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落昏迷之后灵魂居然穿过结界,被一股力量吸入井底。

    这,这是井底

    沈秋落看了一眼高不可攀的井壁,不要说她现在身受重伤,就是没受伤,恐怕也难以出去,这井壁极为光滑潮湿,用轻功身法完全没办法着力点,若是勉强御剑飞行,那井上有一道极厉害的屏障挡在那里……

    沈秋落心焦,再这么下去,自己还不得困死在这里

    一时情急,用拳头狠狠的砸了墙壁两下,仿佛还没有解气又用脚踹了两下,然,也不知道沈秋落是不是踹到了什么机关还是阵法,底出现了一个黑洞,毫无准备的她就这样掉了进去。

    周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沈秋落正准备使用灵力点火,四周突然亮起来,四个方向各有一个火把,而眼前的景象也让沈秋落一惊,这里好像一个祭坛,只是地上有好多散落的剑,坛中间有一个小盒子,那个盒子让沈秋落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不由自主的向它走去。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我冥雾灵山!”

    沈秋落环视周围,并未发现一人,心生疑惑,这声音来自哪里

    冥雾灵山这不是井底么哪有什么山。

    沈秋落发现那盒子里架着一个石台,上面有一卷石头雕琢的书卷图样的东西。

    这个是……

    还未等沈秋落反应过来,一个丈八高的巨大白毛猿猴一掌朝她拍来。

    沈秋落被拍了一掌腾空滚了几下,甩在井壁上摔了下来,那白猿顿然消失不见了。

    沈秋落被自己炸开的灰尘给呛到,连咳了数声才缓过劲来,扶着井壁站了起来。

    沈秋落在此走进那个盒子,伸手就要碰及那个石卷,然……

    那只使沈秋落重伤的白猿再一次的从天而降,一掌又把她拍到了地上,沈秋落浑身疼痛,完全站不起来,那白猿渐渐逼近,沈秋落连忙捡起地上的一柄剑紧盯着白猿,准备用剑法决一死战,却没发现后面的小盒子就在此时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村长家里,沈恙立刻拿出丹药想往沈秋落嘴里塞,却根本塞不进去,就连沈怜刚学的九幽**天经都毫无用处。

    村长看了一眼沈秋落,叹了口气,仅说了一句“时也,命也。”就转身离开,周围村民也突然垂头丧气,好似倒了什么大霉一般,纷纷拿出家伙要赶他们离开。

    沈恙看了一眼周围人的反应,又想起了家主曾向自己说过的话,一时间竟有些无措,只好吩咐众人在村外的空地上安寨扎营,轮流守着沈秋落,而莫伯鄢带着队伍的人则是在附近碰碰运气,看一下是否能找到灵茶所在地。

    “少主,我看要不然启动星陨阵法,说不定可以找到三长老的神魂。”

    沈岩看着昏迷不醒的沈秋落,想到她曾用星陨阵寻找到沈怜的身体和灵魂,说不定这个办法对她也管用。

    星陨阵的确是个好办法,可沈恙不敢用,也不能用,一但用了星陨阵的话那岂不是暴露出沈秋落的血脉问题……

    “我觉得可以试试音疗,我记得家谱中好像有一个是有一部觉醒灵魂的……”

    “沈湘,你白痴啊,那是血脉觉醒,和灵魂有半毛钱关系……”

    “要不试试喊魂吧!听说世俗有一种密术,就是人失了魂,到街头巷尾地喊回来就好……”

    沈家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着法子,然,这些在沈恙的耳里全是没有半分有用的,全是废话,此刻的他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沈兄,我倒是觉得沈师妹在哪里昏迷,我们去那边看看,说不定有唤醒她的线索。”

    一向很少说话舒仲豪刚刚在外面转了一圈,听到一些村民的谈话,突然想到沈秋落的昏迷可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