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穿越都发现三观在崩坏 28画中成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范清越飞快的跑回自己洞府,确定门口禁制完好无损之后,小心翼翼的拿出了画轴。他慢慢的打开画轴,眼睛紧紧盯着画中男人的眼睛,半响过后,仍是没有动静。

    他不死心的坐上了床,摸了摸画轴的表面,没有发现异常,心里微微有些怀疑,也许当时他看错了也说不定。

    心里虽然怀疑,但当时两次看到男人眨眼也不是幻觉。他把衣服脱了个干净,细心的把画缠在腹部,如果这副画是个宝贝,那他必须贴身带着,他明白怀璧其罪这个道理,相反的,如果这幅画没有什么特殊之处,那带着它也没有什么关系。

    藏好画以后,他才上床开始修炼。他卡在炼气二层已经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无法突破,而现在,他隐隐的感觉那一层屏障缓缓的松动起来,好像是要突破了。

    方沐其看着黑乎乎的一片,默默的捂脸,这小破孩。他梳理着脑海中因为范清越触碰他时挤进脑子里面的资料。

    本书书名为《修仙奇缘》,讲述的是主人公范清越一路升级打怪兽最后修成真仙的故事。方沐其默默的看完全部的资料,发现主角好像是个基佬?

    OH!NO!

    这种修仙文绝壁不会有人看的!

    是个男人喜欢的都是有大片萌妹子可以泡的修真文好伐!

    什么《修仙奇缘》,绝壁是来砸场子的!

    发现这点的方沐其忽然累觉不爱,真是没有征服的兴趣啊,这个基佬成群、没有萌妹子的世界

    三天过去了,范清越顺利的从炼气二层迈入了炼气三层。他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利索的跳下了床,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肚子有些饿了。

    他拿好玉牌,轻轻的碰了下门口的禁制,然后走了出去。

    范清越很快的走进了食堂,要了份清淡口味的菜肴。在七宗门上,所有的素食都是用灵田种植的,从灵田里摘下的植物不仅在口感上胜了凡世一筹,而且其中蕴含的灵气可以滋润全身经脉,舒缓一天的疲惫。

    范清越从小生活并不怎么好,可以说经常是吃了这顿没下顿,所以对粮食意外的珍惜。此时他细嚼慢咽的吃着碗中晶莹剔透的米粒,眼睛微微眯起,看起来颇为享受。

    吃完饭,他决定去散散步。还没有走多远,他就看见有一群人围着,嘻嘻哈哈的笑着说着什么。

    范清越皱了皱眉,朝那个包围圈走了过去、

    “小姑娘,师兄请你吃饭那是你的荣幸,干嘛摆出这副脸孔?嗯?全身没几两肉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就是,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修为才堪堪过了炼气二层,叫你去服侍陆师兄那是便宜你了!啧啧,我跟你说啊,陆师兄今年十七岁就已经是炼气九层巅峰了,只差一步,就可筑基,到时候,陆师兄进入内门当上内门弟子的时候,可就看不上你这样要脸没脸要屁股没屁股的女人了,现在趁着陆师兄还没有筑基,你应该早早的抱上我们陆师兄的大腿,以后吃喝都不用愁!”

    被这些炼气弟子围在中间的是一个小姑娘,看着年龄不大也就十四五岁的模样,一身鹅黄青春的衣裙,虽然有些稚嫩但已经开始初步展开的娇美容颜。此时她气得嘴唇都快咬破了,她愤怒的看着少年们恶劣的笑容,怒声道:“你们别给我做梦了!要服侍你们去服侍,别挡我的道!”

    少年们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小姑娘倒挺有趣的,陆师兄一定会喜欢的,哈哈哈!”

    范清越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拉住少女的手就开始狂奔。“快走!”

    奇怪的是那些少年并没有追来,甚至连脏话也没有骂。范清越只觉的有些奇怪,但也并没有多想,只是被他拉着的少女,脸色越发红润起来。

    跑到一处寂静之地,范清越气喘吁吁的撑住了膝盖,“你、你还好吧?”

    并蓉小小的喘了两声,听到范清越的话,羞涩的扭过了头,“还好,谢谢你救了我。”

    范清越连连的摆了摆手,“没事,举手之劳嘛。”

    并蓉悄悄的捏了捏手中的手掌,满脸笑容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范清越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我叫范清越,你呢?”

    并蓉道:“我叫并蓉,不是那个“病容”,是吞并的并,芙蓉的蓉。”

    范清越点点头,“我记下了,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并蓉小声的嗯了声,目送着他远去,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见。

    而远处的众弟子蹲在墙角处,一脸的苦相。

    弟子A问:“我们表现的怎么样啊怎么样?大小姐有木有传话?”

    弟子B摇摇头,“没有啊到现在大小姐都没有传话过来,也不知道她勾搭到那个外门弟子没有。”

    弟子A忧桑的看了B一眼,“会不会是因为我们说大小姐全身没有几俩肉的缘故所以大小姐不理我们了么?”

    弟子B捂住脸:“大小姐不会这么小肚鸡肠吧,我们都是为了制造出那种气氛才说出这种话的,她应该不会因为这样,就把我们一人一颗培元丹的事给刻意忘了吧?”

    弟子C点了点头,“有可能,当时谁叫的最欢?”

    弟子B颤巍巍的举起了双手,“是我。”

    弟子C道:“你死定了。”

    弟子A满脸迷茫的看着他们,“话说为什么大小姐要去勾搭一个外门弟子啊?”

    弟子C狠狠的敲了A一记,“这就是一见钟情,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居然连这个都不懂。诶,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做莲子捧心状~~

    弟子D扶扶不存在的眼镜,一脸的高深莫测:“大小姐和那个外门弟子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弟子ABC齐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弟子D再次扶扶不存在的眼镜,一语道破了真相:“因为陆师兄最近真的在追求大小姐,不然你们以为这次的剧本是凭空写出来的?”

    弟子ABC:“”

    ***

    范清越回到洞府里面,打坐继续修炼,结果屁股还没有坐稳,胸口上的法衣布料就开始凸显出来了,甚至像活物一般一起一伏。

    范清越吓了一跳,马上脱掉了法衣,然后再把内衫脱掉了,而内衫刚刚脱掉,一个银色的锥子就掉了出来。

    范清越捡起锥子,仔细观察了下,发现并不是什么灵器,他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不过,重点不是这个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他解开绑在身上的画像,紧紧的盯着画像中面无表情但是俊美无双的男人,想从中看出蛛丝马迹,而结果也并没有让他失望,画中的男人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范清越举起锥子,问道:“这个是不是你的?”

    一张纸飘了出来,范清越捡起纸片,看了一眼,脸色黑了一层,只见上面写着斗大的三个字:“揍你哦!”

    范清越看了看男人面无表情的脸,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你听得到我说话的对不对?”

    又有一张纸飘了出来:“废话少说,快与本大爷签订契约吧,鱼唇的人类!”

    范清越忍住笑意,“难道你不是人类?”

    一块石头掉了下来,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废话少说,我可没有多余的书写工具和你聊天了!”

    范清越愣了愣,又笑了起来,“你是妖怪对吧?”

    又一颗比先前更大的石头掉了出来:“滴血认主啊笨蛋,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宝贝!”

    范清越又呆住了,有些不可置信,“宝贝?”

    这次方沐其没有回答他,之前他发现除了他整个人不能出去外,其它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倒是可以无视那道厚厚的屏障,而刚才,他才从《修仙奇缘》中发现这幅画的踪迹。本来这幅画是一处仙府,而他穿的这具身体,则是一位真仙人的无量道身,因为存放的时间过于久远还有因为几万年前的一次仙魔大战的缘故,本来存在在这具无量道身真仙人的印记已经消失了。在原著里面,这幅画即没有落到步非凡手中,也没有落到主角范清越手中,而是落到一位魔修手中,这位魔修也不懂得什么叫资源再利用,本来魔修多多少少都会夺舍的本领,如果把这具身体夺舍了的话,不出几百年,绝壁是要飞升的啊,可惜这个魔修也是个笨的,居然把他生生炼成了招魂塔,招魂塔本身是有无量道骨做成的,倒是非常的受那些阴魂的喜爱,然后然后这幅画就这么被废了。画中人一出来,整个洞府都会崩塌,所以说,方沐其只要一天还呆在这里,那他就一天都出不去。

    但是如果好好的利用这幅画,那就是一个大机缘。

    而范清越此时也已经清醒过来了,他犹豫的看了眼画像,最终一咬牙,拿出匕首来,割破了手指。鲜红的液体滴落在画像的表面,过了好久,画像并无动静。

    一个石头从画里掉了出来,在地上滚了几滚,滚到了范清越的脚边。

    范清越捡起石头,上面的字让他眉头狠狠的跳了一跳:“这么点血还不够我塞牙缝的,骚年,再多点呗~~”

    范清越抽了抽嘴角,又在手臂上划了一条血痕,越来越多的血液流到画像上,男人雪白的云袖上已经沾满了红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画像开始沿着鲜血的轨迹泛起了红光,整张画猛的涨大起来,画上的人几乎像是要活过来似的(本来就是活的)生动了几分,范清越甚至能清清楚楚的看到男人眉间的一枚小小的红痣。

    渐渐的,男人背后的白雾散了开来,露了华丽的宫殿和大片大片的屋舍药田。

    范清越惊讶地看着画像的变化,心中越来越震撼。

    等男人身边显现出一棵菩提树的时候,整张画就黯淡了下来,范清越接住飘落下来的画像,心里震撼过后,就是无边的欣喜,这可一定是个好宝贝。

    他捧着画,心里思忖到,能不能进入这幅画里,而这个念头刚起,他就看到了无比真实的画面,看着高高耸立没入云端的宫殿,心里激动起来。

    他上前几步,刚想走过去,就被人拉住,“我说你,我站在这么显眼的地方,你居然没有看到我?”

    范清越这一转头,就看见了以后会成了他心魔的男人,俊美,冷冽,凌厉,傲气自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