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越发的阴沉,滴答滴答,一滴滴雨滴渐渐落下,越来越快,越来越密集。地面的血迹被雨水冲刷着,但是洗不掉这一抹抹红色,反而因为雨水的蔓延,红色越发的鲜艳。

    原本两伙帮众随着雨越下越大,已经准备离去,而这时由远处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随着声音越来越清晰,一名大头目率先发现了角落里出现的一黑衣男子,

    随着雨水的洗礼,该男子脸色越发苍白,而他的右手握着一把刀,一把红的炽烈的刀,在脚下血水的倒映下,所有看到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一把杀人的刀,一把血刀。

    该男子就是林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对方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喊道:“蛟蛇帮和地虎会办事,长眼睛就一边去!”

    而林陌充耳不闻,继续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去,这时对方明白了这必然是敌非友,一个个拔出了武器,慢慢的朝着林陌包围。

    林陌仿佛没有发现他们的这点小动作,眼睛越发的血红,一直盯着第一个发现他的大头目,在还有十步的范围,一步冲起,运转九转挪移,接连避过了两个中途的帮众,手中的血刀左右一挥,两人倒地,紧接着林陌冲天跳起,血杀刀法施展开了,一刀砍向了其中实力最高的两人之一,

    这种环境下的血杀刀法血气已经凝固的接近实体,该大头目,提起手中的长剑去格挡,反而被血刀一刀劈断,然后向着对方的脖颈抹去,一道血光冲天而起,

    此时解决三人,剩下的七人被这招的气势所迫,一时僵直下,又被林陌砍死两人。

    此时的林陌沉浸在杀戮中,血杀刀不亏是杀人的刀法,之前的瓶颈也被冲开,随着血气蒸发的雾气掩盖,每一刀都看在对方的薄弱点,每一刀都带起一道血光,已经分不清是血液还是血气,等到林陌清醒过来,四周已都是尸体,

    而雨水滴答林陌的脸庞,这冰冷的刺激也使得林陌原本亢奋的心态渐渐恢复冷静,看了看手中红的发紫的血刀,深吸了几口气后,向着客栈走去。

    雨是杀人后掩盖痕迹最好的帮凶,等到两帮知道这次对拼全军覆没后庞然大怒,各自散发人手在城内打听事情的真相。

    这时的林陌终于恢复了冷静,血杀刀是一个魔招,血刀也是一把魔刀,虽然林陌对正魔没什么偏见,但是像刚才呢种失去理智的情况再发生可就不妙了,

    毕竟这次的敌人修为较低还好解决,如果碰到不可力敌之人,这么发狂的上去一顿乱砍就是找死了。还是需要调整自己的心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林陌其实并不知道,之前的杀戮一直看在一个人的眼中。

    胡家议会厅中,几位长老在下面吵个不停,一直到胡家家主胡为地的拍桌子声在销声匿迹。

    胡为地看了四周的长老一眼,说道:“地宫还有十天开启,就让我的二儿子胡易带队,地宫出产什么谁都不清楚,

    因为历来得到了地宫遗藏之人都不会说出口,而每次这种血祭的开启方法便知道必然不是什么正派之物,各位应该都清楚,金阳城是个小地方,我胡家再大也大不过官府,之所以官府卖给我们这点颜面全都是因为官府不希望金阳城乱起来,

    这次六剑中剑邪门和七大家中东方家都会派遣弟子前来,虽然不是什么核心弟子,但地宫每次的开启也都是这些大门大派的绞肉场,我们胡家可以参与,但不能把一切都押进去,胡易,你自己挑三个长老一系下的弟子前去即可。”

    座下一青年男子,看起来内敛光华,谦和友善,给人的感觉就如同一块温润的美玉,而眼底闪过的一丝丝贪婪和渴望却暴露他的真实内心,此人正是胡易,抱拳道:

    “谨遵父命,这次就让三长老手下的几个弟子随我前去即可。”

    听到这,上首的大长老和二长老脸色一变,谁都能想到这次去,即使一无所获,也是一个在各大派露脸的好时机,但家主既然这么定了也只能遵从。

    三长老却笑得合不拢嘴,对着胡易拱了拱手以示感谢。

    这时,一直在胡易身旁一娇艳女子却道:“父亲,妾身也想去地宫可以吗”这女子正是之前骗走林陌锦盒的青梅竹马孟婷。

    胡为地思考了半晌的道:“可以,虽然这次越女剑会不一定会前来,但是有机会总要试一试,以你的这种体质,拜入越女剑会是最佳的选择,

    即使错过了,如果剑邪门的人能看重你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次的一切行动还是要听从胡易的指挥,你两虽没有同房,也是为了你的独特体质没完全激发,你们始终是夫妻,这点你要谨记。”

    胡易眼中闪过一丝火热说道:“我一定会照顾好孟婷的。”

    而孟婷却脸色显示出一丝厌恶,点头道:“妾身知晓了,绝不会坏了胡家的大事。”

    官府衙门,这时聚集着十余名捕头,上座之人道:“地宫开启于我皇朝无关,但血祭之后也要加大对这些江湖之人的严管,至少当街杀戮的事决不能发生,这次安宁街一事,木捕头你先到的说说吧,怎么搞得这两帮全军覆没的,是不是有第三势力插手。”

    一个身穿官服,中等年级的壮硕男子站出来道:“这次安宁街是由于双方杀红了眼,再加上下雨导致了两方打斗出现误杀最后同归于尽。”

    上座之人看了看木捕头道:“是吗,那就这样处理,金阳城是个小地方,可能我只会来这么一次,所以你们不要给我找麻烦,我也不会管太多,约束好手下人,就这样都下去吧。”

    木捕头走出官衙后一身冷汗,心想:这就是大墨皇朝京府的隐墨组吗,好强的气势,还好对方没有深究,林陌,你父母的救命之恩我已经帮你挡了胡家还有这次的事情,也该还完了,

    虽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剩下的路只能你自己走了。回头看了看衙门的匾额—明镜高悬,心下顿时轻松了不少,练武之人若有心结会被压抑境界不得存进,这次的事也让木捕头心结已了,修为晋升到了后天初期。

    林陌在客栈依然勤勤勉勉的修炼,毕竟自己的年龄与那些名门大派的同龄人中是没法比的,

    几天后,修为到了炼髓三重,心中有感,便出门走走,到了楼下一个靠角落的位置随意点了几门小菜边吃边听客栈中一些江湖人士的交谈。

    这边一穿着胡服的大汉道:“最近也不知道出了个什么情况,六剑中的剑邪门和越女剑会,七大家的皇甫家和东方家还有八帮中的唐门都到咱这么个小地方,这下子可热闹了。”

    另一边的一江湖人士说道:“有什么热闹的,这些人大门大派的即使来的都是些外门弟子,但也不是我们这种寻常人士惹得起的,

    昨天一个小世家的公子哥就因为看了那个越女剑会的女弟子几眼,就被他旁边的那位剑邪门弟子两剑刺瞎双眼,真是无妄之灾。”

    周围的人也说到:“确实惹不起,算了喝酒喝酒,那些大门派的人来这和咱哥几个又没关系。”

    林陌听到这,便猜到可能是地宫即将要开放了,义气会的信也发出去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想扯进这个大泥潭还是在暗中行动,

    这时林陌也微微猜到了,这个地宫不管有什么东西光是打开的方式是一种以血祭的形式,就直接排除了那些以正义标榜的门派,佛家三寺,道门五宫都没来,还有六剑中的浩然山庄,八帮除了唐门亦正亦邪其他的都是偏向正派的一方,这么说九幽邪道或许也来了,这地宫一下变成了个大泥潭都陷进去了。

    想到这,林陌便觉得一时气闷,背上血刀,出门而去。

    金阳城中心依然人来人往,全然没有前段时间人迹罕至的现象,可能血祭已成地宫即将开启,两大帮也没有继续相互拼杀,

    林陌这次出门也是为了打造一把合适的刀鞘,毕竟之前的刀鞘是精铁大刀的太过厚重,而血刀较为纤细。

    到了铁匠铺,里面有一白衣公子已在等候,双手看起来很白而筋骨分明,右手手握一把折扇,其相貌也英俊堂堂。

    看到林陌后这位白衣公子,点头示意,面露微笑但有着明显的疏远。林陌也不在意,只是跟铁匠老板说了打造刀鞘一事,血刀出鞘后,一抹血光乍现。身后的白衣公子顿时来了兴趣,上前道:

    “这位公子,在下有礼了,你这把刀应是一把缅刀,其特点软,薄,轻,不应打造刀鞘,更应该藏在腰间,你可以让这边的老板给你打造一副精铁腰带更为合适。”

    林陌听到这,便觉得对方此言有理,问老板一副相匹配的精铁腰带大约要多久。

    那老板答道:“几个时辰足以,下午这位少侠便可来取,我这要先为这位公子打造他所需物品才行。”

    那白衣公子这时邀请到:“这位少侠相请不如偶遇,在下初来金阳城,下的刀便知是为刀中好手,交个朋友如何,唐门唐玉。”

    林陌这时看到对方双眼清澈没有丝毫对自己兵器的贪婪之意,知晓对方应当是诚心结交,而且唐门是八帮之一,应当有很多关于地宫的信息,便拱手道:“在下无门无派,金阳城人,林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