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心里有气,在一看妹妹的手出血了,她一把拉过苏微婷的手,焦急的问道:“婷婷,这手咋弄的”

    “是……苏传宝抢我灯笼刮的。”

    再也无法忍了。

    忍了半辈子了,她不想忍了。

    苏微雨腾地起来,将她妹妹拉起来,说:“走,跟我回去。”

    屋里头,褚云萍笑着看苏盛说道:“前几天,我回靠山村,我妈给我拿了几斤细面,晚上给你烙几张油饼吃。”

    “在外面就想吃你烙的油饼。”苏盛安坐在床上,深情款款的看着褚云萍,眼神流露出满满的爱意来。

    年轻时,妻子也是美女一个。

    在靠山村那都是数上数的,不是百里挑一,那也是村中一枝花啊。

    “爸。”苏微雨进屋喊了一声。

    让苏盛安一下从美好的回忆中醒过来了。

    他咳嗽一声,看着门口站着的苏微雨问道:“咋了”

    “婷婷说苏传宝有一个小灯笼,是你买的吗”

    “是啊。”苏盛安不解的看着苏微雨。

    “那……你给婷婷买啥了”

    “买糖了,都在你大伯母那,你去拿吧,又不是不给你吃。”苏盛安是笑着说的,也是自己疏忽了,买的糖都给张翠芬拿去了,自己家大姑娘还一块糖没有吃到呢。

    让她过去拿糖,如今家里的情况,看苏盛安的样子,恐怕还蒙在鼓里呢。

    她要是去了,还不得跟那家打起来。

    倒不是苏微雨馋嘴,为了几块糖跟他爸爸兴师问罪。

    主要是他爸爸还是像前世那样,掏心扒肝的对苏盛国好,最终却得到家破人亡的悲惨下场。

    苏微雨怎么能够坐视不管呢

    任由着他爸爸糊涂,还像前世那样,把那一家白眼狼当人看,把好东西给别人,让亲生的抹眼泪看着哭

    “爸,你买的那个灯笼为什么给苏传宝了”

    苏盛安一头雾水的,说:“都是一家人也没给别人,这有啥大惊小怪的”苏盛安虽然不是重男轻女,但是他没有儿子,看苏传宝格外重些,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看苏传宝甚至比自己的两个女儿都重。

    因为这是苏家的根啊。

    “那为什么不给妹妹买一个”苏微雨依然不决定让苏盛安就这么轻松的过去了。

    “一个要三块钱呢。”苏盛安说,“再说,一个小女孩子,哪有玩那个的,不是有糖吗”

    苏微雨心塞啊,冷冷说道:“真舍得啊,给那么个兔崽子花三块钱买一个灯笼……”

    “小雨,你说啥呢”苏盛安不可置信的看着苏微雨说,“你咋这么说传宝呢不就买个灯笼吗”

    从前每次过年回来,也给苏传宝买好吃好玩的,也没见女儿说这么多话啊

    这回来买个灯笼,就跟他拉脸子了

    “是啊,不就是一个灯笼吗那为什么就不能给妹妹买一个”

    “我不说了吗,一个要三块钱,没有那么多钱。”

    “我看大伯母拿了那么多东西,不都是你买的吗又是茶叶,又给他家孩子买玩具,给妹妹买一个小灯笼,你就拿不出三块钱了吗”

    “苏微雨,你说什么呢”苏盛安吼了一声,将毛巾往盆里一甩,溅起的水花,溅到了褚云萍的衣服上,她往后一退,也是吓了一跳。

    苏盛安气的脸色铁青,有点坐不住了,脸红脖子粗的腾的起来了,指着苏微雨骂道:“你跟谁这么说话呢我是你老子,你这死丫头是不是皮痒了”

    这孩子一进来,就拿眼珠子横他,以前他回来,这孩子可不是这样啊

    褚云萍看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