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顾莘莘站起来盯着马桶看,按下水,想冲下去,可是却在洞口卡住了,门外,母亲的敲门声越来越大。

    “你没事吧,莘莘,你再不开门,我去拿钥匙了。”刘沛菡担心顾莘莘在里面出事,说道。

    顾莘莘没有办法,听见母亲离开的脚步声,她打开门,去拿手套,谁知道,一打开门,母亲就站在外面。

    刘沛菡根本就没有走,而是故意做出一点声响,觉得女儿一定会开门钤。

    “怎么了?为什么你一直不开门呢?”

    顾莘莘望着母亲脸上狐疑的表情,她不敢说话了,怎么说,难道告诉母亲,她怀孕了,是付嘉森的孩子洽?

    母亲一定会气晕过去的,就在她失神的时候,刘沛菡将她拨开,顾莘莘一下子没有拦住母亲。

    马桶里面的两只验孕棒就这么映入了刘沛菡的眼帘,她刷地转过头,指着不争气的女儿:“你……你……”

    一脸的怒气,也没有问任何的话,你了个半天,最后刘沛菡手按在自己的心脏处,顾莘莘赶忙上前,给母亲顺气。

    “妈,我……这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怎么办。”顾莘莘快要急哭了。

    刘沛菡一口气缓过来,手大力地打在顾莘莘背上,一下不解气,接二连三好几下,当她的气稍微发泄出来之后,想到女儿现在肚子里面还有个孩子,又怕伤了她。

    顾莘莘看着母亲怒气还没有完全消散但是已经止住了手,她不敢靠近,只能隔着一些距离,对母亲说:“我会去医院,做掉的。”

    刘沛菡只感头疼,最后冷静下来,问了一句:“谁的?”

    她不肯说,刘沛菡吼了一声:“我说谁的,哑巴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顾志鹏,听见卫生间里面,妻子的声音,以为妻子的情绪不稳定,跑过来一看,原来是在数落女儿。

    “有事不能好好说吗?”顾志鹏站在外面,开声。

    顾莘莘听见声音猛地抬头,怎么父亲这个时候也回来了?现在,双管齐下,她的命大概都要没有了。

    刘沛菡指着马桶:“你看看,你仔细看看,要是你看了,再想想你自己能不能好好对她说话吧。”

    说完,刘沛菡就要离开,可是走到外面,顾志鹏刚走进去的时候,刘沛菡又转过头来,说:“你还没有告诉我,孩子是谁的?”

    顾志鹏完全愣住,不知道这两个人在说什么,但是又真真切切地听见了孩子这个词眼。

    “不说?”刘沛菡蹙眉,“去医院我可丢不起这个人,要去你自己去,要么让他陪你去,还有,流产是有风险的,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

    顾莘莘听到最后的那些话,心里很难受,母亲的态度,大概真正着急的不是怀孕,更让母亲担心的是流产手术,母亲再也承担不起失去女儿这件事情了。

    “你先出去,我来说。”顾志鹏已经看见了马桶里面的东西,听着妻子说的话,大概也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作为一个有一定阅历的男人,他平静地说。

    可是作为一个担心女儿的父亲,他又加了一句:“莘莘,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傻事,他人呢,那混蛋就这样丢下你跑了?”

    母亲已经离开了,想必母亲,她更愿意心平气和地和父亲谈。

    父亲是想说要对方负责吗?付嘉森说过要娶她,即便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也说过,可是,她让付嘉森离开了,路是她自己选择的。

    “告诉爸爸,他是谁,我不是说要逼你还是怎样,只是,我只有知道了,才能想办法给你解决不是吗?”

    顾志鹏耐心地对顾莘莘说,强行压下心中那种对一直为骄傲的女儿在这件事情下带来的失望感。

    顾莘莘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呢,她想了想,艰难地说出了一个名字:“是,付嘉森。”

    顾志鹏听见了这个名字,犹如遭遇了雷劈,他想将女儿嫁给许志安,却没有想到,女儿现在都怀了付嘉森的孩子,没想到女儿终究还是逃不开付嘉森。

    “你要我说你什么好,你打算不要这孩子?”他问。

    顾莘莘点点头:“不想要,我没有做好准备,我不知道要了他将来会是怎样的生活,并不是我不肯努力工作养孩子,而是,如果孩子只需要钱养我生下来不要紧,可是我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我懂了。”顾志鹏没有多说什么,“去我上班的医院吧,这样,熟人多,专业的医生好找,风险小。”

    “可是……”顾莘莘想起了母亲说的话,丢不起这个人,更何况父亲还是医院妇产科医生。

    就算听父亲口吻,大概是除了他,找女医生做,可是她也要顾及父亲的面子。

    “没有可是。”父亲的声音很坚定,“比起让你有风险,面子算不得什么。”

    顾志鹏走了出去,留下顾莘莘一个人,心情万分的复杂。

    有那么几秒,顾莘莘脑海里面闪过一个念头,要是付嘉森在,或许还好商量,不过,仅此几秒而已。

    顾莘莘连续两个晚上都做了噩梦,梦里有付嘉森,有许志安,还有她的父母,还有看不清脸的孩子,总之,里面的梦境结构,非常的吓人。

    刘沛菡因为她的事情,晚上劳心的没能睡着,坐在了客厅里面,半夜的时候,听见女儿的尖叫声,她走到卧室门口,想要敲门进去,却将手缩了回来。

    “莘莘,别怕,有爸妈。”刘沛菡不想让顾莘莘再有更多的压力。

    里面没有声音,顾莘莘摸着肚子,里面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母亲的声音消失了,她也没有再理会。

    然而,顾莘莘不知道的事情是,刘沛菡在客厅里面拿起了电话,打给了一个人。

    “嘉森,在忙?”

    正在开会的付嘉森接起刘沛菡的电话,很是意外,没有想到刘沛菡会打电话给自己。

    付嘉森从会议室离开,来到了外满,说:“没有,有什么事情,老师您说。”

    “我女儿如果怀孕了,你怎么想?”

    付嘉森愣了好几秒,这话是什么意思?假设性的话,可是,没有这样的苗头,老师为什么突然打电话来问这样的事情呢。

    “不好回答,还是不愿负责?”刘沛菡满是失望的语气,对着这个当年的得意门生说,“无论你爱还是不爱我的女儿,可是你不能毁了她。”

    “我会娶她,可她不愿意,孩子,她怀孕了吗?”付嘉森激动地说,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却又带着一点担心,孩子,就算有了顾莘莘也不会要,人流大概会是顾莘莘的选择。

    不行,他不能让孩子又半点问题,还没有等刘沛菡回复他,付嘉森恳求地对电话里面的人说:“老师,千万不要让她去医院好吗,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我也喜欢她,当初您也是知道的,我对您的承认现在我也做到了,我现在的能力足够让她过甚无忧的生活。”

    刘沛菡听着付嘉森的话,想起了当年的情形,曾经付嘉森的母亲死去的时候,付嘉森要离开,和她商讨的事情,他说,有一天会回来,找莘莘。

    而她不反对的条件就是,付嘉森一定要有能力带走她的女儿。

    现如今,付嘉森站在万众瞩目的高度,却不想,女儿却开始害怕靠近付嘉森了。

    “你知道她怕和你在一起,因为没有安全感,你母亲的死,那个场景之下,你对她说的话,都够她记得一辈子了。”刘沛菡担心地说。

    付嘉森怎么会不知道呢,顾莘莘的心里,一直过不去那件事情,也怪他当时看见顾莘莘没有拉住他的母亲,母亲的死亡,他吼了她,并且消失了,她一定心里面有一定的阴影。

    “我会解开她的心结,我会用行动来告诉她。”付嘉森保证。

    刘沛菡没有说话,付嘉森喂了一声,才听见刘沛菡说:“你来洪城吧,她父亲已经给她约好了做手术的时间,就在明天。”

    明天?付嘉森惊大了朣朦,因为现在是晚上八点三十六,他焦急地问:“明天上午还是下午?”

    “上午九点。”

    这个时间点更是让付嘉森心落了一拍,从上海去洪城时间不够,付嘉森皱着眉头:“老师,帮我拖延一些时间吧,我尽量在明早九点前赶回来,我会联系您。”

    “好,路上小心。”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