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穿越都发现三观在崩坏 27画中成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方沐其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系统没有给他剧情也没有明示他接下来该怎么办,似乎从上一个任务回来,系统就有些不对劲,似乎没怎么说话了。

    察觉到这一点的方沐其沉默了,尼玛的这都什么事儿啊!乱七八糟的。

    他烦躁的抓了几下头发,本来黑亮柔顺的长发立即多出了几个炸毛的球。现在的方沐其,完全是一副霸气冰山攻的面孔,常年没有表情的脸让他想做出一个皱眉的表情都很困难,深邃的墨色眼眸,淡色的薄唇,凌厉自成棱角分明,身材高大挺拔,全身上下都浸透着非凡的气质。

    强攻的外表,弱受的心→_→

    他蹲在白茫茫的空间里,看着外面漏风的墙和在床上躺着的老婆婆,只觉得人生昏暗,了无生趣。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跑进来一个小男孩,扑在床前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呃唔”床上的老婆婆悠悠转醒,她睁开浑浊的眼睛,看到小男孩,用跟树皮一样干枯的手摸了摸他的头,“非凡啊,我也没有多少日子了,你不要再管我了,听说今天有仙人到外面村挑选徒弟,你去试试吧,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老太婆身上了。”

    小男孩哭得跟大声了,“不要!我不要!我要陪在奶奶身边,我不走!”

    老婆婆咳嗽一声,慈爱的看着他,“你这孩子,哎!”

    小男孩低下头擦了擦眼,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方沐其一直盯着他们俩,所以很清楚的捕捉到了他眼中的异样,方沐其蹲在地上,摸着下巴,心里暗道,这个小孩不简单啊。

    老婆婆勉强的支起身子,抱住小男孩,唠叨起来,“非凡一定会出人头地的,以后当上了仙人,那就是光宗耀祖了。奶奶跟你说啊,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步家祖宗也出了一位仙人,能腾云能驾雾,可厉害了,现在你要是能当上仙人,我们祖宗在地下知道了也会很高兴的。现在奶奶没有什么能给你的,只有祖宗留下来的几样传家宝,现在就给你吧。”

    小男孩对于老人抱住他的举动露出了嫌弃的神色,但又因为老人说的话,莫名的兴奋起来,“奶奶,是什么传家宝?”

    老人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慢吞吞的穿鞋子,“什么传家宝?奶奶也不知道啊,现在奶奶给你。”

    说着,在桌角拿起一把小锄头,来到方沐其眼前,在画的下面开挖了。步非凡站在老人的旁边,脸上夸张的笑容几乎要闪瞎了方沐其的眼。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过后,方沐其发现这个叫非凡的男孩长得很清秀,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已经初现他过人的容貌。

    挖了许久,直到锄头碰到一个硬物,老人才停了下来,她弯下腰,从坑里扒出了一个黑色古朴的箱子,她拍拍箱子上面的脏泥,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个手帕,拿出了包裹在手帕里面的金色钥匙。

    步非凡贪婪的看着箱子,恨不得立刻打开它。他看着老人把钥匙插进孔洞,轻轻一转,箱子“啪嗒”一声弹开了。

    老人小心翼翼的拿出了箱子里面的一枚戒指和一根棍状物,交到孙子手中,“这就是我们步家的传家宝,你要好好保管。”

    步非凡颤抖着双手接过传家宝,“我会的,我会好好保管它们的。”

    上辈子他刚刚踏上修仙的道路,不免有些孤陋寡闻,为了几颗丹药就把这些东西交了出去,让那个贱人得了好,不仅莫名其妙的修为猛进,更是在三年一度的比试大会上出尽了风头,而他打败石长老亲传弟子的武器,就是这个棍子,当时几乎是一棍子就把那个关门弟子逼下了台。

    他这次重生,绝对不会再走以前的老路了,把自家的传家宝拱手让人,白白的失去了本来属于自己的机缘。

    老人看着他欣慰的一笑,转眼目光落到挂在墙上的画上面,她把画取了下来,“听说,这幅画是我们祖宗仙人的画像,你也把它带上,好让祖宗仙人保佑你。”说着,把画卷起来,递给男孩。

    步非凡嫌弃的看了眼画轴,心不甘情不愿的说:“这个就不用了吧,奶奶这么一大的东西不好带。”

    “是么?那可惜了,这幅画也算是传家宝了,自奶奶出生起,它就挂在家里,辈分可远了,而且也是我们祖宗的画像,如果你不把它带走的画,也会被别人糟蹋了。”老人又叹了一口气,手却是毫不迟疑的把画推了过去,“祖宗会保佑你的。”

    步非凡没有办法,只得接过了画轴。

    拿到了传家宝以后,步非凡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他要去村里测灵根,虽然他早就知道了他是风木双灵根。

    虽然画像被卷起来了,但方沐其还是能看到外面的情况,虽然视野没有之前大。

    步非凡走到操场时,那里已经来了很多村民和小孩。他抿着嘴挤进了人群中,不一会儿就看见了几个背着剑的的年轻男人和一个长须飘飘的老者。

    这时,一个小孩上前,按照老者的吩咐,把手摁在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上,忽然一阵红色的光芒从石头上崩裂出来,不一会儿就消散了,老者兴奋的喊了声:“火系单灵根,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脆生生的答道:“贺子文。”

    老者抚着胡须,连说了三声“好”,然后大手一挥,让小孩站边上去了。

    接下来,越来越多的孩子上前

    “王熙,杂灵根,萧可你带着。”

    “杨木,无灵根。”

    “赵启,水木双灵根。”

    “程洁,变异灵根。”

    慢慢的终于轮到步非凡了,他走上前去,把手按在了石头上,果不其然是风木双灵根。

    他按照老者的吩咐站在了一个青年旁边。

    很快的,小孩渐渐测试完了,老者也不再耽搁时间,草草的打发了愚钝的村民,急着回师门报喜。这次出来,真是收获巨大,在这些孩子当中,天灵根的三人,双灵根的有十七人,杂灵根的有二十五人,在以往,收取的孩子中拥有天灵根和双灵根的人数远远没有没有这一次多,真是没有想到那个小小的村庄里居然会有这么多好苗子、

    老者从袖中取出一片绿色的小船,“叱”了一声,小船迅速涨大,老者叫那些孩子上了船。

    步非凡鄙夷的看了眼后面叽叽喳喳对老者露的这一手惊羡不已的孩童,只觉得这些凡人见识太少,要知道这种飞行法器那是普通至极,等他们踏上了真正修行的道路上时,才会知道此时是多么的愚蠢。重活一次的步非凡此时心中是满满的优越感。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还是一介凡人。

    不多时,老者的飞船就达到了目的地七宗门。

    老者带着几个天灵根的孩子率先走了出去,两名年轻修士分别领着双灵根和三系灵根的孩童跟在老者后面。

    步非凡接过一名筑基期弟子给他的内门弟子的令牌、法衣、几张符箓和一瓶辟谷丹,然后跟着一个杂役弟子去自己的住处。

    之前的种种,倒是被方沐其看得一清二楚,他也大概的了解了现在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修真小说这种东西哪个热血少年郎没有看过,记得当年他看了几部非常有名的修真小说,激动的差点把桌子锤烂,特么的热血澎湃啊有木有!

    这次穿越的是修真世界,这么说也得利用一下啊方沐其面无(wei)表情(suo)的摸了摸下巴,忽然感觉找到了人生中正确的方向,有资源不用是傻逼!等老子以“仙人”的身份回去,那多牛逼!

    方沐其已经陷入了美好的幻想里不可自拔了=。=

    而这时,步非凡已经安置妥当。他一到自己的洞府,就把想要进来收拾的杂役弟子赶了出去。

    今年他已经五岁了,如果在十岁之前达到筑基期的话,他一定会出名的。步非凡上辈子也是五岁入门,却是花了十七年达到筑基期,而那个时候,那个贱人范清越已经是金丹后期了,只差一步就到元婴期。这么大的差距让他如何不恨!如何不怨!

    他这辈子一定要超过范清越,然后狠狠的打压他。他可是不会把他的传家宝给他了,没有抢到他的机缘,看他如何在比试大会上一举成名,如何一下子从内门弟子一下子变成亲传弟子!

    步非凡仿佛能想象得出范清越被改变的命运,他怀着满满的恶意笑了起来。

    笑够之后,步非凡嚼了颗辟谷丹,才开始迈入修真的第一步————引气入体。

    引气入体是修真的第一步,迈过了这一步,才算是真正的踏上了修真之路。

    步非凡坐在石床上,闭上眼睛,开始引气入体。

    方沐其看过不少修真类的小说,当然知道关于修真的有关知识,引气入体是第一步,跨过这一步就是炼气一层,跨不过去,那就要很长时间才能试了。

    显然,这个叫非凡的小孩还是很厉害的,居然只在短短五天的时间内就进入了炼气一层,天赋不可谓不好。

    一进七宗门的步非凡因为急着引气入体,很利索的耽误了旁听的事。现在他趾高气昂的走出洞府,想去跟他一起来的孩子当中炫耀炫耀,反而找不到人了,毕竟其他小孩旁听过后,都急着去引气入体了。

    步非凡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准备打道回府。但是转眼之间,他的目光落在了一个穿着整洁的男孩身上,不禁浑身一震!

    这就做命运般的邂逅啊()

    步非凡轻蔑的勾唇一笑,他朝坐在树下的范清越走去。

    步非凡拍了拍正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修炼还是睡觉的范清越,笑容越发的灿烂。

    范清越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小男孩跟向日癸一般灿烂的笑容,他默默的把惊悚塞进了肚子,轻声问道:“这位小师弟,你有什么事么?”

    步非凡脆生生的喊了声“哥哥”,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空瓶子给他看了眼,“哥哥,我的丹药被别人抢了,我还一颗都没有吃。哥哥你能借我一点丹药么?”

    范清越一听马上说:“师弟我也没有多少丹药了,真的。”刚才这个小孩给他看的药瓶里一点都没有药香味,这么看都不像装过丹药的,而且就算别人要抢,也是整瓶抢,这么可能给你留瓶子,现在的小孩子,真是越来越精了。

    步非凡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咬咬牙,把系在腰间的画轴递了过去,“哥哥,我真的没有辟谷丹了,今天都不知道怎么过了,虽然这里有食堂,但是里面人太多我不想去,只能靠辟谷丹过几天了,我用这幅画跟你换,这是我家的传家宝,应该能换一瓶辟谷丹的。”步非凡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把范清越的辟谷丹拿过来,让他无法长时间的闭关修炼,呵呵。

    范清越接过画轴,打开一看,发现只画了一个男人,虽然这个男人很好看,但也改变不了他是一张画的事实,用一张破画来跟他换一瓶辟谷丹,呵呵。

    欣赏完某人的传家宝以后,范清越打算拒绝这个看起来年龄很小心思却很深的小鬼,只是,正想把画轴卷起来的他,忽然看见画上男人的眼睛眨了眨

    他淡定的擦了擦眼睛,继续看向画中人,结果看到男人闭上了一只眼睛,睁开的另一只眼睛又眨了眨

    范清越淡定的掏出辟谷丹,“交给你了,孩子,好好利用它们吧。”说完,利索的卷起画轴,转身跑了,仿佛是怕步非凡追上来一样。

    步非凡嘲讽的看着范清越的背影,“一张破画也值得一瓶辟谷丹,本来以为他是一个好对手,结果是这么的让我失望,哎!”

    本来那张画是废品的步非凡要是知道他的戒指和棍子加起来都没有这张画珍贵、那跟棍子其实就是那张画的套子的话,他会不会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