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窃密风暴:困兽最新章节!

    尸检报告出炉,与法医在现场的检验结论一致:两名死者均系火场二氧化碳急性中毒,窒息死亡。

    死者体内均检测出酒精成分,夫妻二人当天入睡前曾饮酒,现场发现的疑似香槟酒酒瓶残留物,经检验是一种气泡香槟,酒精浓度仅为11%,但比起静态香槟,气泡香槟更容易醉人,能令人的血液酒精浓度上升更快。

    女性死者体内酒精浓度高于男性死者,并且身上有多处伤口,烧焦的皮肤里还提取到玻璃碎渣,疑为爆炸时震碎的窗户玻璃所伤。

    .

    夫妻双双殒命。

    这在S市引发了很大的舆论风波,光是金盾安保公司马总这个头衔,就引来多方媒体记者的高度关注。

    在媒体追踪报道、以及市民舆论浪潮的双重压力下,市局领导对此十分重视,要求尽快查明事故原因,向市民公布真相,以免造成不必要的猜疑及恐慌情绪。

    刑警支队队长王伟上次因公负伤,还在医院接受治疗,邵局将这个案子交由副队长梁剑负责。

    梁剑回警局后,紧急召集刑侦部门的同事,开了一次小组会。

    经事故现场初步调查,不排除人为因素,痕迹专家对采集来的证物,正在作进一步比对,以便得出更加明确的结论。

    “梁队,消防技术部门现场勘查,仔细研判,技术分析,火灾事故原因已经明确了!”高鹏飞带来的消息,让大家的情绪紧绷起来,“厨房供气管被人动过手脚,不是意外,是人为造成的事故!”

    “曙光小区5号楼1单元301室,厨房泄漏的可燃气体引发爆炸,造成两人死亡,两名死者均为家庭成员,夫妻关系。”不是意外事故的现场,已然定性为命案现场!梁剑让同事将现场取证的照片,逐一播放展示,并在一侧的玻璃屏风,黏上打印的几张照片,用马克笔拖出箭头,画出照片上几个人与被害者之间的关系图。

    排除意外造成的爆炸,确定人为,那么……

    情杀、仇杀、劫杀?

    “已经调取到曙光小区的监控录像,虎头,二胖,你们负责调阅录像,从时间追溯,看有没有可疑目标出现在事发区域。”

    “现场走访,了解到两名死者,生前曾因夫妻感情不和,多次吵架,丈夫有轻生意念,老赵、小王,除了调查陆景文最近的行为之外,你两还得去排查与死者有过密切接触、情感纠纷经济瓜葛关系复杂的人,找找线索。”

    小组会上,梁队布置了任务,各小组分头行动,立即展开调查工作。

    法医那边出具的验尸报告,确定两名死者死亡时间为事发当日凌晨的5点27分。

    陆景文死在卧室,马雨忻被爆炸震碎的窗户玻璃所伤,睡梦中惊醒,从靠窗的床位内侧挣扎着爬下床,由于卧室的防盗窗及通往阳台的防盗门均已锁死,她往卧室门外爬,想要寻求自救。

    勘察现场的警员找到了钥匙。

    陆景文的手机落在餐厅,钥匙塞在玄关摆放拖鞋的毛毯软垫下面。

    马雨忻的钥匙及手机都在门厅玄关鞋柜上的一只女士拎包里,虽然这些东西大半被烧毁,但是当时,马雨忻爬出卧室,曾试图去门厅玄关,爆炸起火的猛烈火势及浓烟,从她爬出卧室的瞬间,就将她包围。

    现场照片里,白粉画出的一个人形,就在卧室门口,马雨忻当时就倒毙在那里。

    从命案现场拍摄的几组照片,痕迹专家的勘察鉴定结论,再结合法医的尸检报告,梁剑在脑海里开始拼图,一块块地、逐渐复原出301室的原貌:四室两厅一厨两卫,实测面积160平米,阳台朝南,主卧朝南,厨房窗口朝北,房门位置朝东……

    凌晨四点,马雨忻开车回到家,丈夫陆景文在家。

    凌晨五点,卧室的床头灯,关了。

    拉着窗帘,昏暗的房间里,有一抹黑影闪现,迅速移动,蹿到厨房那头,晃动了几下,又蹑手蹑脚的走出来……

    转回卧室,陆景文悄悄躺回妻子身边。

    从窗户朝南的卧室经过客厅、餐厅,进入窗户朝北的厨房,这应当是陆景文的行动轨迹。

    梁剑脑子里想象的画面一转,同样是拉着窗帘,昏暗的房间里,一抹黑影闪现,迅速移动,蹿到厨房那头,又蹑手蹑脚的走出来……

    一个面容五官被问号遮挡的人,转到门厅玄关,用带着作案手套的双手,悄悄拧开房门,走出301室。

    从位置朝东的房门进来,经过玄关、餐厅,进入窗口朝北的厨房,这应当是其他嫌疑人的行动轨迹。

    痕迹专家证实,当天301室的门窗虽被爆炸损毁,并且留有烧焦的痕迹,但是并没有明显被人撬动过的痕迹,排除外人作案的可能。

    熟人作案?

    陆景文?亦或是另外一个还没有暴露在警方视线内的嫌疑人?

    “发什么呆呢?拿好你的烤串!”

    一袋东西递到眼前,梁剑猛然回过神,慌忙接过烧烤店老板递来的烤串,举起手机,扫码微信转账。

    拎着那袋烤串,梁剑回警局准备犒劳一下连夜加班的同事们,烤串的味道飘来,他心不在焉地边走边琢磨案情,到了警局里才猛拍额头:今晚怎么买了烤串当宵夜?

    “梁队,邵局让你赶紧去一趟他的办公室。”走廊上,被局里一名同事叫住,冲他指了指局长邵海深办公室的方向。

    梁剑拎着那袋孜然味浓烈的烤串,去了邵海深的办公室,刚一敲门进去,就看到邵局坐在沙发那头,陪着两位不速之客。

    “小梁,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邵局招招手,梁剑走到客座沙发一侧,将手里拎的那袋烤串,往沙发中间的木质茶几上一搁,还没跟人打招呼呢,坐在沙发上的其中一位客人,忽然捂着嘴蹦起来,冲出了办公室。

    “怎么了这是?”另一位客人虽然还坐在沙发上,脸色却不太好,梁剑低头一看,茶几上一个平板电脑屏闪,正在自动播放着一组照片,画面瞧来眼熟,可不正是301室命案现场的照片么,法医助手拍摄的死者尸骸,烧焦的程度,跟他刚刚随手搁到茶几上的那袋烤串有的一拼。

    “快把这袋子拿开。”邵局指了指茶几,不苟言笑的脸上,浓眉深锁,五十来岁的人,搞不明白年轻人怎么老爱吃这些烤串,吃一串烧烤相当于吸了五十根香烟,着实有害健康。

    “YesSir!”梁剑嬉皮笑脸,拎起那袋烤串,走到门外,在走廊上随便抓个人,让人帮忙把他的爱心宵夜送到他们那组去,给大伙儿一个“惊喜”。

    刚刚冲去卫生间的那位客人,把胃里的东西翻江倒海地吐完,连苦胆汁都吐出来,这才苍白着脸、脚步虚浮地回到办公室来,面对邵局的关切,客人摆摆手,强撑着说没大碍。

    邵局给梁剑引见客人:“这位是K集团总部委派的、暂代金盾安保公司原总经理一职的方舟方先生!这位是金盾的首席安保官,张天旭。”

    梁剑看了看这两位客人:方舟,四十出头,中等身材,挺沉稳有主见的人,却被那几张照片吓得脸色惨白,还在用手帕捂着嘴巴,皱眉欲呕,胆子真小。他旁边那个,那个什么安保官,虽然臭着一张脸,胆子却大多了,还敢用两眼瞪他。

    “两位好,我是马雨忻案件的负责人,你们是为这事来的吧?”梁剑主动伸手,方舟勉强与他握了握手,张天旭臭着脸,两手环胸丢出两字:“就你?”

    只当没听见那句反问,人家不跟他握手,梁剑两手一拍,自个乐呵:“要不要来杯茶?”

    茶几上两杯热茶,客人一口没喝,这嬉皮笑脸的梁警官就当没看见似的。

    方舟有些哭笑不得:这位梁警官挺逗的,居然还要给他们上茶。

    “谁要喝你们警局的茶?”张天旭的毒舌功力,偏偏碰上个热血逗比的梁剑:“不喝茶?那要不来点饮料?”

    “不用,还是谈正事吧!”方舟放下手帕,深吸气,“我们是来提供重要线索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