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唐玉的有意结交下,林陌也渐渐放下了些许心防,两人在街头便走边聊。

    唐玉善意的提醒道:“林兄的这把血刀应该是黄阶上品的武器吧,如果让一些爱刀人物看到,或许会有些麻烦。”

    “黄阶上品敢问唐兄这兵器间也是有明确的阶位划分吗”林陌不解道。

    “林兄应该是一直在苦修所以对一些这方面的事才有不解吧,武器是分天,地,玄,黄四阶,每阶又分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

    两个大阶位的武器差距,对武者的武功招数加成有很大的影响,此外天阶以上也有神兵,至于神兵间的划分就不是我这唐门小小弟子所能知晓的。”

    唐玉缓了缓继续道:“就像你这把血刀应该是黄阶上品到极品之间,黄阶的武器通常是后天境界的武者所持有,林兄你的修为应当还是在炼髓,在金阳城这小地方无碍,一旦出去闯荡难免会引起别人的贪婪之意。”

    林陌拱了拱手道:“多谢唐兄的提醒,不过最近金阳城倒是不太平,很多大派弟子都到了,应该是有什么大事发生,想必也不会有人把目光放在我这小小的炼髓武者身上。”

    “林兄的目光倒是够敏锐,最近确实是有件大事发生,不过所谓的大派弟子嘛,呵呵,一些普通弟子罢了,真正的各门派的门面弟子都未出动,

    这些来金阳城的弟子修为最高的也是在炼髓十重而已,真正的核心弟子是不会掺和到这件事中的,我唐门因为属于完全中立的阵营,所以我才敢来此地。”

    林陌听到这挑了挑眉,“唐兄,我这初入江湖对江湖各大势力也就只知道名字而已,这难道还有什么明确的阵营划分吗,不知唐兄可否相告。”

    唐玉摇了摇扇柄自信道:“林兄这就问对人了,要说消息最灵通的应当是天机府和四大皇朝,其次就是像我唐门这种完全中立的阵营,当然天机府也是完全中立,先说说和我们唐门一样的中立阵营吧,像是八大帮中的墨门,圣医盟,万柳商会都是属于中立阵营,

    剩下的义气会,七海帮和丐帮是属于正道阵营,七大家族是属于偏向正道的一方,毕竟一个家族的名声是很重要的,但据说他们私下里和九幽邪道有一些联系,

    六剑中的浩然山庄是属于绝对正道的一方,毕竟他们所修炼的浩然剑诀就是以正气为主,越女剑会算是亦正亦邪,由于她们门派都是女流之辈,联姻的各大势力众多,所以也没有什么正道弟子敢去指责她们,剩下的戮剑山,剑邪门和淮阴剑阁是属于中立偏正道的一方,而最后的铸剑峰则是完全中立,

    佛门三寺都是属于正道一方,而道门五宫属于清静无为的那种,谁惹他们他们打谁,除了道佛之争之外,平时倒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至于四大皇朝明面上是对九幽邪道喊打喊杀,但听我家呢些长辈说,其中也有不少猫腻。

    虽然现在江湖上九幽邪道被打压的有点狠,但这只是江湖中的一种默契,像九幽邪道中的隐杀所就是杀手聚集地,有很多正道高手也会去买凶杀人,而九幽邪道中的影卫宫是专门提供保护服务的,有很多皇朝的达官贵人又要事时,都会去雇佣一队影子卫随身保护。所以所谓正道邪道又怎么说的清呢。”

    林陌听到此,顿时觉得自己和这些大门大派的弟子差距不小,至少这种江湖中的猫腻,自己一点也不清楚,如果真的去当个所谓正道份子去为民除害,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动了某个大人物的利益然后被秘密暗杀了,自己现在的实力也就是和这些大门派的普通弟子相当甚至有所不如,原本一些自傲的情绪也稍稍平息了不少。

    “多谢唐兄的相告,我初入江湖确实对这方面的大事一窍不知,要不是唐兄所说的这些信息,以后一旦我一旦惹到什么麻烦可能都不自省。”

    唐玉扇了扇折扇笑道:“在江湖就是如此,林兄的这把刀是一把好刀也是一把魔刀,林兄能驾驭这种刀而没有被魔性侵蚀,可见林兄以后在江湖必会有一席之地,我唐门其实也算是做生意的门派,对一些有潜力的散修自然会释放一些善意,所以林兄不必介怀这些小事,

    以后林兄走出金阳城这些小消息也会通过各种渠道得知,今天我只是来交林兄这个朋友而已。”

    林陌听到这才恍然为何唐玉一上来就对他保有善意,拱了拱手道:“不管如何这个人情我林陌记下了,此外不知唐兄可否方便告知最近这金阳城的大事是指什么。”

    “其实这件事,过几天你应该就知晓了,现在告诉你也无妨,因为此事对散修的益处更大一些,林兄应该知晓最近金阳城互相厮杀的事件不少,其实是因为要开启一个地宫所必需的前置手段。”

    “地宫这地宫是有什么宝贝或者神功吗,既如此为什么那些大门大派不派一些真正的高手前来”

    “这地宫是属于一年开放一次,地点随机在这方世界的任何一城,地宫中倒是没有什么宝贝,而是一个大阵,这个大阵每次开启都需要血祭来支持运转,通过大阵后,地宫会给与通关人员相应的奖励,

    不过这个大阵每次都会有修为限制,这次正好是要求练气境界以下,所以林兄这次有福了,但也要小心,这个大阵有的时候是活阵,而有时是死阵,倒不是进入必死,如若是死阵的话,那么进入阵法的人只能活一人,

    当然了据传奖励也很丰厚,历来奖励有神兵利器还有神丹甚至还有地品以上的神功,至于这地宫的来历,可能那些大人物才知道,像我们这些来试炼的就当成一所危险的试练所就好。”

    “那唐兄既然是试练所,为何那些大门派不把相应修为的弟子都派遣来,而且这也没看出对散修有多么友好,不管大阵考核什么,按照大门派的底蕴好处应该也都是那些弟子拿到吧。”

    唐玉笑了笑继续道:“林兄这就有所不知了,第一因为每次进入阵法都是要依靠血祭所以那些正道阵营的就不会来此,而那些偏向正道的也只会派遣一二弟子,

    这是一种潜在的规则,况且四大皇朝每次都会因为地宫开启而造成的一定的动荡,所以联合起来约束了各门派对人数的要求,至于九幽邪道即使来了也会换一副面孔,至于对散修友好嘛,

    其实此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每次大阵开启后得利最多的都会是散修,而各大门派都会有些许损伤,所以只能起到一个试炼效果,前几次地宫开启各大派还都比较在意,这都多少年过去了,这件事也成了常态,因此对一些修为在先天以下的人会比较有吸引力,

    而那些大门大派也就看不上这些了,当然其中可能还有更深一层的隐秘,这些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次地宫为兄是修为问题进不去了,就看林兄的表现了。”

    林陌顿时恍然:怪不得唐玉瞬间就能看出我是属于炼髓期,照这么看他应该至少练气甚至后天境界,我们之间的年纪差不多大,没想到修为竟然差了将近两个层次,看来真的是自己小觑天下人了,

    要不是自己身上有一把黄品宝刀,被唐玉误会为哪个隐士的弟子,恐怕以他的情况也不会放下身段与我相交好。

    林陌又一次见识到了江湖的现实,实力永远是第一因素,你强你就有话语权,你也会得到,你所应有的尊重。

    下意识的握了握拳头,自己重生来到这个世界,不就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吗,而且有系统在身,再加上自己两世为人的经验自己一定会在这个世界留下属于林陌的传说,想到这,林陌的双眼更加有神,一时心态也变得豪情万丈。

    唐玉没有注意到林陌的变化继续道:“林兄这次来的人物并不多,而且这种地宫考核一向对散人有利,林兄虽然修为和他们差一些,但地宫中并不一定考核修为,所以能争就多争一些,

    我虽不知林兄的传承是何,但从林兄的刀中就能看出林兄刀法的不凡,人选刀,刀也选人,若没有相应的招式,即使是神兵,也和凡铁没什么两样,黄阶以上的兵器都会有一些灵性,以此林兄这次地宫之争要加油了啊。”

    林陌再次道谢道:“唐兄今天的一席话确实在下对受益匪浅,这地宫我是一定会去的,至于名次还是要看现场情况了,毕竟修为的差距也在,不过有唐兄的鼓励和消息,相信这次地宫之行不会空手而归。”

    两人相视一笑,便相约去家酒楼喝两杯,到了金阳城最大的酒楼后,两人直接准备去二楼雅座,此时已到中午,酒楼一楼已经近乎人满为患。

    到了二楼却发现只有几个座位上有人,而且看神情和着装,便知不是什么寻常人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