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皇后 第103章 文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作为一个皇后最新章节!

    哪怕是白光刺目,让她的眼睛生疼,凌苍苍也没有一秒钟把目光从空中的王风上移开过,当她看到王风失去动力开始掉落,就蓦然抓紧了身前库莫尔的肩膀:“快去!”

    当然不用等她开口,库莫尔也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王风,在凌苍苍出声的瞬间,他就飞快操纵自己的机甲飞了上去。

    和他一样反应迅速并几乎同时接近的,还有萧千清的寒秋,默契地一人一边,他们共同小心地托起王风。

    萧焕关掉了通讯设备,他们没办法看到驾驶舱里的情况,又不能就在这里打开驾驶舱,只能托着王风,飞快向距离最近的城堡区飞去。

    通过了连接门,他们顾不上返回金堡垒,立刻就降落在门内的一块略微平整的草地上。

    好在即使是王风这种机甲,在机甲本身的系统失去动力后,也有可以从外面强制打开的机械装置。

    库莫尔带着凌苍苍从自己的机甲里跳出来,一言不发地攀到已经被放平的王风胸部,手动将驾驶舱打开,而后一刻也不等地进去将驾驶位上的那个人的头盔摘了下来。

    虽然紧闭着双目,看起来像是失去了知觉,萧焕的脸色有些过于苍白,呼吸也显得微弱。

    凌苍苍扶正了他的头,抬手将他胸前的机甲作战服也解开,露出来里面的衣物,让他的呼吸更顺畅一些。

    等他们做完了这些,萧焕却还是没有恢复意识,甚至连原本就不明显的呼吸也更加低微起来,而他的身体根本看不出任何外伤,除了脸色苍白外,他甚至连冷汗都没有出。

    胡乱脱掉他的手套,握住他的手,凌苍苍感觉到他体温的下降,顿时就慌了神,胡乱低头去吻他的薄唇,她已经没什么思考能力了,他曾在她面前失去意识过很多次,但她每一次都没有办法理智对待,只能声音颤抖地说:“萧大哥,别再离开我!”

    她不冷静,却有比他更加不冷静的人,萧千清来晚一步站在外围,只能透过他们俩的头顶去看萧焕,也看不出什么究竟。

    听到凌苍苍说出这句,他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失态地转身冲身后涌上来的救援队大喊:“快去拿急冻舱过来!”

    听到他这么说,急着要上来查看皇帝陛下情况的急救员也吓得变了脸色,急冻救护舱的应用,一般都是伤者已经停止了呼吸和心跳,或者说濒临死亡,所有急救措施都已经无法生效时,才会用的极端手段。

    那些急救员还没看到萧焕的状况,就听到萧千清吼了这么一嗓子,顿时连脑袋都懵了——哪怕他们受的训练再专业,经历过的危险情况再多,但那是联邦皇帝陛下!皇帝陛下都需要急冻舱了,这一不留神就是要驾崩的节奏啊!

    好在此刻萧焕终于轻咳了一声,勉强睁开眼睛,阻止了即将要发生的闹剧,他抿了下发白的薄唇,声音虽然低弱,但还算清晰:“千清……我暂时用不上急冻舱……”

    其实他并未彻底昏迷,只是过度使用血誓后的反噬,让他全身脱力,几乎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他知道王风从空中掉了下来,也知道自己和机甲一起被接住,避免了直接撞击地面的事故,还知道库莫尔扶着他,凌苍苍也抱着他很担心的呼唤他。

    好不容易攒了些力气,他准备说一句话来安慰凌苍苍,可又给萧千清这一嗓子给吼得只能赶快解释。

    看他还能开口说话,凌苍苍忙凑过去又在他唇角吻了吻,萧焕勉力勾了唇角对她笑了笑,轻声说:“让我坐起来。”

    凌苍苍这才意识到他还被塞在机甲驾驶位上,即使上身平躺,双腿也还塞在座位里面,就忙把他扶着坐起身,又帮他把腿拉出来。

    萧焕确实是连自己坐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他甚至脱力到无法动一动手臂,更别提自己站起身,和凌苍苍一起扶着他坐起来后,库莫尔就干脆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拦腰将他抱了起来。

    库莫尔比凌苍苍高大有力得多,他抱着萧焕显然更合适,凌苍苍这时候也没空纠结谁去公主抱了,连忙侧身让路,让库莫尔将萧焕抱下来。

    下面的急救员当然早就准备好了普通的急救舱,等着库莫尔把萧焕放上去后就好做全面检查,但库莫尔走下去还没俯身,萧焕就微闭着眼靠在他肩头低声说:“别再改变我的体位……头会晕……”

    他本来心脏就不好,自己又是心外科医生,他既然这么说了,其他人当然也只能遵从,于是急救的医生只能赶快换了一种策略,围过来用手中的仪器来给他做初步检查,顺便让他们赶紧登上救援车返回金堡垒。

    萧焕既然说了别再改变他的体位,库莫尔就只能这么一路抱着他,他甚至都不敢放松手臂换一下姿势,就这么硬是将萧焕抱进了金堡垒。

    到了卧室,库莫尔还是尽量保持平稳地将他的身体放在床上,又在他身后加了垫子,这才小心地让他靠了上去。

    一路上萧焕都闭着眼睛休息,只是偶尔会轻咳一声,库莫尔手臂的肌肉都绷得酸了,终于把他放下来后,忍不住吁了口气开了个玩笑:“小白,你怎么样了?不会是想看我给你卖力气,才故意让我抱着你吧?”

    萧焕这才睁开眼睛看了看他,库莫尔看他目光清明,正准备接住他一句回讽,却看到他侧头咳了一声,而后干脆利索地吐了口血出来。

    这么一来不仅库莫尔吓了一跳,凌苍苍也忙扶着他扯了纸巾去帮他擦掉唇边的血迹,萧千清更是又失态地冲身后的医生喊:“快点给陛下检查身体,为什么会又吐血了!”

    金堡垒里的医生估计是受惯了库莫尔的压迫,面对亲王这种声色俱厉的呐喊,也只面不改色地说:“殿下,我们还没来得及给陛下做全面检查,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又吐血。您这样动辄就吼医生的习惯不好,会影响医患关系。”

    萧千清之前已经被他噎了一下了,现在又噎了一下顿时脸色发白,然而他向来也比较怕医生,都是童年由郦铭觞给他留下的后遗症,刚才真急了吼了一嗓子,现在又憋着不敢再作声。

    萧焕就着凌苍苍递过来的纸巾又咳了些残血出来,也不理萧千清和库莫尔,就看着凌苍苍,抬手轻抚了抚她的脸颊,微微弯了唇角,轻声说:“我还好。”

    凌苍苍握着他的手,凑过去又在他苍白的唇角吻了下,她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刚才她的恐惧和害怕,只能带着些余悸未消地总结了一句:“这次一定要让郦先生来好好治一治你。”

    她话音未落,那边就听到郦铭觞语气不怎么好地开口:“小丫头总算说了句像样的话,你也确实得我来好好治治了。”

    不管是他嘴里的“治治”,还是凌苍苍嘴里的,肯定都不单纯是指“治病”而已。

    凌苍苍注意到郦铭觞叫了自己“小丫头”,如果说是在这个世界里的话,她和郦铭觞其实没什么交往,之前见面不过互相点头问个好的程度而已,郦铭觞还明显不怎么爱搭理她。

    但如果是在大武那个世界,那么她和郦铭觞可以算是很熟悉了,而郦铭觞也总叫她“小丫头”。

    心里有了那么点猜测,她就看到郦铭觞又一边给萧焕检查着身体,一边很自然地跟库莫尔打了个招呼:“库小子这次做得也不做,该吐出来血就不能让他憋着。”

    这种熟悉的语气和称呼,绝对没错了……郦铭觞也恢复了大武那个世界的记忆。

    库莫尔一直被人尊称“公爵阁下”,金堡垒里的医生虽然严肃,但也不会在面对他的时候失去礼节,能这么理直气壮叫他“库小子”的,也只有恢复大武世界记忆的郦铭觞了。

    带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库莫尔面对凌苍苍递过来的疑问目光,索性清了清嗓子解释:“我让文森特把郦先生的记忆也融合了,毕竟给小白治疗可能需要到。”

    凌苍苍默然地看着他,想起来郦铭觞在大武世界里拿出来给萧焕治病的各种花样,扎针、裸身上蒸笼洗药浴、灌浓黑的中药……治病是假,想看萧焕被折腾才是真的吧?

    果然那边郦铭觞用仪器加把脉给萧焕检查过身体后,很轻松地说:“果然是天生的零号机驾驶员啊,使用了血誓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脱力而已,我开个药方先喝个把月中药调理下吧。”

    萧焕半躺在床上脸色发白,还是状似很冷静一样说:“我觉得既然有成本更明确、提纯更彻底的处方药,没有必要一定要使用中药。”

    郦铭觞估计也只是说出来吓一吓他,更何况火星基地不比地球和月球基地,压根没有什么中药药材,于是他就呵呵笑了一声:“既然这样,你自己给自己开药吧。”

    萧焕虽然神色还是不动,但凌苍苍觉得他像是松了口气一样,轻咳了声表示:“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萧焕的症状确实不算严重,按照医生和他自己的说法,只是过度疲劳,然后还有失血过多,失血可能引起了一些急性循环功能不全的症状,所以看起来会那么虚弱。

    但他除了吐出来的那两口血之外,内出血也不严重,身上也并没有外伤,按说不至于会失血过多,但既然王风的那种功能叫做“血誓”,可能真的是消耗驾驶员血液去启动的?

    一般机甲都是靠能量炉启动的,能量炉说白了也就是小型核反应堆,这都还在凌苍苍可理解的范围之内,但真的有机甲是需要人类血液做燃料的?而且还需要某种特定的血液?

    萧焕毕竟是太过疲倦,医生给他输上血后,他就带着点倦意闭上了眼睛,大家当然也不敢勉强他,纷纷保持了安静。

    其他人都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默契地将凌苍苍留在了房间里。

    看着床上躺着的萧焕,凌苍苍不打算出去,而她如果坐在旁边,难免会发出点声响来吵醒萧焕,于是她想了下,就轻手轻脚地也上了床,躺在他身边。

    现在正好是晚上,折腾了一阵子后已经接近22点,是可以上床睡觉的时间了,凌苍苍抬手轻轻环住了他的腰,轻贴着他的身体,感觉到他身上熟悉的清冽味道,还有他肌肤间透过来的温度,她安心地舒了口气。

    她并没有想就那么睡着,却安然地一夜无梦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的透过来的晨曦洒满了房间,萧焕也已经醒来,甚至下了床站在窗前。

    觉察床上的动静,他回过头来笑了笑,唇边的弧度柔和:“苍苍,早。”

    他现在穿得还是在月间宫时萧千清给他准备的丝质长袍,这种长袍和大武的那种古代衣服式样很像,白衣束腰看起来仙风道骨,还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禁欲气质,非常适合萧焕。

    凌苍苍一面想着萧千清给自己的哥哥准备这种衣服,不知道是什么居心,一面就下床走过去抱住他的腰,在他肩膀上蹭了几下:“萧大哥,你身体好些了吗?会不会还头晕?”

    她一直都是这样,哪怕在别人面前显得多么成熟强势,在他面前时,却总会不自觉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好像只有他可以给她真正的安全感,让她完全无所顾忌地袒露最真实的自己。

    萧焕想着,就轻勾了唇,抬手去摸了摸她趴在自己肩膀上的脸颊:“好多了,应该可以应付今天的公开活动。”

    昨天在公布了他驾临火星基地的同时,也公布了他接下来的一系列活动,和在月球基地时大同小异,无非是参观工厂、造访学校、检阅军队等等,甚至还有一场他接受火星基地官方电视台的独家采访。

    那些活动流程安排得煞有介事,凌苍苍以为不过是为了麻痹卡西莫多的策略而已,本来大战完毕他如果身体受损,当然是要休息治疗为主的,哪里还有时间精力到处去搞那些社会活动。

    现在听他说的意思,他还真的打算把那个日程表给实践下来。

    有些错愕地抬起头看他,凌苍苍的神色明显有些不赞同:“可是萧大哥……”

    萧焕却微笑着,用一句话就打消了她的劝说:“苍苍,火星基地的公民都在期待着这些活动。”

    也的确是,火星基地毕竟距离地球遥远,并且治安并不算好,历任联邦皇帝在位期间能够来访问一次已经是难得了,或许萧焕也是,这可能将是他唯一一次以皇帝的身份来到火星基地。

    凌苍苍想起了昨天在工业城看到的情形,那些辛劳了一天的公民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比节日还要兴奋的表情。

    只是公布了一个消息,一瞬间整个火星基地似乎都进入了一个没有预演的盛大节日里,一切都是因为联邦的皇帝陛下来到了这里。

    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叹了口气:“我突然觉得不管是青冥还是人类未来公社,实在都太傻了,联邦皇帝在普通公民间有这么高的声望,又怎么可能会被推翻?”

    萧焕听着就微微笑了,卡西莫多……或者说易云是个聪明的人,不管他进入到人类未来公社后的遭遇如何,但他可能也心知肚明,人类未来公社和青冥关于建立新政府的野心,也终究只是野心而已,所以他可能根本没有把颠覆政府作为目标,他的所有举动,也不过是一场飞蛾扑火般的自我毁灭。

    他静静垂下眼睛,目光中一片柔和:“苍苍,回到地球首府后,我们休息一段时间吧,我觉得有些累了。”

    凌苍苍从来没想到竟然可以从萧焕嘴里听到“累”这个词,于是她很有些担心地转过身去抱着他上下摸了一遍:“萧大哥,你的身体是不是根本没好?出了什么大问题了吗?你一定要告诉我,不要这么吓人。”

    面对她的反应,萧焕只能带些无奈地笑了:“我还好,苍苍……”

    他说着,又微微顿了顿,凌苍苍正好抬起头,就看到他那双深黑色的瞳仁中,正倾泻而出潋滟的柔光,比她见过的所有景色加起来都还要美,还要迷人。

    他微笑着轻声说:“我只是觉得……也许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独处。”

    其实他们一直以来,还真没什么独处的时间,刚结婚后那段冷淡的日子就别提了,被凌苍苍自己浪费了好多机会。

    到后来就更是,一直有各种事情,算起来在唐门时那短短的几天,还真是难得清静的时候。

    因为萧焕那句话,凌苍苍忍不住脑补了很多两个人在一起时可以做的羞羞的事情,脑补到整个人精神都有些恍惚,主要体现在没事就会傻笑两声。

    萧焕却还是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各种活动,他去了工业城的工厂,看过了工人们辛勤的劳动,允诺他们自己回到地球后,一定会向政府申请拨款,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和退休待遇。

    他还去了城堡区的学校,给那些中学生上了一堂医学常识课,不得不说他还真挺适合做老师,从头到尾耐心十足,课也讲得深入浅出、引人入胜。

    只是他的身体毕竟没恢复,活动间隙和休息的时候,他还是会显得比较虚弱。

    第一天上午对工厂的慰问活动结束,回金堡垒的路上,他就无力地靠在椅背上,按着胸口咳了好一阵。

    凌苍苍抱着他帮他擦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还在他发白的薄唇上吻了下:“每天看你不是提心吊胆得要命,就是心疼得要命。”

    萧焕却靠在她肩上轻笑了笑,握着她的手:“都是我的错。”

    他倒是记住不说抱歉了,但这句话跟抱歉又有什么区别?

    凌苍苍顿时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又去吻他,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从小说上看来的万能金句:“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惹得萧焕听完微愣了下,接着就忍不住低笑出声,连旁边坐着无聊的萧千清都看了过来,勾起的唇角看起来很有些幸灾乐祸。

    这次萧焕来火星基地的消息公布了,萧千清也来了的消息却没公布,要不然皇帝和皇储同时在遥远又有点危险的火星基地,说出去也够吓人的——当然其实太上皇也在。

    虽然没有行程,萧千清也还是跟着萧焕一起出来了,并且乔装了外形,扮作随行的侍卫之一,凌苍苍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看他一直不说话,神色也不是很好的样子,就想到他可能还是担心萧焕。

    不管怎么说,萧焕要做的事情从来都没人能真正拦得住,于是接下来三天的时间里,他还是一边缓慢地恢复着身体,一边到处做各种活动。

    直到第三天晚上,官方电视台的主播和摄制人员带着设备,通过层层检查来到金堡垒的会客室,对萧焕做了独家采访。

    和那些很正式官方的活动不同,这次采访是比较轻松亲民的,不涉及政治话题,更多得是兴趣爱好和更加个人化的东西。

    果然在聊了很多书籍音乐电影等等之后,那个上了年纪很有些妈妈感觉的著名女主播终于把话题带到了感情上:“在月球基地大家都知道了陛下已婚的消息,怎么陛下这次火星执行,我们却没有看到皇后殿下和陛下一起出席呢?”

    萧焕听到这里并不意外,只是笑了笑,抬头看向摄像机的方向。

    然而他的目光却并不是落在摄像机镜头上,而是在摄像机靠后一点的位置上找到了一个人,将视线落在那个人的身上,他的深瞳中含着笑意,还有一片纯净的柔和:“因为她并不是联邦的皇后,她只是我的爱人。”

    他目光触及的焦点,是原本站在摄像机后抱着胸看热闹的凌苍苍。

    她就这么隔着几米远的距离看着他,目光和他的相接,听到他说出这句后,她忍不住将手掌握了又握,这才勉强忍住,没让自己失态地冲到正在直播的镜头里去,抱住他,狠狠地把他按在沙发上狂吻。

    结束活动后又休息了两天,这样一周后,萧焕也结束了对火星基地的访问,正式开始返回地球。

    又要经过长达一周的星际旅行,但这一次,却还是三艘专属飞船连在一起,附带皇家侍卫队的大飞船,编队连接在一起,浩浩荡荡向着星空进发了。

    因为不甘寂寞的库莫尔公爵阁下,也表示他上次只是匆忙路过月球基地,还有他自己已经二十年没再回母星了,一定要回去看看,连带还要去看他那个在首府特区读大学的妹妹米娅·安德烈斯。

    库莫尔的这个小他六岁的妹妹,是他唯一的兄弟姐妹,被保护得很好,媒体上并没有她的照片。

    凌苍苍听着这个名字,觉得发音有些似曾相识,然后又想到了一个人:“你的这个妹妹……”

    库莫尔倒是很开心,笑着说:“你可以把她看成是敏佳,她们应该算是一个人吧,相貌性格都很相似,只不过她没有恢复在大武的记忆。”

    说起来恢复大武的记忆,文森特这次也作为随行人员跟着上了飞船,仍旧每天扮作小白花的样子在萧焕面前晃,打得是什么鬼主意,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

    凌苍苍的唇角不自觉微微抽搐了一下,然后才说:“说起来文森特好像能够随意让特定的人恢复在大武世界的记忆,你能管着他吗?别让他在随便乱用制造混乱。”

    库莫尔却摇了摇头:“文森特的仪器是青冥开发的,需要使用一种叫做lambda-11的物质,那种物质文森特只得到了很少一点,据说还是那两次失败实验中剩下来的。”

    他说着顿了顿:“本来根据他的内线和我的情报,卡西莫多持有的反应炉里,应该有很多这种物质,足够造成时空混乱,但后来事实证明那只是卡西莫多故意放出来的假消息。”

    卡西莫多的行为确实难以预测,库莫尔可以说也上了他一个不小的当,等于是帮着他把萧焕骗来了火星基地,虽然后来萧焕完美化解了聚变弹的危机,拯救了火星基地,但库莫尔却还是有些愧疚。

    凌苍苍倒有些吃惊:“这么说那种什么lambda-11的东西很少,还够恢复几个人的记忆?”

    库莫尔摊了下手:“已经用完了,最后一次启动装置,用在了郦先生身上,医生的记忆和经验总是最重要的。”

    当得知除了现在他们这些人,不会再有人恢复大武的记忆后,凌苍苍有些说不上来的惆怅,也有种说不上来的如释重负。

    库莫尔看着她的神情,还随意地感慨般:“文森特也说了,虽然时空联动的理论成立,并且还小范围实现互相干扰,甚至出现过罗冼血那种特例,但不知道为什么,其实他们在实验中从来没有连接到其他时空中去,只有大武的世界,好像一个附着在我们这个世界上的影子一样,总会出现。”

    他们是坐在库莫尔飞船上的会客室里闲聊的,萧焕和萧千清并不在,陈落墨也带着萧荧在自己的飞船上,只有萧煜贪图库莫尔这里的好酒,跑到这边来喝酒聊天。

    听他们说到这里,已经喝了两杯纯威士忌,神色有些放松的萧煜就笑着接了口:“你们这些孩子,真以为大武是第一次影响我们这个世界吗?”

    他这话一出,凌苍苍和库莫尔顿时就都转头去看他,凌苍苍思考了片刻,突然问了个看起来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德纶陛下……其实我一直想问,王风的能量核心到底是什么?”

    这是她私下里思考过很多遍的问题了,诚如所见,凌苍苍并不是个普通人,相反她是个推理能力极强,非常善于从蛛丝马迹中发掘真相的优秀探员。

    王风,或者说王风的力量,违背了这个世界的一般原理,更像是来自于其他世界的力量……联系到萧煜不小心说出口的这句话,好像能让她触及到一点真相。

    萧煜带着点笑意看着她,那张和萧焕非常相似,气质又截然不同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他的心思:“小丫头,你还挺聪明。”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带着笑不再说下去了,而这句话听起来像是承认,仔细一品味,却又并不完全是。

    所以说凌苍苍这样的实干派,最怕的就是遇到萧煜和萧焕这样的政客,他们永远有本事把一句废话说得好像煞有介事。

    最终凌苍苍还是放弃了追问,反正她和萧焕在一起的时间还长,他身上或者身边,有什么她未完全了解的谜题,也可以算作是留给未来生活的期待和乐趣。

    一周后,他们的飞船顺利抵达了地球首府,再一次站在熟悉的大地上,凌苍苍一瞬间有种错觉,好像有生以来第一次,她能感觉到脚下坚实的土地,正在源源不断地向自己输送着能量,犹如一个母亲敞开着怀抱,迎接从遥远星辰中归来的游子。

    在这种神清气爽中,凌苍苍抬手搂住了自己身旁这个人的腰,抬起头对他微笑:“皇帝陛下,我们是不是已经算是进入假期了?”

    萧焕轻笑着,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如你所愿。”

    这一次他们的月球和火星之行,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也并不能算是完全没有意义。

    因为就是在这两次访问过后,萧焕开始为提高月球基地和火星基地公民的生活质量和政治地位来呼吁和奔走。

    联邦皇帝并没有行政权力,却有着任何人和机构都无法比拟的号召力,于是在他的积极推动下,月球基地和火星基地的公民待遇不但得到了提高,两个基地在地球联邦中的政治地位,也开始日益重要了起来。

    这些在当代看来并不是太重大的改变,对后世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太空开发重新回到了人类的视野里。

    在经历了开发月球基地的小心谨慎,还有开发火星基地的挫败萧条后,人类终于又开始释放征服的天性,不仅扩建了这两个现有的基地,还在太阳系内建造了更多的太空基地。

    直至很多年之后,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人类繁衍的脚步终于走出了这个小小的恒星系,走向了更广阔的宇宙星辰之中。

    于是人类历史中的很多事情,包括那些影响了人类未来的转折点,有时候并没有在当代表现出太过轰轰烈烈的巨变。

    而是经过人类中一些卓有远见的领袖的耐心筹谋,通过这样一代又一代人的不懈努力,最终得以实现。

    然而现在,这些都还非常遥远,有的只是这颗美丽的蔚蓝色母星,和安定富足的地球联邦,还有凌苍苍眼前的这个人。

    她所深爱的终身伴侣,他有着足够她用一生去发掘的广博又瑰丽的心胸和智慧,还有她迷恋不已的完美外表,她凑上去吻他带笑的薄唇,笑着去拥抱他:“萧大哥,我觉得这次我们会有更多时间了。”

    萧焕没问她指的到底是什么,是这次休假可以有更多时间独处,还是这一次他们终于可以有更加漫长的一生,来陪伴对方直至百年之后?

    他只是含笑抱着她的身体,眼底是浓重的宠溺:“是的,我们有更多。”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还是说几句吧,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这个文本来不过是一时兴起,却没想到还是洋洋洒洒写了30几万字,好像不管是我还是大家,对《皇后》中所有人物的爱都是绵绵不绝的,不管隔了多久,都还是能轻易记起来。

    这本我中途拐去写的伪科幻也承蒙编辑不弃,将于今年(16年)内出版,一本书从完稿到印刷发行,通常需要几个月的制作时间,实体书上市时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的,实体版内还会有新增加的内容和番外,还没看过瘾的妹子们,可以期待下实体版哦。

    还有因为要出书,所以继续延续之前的奖励活动,写0分长评送实体书,具体规则如下:

    【上市预热活动,请有意参与的亲认真阅读规则】

    针对晋江VIP读者写长评送实体书活动,参加活动规则如下,请先认真阅读哦:

    1、为避免造成刷分,请亲们把评论都打【0】分,切记是【0】分,不要正分,当然也请不要负分。

    2、为方便核实亲确实是买过VIP的读者,请将评论发布在任意一章VIP章节下,发布在公众章节下的长评将不计算在内,请务必注意。

    3、晋江长评的标准是【1000】字以上,请亲们注意长度,以系统为准,不超过【1000】字的就不算在内哦。

    4、长评可以有感而发,随意发挥,没有硬性的质量要求,哪怕是发花痴都完全可以,甚至如果你是叼叼的少女,写个同人番外小剧场神马的,也是妥妥哒!不过请注意两点,一,不要大段复制原文或者复制万金油评论;二,可批评挑毛病,但为了照顾双方心情,恶评就不送书了,比如这本书一点都不好看之类,相信亲也不想再拿到一本实体书碍眼啦。

    5、参加活动的合格长评,我会在评论下给亲说合格,届时亲只要到微博私信给“谢楼南”你的晋江ID+客户号(你自己的读者专栏网址末尾“=”后那一串数字就是客户号)、详细收货地址、收件电话,就可以拿到我邮寄的实体签名书一本,如有特殊签名需要,想要我给亲写什么话,可以在私信里一起说明。

    6、此次活动是专门针对晋江VIP读者的补偿和回馈,不设数量上限,长评发布时间限定在【2016年06月01号】之前,在这个时间之前发表的长评,大家能写多少篇我就送多少本,但同一个读者只能获送一本。

    另外写了长评的亲,我还会在微博里给大家分享你的长评!感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能开开心心地看书,爱你们么么哒!

    还有下篇要更新的文大家都懂的,肃家弟弟的《不言》,展开就是《不可言说的秘密》,这次我会挑战写一个身体健康而心理不怎么健康的男主,写我们每个人心中或许都会有的阴暗面,会涉及心理学内容以及推理,我会再去恶补一阵专业知识,争取挖掘更深一些。

    【以下广告时间】:

    狂躁型抑郁症总裁男主×嘲讽系心理医生女主,文案展示预收藏也进行很久了,喜欢的姑娘们还是先存着吧,暂时预计会在5月份开始更新,这次容我休息更长时间吧,谢谢大家啦╭(╯3╰)╮:

    感谢投雷的姑娘,么么哒╭(╯3╰)╮:

    清若倾玄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23:13:49

    清若倾玄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23:16:38

    清若倾玄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02:47:45

    清若倾玄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02:55:45

    青不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8 03:23:05

    薇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8 19:36:14

    清若倾玄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00:44:01

    青不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3 23:01:14

    清若倾玄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5 02:17:12

    清若倾玄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9 02:03:43

    三日月美如画!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4 19:06:56

    三日月美如画!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4 19:11:19

    清若倾玄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8 02:33:09

    还有灌溉营养液的,刚发现这个功能╭(╯3╰)╮:

    读者“sll”,灌溉营养液+12015-11-16 20:23:04

    读者“咖啡”,灌溉营养液+12015-09-23 10:05:46

    读者“阿离”,灌溉营养液+12015-09-07 16:42:41

    读者“Vivian”,灌溉营养液+12015-08-12 05:56:0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