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窃密风暴:困兽最新章节!

    休息室里,两个人面对面的,一同盘膝坐在床铺凉席上。

    陈星忽然将双手缩进袖口,抽出的一瞬,手中多了一副扑克牌。

    一看到陈星手中亮出扑克牌,阿姆想也不想,习惯成自然地抚掌憨笑:“又、又要玩牌……”话到一半,忽然收口,阿姆又呆呆地看着陈星。

    眼皮都哆嗦了一下,阿姆眼底惊疑加深,心中那种异常熟悉的感觉,让他不自觉地屏住呼吸,莫名紧张地看着陈星手里的扑克牌。

    哗啦啦的,陈星开始正反手交叉,当着阿姆的面,演示了几种洗牌手法。

    越发熟练的洗牌,异常眼熟的手势动作,让阿姆看得心头“突突”直跳,渐渐张大了嘴巴……

    陈星飞快弹出大小王,将剩余的52张纸牌反复洗了几次,真洗假洗手法混合,牌面上下翻飞的一瞬,眼到心到,牢牢记下每张扑克的点数花色、及排列顺序。

    脑中电旋,两手将牌面正反交替洗了几次,放慢速度将牌堆移过来……

    阿姆瞪大眼,目不交睫地注视着,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陈星洗牌的双手上,直到唤出记忆中无比熟悉的几个动作——

    玩牌小子单手将扑克牌扣在地上,刷的一下,单手推牌,52张纸牌在床板凉席上一字型整齐排开,而后他用了一个手法,以食指、拇指夹起右手边第一张牌,巧劲一推,背面朝上整齐排开的所有扑克牌,琴键似的一阵起伏,犹如多米诺效应,一张紧接一张的,52张牌在一秒内全部被打开,黑红花片的同花顺一条龙,整齐排列,分毫不差!

    “来吧,老规矩,你先挑一张。”窃取的那段记忆里,囊括了成千上万次洗牌所练就的、那种熟悉的手感。

    将所有牌面打乱,重又堆叠起来,“伊本”眨巴两眼,正在冲他发笑……每次,当伊本想要愚弄黑猩猩时,总会露出那样促狭的笑容,落在阿姆眼中,更是无比的熟悉。

    几乎是下意识的,阿姆想要配合玩牌,习惯性地伸手从牌堆里挑出一张牌。

    阿姆最喜欢的牌,牌面上有头发外卷、善用竖琴演奏的一位国王,犹如米开郎基罗的著名雕塑《大卫》。

    那是一张黑桃K!

    挑好那张牌,牌面朝下塞回牌堆里,而后,换由阿姆来洗牌,洗好牌,让伊本来切牌。

    切好牌,最上面的第一张牌,由阿姆亲手翻开,国王K牌上的竖琴图样,赫然映入眼帘。

    “黑桃K!黑桃K!”

    无论阿姆怎么洗牌,当陈星切牌后,再让他翻开牌堆的第一张牌,总是那张黑桃K。

    这个游戏,在枯燥漫长的海上轮船客舱里,伊本曾与他玩过无数回,每一回阿姆总是输,总被伊本弹脑瓜崩,弹得脑壳儿生疼,记忆也就越发的深刻。

    最后一轮洗牌,阿姆将刚才翻开的黑桃K悄悄藏起,再随便洗了洗,把牌堆里压根没有国王K牌的扑克,推到陈星面前,而后,阿姆就紧绷着脸,屏息以待。

    其实,阿姆这家伙不大会耍心眼,一说谎眼神儿就飘,在伊本面前压根就瞒不住事,尤其是黑猩猩假装正经时绷紧的脸色,越发的显露心虚。

    只要他脸色一紧张,伊本就知道这家伙藏牌了,彼此的套路都门儿清!

    “切牌吧!”

    当阿姆低头,一副很认真看牌的样子,将洗好的扑克牌摆到陈星面前时,陈星二话不说,一把抓来那副扑克,往屁股底下一垫,耍赖不玩了的表情,摊开双手耸耸肩,“阿姆,别藏了,那张K牌就在你手上呢!跟我玩儿藏牌,你还差得远!”

    这个动作、这幅表情、这种语气……

    不、不可能的!

    天底下没有第二个伊本!伊本死后,别人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与阿姆之间的这个玩牌的小秘密?

    除非、除非……

    阿姆脸上的表情很精彩,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活见鬼似的瞪着陈星,张大嘴巴摆出个“O”型,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到了嘴边却怎样也唤不出口。

    他觉得不可思议,也觉得不可能会是伊本回来了。

    可是,刚才陈星的表现,与他脑子里的记忆片段完全吻合,玩牌到最后的那种小动作,彼此之间的反应,就像搭档之间的默契,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都在强化彼此的记忆,铭刻入骨,几乎到了不可磨灭的地步!

    “你输了!加上上次的,你一共输了我一百三十一回!跟我玩牌,你这辈子都休想赢!”

    陈星出手如电,紧扣的手指飞弹,食指弹在了阿姆脑门上。

    一记脑瓜崩,火辣辣的疼痛感,让阿姆发蒙的脑子里,猛然闪过一道灵光,紧接着他也从床上蹦了起来,脸色涨红,无比激动地指着陈星,“啊啊啊”鬼吼鬼叫起来。

    “小心!”

    眼看犯人情绪失控,门外两道身影忽闪而入,梁剑与隼不约而同地冲进来,迅速拔枪。

    黑洞洞的枪口瞄过来,可阿姆非但没有闪避,反倒下意识做出了一个动作——扑到陈星面前,用自己的身躯去挡住枪口,将陈星护在了身后。

    “住手!”陈星急喊,推不动黑猩猩魁梧的身躯,情急之下,他从阿姆张开的膀臂底下钻出来,跳下床铺,迎着梁剑与隼,疾步走过去,还冲搭档连连使眼色,让他赶紧把枪放下。

    梁剑一愣,缓缓放下枪。

    隼还举着枪,枪口瞄准阿姆,毫不放松戒备,直到陈星上前,挡住枪口,他才不得不放下枪。

    两个人同样是一副疑惑的表情,陈星也不好解释什么,悄悄打个手势,示意他们随他出去详谈。

    眼看陈星要跟人走出门外,还在床铺那头张开双臂、母鸡护小鸡姿态的阿姆,骤然反应过来,噔噔噔,往前冲出几步,伸手拽住了陈星:“你。你……你别走!”

    “阿姆!”陈星回头,轻声说了一句:“我不会走的,咱们的任务还没完成,这就回去,阿奇兹不会放过你的妻儿……你要继续我,直到完成任务!”紧接着,他用很低很低的声音提醒:“保险箱被人拿走了,藏在你身上的钻石,是不是落在那两个家伙手里?你等着,我有法子帮你拿回钻石!”

    阿姆一脸震惊,知道他打开保险箱往自己身上偷藏钻石的,只有伊本一人,而眼前这个大男孩,分明不是伊本的模样,但那种眼神、口吻……就连身上的感觉,都像极了伊本!

    不、不是像,应该说眼前这人给他的感觉,就是伊本本人来到他面前!

    当陈星提到他的妻儿时,阿姆心底最后一丝防线,完全被攻破,一溃千里!

    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疑惑,阿姆冲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张了张嘴吧……

    “伊本——!”

    背后忽来切切呼喊,陈星脚下一顿,心头忍不住狂跳,强行压抑住激动的情绪,他缓缓转身,抬眼看去……

    “伊本、伊本!”阿姆大踏步上前,张开双臂猛地一把抱住了他,像是捡回了丢失的珍宝,用力抱在怀里,不肯撒手,语带哽咽:“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我说过的,鬼蜮里的勾魂使者都怕我,他们不敢收下我的……”陈星暗自松了一口气,心说成了!

    “你的灵魂借助上帝之手,又、又回来了对吗?”

    昼夜赶路的枯燥日子里,伊本总拿阿姆寻开心,有时候大晚上的还故意吓唬他,说些鬼故事,在那些鬼故事里,令阿姆印象最深可的就是借尸还魂的鬼娃娃……

    别看阿姆块头大,当侦察兵什么险境都敢闯,可他偏偏怕鬼。

    此刻抱着伊本,这大块头浑身还止不住地发抖,既害怕又激动,既高兴又忐忑,脑子里更是乱得很:“你还活着吗?还活着吗?”

    “你都认出我了,还说什么傻话?乖,坐这儿老老实实等我回来!别怕,我不是鬼,活人你还怕什么?”

    陈星直接将他的手放到自己心口,让他感受那强有力的心跳。

    摸到心跳,阿姆这才有了胆子,拽着他不肯撒手,“你又要出去?我看不住你就会出事,你要再出事,我、我……”

    “阿姆!闭嘴!”伊本式的尖叫,效果十足,阿姆反射性地抬手捂耳朵,陈星趁机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转身就走,出门时不忘回头冲阿姆吓唬道:“你乖乖呆着,不许偷听偷看,我得出去给你擦屁股,明白不?”

    阿姆眼角偷瞄着荷枪实弹的隼,回想刚才自个的疯狂,心知捅大了娄子,伊本这是要去帮他收拾残局,拿回属于他们的钻石。

    不放心想跟门去,又被狠狠瞪了回来。

    瘪瘪嘴,阿姆两手揪着自个的耳垂,蹲在了地上,挨罚的士兵模样,老老实实的等在休息室里,不敢擅自乱动。

    陈星反手关门,跟着搭档、隼,走到灯光昏暗的过道那头,还没开口,那两人就迫不及待地问:“刚才是怎么回事?”

    “成了!”他抛给搭档俩字。

    梁剑一听“成了”,心里就犯嘀咕:你小子就当着人的面玩一玩扑克牌,这就把人给搞定了?“他真把你当成那个死人了?!”

    “你俩打什么哑谜?”梁剑能听懂的,隼却听不懂,少不了麻烦梁警官好好解释一下。

    这时,过道门忽然被敲响,节奏暗号准确,打开门,王飞飞与一名乔装成普通乘客的特种兵,急匆匆回来禀报:“所有车厢都找遍了,没有画像上的那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