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何惧夜色凉最新章节!

    本书防盗比例百分之六十, 看不到的妹子可以等48小时再来看哦。  这样的推理, 叫郭俊目瞪口呆。

    陆寻心想不愧是“惯犯”, 经验丰富。

    他把水杯放在茶几上,抬眼看到斜对面的书柜,上面放了一排的书,依稀可辨有“陈蕙”的字眼, 那是专门研究犯罪心理学的教授。

    目光停留了会, 陆寻问:“你说谋杀, 那徐青咏有什么仇人?”

    这个, 她实在难以回答,戚真道:“我不太清楚。”

    虽然她跟徐青咏认识, 但她是编剧,徐青咏是演员,分属两个不同行业,除开那部剧,就没有什么别的交集了。她又非常的不八卦, 资历又浅,对演艺圈完全谈不上熟悉。

    陆寻站起来:“那我们没什么好问的了。”

    戚真只恨自己不是警察, 这会儿还能做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等关上门,她就开始给程菲打电话。

    程菲忙得昏头暗地,好不容易抽个空, 就听见戚真好像机关枪一样的声音:“你有没有拍到现场照片?如果没有, 帮我问一下老魏, 他有没有办法从别的地方弄到,或者,你去……”

    “你慢点说,我都听不清楚。”程菲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戚真又重复了一遍。

    “你说照片?你知道今天来了多少记者吗?那可是徐青咏,还死在秦家附近的山下,根本不可能拍到照片,而且就算有人拍了,秦家也不会让他们发出去。另外,今天警察来得很快,早就把现场封锁了,我连山头都上不去。”

    “……”

    “我知道你跟徐青咏认识,但是我真的帮不上忙。”程菲叹口气,“或者再等等看,我问问老魏,看能不能套到一点消息。”

    “好,谢谢你。”

    戚真挂了电话,说不出的难过。

    这么美丽动人的一个年轻姑娘,突然之间就没了,她虽然也曾承受过这种伤痛,虽然也看过很多现场,却远没有达到,远没有做到能无动于衷。

    #####

    一夜之间,哪怕秦家打了招呼,消息仍是泄漏出来,据说是同在普渝山的某位富豪匿名爆出,网站上的议论铺天盖地。

    戚真来到工作室时,只听到里面闹哄哄的。

    “戚真,”丁依文扑过来,红着眼睛道,“青咏姐死了,你知不知道?我刚听到的时候,还以为是人家造谣呢,后来去网上一查,原来是真的!好好的,怎么会摔死,我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但是……”陆寻都来过了,还能有假吗,戚真低声道,“我们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不应该摔死啊。”

    钟颖道:“你还真信啊?要我说,肯定是被人推下去的,而且这个人很好猜。”

    “谁?”丁依文问。

    “高希美啊。”钟颖打开那些讨论的网页,“你们来看看,好多人都猜是高希美呢,她的微博都被迫关闭了。我也觉得是她,老公被人抢了,谁不恨啊?是不是?徐青咏长得漂亮,又比她年轻。”

    “不会吧?”丁依文捂住嘴,“那可是杀人,高希美有这个胆子?她疯了吗,杀人要偿命的!”

    “不是没抓到凶手吗,说不定她能逃脱呢……”

    “都在胡说什么!”门口突然传来沈钦的声音,“该干嘛干嘛去,一个个在这里嚼舌根!”

    丁依文吓一跳,连忙坐回电脑前。

    沈钦是徐青咏的朋友,工作室的人都知道,眼见老板发火,哪里敢多说一句,个个都轻手轻脚走回自己的位置。唯有戚真没有动,反而迎上去,看着沈钦道:“老板,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刚才她倒是没有胡言乱语,沈钦点点头,让她去办公室。

    关上门,戚真道:“青咏姐昨天打电话给我,答应跟我一起吃饭,本来都打算预定座位了,结果……老板,我给青咏姐买了礼物,想送给她。”

    沈钦安静的听完:“怎么送,她已经不在了。”

    “是,我没能送到她手里,所以我现在想送去她家,”戚真央求道,“老板,你不是有她家门锁的密码吗?有次她忘了关水,让你去帮忙关一下的,我放下礼物就走,行不行?”

    这要求有点奇怪,沈钦觉得,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其实戚真是想去徐青咏那里收集线索,她的家不是案发现场,就算有刑警去查过,也不会拉警戒线。

    她想找出凶手是谁。

    只是这个事情不能跟沈钦说,上回承兴饭店出了命案,他表露出了很强烈的抗拒,假使她说出实情,沈钦肯定会告诫她,让警察去管。可这不是别人,这是徐青咏,她相信,如果相处得久一些,她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可惜……

    所以,哪怕找到一点点线索,也好。

    “老板,我不会拿青咏姐的东西的。”

    “谁说你会偷东西了?”沈钦眉头皱了皱,“算了,我送你去,她家里还有一个鱼缸呢,我去喂点鱼食……”

    声音低下来,到底也忍不住唏嘘。

    ####

    徐青咏出事的地方就在秦家的别墅前面,那也是属于秦家的,普渝山最美的一处风景,然而现在却成为不祥之地。

    苍浪区刑警忙碌了一天离去,但记者们却还在秦家附近守候,妄图能拍到点什么。秦源道得知情况,连夜让司机开车,等到早上回到家,把所有人都叫到客厅里,厉声道:“我不在家一天,你们就闯出这种祸?秦越,你是老大,你说,怎么回事!”

    秦越一晚上没睡,眼睛下面乌青乌青,低声道:“爸爸,对不起,是我的疏忽。但是我现在没有办法告诉你真相,还是等警察查清楚……”

    秦源道怒不可遏,拿起桌上一个茶杯砸了过去:“等警察!你是一点都不知道吗?啊,青咏是我们家的客人,你怎么能容许出这种事情?”

    “大哥,”秦源道的妹妹秦梅英连忙上来劝解,“他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我们谁不震惊呢?你冷静一下。”

    “哼,”秦源道冷笑了声,“不知道,他也只会不知道,才能让警察审问希美。她可是你妻子,我们秦家的儿媳妇!这下好了,也许明天的头条就是,秦家儿媳妇是杀人凶犯……”

    “不,爸爸,希美肯定不是凶手,她不会杀徐青咏的!”

    “怎么不是她?”一直沉默的秦恺突然爆喝一声,“有人亲眼看见她去了山头,不是她,是谁?”

    “不是,绝对不是,你不要听他们胡说。”

    “都给我闭嘴!”秦源道一声大喝,秦家瞬时安静下来。

    #####

    苍浪区警局。

    陆寻正听郭俊报告。

    “昨天上午九点到十一点,只有高希美被保姆看见离开过别墅,山头也留下了她的鞋印,不过那里经常有秦家的人去观赏风景,除了高希美外,技术队还采集到很多别的痕迹……”

    但从秦家去山头,有两条路,一条明路,许多人都会走,另一条就有点偏僻了,陆寻道:“南边那条路,怎么说。”

    “也是一样的情况,前两天听说秦家出了窃贼,秦源道妹妹秦梅英的一条项链丢失了,秦家的几个保姆,厨师都出去找了个遍。”

    郭俊把采取的鞋印照片放在桌上。

    陆寻仔细看了下,发现有一组脚印,属于秦家一位女保姆的脚印,出现的次数较多,这跟他当时在现场注意到的一样。

    他马上交代:“等会去告诉技术队,这个脚印要重点勘查,”又问,“秦越,秦恺,保姆等人有没有不在场证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