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密风暴:困兽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尾声(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窃密风暴:困兽最新章节!

    海水很冷,宛若沉不到底的深渊。

    坠海的瞬间,似有万根钢针扎进脑仁,雷瑟痛不欲生!

    但,偏偏就是这一阵阵的锐痛,刺激着他强烈的求生欲,令他在最危急的关头,仍然保持了清醒。

    在海水里挣扎,拼尽全力释放出求救信号,坚持了足有五分钟,意识才陷入无尽的黑暗……

    ……

    猝然,黑暗尽头有光点闪烁,逐渐亮起,吸引着他的意识,飘呀飘的,往光源散发之处,飘了过去……

    感觉眼前豁然一亮时,雷瑟惊愕地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一个最最不想回去的地方。

    那个地方明明已经炸毁,已经不存在了,可眼下竟是如此完整清晰地重现在他面前。

    六年前的……

    孤岛实验基地!

    深藏在地底下的实验基地,庞大宛如迷宫,常年不见天日,只有白茫茫的灯光,令人无法区分白昼与黑夜。

    实验基地核心、也就是迷宫中央位置,宛如封了顶的圆形斗兽场,一片激烈的鞭打声与咒骂声,喧哗一片。

    那天,发生了一件大事!

    刚结束一次试验考核,一部分“实验鼠”刚才还在那里抢夺馒头,另一部分被关回牢笼里饿肚子,而他,编号01的天才实验鼠,凭借着出色的考核成绩,正在独享丰盛大餐!

    当时,他没有料到,那险些成了自己的最后一顿晚餐!

    “不能让他逃出去!一定要揪出来,看个明明白白——他到底是谁?”

    混乱的起因,是四十四只“实验鼠”当中,有一只竟从铁盒子般的牢笼里逃了出去,还引发了一场大规模的骚乱。

    警卫们全部出动,将那群趁乱蹿溜的“实验鼠”,统统堵在“圆形斗兽场”的空地上,用电鞭子猛抽。

    实验基地的白大褂们,则发了疯似的,狂奔冲向迷宫般的甬道,想要追回那只欲逃出生天的“实验鼠”。

    当时的场面过于混乱,白大褂们并不清楚出逃的到底是哪只“实验鼠”,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彻底打乱了他们追击的步伐。

    孤岛地下实验基地暴露,外敌入侵,欲抢夺他们的实验成果,带走他们的“实验鼠”,对方部署周密、行动迅疾,而且武器装备精良,火力压制更胜一筹。

    眼看着所有心血结晶将要被外敌侵夺,白大褂当中那个领头的负责人“黑框眼镜”,最终做出一个残酷的抉择——同归于尽!

    引爆炸弹炸毁实验基地,与入侵者同归于尽之前,白大褂们还做了最可怕的一件事:

    “快,快通知雍老,是那具三面间谍的男性尸体……尸体里藏了信号追踪定位器……将这些人引到了这里,咱们的实验基地暴露了,他们要夺取异脑!”

    “不!决不能让异脑落在外人手里,被外人窃取咱们的研究成果……不,死也不能!”

    那个声音,是科研组长,“黑框眼镜”所发出的,他似乎中弹了,思维意识由起初的强烈到渐渐薄弱,是临死前的悲鸣!

    保不住异脑,垂死挣扎的科研狂人,脑子里最终浮现了一个可怕的意念——与其被人夺走,不如亲手毁了!

    只要雍老那边还保留着完整的实验数据,就不怕将来造不出新的异脑!目前这个局势下,最为紧要的是不能让异脑落在外人手里,必须毁了!

    毁了!

    “不、不要啊啊啊——!!”

    植入大脑的那根神经管,发出细微的碎裂声,异脑被引爆,科学疯子在销毁实验基地里的所有“实验鼠”!

    “你,戴上这个头箍,跟我走!”

    浑然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还在一个房间里独享美味丰盛大餐的编号01,是被一阵枪声给惊吓住的,紧接着,一名“白大褂”急赤白脸地闯了进来,将一个金属头箍套在他脑壳上,一把拉住他,硬生生将他拽到一处密道:

    “躲、躲进去!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都不许出来,熬一两天就会有人来救你出去的。”

    那个金属头箍般的装置,令编号01躲过了“异脑”爆裂自毁的灾厄,也躲过了与其他“实验鼠”一道赴死的凄惨命运,颅内植入的那根神经管,完好无损。

    那条密道通往一个安全屋,在孤岛实验基地引爆炸毁深埋于地底下时,他在安全屋里,又躲过了一次劫难。

    躲在安全屋一天两夜,他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雍老派人来孤岛,寻到他,并将他接走。

    “他还活着吗?”

    晕晕乎乎之间,他恍惚听到几个人的对话声:

    “阁下请放心,他只是饿晕了,没什么大碍。”

    “他就是‘四眼’极力保下来的那个……天才01?”

    “是!当时情况紧急,实验基地里所有实验鼠都被销毁,只有他,他们舍不得毁掉,存活下来,想让老先生您亲自看看,这只拥有天才异脑的实验鼠,他在无数次试验考核中,都表现得十分出色,是‘四眼’死前,最引以为傲的‘成品’!”

    “他是实验基地唯一的幸存者?”

    “这个……不,不不!还有一只实验鼠,他、他逃出去了!在‘四眼’最后留给我们的信息中,可以读到一条很奇怪的内容……”

    “奇怪的内容?”

    “对,‘四眼’说逃出去的那只实验鼠,他、他的异脑自主进化了!不仅能窃取脑电波信号,还能干扰他人的脑部磁场,甚至能……控制他人的大脑思维意识!”

    “什么?!自主进化?还能控脑?!他是谁?他的编号是多少?”

    “根据爆炸现场清理、挖掘出的尸骸,我们进行了鉴定比对,初步判断,四十四只实验鼠里,除了保存下来的天才01,只挖掘拼凑到四十二具尸骸,消失的那个……老先生您或许有些印象,他就是被‘四眼’判定为残次品的那个……废物!他的编号是39!”

    “果真是他?!我一开始就怀疑他是不是在伪装……还真的被他骗过了所有人!迷惑了所有人之后,还成功脱身逃出去了?!”

    “这么说来,我们带回了一个看似完美的天才01,却错过了一个超一流的伪装者,自主进化了异脑,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拥有控制他人脑海意识能力的鬼才!”

    “编号39,他才是我们想要的完美研究成果!一定要把他找回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找回来!”

    “那么这个天、天才01呢?”

    “天才?被众人眼中的废物、残次品愚弄多次,还蒙在鼓里,自鸣得意,这样的货色,也配称天才?”

    “雍老,您的意思呢?该怎样处置这个编号01?要不要将他开颅取出那根神经管,移植到选定的间谍颅内,让山万他们获得一个拥有异脑的王牌间谍?”

    “计划有变!那具藏有定位追踪的尸体,是山万他们提供的,暴露实验基地方位,引来外敌入侵的,也是这具尸体,山万那边给出的解释倒是挺合理的,说是被人栽赃陷害,让我们不要中了离间计,呵、呵呵……这笔买卖先搁置!等到查明入侵者身份,揪出幕后黑手再说吧。”

    “是,雍老!”

    “研究培养出来的成品,所剩不多了,咱们自己留着用吧,挑几个好苗子,给他们植入异脑。这个编号01先安排在G组,看他的表现,在那一组,适者生存,适应不了内部的竞争环境,就淘汰掉,最坏也不过开颅取出那根神经管,给别人用,再处理掉废品。”

    ……

    他的命运,就这么操控在旁人手中,为了适应新的环境,他拼尽全力,从所有竞争者中拼死杀出一条血路,活着攀上了峰顶!

    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最原始的自然生存法则的野蛮丛林里,没有像其他滚落山谷的幼崽小狮子那样,活活饿死变成了秃鹫的食物。

    他一步步地攀登重回峰顶,踩着旁人的尸体,为了赢得元老们的认可赏识,他已记不清杀了多少人,早已是化身为魔——杀人狂魔!

    他学着上流人士的礼仪社交,学着翩翩风度似贵族出身,学着面带笑容用计谋杀人于无形,在逐渐扭曲的心态下,体内滋生出了一个复杂畸形的怪物!

    这样的怪物,正合元老们的口味,而他,终于拥有了一份特殊的光荣待遇——在暗门组织所有清道夫当中,唯一一个拥有自己名字的人,他是清道夫L,也是“雷神”雷瑟。

    “雷瑟,你什么都好,只可惜当年输给了一个废物39,自己却还蒙在鼓里,连怎么输的,都不知道!这是耻辱!这是你人生中最大的败绩,最大的耻辱!”

    当年,他站在雍老面前,看这老头子笑里藏刀的,所受内伤可不轻。

    当着雍老的面,他俯首帖耳,心里却狠狠鼓着一股子气,想着什么时候能将这张老屁股打落在地,将来他要霸了老头的位置,将这老家伙踩在脚下,将“耻辱”两个字喂到老家伙嘴里,让他吞回去,这才算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找到他了吗?”

    这么多年来,雍老心心念念,一直惦记着的,都是那个出逃的编号39,那个曾经被视作废物残次品的“实验鼠”!

    甚至有时候,雷瑟就站在旁边,看老头子千方百计、不惜人力财力在催促找寻那废物的下落,反将他冷落忽视。

    39!39!还是39!都成了雷瑟心里最厌恶的两个数字!

    这么多年过去了……

    孤岛实验基地的往事,他不愿回忆,可是……

    怎么就又回到这里来了?

    .

    寻觅着光源,穿梭时空般的,他竟又回来了,而且场面是那样的真实,正是爆炸摧毁前的实验基地原貌。

    高台上的实验小黑屋仍在,而且,他又一次站在实验台帐幕里,居然还看到了那个编号39,当年的那个废物少年!

    那少年的面色苍白,两颊消瘦,显得下巴更尖,眼睛更大,略长的头发蓬松,放空了一样、空洞而呆滞的目光,无精打采地站在他对面。

    两个人中间隔着一个停尸台,就跟当年那样面对面站着,即将为一次实验考核,竞争一番,彼此分个高低输赢。

    这一回,模糊的记忆,豁然清晰,他看得真真的——

    当年面对废物39时,总是能轻松胜出的他,这一次不知怎么了,忽然有种进入异度空间,面对异化的魔鬼般的惊悚感觉。

    一个已然熟悉到铭刻入心的人影,突然之间,重叠在了废物39的身上,那是冒充“伊本”的邪门儿小子,居然与39的身影重叠,合二为一!

    一瞬间,当年的废物39,五官容貌更加清晰,眉目分明!

    “原来是你?!”

    雷瑟张大了嘴巴却没能发出声音,只在心中怒吼,整个人犹如被定身术定身了一般,忽然之间无法动弹。

    而后,他骇然看到“伊本”手中高高举起一把明晃晃手术刀,照着停尸台上那具尸体,手起刀落,猛力扎下!

    停尸台上,白布蒙着的那具尸体,被手术刀捅穿眼窝,顺势捅入颅内,死人居然有鲜血狂涌而出,濡染了白布,而站在停尸台一侧的雷瑟,左眼眼窝猝然喷溅血渍,惨叫声中,他抱头倒了下去……

    “啊……啊……啊……”

    噩梦中惊醒一般,雷瑟想要弹坐起身,却压根无法做到,蓦地睁眼,记忆及梦境中扭曲的画面消失,眼前只是一间病房,熟悉的摆设,一如他在G组受伤时经常待的病房。

    “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贯入耳内,稍稍扭头,他便看到了雍老的身影。

    西装笔挺、两鬓斑白,拄着那根英国绅士的stick,熟悉的镏金图案镶宝石的文明棍砰然敲地,老先生从沙发那头缓步走到病床前,低头,笑容和蔼:

    “什么都不要说了,好好休息吧!”

    分明是和蔼的声音,听入耳却令雷瑟大惊失色,顾不得身上插满的管子,顾不得绷带紧缠的脑袋,颤手拨掉氧气罩,拼尽全力喊:“任务……我、我没有完全失败……别、别放弃我!那、那个人是……是39!是您一直在找的……是他坏了事……”

    “嘘!”雍老摇摇头,“知道,我们都知道了!元老们从你脑子里读取到画面,你不用说了,好好歇着。”

    “我、我没有输!再……再给我一次机会!”雷瑟知道让他“歇下”意味着什么,当即惨白了脸色,做最后的挣扎:“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给他打一针吧。”

    雍老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病房,病房门外等候已久的一名男子,随即跟上。

    “打一针?镇定剂还是安乐死?”

    那名男子脸上竟戴着一张纸人面具,眼睛嘴角弯弯,纸人脸笑得十分诡异,连说话的声音都雌雄莫辨,令人听了牙根子泛酸。

    “毁了……他颅内的那根神经管已经碎裂,已经成废人了……”雍老依旧是和蔼地笑着,“这头野心勃勃的狮子,没有上位,就已经跌入万丈深渊了。可惜呀可惜!”

    其实,雍老一直知道,雷瑟就是一头难以驯服的野兽,随时都会反噬豢养它的主人,只不过,之前他还有利用价值,他的经历无人能及,他也曾九死一生,“雷神”之名令所有对手胆战,也曾令对手叹服。

    曾经的天才01,每一次的任务,都完美执行,零失败的战绩,令老先生也曾引以为傲,也曾想看看这头野心勃勃的食人兽,还能继续往上攀登几丈,能不能到达他所在的高度?

    “老虎嘴里没了獠牙,连猫都不如!”雍老只是摇头说这一句,纸人脸就明白他的意思了,“好,我会处理的。”

    离了病房一段距离,却,还能听到病房里濒死野兽般的阵阵悲鸣:“雍老,帮我!帮我杀了他!杀了他——!!”

    纸人脸扭头瞄了一眼,问:“那条漏网之鱼,要不要我亲自去解决掉?”

    “杀了可惜!”雍老径自将人领到一个禁闭室,隔着观察窗,瞅了瞅里面关禁闭的一人,“他叫陈星?你看看,把他变成禁闭室里头那个人,会怎么样?”

    纸人脸凑到观察窗前,往禁闭室里头看,关在里面的也是个清道夫,暗门组织内部成员,只不过犯了些事,也没能完成任务,惹得雍老不高兴,将他关了进去,而后,进一步改造颅内植入的那根神经管。

    拥有异脑的人,雍老晓得如何对付他们,如何驯服他们,如何改造完善他们,就像一个杀人机器,零件坏了,修一修就好。

    禁闭室里关着的男孩,才十九岁大,也是个孤儿,与他相伴不离左右的,是一条叫“哈多”的忠犬,长得憨憨的,吐着舌头歪着脑袋摇着尾巴十分可爱。

    作为任务失败的惩罚,雍老罚他亲手杀了自己的爱犬,可在他眼里,那不是一条狗,那是自己的伙伴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挚友,他下不去手。

    关禁闭的头一天,他哭喊着跪下讨饶;第二天,他愤怒地砸了房里的一切摆设;第三天,他喊出狠话宁愿和哈多一起死!

    到了今天,也就是第四天,他被打了一针,打在颅内植入的那根神经管内,显微镜底下可见的变异“病毒”,进入异脑,那是系统病毒,就好似作用在智能电脑上,这种病毒同样影响了他的大脑思维意识,甚至令他心性大变!

    “他亲手杀了自己的爱犬?”

    透过观察窗,看到一地血腥,看到起初宁死也不杀爱犬的人,此刻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啃噬着哈多的尸体,纸人脸嘻嘻发笑:

    “从此您的命令,他都无法违背了?”

    雍老叹息一声:“那孩子心里住着恶魔吗?”

    “据我们搜集到的情报,那个叫张天旭的K集团首席安保官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为了报复,他亲自上门单挑雷瑟……”纸人脸尖细发笑的声音,与弯勾的眼角嘴角,令人如见阴阳判官,诡谲莫测,“自己至亲好友的死,能在他心里留下阴影,引出心魔,那种病毒针剂就能直接一针见效,能将他心底藏的魔鬼,彻底召唤出来,唤醒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好,你去吧!我等着恶魔降临的时刻,尽早到来!”

    雍老看着观察窗里,变成魔鬼后的男孩趴在地上啃咬自己亲手所杀的爱犬尸体,愉快地颔首而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