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陌踏入议事厅,发现里面还有个小的房间,想来就是李虎闭关之地,于是便放轻了脚步,悄悄的向一间房门走去,右手握的刀柄也越来越紧,一脚踹开房门后,运转内功快速冲进密室。

    李虎此时正在调息,听到一声巨响后,内功运转有所偏移,一股气血涌向喉间,张嘴喷出一口气血后脸色越发显白,大怒道:“哪个杂碎这么大的胆子!”

    林陌冲进密室看到一身穿锦衣的三十岁左右大汉,便知道此人应该就是李虎,二话不说一刀力劈华山向对方的脑门砍去。

    李虎发现来人并不是自己手下的喽啰,相貌也完全陌生,虽然不知道此人是谁,但多年练武的本能犹在,一个闪身后移躲开了此招,只是由于之前的内功紊乱而导致身形稍显慌张,被这刀劈中了左肩,右手顺手抄出一把镔铁刀砍向对方,

    林陌见此人脸色发白嘴角有血渍便猜到可能是自己打乱了对方的内功调息造成了反噬,又因为对方也是用刀,便和李虎开始了对砍,每一下双刀的击打都会加重对方的内伤。

    李虎见对方每一招都在消耗自己的内力加重自己的伤势,便猜到对方的功力没有自己深厚,便开口道:

    “这位少侠,有什么误会说清楚了咱们可以解决,我也是刚来这边落草为寇,之前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即使劫镖也都是手下人自作主张,你既然来到我面前了,说明他们都被你解决了,有仇也该报了,而且我是义气会内门执事李天洛的侄子,有什么事都好商量!”

    林陌猜到了对方是想要拖延时间,既然进入江湖中,哪还有什么优柔寡断之辈,而且所谓的解决误会也是建立在实力的对等上,一旦李虎内伤痊愈自己万万不是对手,于是一言不发,或砍或挑或撩或截充分的运转了菩提刀法开始对攻,

    李虎虽然之前受了内伤,但一手刀法纯属不弱,即使林陌的每一刀都灌入内力想要通过相击来加深李虎的内伤,但李虎总能以刀击打在林陌的内力覆盖的薄弱处,以此两人反而打了个不上相下。

    对攻了二十几招后,李虎也发现论功力对面的小子和现在自己内伤的情形下也是半斤八两,论招式,自己更擅长攻击而对方更擅长防御,不过还好对方的身法较弱,真的僵持下去只要找到一处破绽自己就可以将其击伤甚至击杀,现在要做的便是给对方制造破绽,于是便采取语言攻势。

    “小子,你应该也看出来咱两现在这么僵持下去,对谁都不利,这次咱两也应该是第一次见面,你现在退走,我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继续僵持下去不见得是你胜。”

    林陌这时也发现了这点,菩提刀法还是太弱,在攻势上要远远比不上李虎的这套刀法,再加上李虎的身法较为高深,双脚或转或挪,走位甚是精妙,总能在自己的刀法降临之前稍显偏移,击不中对方只会白白消耗自己的内力,这样下去不行,

    这时想到,之前李虎打探金阳城的消息,再加上李虎说自己并没有主动派人出去劫镖,而胡家却以此为由派了个执事来把李虎击伤,这其中绝对有猫腻,如果自己假扮胡家之人是否能问出一些消息,定了定心神问道。

    “李虎你这伤倒是还没好利索吧,之前家主给你的警告你收到了吧,现在还敢在金阳山呆着,莫非真的想死不成,这里是大墨皇朝,别以为义气会的名声真的有用!”

    “你是胡家的人!该死!我就知道这事绝对没完!地宫之事即使你把我杀了,也会有更多的人来此,六剑七大家都有了消息会派人前来,你以为杀了我有用吗!

    这样只会招惹到更多的人,别以为是在大墨皇朝就相安无事,别忘了金阳城只是个边郊小城,想吃独食,没人能护的住胡家!”

    林陌听到此神情更加冷淡,而手中的刀势却越来越猛烈,大脑飞速运转中:

    地宫应该就是最近那两大帮对峙的原因了,六剑七大家都有消息但最近并没有什么外人来此,李虎身为义气会的人却要偷偷摸摸的以山贼的身份来悄悄打探,这个地宫如果是出什么重宝或者神功,完全没有必要这样,手里的信息还是太少了,

    现在能掌握的就是,六剑七大家还有义气会对这个地宫虽然看重但不是非此不可,反而金阳城这两大帮还有胡家比较紧张这些,而大墨皇朝也没有什么反应,朝廷的情报总会比江湖势力要强得多,没反应只能说明不在意或者是不能在意,剩下的八大帮天机所分部应该不会插手,万柳商会也只是做生意的,更加说明地宫出产的绝不是宝物什么的,绕了半天现在最矛盾的还是六剑七大家可以堂堂正正的来,而义气会却需要偷偷摸摸的派人来打听消息,

    首先排除势力因素,那就是地宫里的这件东西是和义气会有矛盾的,义气会以彰显自己义气为主,而且义气会会主蒋义是江湖公认的一大善人,据传在义气会经常接待一些落魄的江湖客,而且也常常为一些无处申冤的弱者打抱不平,即使不知道这个蒋义真的是不是这种人,但至少面子上也必须维持住自己正派讲义气的一面。

    可以确定的是杀了李虎不会被义气会光明正大的针对,不过现在这么僵持着也是个麻烦。

    林陌虽然想了很多,但手下的攻势却越来越猛烈,刀法越来越娴熟,砍、撩、挑、截、推、刺、剁、点、崩、挂、格、削,每一式在运用中逐渐融会贯通,但李虎的身法挪移越来越精妙,刀法攻势也越来越刁钻,

    这时李虎抓到林陌的一个破绽一招挑开林陌的格挡,迅捷的一削给林陌的前胸带来一丝血光。林陌此时眉头大皱,虽然这是皮外伤但这种流血量不尽快处理也很麻烦,不能再拖下去了,想到这林陌急中生智说道:

    “李虎,义气会应该放弃你了吧,地宫中的东西只有义气会不敢堂堂正正的拿到手,反而让你这个义气会中的小人物用这种方式在金阳城打探消息,

    即使你得到了有效信息,义气会也不会留你了,一个义气会的成员在外当山贼打劫,你说义气会的名声要不要了,从一开始你就是弃子你知道吗!”

    李虎越听脸色变得越白,这些问题自己也想过,但总是被自己下意识的忽视了,

    虽然不知道地宫中是什么,但是义气会不能光明正大的进地宫就说明了此事隐情很多,特别是让自己在附近当山贼来打探消息,就已经完全划分界限了,

    自己一直想不通就是打探消息为什么要以一个和义气会完全断绝的方式,而且自己叔叔在内门虽然地位不是最高的也算中上层,这种任务为什么要让自己去执行,这些事越想越想不通。

    手中的招式也越来越紊乱,或许是有点心灰意冷,脚下挪移慢了一拍,被林陌抓到了破绽,之前林陌练刀,主要练得就是一招砍,此时林陌这一砍气势十足,李虎虽然格挡住但气势却越来越弱,双脚不由后腿,刀法练得就是气魄,你自己不相信自己的刀没有胜心,招式也会大大折扣,

    林陌一刀接着一刀,气势越来越恢弘,仿佛猛虎的咆哮越来越猛烈,反而李虎之前被打断了心绪,再加上自己认识到了身为弃子的命运,刀中显露的只有一股心灰意冷,气势也越来越弱。

    此战从一开始的对砍,到李虎猛攻林陌守,到现在攻守转换让林陌有了新的领悟,武功招式的精妙很重要同时自己的心态也很重要,

    刀者,霸道之器,每一刀都是为了胜利而斩,出刀就代表着要胜要赢,随着一刀又一刀的斩落,李虎终于防不住毕竟他的刀法以攻为主,

    林陌在连续砍了十刀之后感觉仿佛自己心中的枷锁被打开,双眼变得炯炯有神,我要胜,我要赢,我的刀一往无前,刀出不回,非死即生。

    林陌又斩出一刀,而这刀对于李虎的感觉犹如神魔般无法抵挡,也躲不掉,喃喃自语道:“这是刀心雏形,哈哈哈,没想到胡家派了这么个天才来杀我,哈哈哈,也好反正被放弃了,就让我成全你的刀。”

    脸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从上而下,李虎的身体被砍成两半,鲜血流了一地。

    林陌此时内力所剩无多,不由得半跪在地上,一手杵着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虽然身体很虚弱,但精神状况格外的好。

    “李虎死前说的这就是刀心雏形吗。”

    这时系统声音响起:“叮,恭喜宿主领悟刀心雏形第一层,完成连环任务刀之路第一环,特奖励轮盘抽奖二星刀法一次。”

    “系统,刀心是什么,还有这个连环任务一共有几环”

    “刀心是一个用刀者的基础,是一个刀者对于自己的刀的看法也是自己以后要走的路,连环任务没有固定环数,只看宿主能走到多远。”

    “是这样吗,我懂了,武无止境,刀也无止境吗。转盘回去再转,现在是要好好找找李虎和义气会有没有留下关于地宫的线索。”

    林陌开始搜索这间密室,密室很小,很容易林陌就找到了暗格,发现了一封书信和一本秘籍。

    “系统,我在外面得到的东西可以查看具体信息吗”

    “可以,宿主可以使用扫描功能,确保此物是由宿主所有才可以扫描。”

    林陌听到一愣想到:看样这个系统还有别的功能,只是他不主动说,需要我自己发现吗。随后跟系统说道:“那么扫描这个秘籍。”

    “叮,扫描完毕,二星功法九转挪移,短距离身法,消耗内力较少,以九宫方向基础,通过步伐来实现以最少的消耗达到最佳的位移。”

    林陌顿时心里一乐:原来是李虎之前用的身法,这次收获还不错,这封书信还有转盘还是回去在解决吧。

    然后搜了搜山寨的一些银两,这倒是有了不小的发现,最后一把火把二虎寨点燃,这样应该不会留下线索了,谁又会联想到一个之前的废物呢,最后飘然下山而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