。

    评委后面几排的座位被空了出来,再后方才是看起来有些黑压压的人群,也就是其他的参赛选手们,还没有轮到比赛的他们都在很有兴致地聊着天,看起来就非常的热闹。

    在路易斯站起来朝后面做了个嘘的手势后,整个剧院里面瞬间就被安静笼罩了起来。

    路易斯点了点头示意考验可以开始了之后,罗柏便接过了话筒,向前微微踏出了一个身位。

    按照工作人员所说的比赛流程,他要先进行简短的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来自曼城的罗柏·布莱恩,今年十六岁,接下来要演唱的歌曲是Natasha Bedingfield的Unwritten。”

    说完之后,罗柏就偏头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发现旁边里贾纳满脸的虚伪笑容和不远处肖恩悄悄竖起的大拇指,眉宇间带着一丝纯真的笑容一发不可收拾的洋溢起来,对着话筒便准备唱了出来。

    娜塔莎那独立自主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肆无忌惮的态度,以及她高亢的声音,让这一首歌曲的音调从头到尾都非常的高,她甚至通过疯狂的飙音来彰显自己的个性,然后再用非常多的唱诗班和声遮掩住高音的单薄,让快乐的心情直冲云霄。

    对于这一首歌,罗柏完全进行了自己的改编,并没有选择使用假声来演绎,那样在全程清唱的前提下会显得有些单薄无力,他改用降调加上压得有些低沉的本嗓来进行开场。

    他将这首歌曲的节奏明显放缓了不少,虽然会让原本快节奏带来的活泼感有所降低,但这正是他所想要的。

    甚至出口的第一句歌词都没有选择原作的那段“我是一张白纸,没有人能够读懂我的思想,没有人可以为我书写定义”。

    他低着头,嘴唇微翕,用低沉的呢喃将声音蔓延开来:“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我几乎就可以明白自己脑海中的想法,但是我却失败了”。

    虽然想过无数次,但也就是想想,却从来没有去尝试过,因为这个念头刚刚涌现出来,就会被生活的压力所压垮。

    还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中,我还没有抑郁,生活还要走下去,我就是在挣扎着,显得那般的颓废。

    这开口的第一句就将情绪的低落渲染了出来,略带懒散和无奈的声音就这么开始在耳蜗里弥漫开来,丝丝缕缕,落寞哀伤。

    “我未被书写,没有人能够……”

    这时候他才开始按着原作的歌词继续唱下去,但是这首歌的风格已经被完全转变了。

    因为唱歌一般会要求发音的标准,通常唱歌的时候罗柏都会使用比较纯正的英腔,很少会像这样用着爱尔兰的口音来唱。但在他改编的这个版本中,恰好就需要凯尔特人天生的伤感、悲情以及最为难得可贵的忧郁,而有些含糊不清的爱尔兰腔调又给这首歌曲披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

    歌词完全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但是在这样的嗓音下听起来却变成了截然相反的意思。

    原本的活泼、明媚、愉快、欣喜在如同流水一般的低沉嗓音中就像是絮絮叨叨的抱怨,每一个颤音都会在心上印下那么一拍,那接近爆发的压抑却始终没有爆发出来,而是如同一把利刃,直捅进听者的心底。

    而罗柏这一段的演绎也并非来自那两首歌曲的情感记忆,这完全是靠着他自己的情绪来实现的。

    一部分是来自之前那段梦中的旅途,最开始那时候他所感觉到的那种无助、焦虑和迷茫,更大的一部分则是来自对偶像戴米恩·莱斯的模仿和学习,虽然没有将他那种在极其沉静中慢慢让伤痛的感觉蔓延开来以及杀人般的深情的独特魅力学会,却带着自己作为小人物的生活中的悲愁,并不是很浓烈,但是却平易近人,使得剧院里面的气氛都显得清冷而忧郁。

    这不是半死不活的唱歌,而是一种民谣式的、有种压抑感的声嘶力竭,有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喝着酒抽着烟上了瘾的感觉,先是淡淡的忧伤,最后的时候才归于平静之中。

    罗柏这娓娓诉说的唱腔直到那句“剩下的还没有被书写”之后才发生转变,原本刻意压得低沉的嗓音立马被他流畅地衔接成了清澈透亮的声线。

    “打破传统的束缚,有时候我的尝试是不着边际的,我们曾被约束,不要去犯错误,但是我不要这样的生活,不要!”

    一瞬之间,继承自两首歌曲的情感记忆便汹涌而来,来自“生而飞翔”的是那种想要直冲云霄的勇气,而来自“这是我的人生”的则要更加复杂一些,不仅仅包含这无尽的勇气,还有热血沸腾的积极进取,以及振奋人心的坚定不移。

    生而活着,我就非常的庆幸。衰运总是有的,也总有人要去承受,我只是没有那么幸运而已,但也仅此而已。

    我还没有被这种压力所压垮,我还没有抑郁,我还有爱我的人,生活也还要走下去,我就是在挣扎着,但是我也是在抗争着,这是我的生活,人生苦短,为什么不去放手大干一场呢?

    根本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大不了也就是从头再来,因为我们还年轻,所以我们什么都不怕!

    这是我的人生,我只想趁着或者的时候认真的生活,把握现在,机会稍纵即逝。

    我的心就像是开放的高速公路,就像是Frank Sinatra所唱的那样:我以我的方式走完了自己的路。(I did it my way)

    过去是谁的选择已经并不重要,而现在轮到我来书写自己的人生了,it's my life!

    “在打开肮脏的天窗之前,凝视自己这张尚未书写的空白一页,让阳光给你启示,照亮你找不到的词语,照亮你的人生意义……”

    这就是罗柏改编和凝缩下来的版本,采用了先抑后扬的方法,先是用民谣来将淡淡的忧伤过渡到平静之中,再一石激起千层浪,将饱满的激情完全彻底的发挥出来。

    安静的剧场里面,只有罗柏一个人的声音在全场回响,所有人都不自觉地被他的歌声所吸引,静静的看着正在舞台上面表演着的他。

    ……

    罗柏的表现变得不一样了!——坐在评委席上的路易斯·华兹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自从将罗柏视为自己的种子选手之后,他就在私自下观看了很多遍当时海选时候的录像。

    对于罗柏的演唱,他算是非常熟悉的,所以今天罗柏才刚刚开口,路易斯就发现了不对。

    完全没有使用他那令人惊艳的清晰而细腻的假声,之前能够轻而易举就挑出十来个瑕疵的唱功这一回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这倒是能够用他更加擅长民谣来解释。

    但最令路易斯惊叹的是罗柏在演唱歌曲情绪上面的表现,这一次要比以往厉害不少。

    如果说之前海选时候的表现,他是在全程用百分之八十的火力向评委轰击的话,那么今天他刚开始的时候大概只有百分之六十左右,情绪的饱满程度其实让路易斯都有些失落,以为海选的时候只是罗柏超常发挥了。

    但是等到歌曲后半段高潮的时候,在前部分悲伤气氛的反衬下,本身回到了百分之八十左右的饱满情绪一瞬间就迎来了自己的亢奋期,变成了百分之百的火力,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撼了。

    明明只是一首民谣,但是里面张牙舞爪肆无忌惮的激情,却让这首歌更像是一首摇滚。

    而且罗柏就好像是有办法让观众的眼睛直盯着他看一样,并不是说通过情绪表达来让听者找到共鸣点,而是他的气势。

    是的,好像一下子之间,在他身上就多出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势,蛮不讲理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当罗柏放下话筒,停止演唱之后,全场仿佛都陷入了一个极为短暂的惊愕之中,他们实在是太入戏了,以至于歌声的消失都能吓他们一跳。

    里贾纳忽然发现自己刚才全程都是在张着嘴看着罗柏,这让她不禁有些脸红,不着痕迹地观察了一下周围,还好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表现,他们差不多都和她表现的一样。

    她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想要给刚才罗柏的表现下个定论,但却发现这很困难,因为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她脑袋里面唯一记得的就是那种熊熊燃烧着的激情。

    接着,全场的竞争对手们,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用热烈的掌声和欢呼的浪潮来证明他所演绎出来的魅力。

    和看起来有些兴奋的他们相比,仍然站在舞台上面的罗柏要平静多了,他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兴奋,因为这仅仅两分钟左右的表演,就好像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疲倦得几乎都要睡着了。

    这其实就是他同时注入了两首歌曲情感记忆所带来的弊端,虽然两者的叠加让原本因为不契合而有所欠缺的情绪回到了应有的水平,甚至第二次叠加上来的情感记忆还让他的身上多出了那种能够吸睛的气势,但是这对他的身体来说是个非常大的考验,他感觉自己甚至可以在舞台上站着睡过去。

    但是他现在显然无法打道回府,台下的评委都还没有对他做出点评呢。

    “胡子男罗柏,我喜欢你海选时的表演,今天你又证明了你的超凡实力。不得不说你今天的表现让我有种惊艳的感觉,就像是从压抑的蛋中诞生出来的凤凰,你的改编版本不能不说是完完全全的浴火重生,烙上了完全属于你自己的印记。”路易斯率先做出了点评,他看着台上有些疲惫的小家伙,激动的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笔,而且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真的是非常精彩的开场秀,我喜欢这一首歌,也喜欢你的风格。如果你能够一直维持今天这样的表现,歌曲中蕴含情绪的饱满程度,以及那种…um…磅礴的气势,我都可以说,今年的……”

    还没等到路易斯的评语说完,罗柏就已经歪着头打起了呼噜。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