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帮郡主拎裙角 107.蜂窝玉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臣帮郡主拎裙角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长得这么好看, 武功又高,家世也好,居然还会下厨?有道是君子远庖厨, 霍无舟怎么看都不像是经常下厨的人,况卫国公府怎么可能让这个二少爷下厨呢?这飘香的味道只能说是天赋了吧?

    霍无舟本是专心, 却不妨背上的那道目光愈发的热烈。根本都不用回头, 连想都不用想这道目光的主人只有一个人。

    想到她的目光此刻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 霍无舟的心口就有些发烫。

    他没发现的是,他的耳朵也有些发烫。

    陆宓目光落在他耳朵上那一点红, 心头像是爆开了烟火一样欣喜:他, 他是在害羞吗?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自己耳朵出卖的霍无舟心无旁骛, 倒是陆宓忍不住了, 美色当前, 垂涎欲滴。

    “霍大人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陆宓以手托腮,饶有兴致的看着霍无舟的背影, 啧。长得好看的人,背影都这么好看的吗?

    霍无舟闻言,立即想到当时他骑马赶来时的场景, 看到那些黑衣人一个两个杀招出尽,步步紧逼, 他第一次有那么强烈的杀人的欲望。他回头看了一眼, 瞧见陆宓有些讶异他居然回头, 可他实实在在的看到小姑娘坐在那里, 才觉得安心。

    “臣为了郡主而来。”霍无舟默默的收回目光, 揭开盖子,顿时香味飘满了整个厨房。

    这回答倒是挺中听的呢。

    陆宓起身走到了霍无舟身边,望着他,神色肃穆,霍无舟严阵以待。谁知陆宓下一瞬转头看向那碗葱花臊子面,吞了口口水,又扭头看他:“可以吃了吗?”

    霍无舟第一次察觉到自作多情的滋味有多尴尬,他简直哭笑不得。他早该想到,这个小姑娘是个鬼灵精。

    可……

    霍无舟直接端起了那碗葱花臊子面,从陆宓的跟前走过,直接无视了她!

    陆宓瞪大了眼睛,这人这么过分的吗!?她正想说霍无舟,又听到他的声音——

    “臣已经帮郡主端过来了,郡主来桌上吃。”

    噢……原来是怕烫着她呀。陆宓心里有些得意,看来她的美色也挺好用的嘛。

    陆宓快步走过去,刚坐下,霍无舟就递了双筷子过来。陆宓好奇的看着他,这伺候人的功夫做得挺娴熟的嘛。

    或许是陆宓眼中的好奇过旺,霍无舟竟开口解释:“与祖父一同住过几年,那几年都是我下厨做给祖父吃。”

    陆宓了然,接过筷子,吃了一口,觉得有哪不对,她抬头看向霍无舟:“你这是把本郡主当成老卫国公了?”

    霍无舟:“……”

    没有!不是!怎么可能!

    “郡主多虑了。”霍无舟觉得小姑娘的想法真是天马行空:“郡主就是郡主,独一无二。”

    霍无舟的声音很好听,低沉带着莫名的蛊惑。即便是在这样喧嚣的雨夜,他的声音依旧精准无比的敲进了陆宓的心里。‘独一无二’的这四个字把陆宓的心里挠得痒痒的,就连嘴里觉得十分美味的葱花臊子面,相比之下也变得索然无味了。

    陆宓缓缓吃完了这一小碗面,觉得腹中满足,心里却有些空。

    她侧目看向霍无舟,霍无舟也任凭她打量。

    这人实在是天生的一副好容貌,怎么看都舒服。可陆宓越看,心里越发有种执念,她要这个男人。

    非要不可。

    霍无舟发觉陆宓周身气势的变化,也看向陆宓,陆宓已经收敛了方才势在必得的神色,霍无舟恰好错过。

    见陆宓已经吃完,霍无舟看了门外的天色,已然接近天亮了。担心小姑娘这几日没日没夜的奔波,他有心想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郡主不妨先休息一阵,昨夜之事自有飞翎卫会处理。”霍无舟说这话时,语气都温柔了许多。

    陆宓闻言笑笑,看向霍无舟:“也好,你来了我更放心。只是宫里……”

    霍无舟会意:“宫中之事圣人已有安排,郡主放心。”

    “那就有劳霍大人了。”陆宓微微一笑,起身欲走,又好似想到了什么,回过身来看向霍无舟,说道:“此行不可张扬,还请霍大人与我配合,咱们乔装简行便可。”

    霍无舟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的衣裙虽说依旧是一袭紫衣,却比起长安时的衣料要低调多了,只是裙下那零星的血迹叫人看了觉得不适。

    “遵郡主的意……”

    “诶!”陆宓挑眉打断了霍无舟的话,“你叫我什么?”

    “……”霍无舟抿嘴,叫陆宓看出他一丝窘迫来。

    陆宓也不逗他了,笑道:“你往后叫我朝阳便是。郡主什么的,一叫就太显眼了。”

    霍无舟点点头,注视着小姑娘娇嫩的容颜,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子胆怯来。

    她正如骄阳,年岁尚轻,而福亲王替她择婿,满长安子弟任她挑选……

    倒是自己,长她六岁,虽说出身勉强可以,却不过是嫡次子。更何况,他少年入飞翎卫,如今任指挥使,在权贵之间名声十分的不好。这相比之下,他能有什么能入福亲王和圣人的眼吗?怕是他大哥都比他来的有机会,他有的不过是一幅好看的皮囊罢了。

    霍无舟这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对自己这个人产生了不自信。而这种不自信的源头,正是他眼前的这个小姑娘。

    陆宓无知无觉,可霍无舟心中愈发的觉得自己的猜想是对的,神色间不免带上了几分薄怒。

    霍无舟第一次尝到了那种求而不得的感觉,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霍无舟用了极大的控制力才能克制自己不去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可是他又从未如此庆幸过自己是飞翎卫指挥使。

    如果他不是,那么今日来的就会是别人。

    “夫人刚刚想说什么?区区?区区一个郡主吗!?还是区区一个亲王府!”陆宓步步紧逼,说出的话仿佛带着利刃锋芒,听的人格外刺耳!这虽是在城阳侯府,可陆宓气势逼人,叫身边的人都战战兢兢!

    城阳侯夫人身边的嬷嬷连滚带爬的到了她身边,搂着城阳侯夫人,想要让自己的身子尽量挡住朝阳郡主的目光。可即便是两人抱在一起也止不住的颤抖,心里害怕的想着,这位郡主的威压实在是可怕,且并不是个能听得进话的人。

    “我陆宓在此对天发誓,若我大姐生产有何不测,我定要世子以命尝之!”

    陆宓的话,一字一句的吐出来,终于是把那城阳侯夫人吓晕了!

    抱着城阳侯夫人的嬷嬷听到这句话,惊惧不已,看向那些个带刀侍卫,可人家面上却一点儿波澜也没有!仿佛刚刚朝阳郡主只是在说今日天气格外不错一样!

    这下,城阳侯府的人终于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们府上的世子妃,福亲王府的庶长女汝阳县主在福亲王府的地位,不,应该是在朝阳郡主心里的地位极其重要!

    陆宓才不管城阳侯夫人晕没晕过去,她只想保证她阿姐和小外甥的命!这会儿始作俑者都晕过去了,她一点儿也不操心!

    陆宓想了想当下城阳侯府的现况,心中愈发冷寒,必定要将此事上报皇伯父!非叫她爹参这城阳侯一个治家不严!

    这侯府世子在外征战,侯爷奉命巡视河道,好嘛,两个能做主的男人都不在,自然是叫着老妖婆有机可乘了!

    “不管是谁,在本郡主允许之前,这个院子无论是谁都不能放进来!”

    陆宓下了死命令,事急从权,她本不想这般凶狠,可这城阳侯府的主母简直犹如一个蠢物!若她不把控局面,才更加可怕!她哪怕事后去皇伯父面前请罪受罚都无所畏惧!

    但是现在,谁都不能进来!

    “是!”声音吼得震天响,这些跟着陆宓过来的人都是跟她上过战场的亲卫,也是她皇伯父亲自给她选的人!

    城阳侯夫人又醒过来了,哭喊着我的手我的手。陆宓很是不耐,叫人去把侯府的府医拖过来给城阳侯夫人治手,并命两人专门守着城阳侯夫人!那架势就是,你敢再喊一句,我就敢直接堵了你的嘴!

    碍于这两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城阳侯夫人也是个欺软怕硬的,只敢小声的嘀嘀咕咕,叫陆宓一个眼刀过来就彻底不敢说话了。

    可产房里很安静,没有什么声音传出来,可这安静就像是在凌迟着陆宓的心。

    产房里的人,是从小把她当成眼珠子一样疼爱的长姐,若有个万一……

    陆宓顿时攥紧双手,目光像刀子一样钉在了城阳侯夫人的脸上,心中只想若有万一,真将这贱人千刀万剐都不足以泄心头之恨!

    城阳侯夫人可能也是真的想到了自己做的事怕是教这朝阳郡主知道了,也猜到她不会轻饶自己,心中害怕不已,又想着妇人生产,自是凶险万分!

    她一个未出阁的小丫头,怎会知道那么多门道!

    城阳侯夫人的自我安慰很是到位,这时间了,她也希望那孩子能平安降生,她也不管陆宓作甚,左右到时候她死不承认就是了!莫非她还能强行逼供不成?她可是城阳侯府的主母!

    “姨母,姨母你怎么了……姨母!”

    门外传来叫喊,城阳侯夫人一听这声音又有些蠢蠢欲动,叫陆宓一双美眸瞬间寒霜,这时候还敢不要命不怕死的找上来的就是那世子的好表妹了吧!

    陆宓看了一眼毫无动静的产房,不愿在此刻忍耐丝毫,命令道:“去,把那不知所谓的人绑了丢出去!”

    “是!”

    亲卫即刻抱拳领命而去,眨眼的功夫那声音就没了。一旁的城阳侯夫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陆宓。

    “你竟敢杀人!”城阳侯夫人怕也是脑子不清醒,张口就来,什么不清楚的话都敢往外说。

    陆宓觑了城阳侯夫人一眼,冷冷的说道:“我不知你竟有白日说胡话的毛病。”

    闻言,城阳侯夫人缩瑟了一下,她刚刚是听到她那娇娇侄女儿,关心则乱。这郡主凶悍无比,她那娇滴滴的侄女儿在这时候碰上了,怕是要被这个凶悍郡主要了半条命去!

    活生生的人,一会儿就没了声音,这若不是杀人了,怎会如此之快!这郡主竟敢诬陷她有疯病!!

    白日说胡话,这不就是有疯病的人才做得出来的事吗!真是好狠毒的心!

    陆宓是真的不知道城阳侯夫人是这样想的,若是知道的话,只怕她真的就实打实的给她安一个疯病的由头送到他城阳侯府的褚家家庙去!

    ‘嘭’!

    产房的门被大力推开,发出巨大的响声!陆宓倏然回头,目光死死的盯着!

    女大夫面带喜色,颇为艰难的点点头,道:“世子妃母子平安!”

    陆宓顿时觉得心头放下一块大石头,眼神示意她自行去处理产房之事。

    回过头来,陆宓眼看着城阳侯夫人那欣喜欲狂的眼神,她生生泼了盆冷水:“既如此,把产房里想要谋害世子妃的几个人都绑了,送到典狱司!”

    典狱司,一个有着十八般手段的牢狱,由陛下近卫飞翎卫掌管,自然也管宗族之事!

    那是一个去了,不见得能出来的地方!

    “你放肆!”城阳侯夫人听到典狱司这三个字,脸都白了,牢牢地抓住了身边嬷嬷的手:“我堂堂城阳侯府的人,岂由得你说绑就绑!”

    “我就绑了!”陆宓挑衅的看向城阳侯夫人,自幼养成的娇脾气一来,谁都拦不住:“若是不服,只管去陛下面前状告我便是!是我做的事,我一字不差都会认下!但你城阳侯夫人企图害死汝阳县主,舍母求子的事,敢做就要敢当!”

    城阳侯世子妃出嫁时受封汝阳县主,也是上了皇家玉牒的宗亲贵胄!

    在场的人都是城阳侯夫人的心腹,若不是因为陆宓这突如其来的一招,只怕产房里的世子妃是真的是保不住的!可任凭是朝阳郡主这么闹了一顿,也无人觉得这件事会被拿到明面儿上来说!

    如今明晃晃的说出来,正就是狠狠地要把城阳侯夫人往死里整啊!

    “你血口喷人!”城阳侯夫人一阵心慌,但陆宓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能认!否则谋害皇家县主,这等罪名落下来,整个侯府都要吃挂落的!

    陆宓见她如此模样,也不想多管,只命自己的亲卫将人绑起来。城阳侯府的人哪里敢拦着上过战场的精兵,自然叫人家绑了个结结实实。

    就在此刻,产房的门再度打开,女大夫身后是几个女兵抬着一顶密不透风的轿子,里面的人就是刚刚生产完的世子妃,还有孩子。

    城阳侯夫人看到那个女大夫居然抬着人出来,几乎要疯了,嘶喊着:“你怎么敢如此胆大妄为!你别仗着你是郡主就敢肆无忌惮!要把我儿媳带走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陆宓两步走到城阳侯夫人面前站定,冷若冰霜:“我倒是敢踩着你的尸体过去,你敢去死吗?”

    陆宓知道这位沈相与爹爹的关系素来不错,说起来,他们俩曾经是皇伯父的左膀右臂来着。如今沈相还是皇伯父的左膀,至于她爹这个右臂,早就已经做个闲散王爷逍遥度日了,整日不是想去钓鱼就是想去打猎,这长安附近的野味都快叫他吃光……

    看着总管和沈相离去的背影,陆宓不过扫了一眼,并未放在心上,转身回了朝阳居。

    陆宓的脚伤还未好全,也不可骑马练功,只能去书房看书消磨日子。刚坐下没多久,约莫才看了两页兵书,窗框上便飞来了一只信鸽,扑棱着翅膀吸引陆宓的注意力。

    “绛雪,取过来。” 陆宓笑了下,看了那信鸽一眼,唤了绛雪去取下小竹筒。

    绛雪取了小竹筒,递给陆宓,陆宓取出竹筒当中的信笺,果不然是她大哥陆凛从北境传来的消息。看了看落款,已然是半月之前的了。信笺上说,还有三月的样子便可返回长安。

    陆宓喜上眉梢,道:“大哥就要回来了!”

    “恭喜郡主。”绛雪也面露喜色,世子去北境一去四年,郡主思兄心切,每每逢年过节都心情不虞。去岁王爷实在是心疼郡主,便请旨带郡主去北境探望了世子一次呢。

    “把这信鸽好生饲养。”陆宓心中愉悦,伸手摸了摸信鸽的脑袋,那信鸽仿佛也通人性一般,摇着头蹭了蹭陆宓的手,惹来陆宓的笑。

    降雪点点头:“是,奴婢这就是把信鸽养起来,就养在院子里,您时刻能瞧见。”

    “对了,快去把这个消息通知给次妃和阿姐。”陆宓起身,将信笺收好,道:“我要亲自去告诉爹爹。”

    “有什么事要亲自告诉爹爹啊!爹爹来了!”

    陆宓话音刚落,就见福亲王大步迈了进来。绛雪只来得及与福亲王行个礼,就叫福亲王挥退了。

    陆宓有些惊讶,“爹爹不是与沈相有事详谈,居然这么快?”

    “你方才有什么事要告诉爹爹?”福亲王大喇喇的往陆宓对面一坐,赫然就是一幅粗蛮武将的作风。

    陆宓缓缓坐下,看了她爹一眼,把准备递出去的信笺收了起来,“大哥与我来信说三月内必可到长安,瞧爹爹的样子,是早就知道了吧!却不告诉我!”

    陆宓冷哼一声,表示不开心。福亲王有些心虚的摸摸鼻子,解释道:“我这不是知道凛儿会给你传家书嘛!这臭小子都不给爹传一下家书!”

    听到福亲王的解释,陆宓斜了她爹一眼:“该不会,您过来就是这件事吧?”

    不知为何,陆宓总觉得福亲王要说的事与方才的沈相有关。

    福亲王笑了笑,很是开心,说道:“宓儿就是聪明啊,爹爹给你看个东西啊……”

    说着,像是变戏法一样,不知从哪儿便来一个锦盒,递给陆宓,一边递一边说:“赶紧看看,赶紧看看。大喜事儿。”

    瞧福亲王喜形于色的模样,陆宓愈发肯定了,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封信和一根玉簪。陆宓看了她爹一眼,福亲王连忙道:“看吧看吧。”

    陆宓这才打开了那封信,信上居然是福亲王府与沈相府缔结两姓之好的征婚书,当中还有她皇伯父的落笔和印章!陆宓看清了这名字,赫然就是陆凛和沈宛蓁!

    “大哥和沈大小姐?!”陆宓讶异,而脑子里却如走马观花的显现了一些事情。

    沈相原配所生大小姐沈宛蓁,幼年时还常来府上玩耍…后来沈相原配病逝,那个漂亮的小姑娘便不常出现在自己面前。沈相后来娶了一个小官之女江氏,听说对沈大小姐不错…她爹常年与沈相保持来往…

    “沈相为近日来长安流传的流言蜚语而来?”陆宓约莫是猜到江氏多半做了些不该做的事,这种事叫沈相独自上门,只能是有些东西不宜摊在台面上讲。那最坏的情况就是江氏把沈宛蓁的名字报去选秀了???

    “这桩婚事是你娘与沈夫人定下的,此事你皇伯父与皇伯母都知道。”福亲王笑了笑,对沈宛蓁还是十分满意:“沈家大小姐是个不错的,知书达理,端庄大方,想必是极好。这我就与你皇伯父说,让她赐婚去。”

    陆宓眨眨眼,还没等理清楚,又听到她爹说:“至于选秀的事,这名单还不是你皇伯父说了算!”

    “至于那些闲言碎语,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这么不长眼议论本王未来的儿媳妇!”

    一时间,陆宓抬头,看到的是一个真正霸气尽显,杀伐果决的战神王爷,而不是平日里那个乐呵呵事事插科打诨的爹。

    众人在门口等着,也不敢上前。

    只等,那马车帘子撩开,是个容貌出众的青衣婢。

    继而又伸出一只手来,肤白如玉,纤长优美。一看便知必是美人,待美人站稳之时,那一袭红衣便闪了众人的眼。

    再看美人红衣明艳,腰束黑金腰带,裙摆是金绣凤纹,尊贵大气。身姿纤细,腰不盈一握,举手投足间落落大方,似如火骄阳一般。一转脸,那一张脸更是叫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眉如远黛,眸若星辰,琼鼻朱唇,处处精致,美得叫人移不开眼。

    众人不免有些疑惑了——这就是那蛮横霸道的朝阳郡主?

    看起来不像啊!

    陆宓显然是习以为常,目不斜视的在公主府总管的迎接下走进了惠德大长公主府。

    身后那一阵马蹄声落,来人也只能见着陆宓的一片裙摆罢了。

    “那便是朝阳郡主?”来人微微凝视了一瞬,问道。

    “是了。”答话之人,爽朗一笑:“元霁不知,这位郡主素来不□□会,今日得来怕是因为这寿宴主人非凡的缘故了。”

    “的确非凡。”

    那人一身飞鱼服,翻身下马,动作干净漂亮,只见长身玉立,身姿颀长,印着太阳金光,似踏风前来。于前立了一会儿,才看清了那人的眉眼如墨,清冷中带着凌厉,颇为桀骜不驯。大步阔首向前走去,那行走之间的气势,一身冷傲。这就叫方才被朝阳郡主惊艳了的众人这会子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口!

    若说朝阳郡主是刁蛮霸道,那这位比起朝阳郡主那叫一个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朝飞翎卫指挥使霍无舟,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三品大员。素有‘玉面鬼王’的称呼,毕竟能到飞翎卫指挥使还能坐稳的人自然是不简单的。

    霍无舟此人行事风格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且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上任不过半年,现在已经足以到了闻风丧胆的地步了。

    霍无舟似乎看到了周边人看他的眼神,十分的不在意,方至门庭,大长公主府即刻来了人,就把霍无舟给迎了进去,才叫周遭的人都大缓了一大口气。

    一个长安城的霸道郡主,一个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指挥使,那是跟谁碰到一起都胆战心惊哪!

    霍无舟奉其父卫国公的意思,与兄长霍无珩亲自来给惠德大长公主送寿礼。

    霍家兄弟两个到了惠德大长公主的荣寿堂时,恰逢陆宓出来。

    美人红衣似火,明艳娇傲,霍无舟一直以来不近女色,却不知为何,见她迎面走来,心中竟生出一股子私心,望她是朝着自己走来。

    陆宓似乎察觉到什么,脚步一顿,与霍家兄弟打了照面。

    “卫世子,霍指挥使。”陆宓微微颌首。

    “朝阳郡主。”霍家兄弟一同见礼。

    陆宓目光落在霍无舟身上一瞬,只觉这人果然配得上‘玉面’二字,虽说后面二字不太好,倒也不是虚名了。

    而霍无舟却十分直接的迎上了陆宓的目光,正想开口说什么,却见陆宓一个转身,已经翩然远去。霍无珩心思敏锐,察觉不对,扭头一看,却惊恐的发现霍无舟的目光竟毫不避讳的落在陆宓的身影上,他不禁觉得有几分头疼。

    “那是朝阳郡主,福亲王爱女,圣人掌珠。”霍无珩的话甫一说出来,连他自己都愣住了。

    霍无舟面无表情的收回了目光,冷淡的看了霍无珩一眼,暗含警告之意。霍无珩瞬间闭嘴,方才那句话也不知何故自然就说出来,他也觉得十分莫名其妙。

    在踏进去之前,霍无舟鬼使神差的往陆宓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仿佛能感知方才美人行过,馨香浅留。

    一脚踏在实地上,霍无舟才收敛心神,贺寿之事也不得轻率对待。

    霍无舟的举动,陆宓是不知道的。她前脚才离开荣寿堂,城阳侯嫡女后脚就去给惠德大长公主请安,还碰到了前几日去城阳侯府盘查世子妃早产一事的霍无舟,吓的花容失色,又惹的大长公主不喜。这一系列的事情,陆宓全然不晓,到后来听旁人说起,也是许久之后的事了。

    陆宓与姑祖母请安了,送完寿礼,便去了表姐刘梵玉的院子。

    刘梵玉是惠德大长公主的嫡长孙女,在府中颇为受宠,与陆宓也十分合得来。见陆宓这会儿过来了,开心不已,拉着她到自己书桌前,去欣赏字画。

    陆宓抬眸,看了她一眼,刘梵玉立刻挥退左右,与陆宓亲亲热热的坐在一处。

    “宓宓近来又美了许多,教人羡慕。”刘梵玉撑着下巴,看向陆宓,贵女仪态只剩娇憨。

    刘梵玉与陆宓同年生人,比陆宓虚长个半年,从性子上来说,陆宓更像姐姐一些。

    陆宓闻言,点头:“是自然,整日无所烦心事,吃好喝好玩好,若不美,岂不是其他人都没了活路?”

    “你无烦心事,我有啊。”刘梵玉张口就来:“你可知我阿娘想为我挑选夫婿了?”

    陆宓点头,毫无诧异:“我爹爹已将全长安城的适龄男子画像都送到我书桌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