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系统的声音响起“叮,恭喜宿主触发支线任务,林陌的执念,任务提示,林陌因为青梅竹马的背叛和无法保留住父母最后遗留的锦盒而悔恨,因此导致饮酒过度而死,从而凝结了深深的怨气,任务要求,使前任林陌怨气消散,任务奖励,积分3000,任务惩罚无。”

    林陌又深深看了眼孟婷随后问道系统:“我懂了,是让我杀了眼前这个女人然后夺回锦盒是吗,还有支线任务是没有时间要求吗”

    “叮,任务要求只要林陌的怨气消散即可,此外宿主所有的支线任务都是由现实中触发才可激活,所以没有时间限制也没有惩罚。”

    林陌点了点头,抽出随身的血刀,一步步向孟婷走去。

    而孟婷此时一愣,完全没有想到林陌的变化会这么大,看他的动作是要杀了我吗,怎么会,特别是林陌的眼神,就是如同对一个陌生人一般,毫无感情也毫无波澜,孟婷实在忍受不了现在这种氛围,大声说道:

    “林陌,你不想知道我叫你来是做什么的吗你还想拿回锦盒吗”

    林陌充耳不闻,抬手就是一刀砍向孟婷,孟婷狼狈的躲过,但林陌却不准备放过她,运用起血杀刀法,刀刀狠辣直向孟婷的要害,孟婷没有携带武器,只能一味地躲闪,虽然她在胡家服用了大量的丹药,到达了炼髓六重,但因为丹药提升而空有境界没有战力。

    孟婷觉得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区区五招自己就险象环生,于是便躲便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背叛你了,你才要杀我我只是一个个区区的普通女子,我所做的这一切也都是胡家指示的,我从小就是孤儿,无权无势,他们让我这么做,我有别的方法拒绝吗

    还是说之前你这个文弱公子能保护我吗都不能!我只能听胡家的,而且我在胡家过得并不好,胡家家主胡为地发现我的体质适合练武后,便让我嫁给了他的二儿子胡易。

    我就是一个普通女人,即使适合练武也不会让我就这么嫁给胡家二少,于是我最近几个月天天偷偷地去胡家的书房翻阅典籍,才发现我是嫁衣神体,

    我这种体质的女子是天生的炉鼎,在我保持自己的处子之身时,等到修为达到了后天境界,初次与男子交合会使对方轻易突破先天,而我却会功力尽失,随后我的精气神都会被对方所吸取直到死亡。

    现在的我,每天都在害怕,每天都怕这么死去,我从一开始只是想活着,即使作为一个普通人这样活着,如果这是我背叛你的代价,我已经开始承受了,

    我这次来是为了和你做个交易,从之前胡家一个家仆被你所杀时,胡家就注意到你了,但因为最近有大事发生,他们才暂时放松对你的监视,我就是听到了这个消息才默默观察了你一段时间,你的修为虽然高,但还是比不过胡为地,所以我们需要合作,这样不管是你还是我才都能活下去!林陌!你在这里杀了我没有任何好处!只会让胡家因此察觉到你!”

    林陌听到这,顿时恍然,但是系统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这时的孟婷已被逼入死角,林陌的刀也架在了孟婷的脖颈上,林陌从孟婷的眼中看到了很多,害怕,悔恨,恐惧,还有对生的希望,就在林陌准备一刀解决她时。

    “叮,支线任务完成情况13。请宿主继续努力。”

    林陌听到这一愣,这是什么意思,原本他以为杀了孟婷然后想办法偷回锦盒即可,而现在提示了完成三分之一,那么剩下的三分之二呢。

    其中应该是指锦盒,另一个是指什么胡家家主吗还是胡家二少爷的夺爱之恨,不过这样也好,和孟婷的合作确实非常有必要,自己现在对胡家两眼一抹黑,想要报复都无从下手,而且自己的目标只是先拿回锦盒,这个支线有没有惩罚,杀胡家家主或者胡家二少麻烦太多了。

    之前才听唐玉说过胡家大少胡凌的可怕,而且如果自己真的杀害了他的亲人,恐怕胡凌背后的戮剑山也会派出人来,还是要从长计议。

    想罢,林陌收回了手中之刀说道:“说吧怎么合作,以你现在的情况怕是很难脱离胡家,风险太大的事就不必说了,也不用想着威胁我,大不了杀了你我出去躲躲,对胡家总会有机会的。”

    孟婷看到他收起了刀,顿时一阵剧烈的喘息,毕竟刚才她以为真的要死了,那种杀气毫无疑问是真的要她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林陌收手了,但自己只要能活着就好,这时全身的冷汗都把衣服浸透,在死亡的大恐惧下,孟婷对生的希望更加强烈,深呼吸了几下,使自己激烈跳动的内心稍有平息后说道:

    “我知道你希望拿回锦盒,锦盒这件事只有我,二少胡易和胡家家主胡为地知道,我也知道锦盒的下落,胡为地刚拿到锦盒的时候每天随身携带,但看他的情况好像一直无法打开,便把锦盒放在了书房的一个暗格里,这也是我之前去看书偶然发现的,我可以帮你拿出来,但我希望你帮我拜入越女剑会。”

    林陌听到这不由瘪了瘪眉头:“越女剑会你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了,我只是一个散修,又不和越女剑会的人相识,怎么帮你”

    孟婷此时已经恢复了冷静说道:“我今天看到了你和唐玉去了酒楼二楼,想必你也见到了越女剑会的人,以唐玉的颜面只要随口和那个越女剑会的柳娥眉说一声自然她不会拒绝。”

    林陌此时的思维超速运转,低笑道:“胡家大少爷的身份你应该很清楚,而且胡家家主既然希望你做好身为嫁衣神体的责任肯定希望你快速修炼的,而一个这种小家族把你从一个普通人供应到炼髓一重已经很难了,

    下面的办法就是把你放到一个大门派,嫁衣神体我以前也在古籍中看过,虽然是以嫁衣他人为主,但自己修为的速度并不慢,胡家应该也怕被别人摘了果子,肯定会选择越女剑会,而且也会找到一些控制你的方法好让你到了后天境界乖乖回来当嫁衣。

    胡家应该已经派人去接洽了那位越女剑会柳娥眉,她也应该认出了你的体质,所以才拒绝的吧。你让我去找唐玉帮你说情,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弟子当然可以,而像你这种注定会被胡家当做嫁衣的你认为越女剑会会同意吗,你是希望我和胡家二少明面上挑起矛盾吧,不管越女剑会会不会让你加入,但我是为了你说情,常人或许不会在意,但胡家家主会重新把眼光放在我这,

    而这个胡家二少据说外表看似光明磊落,实际小肚鸡肠的很,自己的妻子需要别的男人帮忙引入门派,即使他对你没有真感情,怕是心里也不会舒服吧,你是想让我杀了胡家二少胡易吗”

    孟婷不由脸色一白,声音也低沉了许多:“你变了,变了好多,是!我是要杀了胡易,只有杀了他我才安全,只要胡易一死,胡家大乱我才能趁乱逃出去,我承认我另有筹码加入越女剑会,你帮我杀了胡易,我帮你偷回锦盒很公平不是吗!”

    林陌重新拔出血刀,架在了孟婷脖子上,不屑的说道:“然后我帮你吸引胡家火力,甚至引起胡凌的追杀,更甚招惹上戮剑山,你这交易倒是很公平嘛,如果你还是这么异想天开的话,我只能送你去死了。”

    孟婷咬了咬牙,脖颈因为血刀的逼入已经浮现出一丝血痕,深吸了几口气仿佛下定决心的说道:“我还有三个消息,第一,地虎会是胡为地个人单独暗地里组织的,目的是为了帮他和胡易收集修炼用的丹药,同时也是为了更好地控制金阳城。”

    林陌摇了摇头,道:“这个消息不错,但价值不够。”

    孟婷继续道:“第二,胡凌和胡家没有你想的那么亲密,所有人都以为胡家因为胡凌崛起,其实胡凌从拜入戮剑山后就再也没接触过胡家,我曾经听一些老管家和下人说过,胡为地从小偏爱胡易,

    而胡凌一直就不管不顾,甚至从小都没向他传授过武功,直到有次一个戮剑山的长老路过金阳城,看到胡凌拿着一个树枝在街角自己比划,发现胡凌好像有剑心即将觉醒才带到戮剑山修行,随后创出这诺大的名声。

    但胡凌一直没回胡家看过一次,胡易私下里也对这个哥哥非常不满,也是因此我才能说服越女剑会的人在胡易死后我可以拜入越女剑会。

    所以你即使杀了胡易也不用担心胡凌的报复,甚至胡凌可能早就忘记了胡家。”

    林陌听到剑心二字时不得不惊叹于胡凌的强大悟性,他深知这种剑心刀心相当于已经找了自己的路,而且已经认清自己,所以胡凌对胡家的不管不顾,也说明了一定的划清界限,但这种事不能去赌。

    随即摇头道:“这个筹码不够,你这是让我去赌胡凌会不会报复,不过可以确认戮剑山不插手的可能性很高,杀胡易这件事可以谈,但是你需要增加你的筹码,仅仅是拿到锦盒远远不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