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窃密风暴:困兽最新章节!

    扭头一看来人,梁剑浑身打一激灵,叼在嘴里的那根烟,掉了下去……

    “邵、邵邵邵局?”

    邵海深也来了顶楼天台,就站在他背后,不苟言笑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怎么?心里不服气?”

    “哪儿敢呀?”梁剑撇了撇嘴,“在邵局英明神武的领导下,我哪敢说什么……”

    “少来!”邵海深瞪了他一眼,“你梁队会这么听话?背后没少使坏吧?说,来顶楼琢磨什么歪点子了?”

    梁剑呵呵干笑,悄悄踩住掉在地上的那根烟,装成没啥事可干的无辜样,“我就上来吹吹风凉快凉快,也没干别的……”

    “吹风凉快?大冷天的说什么冷笑话?你就没让我省心过!”看他想要藏烟,偏偏忘了栏杆上还搁着那一整包烟,邵海深好气又好笑,“说吧,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个暗门组织?”

    “要我说实话吗?”

    “废话!”

    “我就觉得吧,一个不擅与人沟通交流的小子,二十岁还不到点儿,整日躲在象牙塔里,除了书本、考研论文,没有别的,他有那个能耐制造这么多起案子?咱们曹队是不是太高估他了?”

    “理由呢?”

    “邵局你看哈,曹队逮着的……那个叫杨三的,他也不是职业杀手,袁教授那个案子里,乔院士的指纹是伪造的证据,检验科查出氰基丙烯酸酯成分,作案人的反侦察能力杠杠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还有M19、EMP升级型电子干扰炸弹……侵入天网系统的黑客,可不得了,网络虫洞啊那是!就凭陈星,他一个人能搞定这些?就他那伍拾万英镑,是,是能雇凶杀人,但也只能雇得起像杨三那样的打手小弟,那个黑客的能耐几乎通天了,可不简单,还有那些国外最新研制的机密武器,得来就不易了,别说是花钱买,就连国外黑市交易上都不见得有!”

    “有意思!曹队质疑你的人证物证,你现在反过来质疑他的?”

    “杨三身上有哪一点像职业杀手了?杀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被警方一逮着就认罪还稀里哗啦全都吐个精光?职业杀手,比张天旭这个当安保官的,还扛不住审讯?”

    “曹队分析案情的时候,你怎么不当面说?”

    “我、我……”

    “你没有直接的证据来反驳他,对不对?”

    “诶,反正我就是觉得陈星一个人,花点儿钱,也干不了这种事,这明显就是有组织性犯罪,分工明确,组织隐秘,而且,手段残忍……”

    说着说着,忽然打住。

    梁剑听到一阵脚步声,从楼顶天台拐角处传来。

    一抹人影从拐角阴影处转了出来。

    来人走到邵局面前,站定,将梁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开口打了声招呼:“嗨,梁警官,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梁剑纳闷地看着走到自己面前来的这个人:

    这家伙年龄和他相当,头上顶的是洗吹剪非主流发型,染成酒红色,够扎眼的,偏偏戴了一副黑框的土鳖眼镜,中山装黑色男士套装中国风龙刺绣,下面居然搭了双红底黑面的耐克鞋,长得像个路人甲,就是打扮非常有个人特色,太有特色了,简直是把非主流和怪癖风糅合于一身,让人乍一看:怪!

    再一看,还是怪!

    “出门太急,随便挑的衣服,随便换了双鞋子,随便梳了梳头发。”被梁警官怪异的眼神盯住,那人耸耸肩,表现得非常率性随意,自我感觉非常好:“梁警官,你的眼神太过热情了,别太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

    呕!梁剑好险没吐出来,“邵局,他谁呀?”

    “他叫邹来,天网工程指挥部特派专员。”邵局非常郑重地介绍此人。

    梁剑脱口一句:“上头派来的专家就是你?”

    “请叫我邹教授!”邹来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高度近视的他,在镜片后眯细双眼,像是在笑,“我是技术顶尖的电脑高手,也是3C技术专家,还是software.cracker。”

    梁剑瞪眼:“什么玩意?”

    “门外汉,你只要记住,我是非常厉害的高手,专家,牛人,就对了!”高手牛人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邵局亲自接待的专员,的确有牛掰的资格,专案组正缺这么一个高手,来对付那个躲在暗处、破坏性极强的黑客。

    不过,邵局把这人带到他面前做什么?他那组不都撤出案子的侦查工作了么,专案组成员分配也没他的份……

    梁剑心里纳闷,手上可不含糊,一把握住邹教授的手,热情招呼:“叫兽……不,高手兄!你好、你好!”

    邹来说:“咱们加个微信吧。”

    梁剑:“好。”

    邹来又说:“咱们用微信来个位置共享吧!”

    梁剑:“……”

    这家伙是不是缺心眼?办案子的人能时时暴露自己的行踪位置,去抓犯人还带着一条尾巴么?

    “今儿正好碰上了,本教授有件事要向梁警官请教。”邹来说。

    “高手兄都不知道的事,我能知道?”梁剑说。

    “你应该知道的。”邹来这就发问了:“警察来的时候,帮助犯人逃跑的那道门,叫什么门?”

    梁剑一怔,下意识就答:“暗门。”

    “Bingo!”邹来又问,“知道暗门一般都藏在哪里吗?”

    “暗门……藏在暗处,隐秘的地方。”

    “不对。”

    “犯人知道的地方。”

    “不对。”

    “……鬼知道暗门藏在哪里!”

    梁剑瞪眼,邹来笑了:“暗门嘛,犯罪脱罪的方便之门,只有在警察来抓犯人的时候,它才会打开。”

    “所以?”警察来了,它就打开?什么意思?梁剑还是不明白。

    邹来竖起食指,在嘴唇上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你猜!”

    “邵局?”梁剑用眼神询问局长大人:这家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耍宝吗?

    “小梁,狮子为什么抓不到自己脸上的虱子?”邵局居然也跟着凑热闹。

    “虱子在它眼皮底下,眼睛看不到,怎么抓得到?”梁剑还真答了,答完之后猛然醒悟:“警察来抓犯人的时候,那道门才会打开……警察看不到暗门,犯人才会溜走!”照这么说:“它就藏在警察眼皮子底下!”

    邹来打了个响指,拍拍梁剑的肩膀,“人才哪!”他接下来所说的话,又出乎梁剑的意料:“就是太固执了,连省厅特派的刑侦专家,都认可曹队的分析,你偏要唱反调,何苦来哉?”

    “我……”梁剑张了张嘴,高手兄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自顾自接着说:“顶级催眠术、监控探头下消失踪迹、在警局神出鬼没……啧啧,那小子不简单,怎么到了梁警官的眼里,他就成了纯洁的小天使?”

    小天使?!梁剑瞪眼:“我哪有说过……”又不等他把话说完,高手兄抢着说:“邵局顶了多大的压力,破不了案子他这局长位置还能坐得住?你得体谅体谅你们老局长,别一个劲想着找那个什么……子虚乌有的犯罪组织!”

    邵海深在旁干咳了一声。

    “子虚乌有?”梁剑还在瞪眼,“那你刚刚不也提到暗门?”

    “我随便说说的,你还当真了?”高手兄拍拍他的肩膀,“不会是真的想去找那什么、什么暗门?”

    “梁警官你可真逗,听说过坑爹的,头一回见到坑你们老局长的!你这刑侦支队副支队长的位置,怕是难保。”邹来凑在他耳边,呵呵一笑:“自求多福吧!”

    话落,掉头就走,走出没几步,高手兄回头又补一枪:“哦对了,梁警官最近这段日子应该会很清闲,有空找我聊聊天,保持联系!”

    挥挥手,高手兄以潇洒的姿态离开。

    要来就来,要走就走,竟是个“鬼马”性格。

    “这家伙真讨厌!”人刚走,梁剑立马吐槽,正想跟邵局抱怨几句,局长大人的手机铃响了。

    “小梁,还记得老邓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吗?”大忙人离开之前,也拍了拍梁剑的肩膀,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较量……开始了!”

    来得忽然,走得匆忙。

    邵局走后,顶楼天台又只剩梁剑一人,傻站着,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一个两个的,跟他打什么哑谜?

    较量?跟谁?

    还有……

    老邓挂在嘴边的话?

    在风中凌乱片刻,他才猛地想通:“老邓常说,只要自己认为对的,就要坚持!对,坚持!”

    .

    出去才不到一刻钟。

    大鹏他们正担心着的人,一阵风似的跑了回来,回来时脸上焕发神采。

    急急坐到办公桌电脑前,梁剑摩拳擦掌,自言自语:“我就不信找不出证据来!”

    “梁队?”大鹏他们互看一眼,小心翼翼地问,“你没事吧?”

    “发什么愣?”梁剑鼓励大伙儿振作起来,“赶紧查案子!”

    “查什么案子?”大鹏吓到了,“梁队你、你没中邪吧?”

    梁剑没空搭茬,活动了手指关节,按着键盘准备重新调阅案卷材料。

    曹队那边搬走了文件资料,但是电脑里还有备份的档案,逐一调阅出来,重新研判,在现有的线索里仔细查,他就不信查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孙克收到的快递包裹,衣服上不是有标签吗,虽说是大众款,大海捞针一般难找,但只要找到了卖家,或许就能追踪到寄件人的身份信息……

    还有Ryan博士,找到联系方式,问一问博士:陈星当时有没有亲历研讨会……

    手指敲在键盘上,输入警员编号,键入密码,猝然,警示音响,弹框显示:无权访问!

    没有权限?怎么会?

    “梁警官!”笃笃的敲门声,办公室门外忽然闯进来一批人,带头的是两名警务督察,来到梁剑面前,勒令:“请交出警官证、还有配枪。”

    “怎么回事?”大鹏他们立刻站起,围了上来,“为什么让梁队交出警官证?”

    “冯志远的死,梁警官,总得有人为此负责吧?还有上次嫌犯陈某从警局出逃,都是梁警官这组捅出的娄子。”目光扫向大鹏他们,督察严肃地问,“你们当中,有警员玩忽职守?”

    “你胡说八道!”高鹏飞脸色涨红,气得想冲上去揍人,梁剑赶忙站起,拦下他。

    冲大鹏他们摇了摇头,梁剑心里很清楚:冯志远死了,必须有人为此负责,他们这组的负责人,就是他!

    该来的,躲也躲不掉。

    他默默取出警官证,配枪,搁在了桌子上。

    “内部自查,在出结论之前,梁警官,先回家休息一个礼拜吧。”没收配枪、证件后,警务督察冲门外比了个“请”的手势。

    停职?!

    这么严重的处分,让大鹏、二胖、虎头他们脸都吓白了:“梁队……”

    “没事的。”梁剑勉强挤出一丝笑,安慰大鹏他们,“你们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他从椅子上拎起外套,在督察严肃的目光注视下,在组员们担忧的眼神中,转身往门外走……

    .

    走出警局大门,梁剑顿住脚步,低头,看看拎在手里的外套。

    刚刚,他趁那些人不注意,在拎起外套时,用外套遮挡了一下办公桌抽屉,飞快拉开抽屉从里面取走了一个物件。

    走到路边,伸手探入上衣外套,摸到一本记事簿,海蓝色的封皮,是他从陈星宿舍寝室床位的枕头底下搜出的。

    打开记事簿,除了夹在里面的那张风景明信片,扉页上还有东西:以隐形液写下的娟秀字体,一行一行,凹凸不平,铺满了记事簿卷首的整张扉页,在火焰炙烤下,字迹已然全部显形!

    “这是他从国外带回来的,一直珍藏在身边。”

    “这本子可是他的宝贝,要是给弄丢了,他可得伤心了。”

    ……

    看了看扉页上显形的字迹、隐藏其中的一段密语,梁剑意识到:自己似乎在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秘密。

    用力攥紧了这本记事簿。

    他手中,似乎攥住了陈星的一个把柄。

    一个……

    值得利用的把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