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窃密风暴:困兽最新章节!

    从这一刻开始,曹博明逐渐将那条证据链完整排列出来,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从国际刑警组织那里获得的一份资料上,我们了解到,陈星的母亲死于一场车祸,据当地警方调查,Holly(霍莉)女士遭遇的车祸,始作俑者正是她的儿子,陈星本人!”

    “霍莉女士是为了避让突然冲到车子前方的儿子,猛踩油门急打方向盘导致车辆失控,引发事故。这是一场意外,也可以说是人为造成,要是陈星没有冲到他母亲所驾驶的车辆前方,他的母亲就不会因此丧命!”

    曹博明指着屏幕上调出的一张当地报刊刊登过的事故现场照片,毫不留情地揭露了陈星隐瞒着的、不愿被外人知晓的那段过去、那场事故,以及事故背后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事发之后,当地警方的调查记录里,出现过一份口供,据霍莉女士的邻居反映,这对母子大约四年前搬家过来,极少与外人接触,出事那晚,邻居听到这对母子曾有过激烈的争执,霍莉女士冲出家门开车离开之前,邻居听到她似乎在说自己的儿子是恶魔……”

    “试想,哪个母亲会把自己的小孩称之为恶魔?在有宗教信仰的长辈眼中,恶魔是最可怕的存在,是天父、是天上诸神的敌人!除非那孩子曾做过一些让母亲感到恐惧害怕的事!下面,我要说的这件事尤其重要!”

    画面一转,屏幕上出现了那对母子住过的一栋房子,位于昆士兰州首府黄金地段的一栋小洋房,曹博明让大家注意听下面这段话:

    “霍莉女士死后,留下了一笔数额约五十万英镑的遗产,她没有其他亲戚家眷,五十万英镑,全部留给了她的儿子,Jacob-Chen。”

    会议室内猛然一阵抽气声,所有人、包括梁剑都已惊呆:五十万?而且是英镑!这份财产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但是陈星回国时,没有随身携带行李,在学校也省吃俭用,靠那份奖学金艰苦度日。”曹博明嘴里啧啧有声,“有钱不去花,还要伪装成贫苦小子,这个人在想什么?处心积虑的蒙骗大家,又是为了什么?”

    “曹队是想说,这个人有钱,能够雇凶杀人?”省厅派来的刑侦专家,立刻想到了点子上。

    “如果他母亲健在,这笔钱不算是他的。可是很遗憾,霍莉女士遭遇的那次事故,让那笔钱归了他。”曹博明话里有话。

    任谁都听得出他其实想说:一个伤害至亲得到钱财的人,为什么不能背叛朋友,窃取本不属于自己的更庞大的一笔遗产?譬如冯志远的父亲!

    “雇凶杀人?”梁剑问,“证据呢?”

    曹博明并未急着表态,转而走回自己座位前,端起茶杯,啜一口茶水润润嗓子,示意小唐继续向大家展示证据链中环环相扣的几个重要部分:

    “大家看——”小唐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屏幕前,指着正在播放的一组画面,说:“这是医大老教授袁一川遇害当晚,距学校三百米以外的一条小巷子里,监控探头捕捉到的画面。”

    小巷子里,一个模糊的人影闪过,定格的画面中,能初步判断出那人身高约一米七左右,男性,体型健壮,寸头,年龄应当不大,在三十岁上下,身穿运动夹克,哈伦牛仔裤,低头疾步绕进小巷时,隐约可见他的上衣夹克拉链敞开,夹克里藏着一样东西,像是用废报纸包着卷起的长条形器物,其形状类似刀具。

    “袁教授当晚身中数刀,死在教学楼教室里,除了反抗搏斗时受的刀伤,最致命伤在他胸口,那是被歹徒制住后一刀捅入心脏毙命!从作案手法上来看,凶手冷血、残酷,受过训练,刀法精准娴熟,下手毫不留情,作案时戴手套鞋套,不但没有留下作案痕迹,还在现场制造假象,到处留有乔院士的指纹,误导警方,说明此人具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应当是个职业杀手。”

    “袁教授一案,凶犯侧写,心理画像,与214车内枪杀案,杀害冯伯与司机老田的凶手,尤为相似,只不过作案工具,由刀换作了枪,并且在作案后,同样对现场进行了精心伪装,于车内抹掉自己的痕迹,留下他人的痕迹来误导警方。”

    “最让我们感到意外的,是214一案现场的监控失效,监控系统中心遭到黑客入侵,证实当时除了凶手,还有其他同伙在协同作案。”

    从袁教授一案,串联到214车内枪杀案,小唐显得略微心急,曹博明却点了点头,让他继续说下去:

    “冯志远提供给警方的行车记录仪画面上,出现的一辆大型集装箱车,让我们想到由车找人,那辆集装箱车当晚是停在附近一家厂区的大院里,由于该厂的监控设备老旧损坏,值班人员偷懒在保安室闭门睡觉,没有人知道这辆集装箱车是否被人偷开出去过。”

    听到这里,高鹏飞凑到老赵耳边,悄声嘀咕:“曹队那组的人,什么时候插手调查过咱们负责的案子?”

    老赵摇摇头,偷瞄了梁队一眼,发现梁队果然在盯着曹博明。

    梁剑与大鹏老赵他们一样感到困惑:才一天两夜,曹队的人就有这么多收获,也太过神速了吧?

    让他们更加吃惊的,是曹队那边的收获,还不仅仅只有这些。

    “……于是我们找到了集装箱车的正、副驾驶员,两人在案发时间段均有不在场证明,基本排除嫌疑。”小唐面泛兴奋之色,语速极快地说:“对事发附近路段进一步调查,我们又有了新的发现!”

    视频画面里,邻水西路深南大道214路段相去不远的另一端道路上,从路边泊车位停靠的车辆安装的前置摄像头拍摄画面里,又一次捕捉到了一道人影。

    “袁教授遇害当晚出现在小巷子的男人,又一次出现在这个路段,这不会是巧合吧?”小唐显得相当兴奋,“而且这次意外收获的监控画面里,这个人的体貌特征更加清晰,大家看,这人正在警惕地回头往后方路面观察,就是这个动作,让他暴露了自己的面部特征!”

    画面定格,放大了一张人脸,十分清晰。

    将人脸输入“天网”系统,屏幕上飞快闪动,自动识别、调取:在一家小旅馆安装的监控里,出现了同样的一张脸,客人入住时的登记信息也很快显示出来。

    “那人伪造身份,入住了这家小旅馆,还没有退房,辖区派出所第一时间出动警力,协助我们抓获嫌犯。”小唐疾步走到电脑前,噼里啪啦键入指令,调取了警局内部审讯室监控画面,嫌犯身影出现在大屏幕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