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密风暴:困兽 第八十三章 惊天内幕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窃密风暴:困兽最新章节!

    时间追溯到事发当晚。

    地点就在S市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

    18点05分,住院部后方C栋大楼外,来了六个人。

    穿着医护人员的工作服,他们是这家医院高薪聘请的肿瘤科专家,也是乔森为抗癌疫苗研发而招揽的、那支科研攻坚小组的成员。

    小组成员一共七人,那晚来了六人。

    只有沈骏因出差在外,没有来。

    .

    六个人走到C栋大楼侧门,其中一人用自拍杆“晾”着一部手机,打开了拍摄功能,就像网红主播深夜直播鬼屋探秘似的,举着拍摄状态中的手机,几人鱼贯进入楼内。

    用随身携带的工具,损坏了监控设备后,搭乘电梯下降到地下三层,太平间看守人请假不在,今晚这里没人看管。

    惨白的冷色调灯光,照着狭长过道,过道里回荡着脚步声,阴冷诡秘的气氛,在满是消毒药水味的空气里弥漫。

    六个人走向停尸房,每个人的脸上,表情都格外凝重。

    “留个人守在门外吧。”六人当中,打头的那个说。

    用门卡打开了太平间的门,进门的有五个人,剩下一人留守在门外,紧张兮兮的,望风。

    最后一个进门的人,手里拎着沉甸甸一个工具箱,是医用工具箱,进门后,他就将它搁在停尸台上。

    .

    “开始吧。”打头那个人说。

    很明显,这六个人是有备而来的,分工明确,动作迅速,三个人在停尸台那边做着准备工作,两个人走到靠墙的雪柜前。

    “遗体在21号雪柜。”找到目标,两个人打开雪柜,拉出一具尸体,打开装尸袋,亲眼确认:“找到了,冯嘉成的遗体没错。”

    将这具遗体合力抬出,晾在停尸台上,五个人都围在那里,埋头仔细检查。

    其中有两个人在嘀咕: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刚打完针就死了?”

    “打针前,阿骏还说他的身体状态良好,应该能耐受得住……”

    “我看是受体的耐受度不够,之前的案例相当成功,换了他就出问题,不是他的缘故,难道还能是那一针……打的不对?”

    “阿骏是他的主治医师,他亲自给冯总打的那一针,打完不到三分钟,冯总身体出现异常,五分钟后没有了生命体征……”

    “怎么,难道你在怀疑咱们的……”

    “对,就是怀疑!想想最近发生的怪事吧,连咱们的实验对象、那个病情痊愈的家伙都不知所踪了,一个失踪一个猝死,袁教授都说事有蹊跷!”

    “袁教授?可老乔说一切OK!”

    “行了行了,你俩别吵了!别忘了咱们是来做什么的。”

    举着手机现场拍摄的那个家伙说了一句,制止了组员们的争吵,气氛得以平静下来。

    今晚,科研攻坚小组的这六个人,被乔森指派着,潜入医院地下太平间,就是为了找到冯嘉成的遗体,仔细查查他的死因。

    停尸台边上凑着五个脑袋、五双眼睛,在尸体表面找不出任何问题后,他们互相交换个眼神,把心一横,决定下狠手了。

    拎工具箱来的那人,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一套手术器械,有十几、二十几样之多,除了止血钳,其他开颅手术所必须的器械,应有尽有,最扎眼的,就属电钻头及颅骨锪孔钻头。

    看样子,他们要给尸体做一台开颅手术。

    与法医解剖不同,他们要照着冯嘉成生前做过的一次开颅手术,再重新做一遍,尽量将手术创口与之前的吻合在一起,不要被人发现。

    戴上胶皮手套,他们手里纷纷拿起了手术器械,头皮夹置放架、后颅凹撑开器、脑膜镊……当然,这里不比手术室,手术器械也从大型转换到急救便捷式,手术专用眼镜上,装有特殊的探照灯。

    准备就绪,手术开始了!

    仔细消毒后,他们解开冯嘉成头部缠绑的医用绷带,找到他生前开颅手术的缝合线,照着原来的位置,开始摆动电钻。

    用镊子夹着棉花消毒的人,嘴里“咦”了一声,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他用手摁了摁冯嘉成的头皮,有些纳闷:奇怪,这手感硬邦邦的,就像摁在大象的皮肤上,可他明明摁的是对方的后脑勺靠脖子的那块头皮,那里有个凹陷,摁起来应该没有这么硬,还这么粗糙,就算是冷藏的尸体,皮肤上的手感也不应该是这样的。

    就在他猜疑不定之时,切割头皮的那位伙计,手酸了,直接上钻头,电钻的声音响起,猛一下钻到死者颅骨上,忽然,令人更加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咔嘣!手下一震,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眼前飞了出去,定睛一看,钻头居然崩了!

    五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举着手机实时拍摄的那人,使劲眨了眨眼,以为自己眼花,因为刚刚他似乎看到停尸台上的尸体四肢抽动了一下。

    很快,换了个钻头,又换了个人来操作。

    不一会儿,又是咔嘣一声,钻头又崩了!

    死人的脑壳子,居然会这么硬?不可能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个人面面相觑,打头那个人急了,换了钻头,他自个上,膀臂蓄力,电钻那刺耳的声音,在沉闷阴冷的停尸房里,不停地响,就像钻到人的心脏,整颗心都紧缩起来,紧张中隐隐有种恐怖的氛围,让人透不过气。

    忽然,电钻的声音里,夹带着唧唧声,就像蝙蝠叫,但是蝙蝠使用的超声波,常人耳朵是听不到的,只有一种蝙蝠在飞到人家里,被人用扫帚拍落到墙角打的时候,才会发出那种声音。

    他们都听到了,却以为是幻听。

    举着手机拍摄的人,又看到尸体动了一下,还是以为自己眼花,幻视了。

    电钻的声音,盖住了“蝙蝠叫”,直到钻头再一次落到头盖骨,五个人耳朵里听到的不再是“蝙蝠叫”,而是一声嗥叫,野兽般的嗥叫,紧接着,尸体被电钻钻疼了一般,弹起!

    挺尸在那里的冯嘉成,活了!

    从停尸台上弹跳下来,两手抱头愤怒嗥叫,突如其来的“诈尸”场面,吓呆了停尸房里的五个人。

    他们看着冯嘉成死而复生,看着他睁开眼睛,浑浊的眼珠子里充斥着疯狂,迸射野兽般的凶光,狰狞了面容,龇牙咧嘴的,朝他们猛扑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