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每天花式找死[快穿] 131.131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她每天花式找死[快穿]最新章节!

    订阅率不足的宝贝, 请耐心等待或补足订阅率再清缓存就可以看啦  “姐——”宁阳忍不住想要开口。

    “嘘!等会儿。”宁卿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

    宁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这间病房。

    现在病房里面只有宁卿和宁阳两个人。

    “姐,你真的不打算追究了?”宁阳的眼眶还是有些发红,他怔怔地看着宁卿。

    “嗯。”

    “那你如果想要追究这件事, 我会帮你的。”宁阳看着宁卿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宁卿别过脸,不想去看宁阳的眼睛,那里面的东西让她心里感觉怪怪的,她不明白那代表着什么,但是总觉得如果自己了解了之后,她就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无牵无挂了。

    “谢谢, 能麻烦你把我推到外面晒晒太阳吗?”宁卿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把心底的波动抚平。

    宁阳大概是第一次听到宁卿这么柔和的语气,心中升起一丝喜悦,眼眶的红色慢慢消退。

    “好,我马上把你推出去, 我知道这医院里面有一个地方风景挺好的,那附近也没有花。”宁阳牢牢的记得宁卿花粉过敏, 很小心的挑选着出去逛的地方。

    宁卿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被体贴呵护的感觉,新奇的同时又有些烦躁, 她害怕自己有一天会沉溺在这种感觉里。

    小草飘在半空中, 感知着宁卿的情绪,身上的光芒忽明忽暗, 仿佛在暗中策划着什么。

    医院里面到处都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即便是出了住院部到了外面, 似乎还能闻到那股味道, 不过已经淡了许多。

    微风拂面,阳光洋洋洒洒的覆盖全身,十分的惬意。

    “姐,你要是喜欢的话,我每天都陪你出来走走。”宁阳一边推着轮椅,一边低着头轻声跟宁卿说着话。

    “那就多谢你了。”宁卿没有拒绝,出了住院部她的心情很好,连带着对宁阳也喜欢了许多。

    其实有个人陪她出去走走说说话,也挺好的。

    宁卿这样想着,脸上的神情愈加的柔和,目光落在前方的小路上,眉眼渐渐地弯成了月牙。

    本就漂亮精致的脸,更加吸引人注意,唇角微勾,在脸上荡开一抹摄人心魂的笑容。

    就在这时,宁卿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系统的金属机械音,让宁卿的脸色大变。

    “叮!转变宁远对原主的印象的任务已经完成,奖励一枚回血丸,请注意查收!”

    宁卿脸上的表情渐渐隐没了起来,眼底闪过一丝暴虐的戾气,回血丸?这该死的系统发个奖励都这么恶心人。

    回血丸,顾名思义就是受伤后用来治疗的药丸,跟游戏里的那个红药水的作用差不多,她会需要这玩意儿吗?!

    随后,宁卿的猛地转头向某个方向看去,宁远那高大的身影就站在那里,目光就落在她的身上。

    宁阳发现了宁卿的异样,有些疑惑的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正好看到了宁远,他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宁卿冷冷地看了宁远一眼之后,随手指了一个方向对宁阳说:“走吧,我们去那边。”

    在宁远对她的印象发生改变之后还能让宁远对她动手吗?宁卿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但是经过这一次教训,她以后对系统一定要更加的防备。

    小草在半空中漂浮着,身上笼罩的光芒比之前更亮,这个任务一完成,它就得到了不少能量。

    宁阳推着轮椅走向了她刚才指向的方向,那方向是医院的大门口,现在宁阳这一身装扮医院的工作人员自然不会让她离开医院,在她靠近医院门口的时候就走过来把她劝了回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面,一直都是宁阳陪着她,渐渐地宁卿已经适应了宁阳照顾和亲近,不再像一开始那样抗拒。

    宁家其他人也来看过宁卿,只不过她没有给他们好脸色,于是他们也很少过来,让宁卿过了好一段平静的日子,当然她也在盼着宁远什么时候能够‘良心发现’兑现之前的承诺。

    可惜自从那次无意间完成了任务在医院里见到宁远以外,宁远就再也没有在她的面前露过面。搞得她好几次都忍不住询问宁阳,这让宁阳更加误会她就是傲娇,明明想要得到大哥的关注,却偏偏说出些刻薄的话把人往外推。

    这个发现让宁阳既是心疼,又是气愤,大哥那个一心护着宁凝的混蛋根本不值得宁卿这样,他根本不配当一个好哥哥。

    在医院呆久了,不光是宁卿不愿意,就连小草也是不愿的,至今只完成了一个任务,这啥时候才能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回去呢?

    于是,一人一羊驼终于都有了共识,出院。

    大包小包的堆了一床,宁卿坐在轮椅上看着宁阳忙活,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神有多么的柔和,如果让认识她的人看到这一幕绝对能惊得下巴脱臼。

    “姐,你的东西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出院手续我已经让人办好了,我带你回家。”经过一通忙碌,宁阳的额头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细汗,转头开心的看着宁卿。

    带你回家,这几个字让宁卿的心头微微一热,不过也仅仅是热了一下,她对于家这个字,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这些天辛苦你了,小阳。”宁卿说的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这些天宁阳对她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她虽然时不时犯病,但是好歹还是分得清的。

    被宁卿认真的神情弄得一愣,再听那说的无比自然的‘小阳’两个字,随即热意就爬上了他的脸庞,他别开眼睛不去看宁卿,心头暖融融的,这是真的接受他这个弟弟了啊。

    看着宁阳的模样,宁卿的唇角也不由自主的上扬,无比融洽愉悦的气息在房间内萦绕。

    可是宁卿的唇角扬到一半的时候,却慢慢的僵住了。

    她这是怎么了?

    ……

    宁家。

    疏影绰约,宁卿感受着摇晃在自己身上的树影,看着前方的秋千不知道在想什么,不一会儿就有一个身姿颀长的身影走了过来。

    “姐,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事,吹吹风。”宁卿摇了摇头,看向他,蹙眉问道,“为什么这么多天宁远也没有回来?”

    自从出院回到宁家之后,宁家除了佣人一直都只有宁卿和宁阳两个人,宁母和宁远一直都没有出现,宁父则是在宁卿出院回到家之后又出差了。

    小草查了一下,发现宁远和宁母还有宁凝三个人都在本市的一所公寓内,那是宁母为宁凝买下的。

    在宁卿住院的这段时间,宁母时不时会过去跟宁凝一起住,现在宁卿出院了,宁母也许是觉得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宁卿,索性拿了衣服搬过去长住。

    宁远也住在那里,在这些天的相处,两人还是如剧情中所说的一有了男女之情方面的转变,这个时候的自然不肯离开他心爱的女人。

    在回来几天都不见几人之后宁阳就开始调查这件事,所以也知道了那边的情况,只不过他并不知道此时的宁远和宁凝之间的感情已经变质,即便是如此也足够让他愤怒了。

    现在宁卿开口问,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把这件事告诉宁卿,心中既是生气又怕再刺激到宁卿。

    “怎么了?”宁卿明知故问。

    “姐,大哥和妈他们……”宁阳说到一半停止了,他实在有些难以启齿,他的家人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是非不分?就算妈不知道宁卿车祸的真相,可是大哥知道啊,竟然还能毫无芥蒂的跟那个坏女人在一起生活,真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跟宁凝在一起?”宁卿替他说了出来。

    惊讶地抬头看了宁卿一眼,宁阳艰难地点了点头,羞愧和难过爬上心头,百般滋味在他心中酝酿。

    “跟我猜测的差不多……”宁卿的脸色并没有十分明显的变化,脑中开始研究到底该怎么去接近宁远,让宁远对她动手。

    正在这时,系统的任务又来了。

    “叮!请宿主阻止宁凝和宁远的第一次,任务奖励随机,失败惩罚是增加十年寿命。”

    一句话成功让宁卿黑了脸,这个该死的系统,这惩罚是专门研究出来对付她的吧?!

    小草身上的光芒闪了闪,似乎是对于宁卿这样的反应很是满意。

    “你——”宁阳被气得脸色涨红。

    “够了!”一个低沉的嗓音打断了宁阳接下来的话。

    宁远站了起来,他冷睨了宁卿一眼,语气冰冷的说道,“如果你妄图以这种方式来威胁我们把凝凝赶出去,那我来告诉你,不可能。你别以为我不清楚你那点小把戏。”

    在送宁卿来医院的时候,他还认真的考虑过要不要把宁凝先送出去,可是抢救完宁卿后,医生告诉他,那伤口根本不深最多流点血,连愈合后的疤痕都不会太大,看的出来她并不是真的想要自杀,只想吓唬吓唬人而已。

    这才有了刚才宁远的那番警告,经过这件事,宁远更加的不喜欢宁卿了,甚至心中还生出一丝厌恶。

    为什么他的亲生妹妹是这样一副德行?!

    宁远不知道的是,这只是小草治疗后的结果,要不然伤口不会这么浅,原主是真的想要自杀。

    宁卿看着面前的三人,嗤笑一声,刻薄的话语不要钱的从嘴里吐出:“宁远,你可真是个好哥哥啊,亲妹妹都要死了,你还护着那个冒牌货,都说血浓于水,我在你身上真是半点都没有看出来。”

    “卿卿,你怎么能这么说大哥呢?你要我走,我走就是了。”宁凝红着眼睛看宁卿,漂亮的脸蛋涨红,对宁卿的话很是气愤。

    “姐姐!”宁阳惊叫了一声,不赞同的看着宁凝。

    宁远的眉心拧在一起,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明显不想让宁凝离开宁家。

    “大哥,小阳,对不起,我不想因为我舍不得离开你们,而让宁卿再出事了,我背不起一条人命的重量,一会儿回去我就收拾东西离开。”宁凝一边说,一边擦着自己脸上的泪水,水汪汪的眼睛异常惹人怜惜。

    “不行,姐姐,你不能离开宁家。”宁阳急了,上前抓住了宁凝的手腕。

    宁远也说了不同意宁凝离开。

    瞥了宁凝一眼,宁卿的胃里一阵翻涌,努力压了很久才把那股想吐的欲.望压下去。

    突然想起了剧情中好像后来宁阳也对宁凝有了异样的心思,不过是碍于宁远,把那份心思压了下去。

    见那三人还在旁若无人的你拉我扯,依依不舍,好似三个苦命鸳鸯,宁卿只觉得烦躁不已,“你们真吵,都给我滚出去!”

    这时候正好护士走了进来,听到宁卿的话,满脸不赞同的对着三人说道:“病人家属请安静,病人现在需要休息。”

    声音戛然而止,似乎他们这时候才想起来,宁卿刚刚从昏迷中醒来。

    宁凝慌乱的看了一眼宁卿,随后愧疚又自责的说道:“对不起卿卿。”随后看向了宁阳和宁远,“大哥,小阳,咱们出去吧,别在这里打扰卿卿休息。”

    两人点头,宁阳看了一眼床上的宁卿就撇过头去,他一开始也挺欢迎这个亲姐姐的,但是没想到宁卿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宁凝。而且还那么刻薄狭隘,这一次次的事情让他彻底厌恶了宁卿,于是一句关心的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病房。

    病房的门合上了,那护士给宁卿量完血压,叹了一口气,略带怜悯的看着宁卿,“你有什么事就按铃叫我,我随时过来。”

    说完那护士也端着拿来的仪器离开了。

    病房内安静了下来,宁卿脸上的刻薄之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弯了弯唇角扯出一抹非常勉强的笑容,对着空气说道:“小草,我疼。”

    小草犹犹豫豫半天才说道:“宿主,我不能给你治好伤口,要不然医院会起疑。”

    “可是,我真的好疼。”宁卿看着自己包扎好的手腕,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痛苦,苍白的脸色似乎更白了,额头上也渐渐冒出了汗珠,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小草一慌,它在宁卿的身边飘来飘去,慌忙道:“宿主你怎么了?”

    “好疼啊……”宁卿死死地咬着牙,额头的汗珠滚过划入发间,苍白而又精致漂亮的脸蛋因为极致的痛苦而微微有些扭曲。

    “宿主宿主,你到底怎么了?”小草从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宁卿,慌得身上的光芒都消失了,露出了自己的身影,这样的小草更像羊驼了。

    正当小草想要为宁卿止痛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匆匆走进来一个身影,他径直走到沙发边拿起自己遗落的手机。

    正想离开,他听到病床上咯吱咯吱的咬牙声,疑惑的转头看去,心中一惊,大步上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