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密风暴:困兽 第七十二章 深度潜伏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窃密风暴:困兽最新章节!

    离开住院部大楼。

    陈星领着他,到了住院部后方C栋大楼,地下太平间所在的这栋大楼,楼梯间的灯坏了几盏,走楼梯,伸手不见五指,黑暗中似有阴风阵阵,更添阴冷恐怖的氛围。

    “这楼里有什么吗?”梁剑打开手机照明灯,白惨惨的光束,将自个的脸衬得跟死人脸似的,惨白。

    “嘘!”陈星示意他别出声,跟紧自己。

    不搭电梯,避过监控探头,沉闷死寂的楼梯间,回荡着似有若无的脚步声,二人刻意放轻脚步,偷偷摸摸往楼上走。

    走着走着,手机照明灯打不到的黑暗角落里,潜伏着不可名状的危险,隐隐的,像是总有一双眼睛,隐蔽在暗处,窥伺。

    总感觉背后有一道鬼影子,猛地回头,却什么都没有,后面空荡荡的,梁剑心里瘆的慌,忍不住问:“到了没?”

    嘎吱——

    楼梯口的一道门,推开。

    这里是七楼,走廊上微弱的灯光照着,静悄悄的,连个值班护士都没有。

    门不上锁,没人看管。

    梁剑纳闷:“这是哪儿?”

    “隔离病区,特殊病房。”陈星开口了,一边轻悄悄穿行走廊,一边悄声说:“传染病人住的病房。”

    “传染病?!”梁剑顿时浑身僵直,迈不动脚步,“是不是得先换上隔离服?消消毒?”

    陈星却说:“安置在这里的,不是传染病人。”

    隔离病区里,安置的不是传染病人?!梁剑暗暗吃惊,急忙跟上。

    走廊尽头,有一间超大号病房,里面铺设六张床位,每一张病床都躺着病人,推门进去,帐帘间隔床位,仅仅亮着一盏灯,昏暗的光线中,二人小心往里走,停顿在最里头那张病床前,而后,由里往外,依次探视。

    六张病床,六个病人,个个面容安详,平躺在床上,闭眼睡得很沉,梁剑凑上去看,手机照明灯打在病人脸上,他险些惊呼出声:“我认得他!”又绕着床位将这些病人挨个打量过去,他越看越吃惊,到最后,脸上神情无比震惊。

    六个病人,他全都认得。

    冯嘉成假死后,苏醒那晚,在这栋大楼地下三层、太平间停尸房里,袭击并咬伤的那六个人,被院方医护人员救醒后,集体失忆的六个人,此时此刻,就躺在这个病房、这六张病床上,沉睡不醒。

    当时在警局,老赵、小王曾将这六个人的资料及照片,带到他面前,详细汇报:“经院方初步诊断,他们可能受刺激短暂失忆,也有可能创伤后短暂失忆。”

    “医院院长霍辉反映,六人是院方高薪聘请的肿瘤科专家,每月固定来医院坐诊,他们的本职工作是在生命科学研究院……”

    “他们是乔院士招揽的那支科研攻坚小组的成员,一共有七人,六个人都失忆了!”

    “七个人里,还有一个人联系不上。”

    ……

    遭到冯嘉成袭击、失忆的六个人,竟会出现在隔离病区、传染病房,梁剑震惊:“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的伤情还没好?为什么一直睡着不醒?为什么院方要将他们安置在隔离病区?

    陈星闷声上前,只稍稍掀开病床上给病人盖的那层被子,梁剑一看,手机险些掉了下去。

    只看一眼,他已惊呆了。

    病床上那六个人,无一例外的,身上都长出了一层黑色的细密绒毛,皮肤粗糙变硬,这个症状,竟然和精神卫生中心走失的那个流浪汉,一模一样!

    冯嘉成、流浪汉,再加上这六个人……八例惊人相似的病症,在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被冯嘉成咬了之后,身上开始长毛,出现奇怪的病症。”进入住院部,尤其是接触到护士站那些小护士后,陈星有了不小的收获,异脑窃取的,正是住院部后方C栋大楼里隐藏的秘密。

    “被咬……”回想海景别墅那晚的遭遇,梁剑心有余悸,“这会传染吗?”

    陈星摇摇头:“医院方面似乎没有诊断出病因。”隔离病区,传染病房,没有锁门,没有看护,院方之所以这么放心,是因为没有人会冒失闯进有传染风险的隔离区,这个病房里的病人也无法苏醒,无法出去。

    “他们睡着不醒,是因为这个——”陈星点看电子病历,看到处方药一栏,目光转向正给病人们挂着的点滴,“麻醉剂。”

    处在深度麻醉状态,这六个人就不会醒来。

    “他们醒来就会像冯嘉成那样?”也会像那个不知名的流浪汉一样,狗链子都拴不住,发狂想要咬人。梁剑点开手机相册,看看流浪汉的照片,对比床上病人的模样,震惊之余,更觉不可思议:“这到底是什么病?”

    醒着的人:冯嘉成、流浪汉,他们都下落不明。

    睡着的人:隔离病区这六个病人,他们目前还算安全。

    “你不是问我,来医院做什么吗?”陈星帮病人盖好被子,转身往外走,梁剑疾步跟上。

    从阴暗的楼梯间出来,走出C栋大楼,梁剑忍不住打个寒战,将心窝里的寒意刨着根地拔出来,霎时感觉:从阴间地狱,回到温暖的人间。

    “我来这家医院,就是为了找出冯嘉成的病因。”陈星站在监控盲区,对梁警官说:“你得帮我。”

    曹博明的证据链里,最关键的那根“线”就在冯嘉成身上,第九份遗嘱,让陈星有了谋财害命之嫌,而后才会有雇凶杀人、杀人灭口等等的罪名,

    如果能查明冯嘉成的病因,或者找到他本人,来洗脱这份嫌疑,那根“线”就会断,证据链就无法形成。

    梁剑明白了:陈星来医院,接触冯嘉成的主治医生,是为了自证清白。

    谭老先生证实:冯嘉成是在被人催眠的状态下,立的第九份遗嘱。

    陈星有没有做那些事,梁剑想亲自查个明白,并不想照着曹哥、谭老他们的结论去断定此案。

    与陈星面对面地站着,他总觉自己的意图,又一次被对方看穿,“你认为我一定会帮你?”

    嫌犯开口,让警察帮忙。

    二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微妙。

    “帮我调查个人。”陈星的态度就是: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梁剑笑不出来了,此刻他脑子里想的是冯志远,陈星第一次开口让他调查的人,现在,冯志远已是个死人了。

    接下来,第二个又是谁?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