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莱美之光 第十一章 三种价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格莱美之光最新章节!

    伸手接住看见主人靠近起身跳过来的夏姆洛克,罗柏坐到奥尔卡旁边的座位上,看着她继续忙碌于手中的笔记本电脑,那是一台今年东芝刚刚发布的20周年纪念笔记本产品——Dynabook-SS-S20。

    奥尔卡抬头看了一眼罗柏,移动了一下手中的鼠标,然后照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内容念道:

    “我查到了,X音素是一个为了寻找新的歌唱人才而举办的英国电视音乐比赛,其获胜者可以和Syco-Music唱歌公司签约一纸价值一百万英镑的录音合同。第一季于2004年9月4日至12月11日播出,该比赛分为三个阶段:海选,训练营和现场表演。该节目的评委是路易斯·沃尔什(Louis-Walsh)、莎朗·奥斯彭(Sharon-Osbourne)和西蒙·考威尔(Simon-Cowell),ITV的主持人则是凯特·桑顿(Kate-Thornton)。第一季的海选在都柏林、纽卡斯尔、伦敦、利兹、伯明翰和格拉斯哥举行,冠军是……”

    “Stop!”罗柏一开始还有兴趣竖起耳朵听,但这一路听下来才发现这不说的全是废话嘛,他们去年可是一起全程追完了第一季的比赛,奥尔卡现在说的这些早就一清二楚了。观察了一下奥尔卡,果然这家伙正在偷笑着,这不禁让他又回忆起了以前发生的那场噩梦。

    罗柏还记得那是他刚来到这家咖啡馆打工的那一天。

    “我家咖啡店里用来烘焙来自世界各地的阿拉比卡咖啡豆的是被咖啡业内誉为‘烘焙机的劳斯莱斯’的德国Probat鼓式烘焙机。因为它的核心部件独具匠心,所以又被称为有思想的咖啡烘焙机。”那场噩梦的开头还是挺正常的。

    “为什么说一件咖啡机有思想啊?难道它和人一样吗?”当时还是年轻了的罗柏感兴趣地问道。

    “简单来说就是它可以非常精准而细腻地表达出烘焙师的思想和烘焙理念,这就如同专业的摄影师会选择哈苏、徕卡相机一样,世界上最著名的咖啡品牌无一例外都在使用它。所以说我们家的咖啡店逼格很高的,小罗布你过来打下手可不算吃亏……”

    奥尔卡顿了顿,湿润了下有些干涩的嘴唇,又指着店里已经装好袋的咖啡豆继续说道:“每一颗阿拉比卡咖啡豆中,至少都含有上千种芳香因子,而这些芳香因子必须在烘焙的过程中排列组合,才能形成了咖啡的美妙味道。也正是因为这种复杂的化学变化,才使得真正的阿拉贝卡烘焙咖啡充满了丰富的层次感,这样每一口咖啡中都能包含着酸、甜、香、苦、醇度、糖浆度等指标。而Probat烘焙机在这个过程中就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它将咖啡的每一个烘焙阶段都表现的那样敏锐和淋漓尽致……”

    脑海里面不断浮现出这些乱七八糟的术语的罗柏一脸茫然,而仍在滔滔不绝的奥尔卡看着罗柏有些发囧的神情,反而更加有兴致了,语速都变快了不少。

    “不仅如此,我们店里面使用的咖啡豆基本上都是新鲜度最佳的一批。咖啡豆的新鲜度是从烘焙好的时候开始起算的。刚烘焙好的咖啡豆,会开始排气,成分主要是二氧化碳,头两三天的排出量最多,一直会持续约一星期左右。严格地说,当气体完全排完之后,咖啡豆就不再新鲜了,而这个过程通常需要两周,所以说咖啡豆最佳的品味期是十五天之内……”

    ……

    奥尔卡发现当自己开始进入正题之后罗柏反而又神游天外了,这让她很是恼火,拿起拳头对着罗柏的胸口就是一锤,让他从过去的回忆中清醒过来。

    “喂,罗柏,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地的罗柏回过神来,先是安抚了下腿上因此受到一些惊吓的夏姆洛克,才尴尬地对着奥尔卡问道:“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说这一季的XtraFactor海选是从八月二十号开始,曼彻斯特是第四个海选城市,时间是九月四号到九月九号,地点就在墙上乐队音乐厅(Band-on-the-Wall)旁边的大楼。”奥尔卡无语地又重复了一遍,并举着拳头示意罗柏如果再不认真听的话就不会这么简单地放过他了。

    “九月四号?那还早啊,还能有足够的时间准备一下。”罗柏摸着夏姆洛克说道。今天是八月十八号(星期四),距离九月四日(星期天)还有着17天的时间。

    “你确定不需要我和托德陪你一起参加比赛吗?”奥尔卡歪着头问道。

    罗柏摊了摊手,笑着反问了一句:“你确定舒勒先生能同意你去吗?”

    看着奥尔卡因此变得有些不开心,罗柏不禁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连忙拍着自己胸脯又补充了一句:“这种小比赛哪需要饶您大驾,小弟一人就能解决了。”

    “这么有信心?”奥尔卡挑了挑眉,看着罗柏脸上假装出来的自信满满也就相信了,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可就交给你了,我们会为你加油的。”

    这时候从远处的吧台附近传来了吵闹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罗柏回头望了一眼吧台,发现有一名男顾客正对着朱莉训斥着,赶忙就跑了过去。

    走近了就听到那位褐色头发的大叔充满怒意的吼声:“这不公平,凭什么我的咖啡要贵点,是看我好欺负吗?”

    “这里发生了什么?”罗柏用身体阻隔开争论着的两人,对着朱莉问道。

    “这位先生不满意自己点的咖啡的价格,说之前那位女士点的咖啡只收了1.4英镑,凭什么他点了同样的咖啡却是5.6英镑。我完全是按照店内的规定结账的,这位先生……”朱莉小声地解释道,她轻微的声音在大叔的“问候声”中不太容易听得清楚。

    罗柏听了前文就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经过,示意朱莉不用继续说明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他吧。

    “Stop-talking-and-listen-to-me,please.这位先生,请您不要再继续打扰其他客人的清净了。”罗柏回过头来对着仍在愤愤不平的大叔和善地说道,并指了指进店入口处的提示牌,“我们完全是按照店内的规矩进行结账的,您可以过去仔细看看那上面的提示。”

    ……

    汉克今天在工作时被领导批评了,一气之下就跑出来透透气,看到街边的这家咖啡店便走了进来。

    排在他前面的那位女士点的咖啡服务员只收了1.4英镑,汉克很诧异一杯咖啡居然如此便宜,难怪这家店生意是如此红火,便想点一杯和前面那位女士一样的咖啡。

    汉克径直走到服务台前面,“我要一杯咖啡。”女服务员略显惊奇地看了看他,问了一句:“麻烦您再重复一下刚才的话,好吗?”

    “我要一杯咖啡,你难道听不懂人话吗?”汉克有些愤怒地说道,难不成在咖啡店也要和工作时一样受气嘛。

    这一次,女服务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迅速地递给了他一杯咖啡,并告诉他说:“这杯咖啡5.6英镑,先生。”

    汉克有些不可思议,他清楚地记得服务员只收了前面那位女士1.4英镑,而他居然是四倍的价格。对于两者相差如此巨大而耿耿于怀的他当然忍受不了,顿时对着服务员大声控诉起来,这就是这件事情发生的过程。

    停止说话之后汉克总算是感觉到了来自周围其他客人的异样眼神,脸上非常的尴尬,完全是因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之后他一怒之下才做出这般不绅士的举动。

    他走过去看了看店内的提示牌,只见上面写着:

    “日常生活中请注意礼貌待人。

    在本店,如果你对服务员说:“来杯咖啡!”,那么咖啡的价格就是5.6英镑;你若说:“请给我一杯咖啡。”价格则是2.8英镑;但是如果你要是说:“你好,请给我一杯咖啡好吗?”甚至是给陌生人一个拥抱的话,咖啡的价格就是1.4英镑。

    要想不被歧视,就得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永远不要把别人的服务当成理所当然,任何时候,你都是需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的。”

    看着提示牌上的话语,汉克顿时恍然大悟,回想起自己刚才对服务员不客气的语言,不禁有些羞愧难当。

    “对不起。”汉克对着朱莉鞠了个躬表示自己的歉意,“我不应该把工作上受到的气转移到你的身上。”

    朱莉接受了他的歉意并抱了抱他,汉克拿着咖啡出去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他总算想起来究竟是为什么受到领导的批评了,好像也是因为自己的出言不逊。

    也许,是时候开始改变这一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