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点头道:“就是胡凌,胡家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但因为胡凌我才之前调查了一下胡家,其实这次来金阳城,也是想看看能不能碰到他。”

    林陌不解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吗”

    唐玉苦笑道:“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只是当时刚出道的一些狂妄自大罢了,唐门位在川蜀地界,隶属于大霆皇朝,位置虽然没有金阳城这么偏,但距离中原中心还是不近,

    我是练气八重出道,目标就是人榜前十,之前的我眼界太狭隘,再加上川蜀域,除了我唐门总部就是九幽邪道的万毒殿,其他的都是各大势力的分部,而万毒殿又属于半隐世的状态,所以以我的修为在遇到的同龄人中,最高的也和我相差甚远。

    导致初次踏出川蜀域的我觉得这天下同辈或许有和我比肩,但超过我的甚少,即使那些人榜前几,我也认为那是我年龄的问题,只要几年过去后,我自然可以把他们踩在脚下,直到进入了中原后。”

    “中原中心区域,是隶属于四大皇朝交界,同时也是天机府和隐杀所的总部,所以真的是群英荟萃,

    我到了那里就碰到了人榜第十挑战人榜第六,这两人当时的实力已经是后天中期,但听身边的人说,这两人都可以越级和先天初期一战,后天返先天是一个大关键,而后天圆满和先天初期更是相差甚多,更何况这两人都属于后天中期,

    而这两人的比斗,速度之快,我完全看不清,甚至我感觉其中一人随便的一道剑气我都挡不住。而这两人的年纪也是仅大我两岁左右。现在两年过去了,即使我回想起当时他们的决战,我也觉得当时任何一人的一招现在的我还是挡不住。”

    “其中一人就是当时的人榜第十,现在的人榜第五戮剑山核心弟子天绝剑胡凌。”

    林陌听后不由一叹,没想到两人的差距如此之大,以唐玉的实力,自己可能一招都接不下,更何况连唐玉都接不了一招的胡凌了,随即问道:“那么这人榜第十胡凌是因为挑战成功了才晋升上去的吗”

    唐玉摇了摇头道:“不,唐玉输了,十招就输了,人榜前十,每一名差距都非常大,另一人是曾经的人榜第六现在的人榜第三木皇佛寺佛魔玄战。”

    “佛魔这个称号,佛门三寺会允许吗”

    “这个魔不是指魔气,而是指玄战的战斗风格,平时一言不发,但一旦动手犹如疯魔般狂暴,再加上他习练的天佛霸拳以近身**攻击为主,所以战起来会显得特别激烈。”

    林陌此刻不由一阵心向往之,这才是他想要的江湖,群英荟萃,高手如云,而不是像现在一直呆在一个小城,最强的也就炼髓,

    林陌随即想到现在这个胡家大少不在,那胡家这边是不是可以想办法把锦盒偷出来,虽然对锦盒中的物品有点好奇,但最关键的是前任林陌的心结,前任的死就是因为自己最信任的人欺骗了自己而把父母留下的最珍贵的东西偷走,而导致天天酗酒,最后因此而死,这才让林陌现在占了便宜,鸠占鹊巢。

    但始终身体并不是自己的,再加上可能前任死前过于怨恨,以至于自己现在对这具身体的掌控情况也没达到灵肉合一,如若帮前任完成这个溯源,不仅让自己的良心稍安,更重要的是这股怨气也会释放升华烟消云散。

    于是便问唐玉道:“唐兄,既然这胡凌的实力如此之高,那么他的家族是否也有什么高人坐镇,不过我在金阳城这几年,胡家一直都表现得很低调,虽然是金阳城的第一家族,但都很少与外界交流一般。”

    唐玉不屑道:“胡凌强那是因为他是胡凌,至于胡家,就没这个能耐了,最强的胡家家主前两天我见过一个照面,应该只有练气六重左右,

    至于胡凌那个弟弟,看起来温文尔雅,但身体早被酒色套空,估摸着也就炼髓八重左右,还是因为丹药强行提上来的。

    估计胡家把他这家族的福报全都寄生在胡凌身上了,据传胡凌虽然身体资质一般,但悟性极其高,通过戮剑山的四绝剑气中领悟到属于自己的天绝剑气,杀伤力更加超出前者,实在是惊才艳艳。”

    林陌听到此便放心了不少,虽然练气六重也不是现在的他能对付的,但他的主线任务快要完成了,相信会有不错的奖励,而且地宫这个大机缘在,自己只要提升到炼髓**重,就敢于和对方一战,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的目标不是杀人,而是需要把锦盒拿回来,这应该会有更适合的方法,对胡家的情报还是不足,义气会那边一直没有动静,可能真的是把李虎当弃子处理了,毕竟一个炼体的小人物,要不是有个内门执事的叔叔,想加入这种大帮都不太可能。剩下的只能靠自己了。

    于是两人继续谈天说地,唐玉的随意扯一些江湖中听到的八卦信息,林陌好歹前世也是一个商业大亨,自然在谈话中有意无意的顺着唐玉,让唐玉谈兴正浓,

    两人喝到下午,二楼剩下的人都已经悄悄走光了,不过剑邪门的韩萧在临走前盯了林陌一眼,林陌还是察觉到了,看样地宫一行并不会顺利了,在江湖中这种小心眼欺软怕硬之人并不少,如果对方想对自己动手,自己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下午两人去铁匠铺取出自己打造的装备,有了精铁腰带血刀便可以直接从腰间抽出,更加的方便而且出其不意,唐玉打造的是七七四十九颗断魂钉,林陌这才想到唐门最强的是暗器和毒功,之前折扇的随意一扇,可能也只是单纯的运用功力的技巧,顿时对人榜的实力有了更深一层的认知。

    林陌与唐玉互报了下客栈地址后,越好四天后地宫开启再见。

    天色渐晚,路边的行人也越来越少,直到黑夜弥漫后,林陌向郊外走去,准备这剩下的几天好好练习一下血杀刀法,同时也适应一下这种新的出鞘方式。

    不知不觉,林陌走到了之前的别院前,这时他感应到身后有一道破空声,仿佛有利器袭来,当下运用九转挪移灵巧避开,此时一抦短刀插着一封书信钉在林陌刚才站立的位置。

    林陌先是观察了一下,然后运用内力包裹双手,把书信展开,上面写着:

    “想要回林家的锦盒吗,现在来城外野兽林见。”

    落款是婷。

    看到这林陌顿时懂了,这不是自己那个青梅竹马又嫁给胡家二少的发小孟婷吗,那么她这是什么意思,胡家发现我练习武功,准备处理掉我

    不应该如此,现在正好是地宫开启前夕,此时有一丝风吹草动朝廷都不会放过胡家,而胡家是金阳城第一家族,朝廷肯定会派人盯着,以防他们这个时候搞什么幺蛾子,那么就只能是孟婷真的找我,而且刚才的一刀并不强,我可以轻松察觉并避开,那么发射暗器的人,实力和我相仿或者在我之下,

    不管怎样还是去看看吧,如果有阴谋只能借唐门唐玉的势了,毕竟今天呢些大门大派都看到我两在一个桌子上喝酒。

    随即林陌便向城外野兽林走去,之前因为银两不足来过这里猎杀野兽,所以一路上林陌倒是驾轻就熟的避过一些危险地带,虽然都是炼体的野兽,但架不住数量太多,如果不小心被围攻,以现在他炼髓三重,想脱逃也不是很容易。

    到了野兽林,四周静的只能听到风声,林陌看到一棵大树上有指向标志,仔细看了看痕迹,确认是刚留下来了,便顺着标记小心的一步步前往,经过拐了好几个转弯之后,终于看到了月光下的孟婷,这是他重生一来第一次见她,之前前任的记忆已经逐渐模糊了。

    月光下的孟婷这时察觉到了林陌的到来,回头望到,此时林陌感到一阵心涩,悔恨,怜惜,他知道这是前任留下的,随后这些感受慢慢,慢慢消散,化为陌生的凝视,

    不得不说,孟婷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虽然五官有些妖艳,但是在月光的照映下却显得越发清冷,身上的黑袍也包裹不住她玲珑的身材,当林陌看到她的眼睛时,这是一双会笑的眼睛,从眼神中林陌看到了依恋,后悔,一丝欣喜,最后化为坚定。

    而此时的孟婷看到一身黑色劲装的林陌,初时还能从林陌的眼神中看到对自己的复杂感情,但眨眼的功夫,再看向林陌,发现对方看他就像看一个陌生人,眼内没有任何涟漪,很平静,很平淡也很疏远,孟婷不由得抿了抿嘴唇,心里一阵抽疼,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一方越发的冷漠,另一方虽然眼神很坚定,但眼角不由得流下一滴清泪,双方没有人说话,从远方看月光下的黑袍男女显得异常契合,仿佛他们就应该这样,双方不发一言的对视,一眼万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