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唐思颖受下了所有的委屈和屈辱,自然也收下了纪辰禹给她的那十万块。

    她离开纪辰禹的办公室时,纪辰禹还丢下了一句话。

    他说:“我不喜欢麻烦,唐岚要是跟你要钱,你给她就是,你已经不缺钱了。”

    每一次唐思颖的反抗,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

    她就像是一个被纪辰禹操纵着的木偶,纪辰禹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

    三天后,是爸爸唐斌的生日,就算他做了再多的错事,可是唐思颖还是请了一天假,去了监狱看他。

    唐斌已经坐牢有五年了,每一年的这一天,唐思颖都会来看他,而唐斌的亲生女儿唐岚却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她甚至都不知道唐斌在坐牢。

    而唐斌的妻子刘文芳,早在五年前唐斌坐牢后,她就改嫁到外地去了,这几年她一直都跟唐岚联系的很紧密,至于唐思颖,她连一通电话,一个短信都没有来过。

    隔着监狱的玻璃窗口,唐思颖发现唐斌的头发都已经白了一大半了,他额头上的皱纹也深了很多。

    但是比起前两年他刚进监狱时的不适应,现在的他倒是也能从容的笑了。

    可不管怎么样,看到唐斌这副样子的时候,唐思颖的心骤然一酸,她的眼圈也红了。

    “爸……”她语气哽咽道。

    唐斌却慈爱地笑了笑:“一年不见,小颖又长漂亮了啊!”

    唐思颖嗅了嗅鼻子道:“爸……你这一年在里面过得还好吗?”

    听到唐思颖问起来,唐斌却笑道:“很好,爸现在已经很适应里面的生活了,这里的人都好,你放心吧。”

    唐思颖轻轻地点了点头,忽然唐斌又道;“小岚她现在怎么样了啊?爸都有五年没见过她了,都不知道她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

    听唐斌提起唐岚来,唐思颖也没把实话告诉他,只说道:“姐姐她挺好的,她现在也很漂亮。”

    唐斌点了点头:“你们都好,我就放心了。”

    然而,唐斌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又道:“你从小就最懂事最听话,你姐要是对你做了什么,你就让着她点,她性子像她妈妈,好强!还有啊,你们两个好歹是姐妹,你姐姐要是生活是有什么困难,你记得多帮她一把,她啊从小被你们的妈妈惯到大,性子强,吃不了苦的。”

    听着唐斌念叨着这些话,唐思颖的心里生出了很多的委屈。

    “爸,姐也是成年人了,而且她还比我大几个月呢,她有困难,也不能老叫我帮她啊,我自己也要生活啊!”唐思颖委屈地说了一句。

    要是以前,她就顺着唐斌应了下来了,可是最近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让唐思颖无法再这么忍受下去了。

    然而,听到唐思颖这么说后,唐斌却生气了:“你这是长大了,翅膀硬了,连自己的姐姐都打算不管了是不是?爸又不是非要求你把你姐姐当孩子养,爸就是希望,你们姐妹能够好好在一块,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你姐姐缺钱了,你有就给她点,你姐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她啊就跟她妈一个德行,就希望天上能掉个大馅饼下来。”

    听着唐斌这么理直气壮的指责,唐思颖的眼圈一红,眼泪就掉了下来。

    “爸!您自己都说了,姐她是什么样的人了,她就是个无底洞,每个月都伸手跟我要钱,您知不知道她这个月跟我要多少?一万块啊,我每个月都得挣钱大半的工资都要给她用,我自己的生活都要成问题了!我们都是您的女儿,就算我是被领养的,不是您的亲生女儿,我就应该跟你们做父母的一样,姐没钱,我就要挣钱给她用吗?”

    说起这件事情,唐思颖的心里就生出了不少感触,还有委屈。

    “爸,您肇事逃逸被抓,不告诉她,您是怕她担心你,可是您却选择告诉了我,所以我就不会担心您,我就不会难过了吗?爸,以前我只觉得妈妈偏心,可现在我才看清楚,其实您也是偏着姐姐的,我一个被捡回来的孩子,怎么都不能跟亲生的孩子比的对吧?”

    听见唐思颖这么说,唐斌的神色微微一僵,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小颖,爸不是那个意思……”

    唐思颖却自嘲地笑了笑:“算了爸,有些话我也不想再提了,怪就怪,谁让我小的时候被亲生父母抛弃了呢,可能是我天生就命不好吧。”

    有时候,唐思颖想,她从小被亲生父母抛弃,就算被领养了,但养母并不喜欢她,动辄就对她打骂,这造成了她从很小就开始懂事了,所以忍了这么多年,她什么都没说过。

    可是十八岁后,爸爸肇事逃逸,纪辰禹找上门来,将她当成了发泄仇恨的对象,她回想起自己从小到大以来,就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就觉得,她可能就是天生的命不好。

    听到唐思颖这么说自己,唐斌的眼圈也红了:“不是的小颖,爸一直都有把你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的。”

    是啊,唐斌虽然是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她甚至不用问唐斌,也知道,就算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不还是偏心唐岚吗?

    从监狱出来后,唐思颖的心情变得沉重不已。

    好像她这样的人,天生就不配拥有爱情、亲情,当然她也没什么朋友,唯一一个同事刘洋对她还不错,但是唐思颖感觉的出来,这几天刘洋对她都淡了,不过这样也好,起码她不用经常担惊受怕的,就怕万一哪一天纪辰禹又看到了她跟刘洋在一块,然后又曲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以此来惩罚她。

    唐思颖在收下了纪辰禹给的十万块钱后,就跟着转了一万给了唐岚了,所以这几天唐岚也消停了下来。

    回到了家里后,唐思颖只觉得疲惫不已。

    她洗了个澡,穿着舒适宽松的睡衣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本打算回卧室睡觉的,却不想,家里的门铃却响了起来。

    这套公寓是纪辰禹名下的,所以平时除了纪辰禹,几乎没有人会来,可是如果是纪辰禹的话他压根就不用按门铃。

    唐思颖下意识的没有出声也没有开门,不想那人按了几遍门铃后,便问道:“有人在家吗,我是物业!”

    说话的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还自称物业。

    唐思颖暗地里松了口气,便伸手将门给打开了。

    结果门刚被打开,她却看见许老板身边带着个女助理站在门口。

    许老板见门开了,眼疾手快的就推开了门闯了进来,而后又反手将门给关上了。

    唐思颖当下惊慌道:“许、许老板,你怎么会找到我这里来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