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林陌二人进入酒楼二楼后,先是靠近楼梯的一对男女看了过来,其中的男子样貌端正,但是眼神却带着一丝邪异,而那女子却显得很恬静,看了两人一眼并不作声,而是继续吃东西。

    此时那邪异男子随手拔出鞘中宝剑直接刺向率先走入二楼的唐玉面门,其他的酒客都沉默不语,反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而唐玉没有丝毫慌张,随手握住扇柄,折扇并未打开,以扇骨点向对方的剑尖,那男子并未反应过来,依然继续直刺唐玉,却被唐玉手中的折扇拨开宝剑,然后折扇打开,以扇面打向那男子腹部,那男子顿时被击飞,口吐鲜血。

    这时酒楼的其他人才反应过来,但没有人说话依然保持沉默,同桌的女子也只是看了看唐玉,随后笑了笑道:“人榜第二十位,如玉公子唐玉果然名不虚传,小女子是越女山庄内门弟子柳娥眉,有礼了。”

    那吐血的男子吞服了几颗丹药脸色稍缓后,起身抱拳致歉道:“抱歉唐公子,一时没认出阁下,在下剑邪门内门弟子韩萧。”

    唐玉只是看了他们两眼,点了点头,回了个礼貌但明显生疏的笑容,也不答复两人,便找了个空座坐下。

    柳娥眉没有说什么,回了个微笑后看了看林陌便继续吃东西。

    而韩萧却感到了被无视,顿时有些愤怒,但想到刚才的交手明显不是唐玉的对手又有些惧怕,反而把一丝愤恨的目光投向与唐玉同来的林陌身上。

    这时候隔壁的两个世家打扮的公子分别走来向唐玉打了个招呼:“在下东方家东方槐,皇甫家皇甫凌云见过唐公子。”

    而唐玉同样点了点头,同时拱了拱手,态度比刚才面对韩萧二人要好上一些。

    那两位世家公子也不觉得难堪,回礼后便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吃酒。

    最后酒楼的两个穿着黑袍的男子只是把目光投向了唐玉一瞬,便继续低下头。

    这时林陌向着唐玉的座位走去时,其中一个黑袍男子拔出手中的长剑刺向林陌,

    林陌转身施展九转挪移轻轻避开,而黑袍男子却不想让,继续施展剑法,但是在酒楼这种狭小的地点,九转挪移占了太大的优势,林陌也不反击,只是按照九宫位置一一躲避,二十招过后,

    那黑袍男子可能觉得有点难堪,手下微微发力,而手中的剑却在瞬间直接刺出十几道,以林陌的眼光也分辨不出虚实,无奈下拔出血刀,全力施展血杀刀的杀招血海漫天,顿时一片血光击碎虚影,刀剑相击,两人都微微后退一步,那黑袍男子点了点头,收回手中长剑道:

    “九幽邪道独孤魔教,孟青。”

    林陌也收回血刀,点头道:

    “林陌。”

    随后孟青回到原位继续吃酒,林陌也继续向着唐玉走去,这时与孟青同桌的一人走上前,在林陌耳边说道:

    “你施展的招数还有你的武器对九幽邪道中的血魔教很有吸引力,这次地宫血魔教也会派人来,而且来的是人榜第九十八位嗜血手许天复,你要小心了。”

    林陌停下了脚步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还有阁下是”

    那男子道:“九幽邪道天魔殿风恨,至于告诉你,只是不想让血魔教的人占了便宜罢了,许天复虽然是人榜榜末,但也有练气八重的实力,你至少差了一个境界,面对他的话,毫无还手之力,所以自己小心吧少年。”

    说完也不等林陌答复,便自己回到之前的座位上,继续饮酒。

    而此时酒楼的气氛更加沉静,没有一人说话,都是在各自对付着面前的酒菜。

    林陌皱了皱眉头后,走向唐玉,坐在了唐玉的对面,并且低声问道:“唐兄,不知天魔殿和血魔教是否有什么恩怨。”

    唐玉挑了挑眉头,看了风恨一眼了然到:“哦看样子刚才与你说话的那位是天魔殿的人咯,不过说到恩怨,天魔殿与血魔教据说都是之前一个超级门派的分部,而这个超级门派在三百年前被佛门三宗联合道门剿灭后就销声匿迹了,

    而天魔殿和血魔教就一直在争夺这所谓的正统之位,其实有眼人都猜出了双方是想合并对方,不知刚才那个天魔殿的小子跟你说了什么”

    林陌皱起的眉头更深了,说道:“他说我的招式还有刀对血魔教的人有非凡的吸引力,并且人榜第九十八名嗜血手许天复会来,让我见着躲着点。”

    唐玉打开折扇扇了扇道:“刚才见到你的招式,确实是属于血魔教的风格,但只有血气而没有魔气,可见这并不是一式魔攻,血魔教的人因为练功练的魔气如体经常会意气用事,

    有时魔气侵蚀的过快会毫无缘故的滥杀无辜,所以你这种招式既有了血煞之气却能保持理智,确实对血魔教的功法参考应该有一定的帮助,不过地宫外你倒是不用担心,你和本公子一起,那许天复不会轻举妄动的,人榜前三十和后面的相差非常大。”

    林陌点头谢过唐玉的好意,但心里却想到:练气八重的话相差了一个境界,即使我凭借手里的宝刀和血杀刀的招式对他有所克制,但也只能对付练气一重,实力!实力!相差还是太多了!

    这还没有走出金阳城,同龄间就有这么多比自己强的,甚至刚才对我出手的独孤魔教的孟青,我也感觉他可能连七分力都没有使出,而我的全力杀招只能对拼个半斤八两,

    虽然唐玉说了对方不会轻举妄动,但万一对方强制出手呢,唐玉会因为我,去得罪血魔教肯定不会,我两只是萍水相逢罢了,他能做到让我跟着他而带来的一些庇护,已经仁至义尽了,不能把一切都赌在这上面,

    按照唐玉说的,地宫开启只有几日,幸亏其中限制的最强也是炼髓十重,否则我是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还是看地宫能不能有新的收获,此外还是要抓紧提升功力才行。

    压抑住心中的烦躁后,林陌的眼神也平静下来了,随口问道:“不过唐兄,之前还真没想到你是人榜第二十位,真是失敬了。”

    唐玉笑道:“朋友嘛,相交贵在交心,这人榜的名声对于我来说虽然有好处,但也算是好坏皆半吧,时不时就有些挑战我的,而一些大门大派又不能打死,打残了也会出麻烦,哎,再加上我人榜前面的一个个都强的离谱,我也只能卡在这二十位了。”

    林陌此时也未想太多,随口恭维了几句,毕竟以自己实力连人榜末尾都打不过,也不好高骛远,只是随口问一下江湖上的常见情况。

    唐玉也笑着解答,然后瞟了眼剑邪门的韩萧,对林陌悄声道:“这剑邪门的韩萧可能把对我的愤恨转移到你身上了,你要小心点,他是炼髓十重圆满,而且有意压制自己没有突破到练气,要比普通的练气一重高手还强,

    此外他对面的柳娥眉实力应该比韩萧强,虽然表现的也是炼髓十重,但我没想到来的竟然是内门弟子,还有这边两个七大家的,都是外表炼髓十重,真论实力的话,想必练气二三重也不是对手,你这次地宫之行可麻烦了。”

    林陌拜了拜手,并不在意道:“还不知道地宫考核的是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只是唐兄,你说这次来地宫的人选,只会有这么几人吗”

    “当然不止,此外还有一些像血魔教许天复这样,蹲在地宫外的,应该是看哪个散修拿到头筹,然后截货杀人,这种事正派光明正大是不敢做的,但私底下或许会扣个罪名直接击杀,

    而邪道的估计连罪名都懒得扣。不过江湖就是这样,有些宝贝即使你拿到手了,也不一定保得住,林兄不妨找一个大势力加入其中,否则像这种情况,都会有人保驾护航,至少抢也不会被针对,

    等地宫一事结束后,如果林兄对我唐门感兴趣可以加入执事部,不过我观林兄练的是刀,江湖上用刀的好手多为隐士,其次就是九幽邪道,最末就是七海帮,

    七海帮帮主蛟天雄绰号就是鬼头断刀,地榜排名第九位,很是强悍,而且七海帮的加入条件较为宽松,林兄倒是可以一试。”

    林陌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在金阳城还好,等到出去行走,大势力数不胜数,不知道怎么就会惹上一位大佬,自己如果加入其中一个势力,以自己的成长速度必然会受到看重,再加上系统的辅助,在前期可以更好地成长,

    只不过这势力的选择却有些难度,自己的武功招式多半来自上一世的武侠传承,而这个世界的招数也都不俗,或许考虑加入七海帮也不错,

    至于九幽邪道,林陌想都没想过,开玩笑呢,虽然江湖对邪道没有喊打喊杀,但相应的压制还是有的,自己可不想莫名其妙被当成小魔头被大侠为民除害了。

    看来地宫一行后,抓紧拿回胡家的锦盒,就可以找个新的势力慢慢发展了。

    “对了,唐兄,不知你对我们金阳城的第一大势力胡家,是怎么看待的,这次地宫出世,胡家应该也会派人前来吧。”

    唐玉听到胡家的名头皱了皱眉,仿佛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说道:“胡家确实是个麻烦,准确的说不是胡家,我和这胡家也有些许恩怨,特别是胡家大少爷胡凌。”

    林陌听到这一愣,因为按照唐玉的身份为人榜二十,在唐门必然是核心弟子,而金阳城只是一个小城,最强的才炼髓,唐玉的实力必然是后天境界,竟然会因为这么一个偏僻地方的公子哥而产生恩怨,不解道:“胡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