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落!凤来楼新出了道红烧狮子头味道不错,我带你去吃吧”凌廷羽刚刚从练功房出来后便迫不及待地往西苑这边来,却见门没有锁,更没有设结界,不觉有些疑惑?“秋落秋”凌廷羽推开门星星点点的尘埃铺面而来,又见梳妆台上掉落了几片树叶叹了声,挥了挥手念了句咒语,扫把抹布便自动打扫擦拭起来。“其实,我来是想告诉你,我下午就要选拔比赛了”凌廷羽看着收拾干净的房间心里多了丝喜悦,对着梳妆台喃喃自语。“小羽?!”沈慈知道沈秋落已经离开,便想过来看看,顺便清洁下房间,或许也会搬来住几天。“啊?伯娘我”凌廷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沈慈,时手足无措地揪着衣角,紧张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嗯?”沈慈知道凌廷羽同沈秋落的感情好,自然也没有想到其他地方去,慈爱的挽着他的肩膀,同走进西苑。“放眼整个凌家,恐怕除了你再也不会有人在意落儿是否离开了”沈慈抚摸着沈秋落用过的茶杯,抚摸着她看的书籍,又瞧着尘不染的桌子,柜厨等等便知道凌廷羽刚刚打扫过了,不觉阵感触。“伯娘可是知道秋落妹妹去哪了?”凌廷羽见沈慈对于女儿的离开没有太过惊讶便知她肯定会知道沈秋落的下落。“小羽,好好比赛,你很快会再见到她的。”沈慈并非不相信凌廷羽,而是不想让他因沈秋落的事分了心。“小羽,下午的比赛,你多注意些,尤其是你三哥”沈慈指的三哥是凌家旁系凌廷羽亲叔叔的长子,此人甚是阴险毒辣,曾在镇上闹事,把人给打死了,镇长畏于凌家的势力,只得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给了点敛葬费,便草草了事。“是,知道了”凌廷羽点了点头,说实话,对于这个堂兄实在没什么好感,仗势欺人不说,还净和些纨绔子弟起干了些鸡鸣狗盗,逼良为娼的混账事。沈慈和凌廷羽又说了些零零碎碎的琐事,两人便锁了门各回各的宅院。未时刚过,凌家家主凌渊明在长老的陪同下进入主席台,同时命凌允斌宣布选拔开始:第战,嫡系三房的凌傲然对战旁系五房的凌傲熙凌傲然,筑基后期,兵器是幻舞叶影剑,剑身呈柳叶形,中脊呈圆柱形,两侧各有血槽;扁茎斜肩,茎部有三个穿孔。凌傲熙,筑基中期,兵器是双鞭旋棍长棍,即可做鞭又可做棍,棍子通身是旋转型,中间镂空可放鞭子,使用时鞭子与棍结合给,给了他很大的施展空间,旋棍又能给与起平衡作用,将连击和范围发挥极致。凌傲然上来便使了招『霜风扑面』其招式是外功与内功的结合,运用自身的真气迅速地制冷化成秋日里含着霜雾的剑风划向对手。凌傲熙自然也不是吃素的,漂亮的转身,轻移几步便躲了过去,冷哼了声,挥舞着手中的鞭棍使出招『云海翻腾』其招式:?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如海中波涛,刚柔并济。番对战过后,凌傲熙将软鞭缠住凌傲然的脖子,将她重重地朝地上摔去。凌傲然顺势跃而起,脚朝着凌傲熙的胸口踢去“噗!”凌傲熙因胸口中了脚连退十多步,吐了口血倒下了。胜负已分,凌允斌跃比舞台查看凌傲熙的伤势,发现肋骨已经断了两根,忙运功为她疗伤。“同是族人,点到即止,何须下如此的重手?”凌允斌不满凌傲然对族兄妹都能下这样的狠手,可见她平日里甚是嚣张跋扈惯了。“哼,垃圾,就你这样的身手也敢与我对决。”凌傲然丝毫没觉得自己狠毒,轻蔑地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人,随后走下台做在自己母亲身边说说笑笑。凌允斌挥了手命人将凌傲熙抬下去治疗,见旁系五房看嫡系三房都是恨毒了的眼神,恨不得掌把那猖狂的小畜生给劈了,不觉叹了口气,掏出个小瓷瓶递给了六房。旁系六房打开小瓷瓶发现是上好的疗伤丹药,不觉洪了眼向凌允斌道了声谢,带着自己的人回了宅院。选拔依旧继续,凌允斌挥了袖子,擂台的又恢复原样,无奈的闭着眼睛宣布第二场比赛第二战:嫡系大房凌允浩对阵嫡系四房凌允琛第三战第四战第五战:旁系二房凌廷房对战旁系六房凌廷羽“小子,怎么就凭你也想去紫府学院?哈哈哈哈哈哈”凌廷房像是听到个天大的笑话似的,他轻视地朝着凌廷羽吐了口痰。凌廷羽:开光中期,他惯用的兵器是汉剑,其剑柄挺直,剑刃由两度弧曲而伸,入鞘则朴实无华,出鞘则锋芒毕露,剑身稍阔,剑脊略薄,刺削并重,多饰以铜格。凌廷房:开光中期,使用兵器:‘隋刃’铸时以毒药并冶,取迎曜如星者,凡十年用成,淬以马血,以金犀饰镡首,伤人即死。浪人所铸故亦名浪剑凌廷房的隋刃出,台下的众人纷纷议论,这根本就不是来切磋的,分明是想要了他的命!“这”凌允斌显然没有想到凌廷房竟然会使用这把凶剑,厌恶的扫他眼,又朝主席台上看去。“开始吧!”凌渊明看了眼那隋刃,虽然对于这样的行为不齿可依旧宣布比赛开始。凌廷房连声招呼都不打,直接甩起了隋刃,招『乌云蔽日』便使了出来,真气引动天地之力,和隋刃霸道的剑气融为体,如乌云直下逼向凌廷羽的面盘。“羽儿,小心!”沈慈没有想到第招便这样霸气,就算躲过了剑招也会被剑气的余力所伤,况且剑上有毒,情急之下她运了真气欲要上前将他护住。“嫂子,你这去小羽的资格就没有了。冷静点,没事的。”见沈慈动了真气,忙拉住她的衣袖,示意她坐下,不要冲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