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林陌把别院退了以后,别在靠近金阳城中心的地界找了一家客栈包了一个月的食宿,不得不说灭了二虎寨之后银子至少是够用的,怪不得很多名门少侠下山历练第一件事就是灭几个山寨,既有了名声也有了钱一举两得。

    林陌在自己的房间调息了几天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就把二虎寨得到的书信先拆开,希望能获得一些独有的情报,

    打开信发现这是一封还未寄出的信,是李虎简单的汇报了一下来金阳城打探情报的事情,只是说了蛟蛇帮和地虎会的一些冲突在不断扩大,具体事由没有打听清,更重要的是说了胡家,说被胡家执事伤了以后又被口头警告最近老实一些,李虎怀疑胡家应该更清楚地宫的一些情报,并向义气会求援,指自己的修为还是太低。

    林陌看到这便知道这是一个栽赃的好机会,毕竟李虎和身后的义气会还是不清不楚,虽然自己做的万无一失,但毕竟这是武侠的世界,谁知道会有什么更奇怪的功法会被发现到蛛丝马迹,这封信出自李虎之手,一旦被寄出去至少能转移义气会的大部分注意。

    于是稍作装扮后,便找了个乞丐给了点银钱让他把信寄出去,回到房间便开始钻研九转挪移身法,这门身法在一定意义上补足了目前林陌的一大短板,而且由于前任林陌这个书呆子,对九宫八卦乾坤两仪等都有研读,所以很轻松的便入门,几天下来便练得有模有样,当然最大的功劳还是易筋锻骨章的修炼使自己的根骨资质不断上升。

    “系统,查一下我现在的积分,对了我还有一次二星刀法转盘给我转了。”

    “叮,宿主还剩积分500,开始确认二星刀法转盘。”

    脑海中一个大转盘平均分成了五份,只能看到五个黑影,指针开始不断地转动,慢慢停在了一个黑影处,这处黑影顿时变得清晰,

    是一个少年形象,这少年赤着上身,身上横七坚八也不知有多少伤疤,他脸上有条刀疤几乎由眼角直到嘴角。他满头黑发也未梳,只是随随便便地打了个结,他伸直了四肢,斜卧在竹椅上,像是天塌下来都不会动一动。但不知怎地,这又懒、又顽皮、又是满身刀疤的少年,身上却似有着奇异的魅力,强烈的魅力。尤其他那张脸,脸上虽有道刀疤,这刀疤却非但未使他难看,反使他这张脸看来更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

    “恭喜抽到综合绝代双骄二星半人物,江小鱼。据监测该人身上有一门三星刀法,两门二星刀法,三门一星刀法,开始抽取二星刀法。叮,恭喜宿主抽取到二星刀法《血杀刀》”

    “系统这个综合绝代双骄是什么意思,而且我记得在小说中江小鱼虽然是主角,但主要是运用在计谋中,而且唯一说得上来的武功只有《五绝神功》还有这个二星半人物是什么意思”

    “叮,这里抽取到的人物是根据前世小说影视游戏综合实力换算的,虽然在小说和影视中江小鱼实力没有表现的很惊艳,但在游戏中新绝代双骄系列中却表现的很强势。而至于二星半是根据综合实力换算而进行的定级。”

    “这样啊,这样也好,幸亏当时在上学期间接触过这些小说改编的单机游戏,那在游戏中我记得血杀刀是有衍生技能的,这也可以通过修炼获得吗”

    “可以,不过这不像游戏中一样容易,需要把血杀刀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并且领悟到血杀刀中的真意,才有一定的概率领悟出衍生技能。”

    林陌顿时平静下自己激动的内心,好吧,还有500分是吧,一起给我抽了吧。

    “叮,一星到二星期间转盘抽奖开始。”相同的转盘五等分,只是分成了功法,丹药,兵器,其他和空,最后转到了兵器停了下来。这是一柄软软的缅刀。

    刀身不住颤动,宛然是一条活的蛇一般。月光之下,但见这刀的刃锋上全是暗红之色,血光隐隐,极是可怖。其锋利之处,不亚于世上任何神兵利器。

    “恭喜宿主得到二星兵器—血刀。”

    林陌开心道:“血刀和血杀刀法这倒是挺配的,这应该是血刀老祖横行塞外的那把血刀吧,他死了以后给了狄云倒是有点可惜,本就是一把沾染无数血腥的魔刀又何必非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想想狄云的人生就是一场悲剧,到我手里反而是一件好事。”

    这次抽奖倒是让林陌弥补了最后的短板,之前修炼的菩提刀法,太过于厚重,十招里八招都是防御,或许也是因为少林寺的那种环境练刀也是讲慈悲之意,而对于林陌这初次领悟刀心的人来说就有点违和了,

    林陌的刀就是一往无前的霸道,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血杀刀法却刚好以攻击为主,而且此功法受伤越重就会越强,在攻击对方造成伤口时,会吸引对方的血气而凝练出血色刀气,随着敌我双方受伤程度会不停的吸收双方的血气而增强自己每一刀的锋利程度,

    再配上血刀这种武器,也能很好的遮掩下吸收血气造成的负面影响,毕竟在这个江湖上这种武功已经算是魔功了,虽然林陌并不在乎正邪区分,但行走江湖一个稍好点的名声还是有必要的。

    林陌续了两个月的房费后,又经过一个多月的修炼,林陌的九转挪移已到小成,而血杀刀法却陷入了瓶颈,距离主线任务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外面蛟蛇帮和地虎会的冲突也越演越烈,主线完成情况,61100,还差三十九个人,是时候去外面打听下具体情况了。

    这时候的街道也都寂静了不少,最近街头上两伙帮会人员的互相斗殴越来越明目张胆,官府的人也只管收尸,对这种影响安全因素的现象不管不问,一切都朝着一种诡异的方向发展。

    林陌现在已经是炼髓二重的高手了,即使是在金阳城也算是一个小高手,胡家的具体情况暂时未知,但就两帮帮主是炼髓五重,剩下的高手估计最强的也就在炼髓二三重。

    地宫之事林陌可一直没有忘记,现在也是时候打探下具体情况了,之前在客栈打听过,貌似蛟蛇帮和地虎会旗下的两伙大头目要在安宁街血拼,这安宁街是属于之前靠近林陌别院的街道,因为隶属于接近郊区了,所以人烟稀少。

    到了安宁街后,两伙人已经打到气头上了,遍地都是伤亡者,林陌没有急着上前,而是靠近街角已最快速度掳来一个炼体八重的帮众,本来该帮众还想叫嚷一下,但血刀架在脖子上后一切都老实了。

    林陌冷漠的说道:“下面我问你答,要是撒谎或者叫人,你应该会知道我这刀快不快。”

    这帮众这时已经从之前激斗中得亢奋状态慢慢褪去:“我是地虎会的小头目,大小也算个人物,只要您说的我都会好好回答,您杀了我反而会有很多麻烦,毕竟我这小头目如果不明不白的死去肯定会惊醒上面的人物,您只管问,我也会好好回答。”

    林陌听到这眉头一蹩,确实最近两帮互斗死的都是底层的小人物,稍微上点档次的倒是一个未损,这到有些奇怪便问道:“你们这两帮最近是什么情况,而且你刚才不挑着对方的小头目战斗,反而杀下面的小喽啰是几个意思。”

    这帮众眼珠转了转说道:“其实我也不清楚,但上面下的命令就是如此,让我们互相战斗,而且要求了小头目以上的不能和同境界的战斗只能去杀下面的一些喽啰。”

    林陌这时感觉对方并不老实,血刀一挥快速的在对方的四肢各留下一道大伤口,鲜血缓缓流出,而由于血杀刀的功法所致,鲜血很快蒸发为血气,这小头目顿时疼的脸色发白。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说,我也好好听。”

    随着血气的蒸发,鲜血流失速度也加快,小头目连忙说道:

    “这是地宫开启的因素,剩下的我真的不知道,只是有次听到要以金阳城内血祭为因,之前朝廷的官府中人来找过帮主,说不管地宫的开放也不会进入地宫,同时两帮不得祸害城内百姓,

    即使血祭也要由两帮的人员自己解决,我这是偶尔一次和大头目喝酒才听到他说出口的,这位少侠绕了我吧,我还可以给你打听更多的消息!我也是没办法只能听上面的,不是他们死就是我死!所以只能两方人马找由头互拼来实现这个条件!”

    林陌听到这有点明悟了:在这个江湖最底层的人就是互相消耗的炮灰,甚至他们以为是在为帮里建功立业,其实只是工具罢了,

    我绝对不能成为炮灰的一员,即使改变不了这种现象,我也一定要成为制定规则的一方,想到这,心里发狠一刀抹向小头目的喉咙。

    随后看到双方血拼的还有十个人左右,都是炼体八重以上,还有两个炼髓一重应该就是其中的大头目吧。然后两方都熄了继续动手的打算,因为距离太远不知道在商议什么。

    林陌看到这,心里更加发寒,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会让自己手下充当血祭的祭品。

    看到这满地的尸体,血流成河的景象,两眼顿时发红,心里暗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圣母,但这种把人当肉猪的血祭不可原谅,你们安心走吧,他们这些头目马上会随你们而去。

    握了握手中已经发红的血刀,缓缓朝两方人马走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