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二手新娘 第65章 前世今生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重生之二手新娘最新章节!

    随着安小若的目光,记者看见谅坐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安小茹。

    这个姐妹俩的差距还是很大。安小若的长相会让人觉得舒服,但是说漂亮还不是那么漂亮。最多就算的上是气质胜出。

    但小茹的长相是比较美艳的那种,女人不太喜欢,觉得有杀伤力和压迫感。

    安小若的眼神一出,记者们就自觉的嗅到了一丝奸情。

    “黄太太刚才看了你妹妹一眼。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二少夫人实际上就是你上段感情的第三者?”记者有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紧抓着不放,安小若的表情分分钟透露出的内容,他们自然不会放过。

    安小若听见问题只是笑而不语。小茹为了自己的清白,也主动的接过话筒。

    “我觉得用小三这个词来形容并不合适。”小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记者们不喜欢,安小若不管什么问题,她的态度都很温和,相比小茹的尖锐,谁优谁劣不言自喻。

    “我承认,我的第一个孩子确实是和我姐姐的前夫生的。但是,记者们也应该知道,我上一次怀孕完全是因为被人下药。可以说,我在和我丈夫认识之前,我完全不知道这个孩子的生父是谁。如果,被人把小三这两个字扣在脑袋上,我觉得不仅对我不公平,对我的孩子还有现任丈夫也同样不公平。”

    安小茹是一口气说完的。记者们听着就觉得峰回路转。

    之前是有人传言,这姐妹俩的母亲相当不喜欢这个妹妹。以至于对女儿做出下药这种事情。可是有些事情说不通,作为亲生母亲,谁会对自己的孩子做出这么不理智的行为?

    “殷夫人,你被下药的事情确实有传言。但是你说是你母亲所为,我个人不相信。毕竟是你的亲生母亲,再怎么厌烦,也不会对亲生女儿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而且,你母亲并没有在现场。”这位记者言下之意就是,她不在,你想怎么说都可以。

    “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我的爸爸不是亲爸爸的,你不能这么说。”宝宝原本和小茹一起在台下,但是这个小女孩也已经懂事,她不愿意一个人坐在下面,就决定陪妈妈一起面对。

    “这件事情别说你们不信,就算是作为当事人的我也不愿意相信。我的性格很直接,我错就是我错。不是我的错,我也不会认。如果真的是我年少无知犯下错误,我现在就没脸和我的父亲还有姐姐坐在一起。我既然敢来,就说明我问心无愧。”小茹最后的几个字说的铿锵有力。

    “二少夫人,你就算再问心无愧,如果拿不出证据,我们也没办法相信。要拿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这不是我们记者应该做的事情。”刚才提问的记者有些嘲讽,谁都不会说自己有罪。你既然说犯错的是别人,那就要拿出证据来。

    “这份是我拜托私家侦探做的调查,在我被下药的前一天。我的母亲,钟丽云女士和姐姐安小若女士都曾去我聚会的酒吧,给酒保一粒药物,要求其下到我的酒里。”小茹把从包天青那里得到的资料送到记者手里,大家就开始互相传阅。

    “这份资料是在我和殷楚阳先生结婚,甚至恋爱之前派人调查的。也可以说,当时的我是不具备收买他人的能力。因为你们之前对我的调查资料里就应该可以看到,在我姐姐结婚之后,我已经彻底从家里搬了出来。”小茹难得的强势,看得殷爸爸直点头。

    记者们先是无声的阅读了一下资料,看着内容他们有点晕。

    妈妈给女儿下药,姐姐也有份参与。妈妈还怀疑女儿不是亲生的,这哪是一个乱字可以解释的啊!

    “我们在资料可以看出,黄夫人也有份参与给二少夫人下药的事情,请问你有什么解释?还有,我们想问一下安建国先生,你的妻子怀疑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原因是什么,还有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安小若像是预料到一样,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很淡定的说道:“我确实有给酒保一份药物,但是,这只是解酒药而已。”

    “想必各位也能理解,年纪小的孩子总有些对武侠的向往。如果我事先给我妹妹解酒药,她多半不会吃。反而觉得弄虚作假,不够仗义。但是如果直接给酒保,那么我妹妹的酒水之中就不含有酒精的成分。这也是作为家人的关心。”安小若说的没有半点勉强,虽然这个方法并不好,但是同样有孩子或者弟弟妹妹的成年人也可以理解。

    小若把麦克风递到安建国那里,上面问的两个问题她已经回答了一个。另一个还是交给被提问的人,比较好。

    安建国其实也抱着侥幸的心态,毕竟那是另一个故事。而且,很有可能会带出小若的身世。他本来觉得能逃过,就逃过。但是……

    “我的前妻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有一部分是因为产前的抑郁吧。”

    当年,安建国还是个穷小子。每天上学,就是最快乐的事情。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有一个很优秀的学长或者学姐。安建国也同样遇见了。

    那是年少无知,这个少年有些不能确定自己感情。是爱慕还是钦佩,或许都有。他不敢主动和这个学长结实,只是默默地为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高中毕业之后,两个人就没怎么见面。

    再见面时,学长早已结婚,他的妻子也正在为她孕育第二个孩子。

    也不知道是老天作弄还是两人相克,学长在不久之后的一次任务中去世了。

    抱着对学长的怀念,安建国负担起了照顾学长妻子的责任。

    “可能是我过于粗心,没有在意我前妻的感受。她一直怀疑我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说来也可笑,因为不知道自己对学长的感情,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妻子解释。”

    “她的情绪越来越差,在一次争吵的时候,我的前妻和学长的妻子一起滚下楼梯。两人双双早产。”安建国眼圈有些红,他胡乱的搓了搓脸,“虽然我妻子的月份小,但是孩子保住了。而我学长的妻子和孩子都死了。”

    安建国把话说到这里,再不明白的话,这些人也不用做记者了。不过,这个故事虽然悲伤,但是不得不说,安建国确实做的不够好。可作为妻子的钟丽云,似乎也太过草率。

    记者招待会基本上就算结束了,在说完这个心理埋藏多年的故事之后,安建国整个人都老了很多。至于剩下的关于叶城和张贞的部分,其实并不是这次事件的主要目的。

    记者们想要知道只能私下里和安小若联系,至于最后知道的多少,那也都是各凭本事了。

    这次记者会的结果算不上好,但是结果却是殷家人理想的样子。

    也是叶城运气不好。

    钟丽云在看了当时的记者招待会之后,原本就身体不好的她,似乎像是知道了什么真相一般,含笑而终。

    安小若加紧对叶城公司的调查,最终在一周之后,"叶氏集团非法走私,贿赂高官"的新闻铺天盖地。

    人们已经不记得安小茹的母亲是多么无情,也不记得安建国的过去或许荒唐。人们只是口口声声的征讨着叶城的无法无天,和他对安氏姐妹俩的戏弄。

    而他的现任女友张贞也是一副被欺骗的可怜模样,并没有为他做任何的辩解。叶家一时之间四分五裂,安小若也随之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半年后,滨城。

    “安小茹小姐,你愿意嫁给眼前的男人为妻。不管贫穷、富贵、疾病,都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吗?”作为司仪的陈思思突然说出这样一本正经的话,看得台下众人忍俊不禁。

    “我愿意。”小茹笑的很美,她的身后站着的是作为花童的安宝宝。

    “殷楚阳先生,你愿意娶你眼前的这位小姐为妻。不管贫穷、富贵、疾病,都在她身边不离不弃吗?”再一次的询问得到依旧是肯定的回答。

    “我愿意。”殷楚阳的声音很坚定。

    “哦,那你们扔花球吧,别浪费时间了。”刚一有点正行的陈思思忽然又被搞笑艺人附体。

    不过大家也没笑话她。毕竟安小茹和殷楚阳领证已经快3年了,这样的仪式也是他对她的许诺。不管有或者没有,他都用他的行为表达了对这个女人的不离不弃。

    小茹笑得很开心,终于,可以在亲友的面前穿上婚纱。这辈子,真的足够了。

    殷家的未婚女眷还有小茹的姐妹淘都在后面站好,殷霆也在父亲的威逼利诱之下选择了一个最偏僻的位置。

    “一,二,三。”随着最后一个数字的结束,小茹手里的花球斜斜的抛向了站在偏僻角落里的殷霆。

    之间殷霆双手一推,花球掉到了另一侧的地上。殷大伯原本笑呵呵的脸蛋,瞬间结上了霜——这个不孝女。

    场面顿时乱成一团,恨嫁的女人抢夺花球,殷霆又被花球逼的到处乱跑。秦汉都不敢示弱的跑上前去和一群阿姨们抢,只有小茹和殷楚阳双手紧握看着台下的一切。

    “嫁给我你幸福吗?”——殷楚阳忍不住问出来口。

    “前世今生,只有遇见你,才是最幸福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