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落并未直接去练习阵法,而是去了凤阳楼买了几坛子的千年醉女儿红,随后来到殷黎忻的衣冠冢。

    絮絮叨叨地将自己所受的一股脑儿倾诉给他听,随后自己喝了一大口,又倒一大滩在坟前。

    “其实,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可是,他们不明白,沈斐炎的灵魂越来越虚弱,现在我用阵法勉强在水底,借助机关阁的灵力滋养着他,可是,这又能有多久呢”

    沈秋落坐在坟头,她怎么会不了解沈柔情他们的关怀,只是,自己不能和任何人说这件事,哪怕是沈柔情也不可以说。

    因为她在害怕,怕会失败,到时候引得他们空欢喜一场再次挑起失去亲人的痛楚。

    “你知道吗现在我的排名榜上的积分是十三万,任务榜包括上次的任务应该差不多到九万多了,是不是很厉害不过呢采集榜的任务就差了一些,虽然现在这些积分对100万来说不算什么,可终究是好的开头,不是吗”

    沈秋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想说这些,或许,现在的她只是需要一个宣泄口,一个可以倾吐心事的地方。

    “好了,你安静地休息吧,我不烦你了。”

    沈秋落看了看天色觉得该是时候回去了,便起身整理一下酒坛,和衣冠冢道了一声别之后便回了紫府学院的后山枫林。

    沈秋落祭出阵法,练了两三个时辰直到精疲力尽地才从里面出来。

    沈秋落出来之后在枫林抓到两只野兔,正好可以给他们解解馋。

    就在沈秋落抓着两只兔子回院子的时候路过公告栏的时候,发现他们都在议论纷纷,便走过去一看。

    原来是采集任务出了特殊采集,正在征招组员去迷雾深林收集雾雨灵茶。

    沈秋落思索盘算着这个任务的奖励,不错,一千多分,这个相对其他采集任务的话是比较可观的。

    沈秋落眼睛快速地游览一遍所有的队伍资料,发现有一个队伍让她比较感兴趣。

    “阵法师!”

    沈秋落来到那个队伍,直接说明自己应征的位子。

    “啊!沈师妹哦,不,是沈师姐,额,沈师叔也不对师叔祖”

    那个负责编制队员的人看到沈秋落,不觉舌头打结起来,感觉怎么称呼都不对。

    “茹师姐,不必如此客气,我入学较晚,你还是唤我做师妹。”

    沈秋落自然没有拿着太上尊长老的弟子的身份拿荞做样,而是格外的平易近人,如此,茹妆樰对沈秋落的好感极速增加。

    沈秋落拿起笔刷刷刷地几下将自己的基本资料给填写好递交给茹妆樰。

    “师妹,那明日辰时我们在这汇合,可好”

    茹妆樰略微看了一眼沈秋落的资料,眼睛顿然发起了亮光,真的是挖到宝了,不亏是太上尊长老的弟子,差不多是十项全能型啊!

    辰时,那正好沈柔情和沐祁阳都要去上华沅长老的课,如此一来就可以很安全地逃出来了。

    “随便!”

    沈秋落说完便转身离开回到院子,简单地将兔子处理干净,随后将它架在树枝上烤着,等到有七八分熟的样子洒上各种调味料,

    沈秋落看了看门外,从怀里取出一瓶秘制的香料撒在一只兔子上,另一只却没有撒。

    “哇,好香啊!姐!”

    刚刚做完这些沈柔情从课堂上回来,刚刚踏入院子的她闻到一股股香气,顿时食欲大增,看着两只兔子直流口水。

    “你去叫沐祁阳一块过来吃吧,这只我拿去送人!”

    &nb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