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密风暴:困兽 第七章 千术骗术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窃密风暴:困兽最新章节!

    “往事不提,咱们继续吧!”

    绝口不再提赎金这档子事,避免自个越发的尴尬,倒霉蛋开始有模有样的教人千术手法。

    从洗牌的动作技巧入手,区别真洗假洗。

    真洗就是真的打乱一副牌面,重新排列牌面顺序。

    假洗就是一种迷惑人的手法,看似他在洗牌,实际是按住一张位置最为关键的牌之后,左右手交叉洗顺,再反洗一次,牌面顺序与未洗之前的顺序,还是一模一样的,看似哗啦啦在洗牌,实则牌面压根没有被打乱。

    外行看花哨,内行看门道。

    只要来一个懂得假洗手法的同行老千,一眼就能识破,赌桌上一旦被抓现行,不砍掉一只手,也得砸钱才能摆平事端。

    倒霉蛋说得很细致。

    他说:英国有伦敦跑马场,美国有拉斯维加斯,澳门有威尼斯人……几乎每个地方都有赌场。

    就连战区停战休战的时候,一些地方也有专门提供给士兵放松的娱乐消遣场所。

    在赌场里,凡是想来捞钱的老千,定会小心提防赌场方面安排的看局人,这些人往往精通赌术,在赌局里冒充赌客,当赌场的托,一面炒热气氛引诱赌客入局,一面提防外来的老千捞钱损害了赌场方面的利益。

    这种给赌场当拖,亲自参与赌局,假起哄拉人头的,就叫明灯;混在赌场内伪装赌客,却并不轻易参与赌局,只在暗中观察其他赌客的,就叫暗灯。

    明灯、暗灯,都是赌场里的看局人,专门针对赌桌上出千的老千,也就是抓千的高手!

    老千想在赌场里捞钱,一定不会老老实实的玩牌,就连发牌荷官不放水的控局下、或者高性能防作弊的赌桌上,他们都有办法使诈出千,而后赢钱。

    “老千最怕失手!”

    明灯易辨,暗灯难防,在那么多双或明或暗的眼睛盯防下,老千想要出千赢钱又不被人抓到破绽,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不露破绽!

    说来容易,做起来很难!这世上哪有不露破绽的手法?只有尽量掩盖破绽。

    掩盖的方式很多种,以速度,以遮挡、以伪装……

    如果一个手法流传很广,而想要不被内行人看出你在使用这种人尽皆知的手法,唯一的办法就是求新求变,在一个手法里钻研出其他花样……

    假洗牌,想不被人看穿,只有一个办法——

    放慢速度!而后再超越极限速度!

    以所有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洗牌动作,来降低明灯暗灯的戒心,在洗完牌的一瞬,再以超越洗牌所能达到的极限速度,用假洗手法,将牌面顺序恢复到你想要的那种顺序。

    在慢动作洗牌完成的一刹那,极速假洗,就好像刚刚洗完牌,手还没完全停下,轻微的一个晃动,肉眼都难以觉察。

    “如果你练过刚才隔壁老头对枪械零件的神速组装,再来学极限洗牌手法,应当就不太难了。”

    倒霉蛋两只手将牌分成两摞,交叉牌面正反两下,这是基本的洗牌动作,并没有手法展示出来。

    再放慢速度演示一下……

    就在他洗完牌的一瞬,伊本感觉他的手幅度很小的晃动一下,仿佛只是眼花错觉,再定睛细看,牌已经整齐放下了。

    “洗牌也分境界,这还不是顶尖的手法技巧!”

    老千想要欺骗普通人的眼睛,自是容易,难就难在欺骗同为老千的内行人的眼睛,在“暗灯”看局人配合监控探头无死角的盯防下,想要完成一次出千,容不得失手,想要弥补破绽,只能将手法练到炉火纯青,甚至精益求精!

    倒霉蛋接下来的手法演示,让他大吃一惊,简直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

    单手完成极限速度下的假洗!

    在普通而正规的交叉手正反洗牌之后,将洗好的牌拿起放在桌上,就是这个单手拿起、将扑克移动到发牌位置的瞬间,掌心向下扣桌面的同时,完成假洗!

    伊本看得目瞪口呆:这种放慢速度后的普通洗牌,紧接一个极限速度单手假洗,迷惑性很强,肉眼都极难看出破绽,手法简直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

    速度恐怖如斯!

    即便学会手法,可想要练成,果真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

    在他眼里,这哪里还是纯粹的玩牌手法,若能练成,就算在默罕眼皮子底下偷藏一百个银戒指,也不成问题啊!

    “现在赌场里大多有自动洗牌机,有荷官发牌,那种场合就轮不到赌客来洗牌。”

    倒霉蛋教了洗牌手法之后,才给人泼一盆冷水,抬眼却见送饭小子两眼冒光,非但没有失望,反而亟不可待想学会极速洗牌。

    “把牌给我,我来试试!”

    抽掉2张大小王,52张扑克纸牌,一到他手里,就不似倒霉蛋那么得心应手了,完全不受控制,手法笨拙,甚至在洗牌的时候还不停掉落几张牌,手忙脚乱的,丑态百出。

    急出一头汗,布巾折叠的口罩底下,呼吸都变得沉重,他练了好几次,还没找到感觉。

    倒霉蛋忍不住从旁点拨:“想想你以前练的组装枪械的手速,不要把扑克看得太陌生,把它当成久违的老朋友,尽快熟悉它,慢慢找到最佳手感……”

    话锋一转,倒霉蛋又说:“洗牌机、发牌荷官,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在千万次的洗牌练习中,熟悉每一张扑克,等到别人为你发牌时,你也能控制牌面的变化,从简入繁,偷牌。藏牌、换牌,甚至在别人查牌时神不知鬼不觉让多余的牌变没了,进而控制住整个赌局……”

    倒霉蛋让他适应这副牌,练习手感的同时,锻炼记忆能力,记下手中每一张牌,让它们遵从自己的意愿来排列。

    每一张牌的排列顺序都要记得清清楚楚,特殊的计算方式,也要灵活运用,计算自己的牌,还要算计出他人的牌。

    “去,将火把灭了,接下来,你要练眼力!”

    灭了火把,地牢深处除了点点飘忽的磷火,再无半点光亮,伸手不见五指,坐在对面的人也看不清楚了,哪还能看得到小小一张扑克牌?

    然而,令他更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倒霉蛋从百宝囊里摸索出一块会发光的石头,散发着淡淡的荧光,似是萤石。

    手中的牌凑上去,仅仅借助一丁点的微弱光源,倒霉蛋让他运足目力,辨认对方手中的牌。

    一开始,倒霉蛋掀开牌面一角,看牌的动作很慢,慢得直到他完全看清,并且准确说出牌面花色、点数。

    紧接着,倒霉蛋掀牌看牌的动作逐渐加快,可他大多答错,从十次十错,到十次九错,再到十次六错……逐渐进步当中。

    直到默记所有牌形,眼力、反应敏捷度大为提升,光看倒霉蛋手中牌面微微掀开的一角,一刹那就能唤出记忆中与此吻合的牌,他越来越准的看破对方手里的牌。

    这个时候,倒霉蛋又搞幺蛾子了,不知打哪里“变”出几样零碎——玻璃碎片、涂了亮色指甲油的片片指甲、半截耳环吊坠、一小块亮漆胡桃木、以及几面圆溜溜的小镜子,、或竖或斜或倒的,摆放在不同的角度位置,而后再要来一个打火机。

    “噌”一下,点火的同时,将扑克背面朝向伊本,牌的正面在火光前一晃,牌面点数或花色,以一种刁钻的角度,折射在那些零碎的玻璃、指甲、耳环、胡桃木漆面,甚至出现在其中一面镜子的边角。

    “这、这也太难了吧?”

    使劲揉揉眼睛,他感觉自己目前还达不到那种程度,同时,他也明白倒霉蛋训练眼力、反应力,是为了在赌局中,借助任何一个可以折射的物体,在极难看清的恶劣条件下,仍能出其不意的,“瞄”到对方手里的牌,趁对方掀开牌面一角看牌的刹那间,神准地看破对手底牌。

    如果说学会换牌技巧,是为了从默罕眼皮子底下顺走一些值钱有用的好东西,那么练习眼力,对深陷战区的他来说,就是最好的自我保护,自我防御,而练习洗牌的手速,则是提高攻击准头!

    以最佳眼力,及时发现敌人的方位,以最快的手速开枪射击……死的是敌人,活下来的就是自己!

    生死往往在一瞬间,只要他学以致用,并且能达到那种境界,那么,战火烧身时,具备了防御及攻击力的他,就不会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

    当真极好!

    倒霉蛋教的手法,与疯老头的速射,各有千秋,却能互补!

    想到这里,他耐下性子,提高了玩牌兴致。

    “那你再看看,这张是什么牌?”

    倒霉蛋忽然将一张牌凑近打火机,光焰照着牌面,被正中间一个竖着的镜子照到了牌面右下角点数。

    那面镜子恰好正对着栅栏门,被门外的他瞄了个正着,想也不想的,他脱口说出那张牌的点数:“方块7。”

    倒霉蛋将牌面转过来,并且用打火机照着,让他看得清清楚楚——眼前这张牌,竟然是一张黑桃A!

    难以置信!他刚才明明看到了方块7的点数,怎么……“你偷换了牌?这不算数!”

    “你再仔细看,看清楚我手里的牌。”倒霉蛋将那张牌凑得近些,他再一看……“怎、怎么会这样?”

    这一回,他看得真真切切,倒霉蛋手里捏着一张半的扑克牌!一张是黑桃A,还有半张残牌,恰恰是他刚才看到的方块7。

    半张残缺的扑克牌,挡在黑桃A的下面,当拿牌的人掀开牌面一角看牌时,从旁偷瞄的对家,只会看到方块7的点数,从而误以为他拿的就是一张方块7。

    “要是你遇到一个伪装的老千高手,他同样会出千欺骗你的眼睛!记住,不要相信任何人,甚至连你看到的,都要反问一下——自己看对了没有?”

    “练眼力,不仅仅是看牌的眼力,还有看人的眼力!看你的对手伪装下的真实意图,要懂得揣摩对手的心态战术、出牌套路,从中破局,赢到最后!”

    小小赌桌,暴露人性,那里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尔虞我诈!

    他难以想象,自己居然从一个老千身上,学了很多、很多……

    包括洞穿敌人的意图,透过表象看本质!

    .

    那一晚,倒霉蛋说了很多,也教了很多,无形中等于告诉他:赌博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猛虎!

    十赌九输,唯一一次能赢的,不是你运气好,而是赌场刻意放水,先给新来的赌客一点甜头尝尝,让你上瘾,再榨干你的所有家当,让你输成狗,尊严尽失,甚至家破人亡!

    普通人绝对、绝对不能沾赌,一旦染上赌瘾,这辈子算是毁了!

    赖赌为生的老千,赚钱容易,却要冒险,想依赖运气的,大多没有好下场,——倒霉蛋说。

    断手挑筋,打残的,活埋的,还有深陷囹圄在铁窗里头追悔莫及的,即便侥幸赢了能把钱带走,那也是一时的赢面。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人在赌局中哪有稳赢不输的道理?前一秒你在笑,后一秒你就会哭,赢了不及时收手,碰到硬茬终究是要把赢来的统统输掉,还得倒赔!

    倒霉蛋几乎是说出了毕生感悟,也毫无保留的、将自己会的千术,倾囊相授。

    伊本听着听着,就悟出一个道理:想要活下去,在战乱之中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像老千不收手,一直在赌局当中,迟早就会付出代价!

    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

    老千离开赌局,金盆洗手;他则离开战区,才能活下去!

    但是,这又谈何容易?

    死亡禁区被火力封锁,武装分子占据这里,但周边都有强敌虎视眈眈,时常搞偷袭,双方交火伤亡在所难免,想要从战区穿越死亡线,突破边境关卡,还能毫发无伤,除非这个人能飞天遁地!

    也许,倒霉蛋认定自己是出不去了,才把自己的拿手绝活都教给了别人,可是,他绝不是好心帮伊本。

    这个送饭小子,也是囚禁他的那伙人里的一份子!

    那伙武装分子将他关入地牢,害他生不如死,在尸骸鬼蜮当一个活死人,反正是死路一条,能有机会报复一个是一个,拉一个当垫背的,也划算!

    赌术也不是什么正道,捞偏门迟早得付出代价!他将千术教给伊本,若能以此改变一个人的一生,以此荼毒这个人,那么他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倒霉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仿佛从另一个时空穿梭而来,从未经历过战争的他,哪里晓得死亡禁区里,并没有赌场。

    赌术千术?这对武力压制的地区,对战乱中受苦的人们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他们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

    一叶遮目,他以为伊本感兴趣,想学的就是赌术。

    引入歧途,或许能毁掉这小子的一生!

    毫无保留,倾囊相授的“善意”背后,隐藏着活死人恶毒的诅咒,内心被仇恨扭曲。看着送饭小子全然沉浸于千术手法之中,他暗暗冷笑,心里已长满细密而坚硬的牙齿,一点点地啃噬着恨意,恨不得眼前这小子也被他拖下地狱,万劫不复!

    “一入千门再无回头路,等着厄运的诅咒降临、缠绕到你的身上去吧!短命鬼,终有一天,你会后悔莫及的!”

    栅栏门里,活死人的诅咒,恶毒的眼神,咬牙发笑的模样,都被这地牢的黑暗所掩盖。

    栅栏门外的他,毫无觉察,甚至为自己能占尽活死人的便宜,而沾沾自喜。

    浑然不知,这一刻开始,死神的镰刀,已高悬在了他的脑袋上,随时都会将镰刀挥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