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娱]演技女王 14.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美娱]演技女王最新章节!

    艾米的一句话,震住了在座的所有人。

    她掷地有声地告诉所有人,这个剧本太烂了。

    即使是让-派克,也是微微一怔,但是随即却也反应过来了。

    他觉得这个女孩说的是实话,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演这种本子本来就是浪费时间,毫无意义。

    特蕾莎虽然重新将目光投了回来,但是她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地问了句,“那你倒是不如说说,烂在哪儿?”

    她希望艾米不是故意为了博眼球而这么说的。

    艾米皱了皱眉头,而后言简意赅地回答:“这个剧本根本没有用心去塑造人物,建立的人物是如此片面而单薄,虽然篇幅有限,但是我认为任何一个职业编剧都不会写出这么简陋的剧本,除非根本没有用心去写。”

    特蕾莎在安静地听完后,唇边微微含笑,其实这个剧本她是看过的,她也知道这个剧本确实不怎么样。

    但是这又如何,她本就是想看艾米的反应而已。

    不过,这个剧本很差劲的事实,竟然被这个小可爱看出来了。

    既然小可爱这么聪明,那不妨再给她设置点难题好了。

    特蕾莎用手撑着下颚,慢悠悠地看着艾米,语气带着一丝逗弄,“所以,一个不怎么样的剧本,你就演不了了吗?”

    艾米伸手撩了一把自己额前的碎发,面色如常地回答:“如果罗兰小姐是想让我演这个剧本的话,我自然不管是什么样的剧本都不会推辞。”

    说实话,其实艾米倒是挺期待演这个剧本的。

    原因很简单,一来是可以和让-派克对戏,二来,越是简陋的剧本可以发挥的空间越大,她喜欢这种感觉。

    见她如此信誓旦旦,特蕾莎再度挥挥手,“那就开始吧。”

    这个剧本的内容就是讲述了一对遇到了中年危机的夫妇在那里叨逼叨逼一些生活琐事,夹杂了吵架、抱怨、对生活的看法。

    台词更是非常好记,毕竟剧本简陋。

    艾米轻轻地将剧本放在一边,走到了场内一会要对戏的地方。

    她看了一下周遭的环境,而后静静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在酝酿情绪,丝毫不理会别人的看法。

    特蕾莎注意到了艾米的动作了,一时之间目光被她吸引,似乎在期待着她做一些什么。

    片刻之后,导演喊了“准备”,派克也走进了场中,开始试戏。

    与此同时,艾米也睁开了眼睛,她依然是之前那副平静的表情,身姿笔直,可是眼底却是有一闪而过的兴奋。

    是,是兴奋,特蕾莎认为自己没有看错,即使她的情绪那般隐忍,那般易逝,她还是精准捕捉到了——

    这个20岁一身丑闻的花瓶演员,竟然在面对让-派克的时候,流露出了一丝棋逢对手的兴奋。

    ……还真是有些意思。

    特蕾莎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忽而有些期待这次的试戏了。

    此时,试镜开始。

    让-雷诺摸了一把自己已经半秃的头顶,“我被公司辞退了,没工作了。”

    艾米饰演的妻子立刻产生了强烈反弹,她目光凶恶地瞪着丈夫,“一定是因为你平时没有好好工作。”

    而后,两个人开始了一系列争吵,从工作吵到生活吵到子女。

    一开始还有来有回,到了后面就变成艾米单方面骂丈夫了。

    看过剧本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台词除了开头两句还和剧本里一样之外,之后的台词都是他们自己临场发挥出来的。

    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依靠那简陋的剧本来演。

    这倒让人很惊讶,艾米竟然还能自己临场发挥台词,且和让-派克有来有回地演着。

    但是,自持身份的让-派克,从一开始就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他的身份摆在那儿,如果不从头到尾压着艾米演,那怎么彰显自己的地位?

    所以他完全是用一种压着对方的方式在演。

    比如艾米一直在像钢炮一样噼里啪啦骂他,他不啃声,却不时通过忍无可忍地砸了某个家具,或者气地闷头摔电话机,以此来强烈表达自己的情绪和个性。

    在艾米叨叨不觉的骂戏下,让-派克这样的演出方式显然更吸引人。

    毕竟在泼辣的女性面前,人们会对沉默隐忍的男性更有好感,艾米的角色从一开始就有着天然的劣势。

    所以,让-派克的风头一直是压在艾米之上的。

    而对于在场观看的那些人而言,他们竟然觉得艾米演得还算不错了,毕竟她是绝对不可能压得过让-派克的。

    但是起码她演出了一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对一个花瓶何必要求那么高。

    特蕾莎一只手撑着下巴,涂着红色甲油的手指慢慢刮过自己的下颚,她似乎并不怎么满意。

    如果她劳师动众赶到现场来看艾米演出,看到的仅仅是这么一出,那么她的时间等于再一次浪费在了无聊的事情上。

    回到戏场上,占了上风的让-派克,依旧在用自己的实力去掌控剧情,此刻他忽然抱住艾米,像哄孩子那般说道:“不闹了,生活没有过不去的坎,我们是那么相爱的夫妻。”

    他先于艾米释放了示好的信号,似乎在展示自己是一个疼爱妻子的男人,以此加深自己的人物塑造。

    也算是他耍的一点小手段。

    让-派克这台词一出来,导演不免摇了摇头,“看来艾米是没机会翻身了,派克处处在主导剧情走向。”

    可是,他们谁都没注意到,此时艾米眼中闪过一丝锐光。

    像是猎鹰在捕食时看到猎物的那种敏锐。

    她知道自己一直在寻找的机会,来了。

    之前因为剧情设定问题被压制,但是不代表她接受这样的高低差。

    只要有机会,她就要反扑。

    接着,就在大家以为,这幕戏就要以艾米和让-派克重归于好落幕之时,艾米却完全没有按理出牌。

    她先是深埋在丈夫的怀里,可是并没有哭泣的迹象。

    只是默默地埋着,而后,猛然间——她抬起了头。

    一脸空洞,一脸虚无。

    这是一种心如死灰的绝望,任何人都可以切肤地感受到,因为艾米的眼睛是湿润的,可是偏偏就是一滴泪都没有落下。

    因为她根本不想浪费力气去哭。

    人都绝望透顶了,谁还会想到哭?

    所有人都被她的眼神给吸引过去了,这双眼睛太有魔力了。

    她痴痴地望着墙上两人年轻时候的合影,嘴里喃喃,“那时候真年轻啊……”

    而后,她的眼神中渐渐流露出了一种似哭非哭的悲伤,“我当时以为生活会是那般美好的,没有贫穷,没有疾病,没有负担……我当时以为做女人是幸福的,可是我太天真了……现在我活得没有一点点自信。”

    表演还在继续,可她的这段表演和这句话一出来,导演就知道:

    得,让-派克危险了。

    因为这个艾米实在太聪敏了,太懂得把握观众煽情的那个点了。

    短短几句话,她就将这个角色上升到了一个引人同情的社会层面上。

    那就是——这个社会做女人太辛苦了,孩子、家庭、工作,她们需要兼顾那么多东西,缺一样就会背上舆论的压力。

    很多女人的内心早就被压垮了。

    眼前就是一个。

    顿时,刚才还对这个角色心生反感的人,此刻心里都油然而生了一股同情。

    这个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压抑生活,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当艾米开始演这一段的时候,现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艾米的身上,他们甚至忘了场上还有让-派克这个人。

    此刻他们不约而同为艾米担忧着。

    她会精神崩溃吗?

    她会得抑郁症吗?

    她会轻生吗?

    无数疑问盘旋在观众心里。

    但是,他们的答案得不到解答了。

    因为,表演规定只有3分钟,如今3分钟到了,演出也结束了。

    也只有当演出彻底结束后,那些人才发现——刚才,他们竟然全身心地扑在了艾米这个角色身上,忘乎了所有。

    这个答案让他们震惊到无以加复。

    震惊过后,再度回想,他们却觉得,这也算正常。

    毕竟艾米的那一番演出,简直神来之笔!

    如果说让-派克演的角色无非是陷入了一个家庭问题。

    那么艾米演的这个角色,已经被上升到了社会问题。

    立意大小,高下立判。

    此时,导演不得不开始换一种目光看待艾米了。

    他总有一种感觉,这个艾米-亚伦不简单。

    他甚至觉得,刚才艾米在前面一直被让-派克压着演,是她故意为之的。

    因为她知道一幕戏的结尾才是点睛之笔,甚至可以力挽狂澜。

    所以她并不在意前面被让-派克压着演,而在最后最重要的地方,她用看似轻描淡写却又浓墨重彩的一笔,让前面让-派克的一切努力和压制都化为乌有。

    嘶……如果这是她刻意为之的话……

    那真是太可怕了!

    这个女孩对演戏的掌控力太可怕了。

    毕竟,她的对手可是让-派克啊。

    不过,此时所有人都没吭声,因为特蕾莎还没表态。

    即使他们被艾米的控制力震惊到甚至愣住,但是他们还是要让特蕾莎先说话。

    那些人的眼睛都盯着特蕾莎,阳光下,特蕾莎那耀眼的容貌被染上了一层淡金色。

    她嘴边噙着有些邪气的笑容,用一种琢磨不透的目光看着艾米。

    而后,她缓缓抬起手。

    “啪、啪、啪。”

    她在给艾米鼓掌,一下一下,缓慢而富有节奏。

    她承认,艾米-亚伦给她的惊喜,是一波一波的。

    而且,是一波盖过一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