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娘娘在七零 179.番外三(顾长兰VS胡秋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皇后娘娘在七零最新章节!

    订阅不足80%显示防盗章, 登录晋江文学城搜索书名看正版

    不过白若臻也有些心虚的,因为在大周朝的她也是功课不好的人,倒不是不努力,最怕的是努力了都得不到好成绩啊。

    也得亏了她娘四个儿子却只有她一个闺女, 二叔三叔家的妹妹们碍于她娘的面上,即便她考的很差也不笑话她。

    唉,这一方面她竟然觉得和原主出奇的相似。

    咳,白若臻打算合上书睡觉的时候,白若欣嗤笑一声,“就你那德性还看书, 看得懂吗你。”

    白若臻抬头看她一眼, 把书翻的哗哗响,“我乐意,我高兴。”说完把书哗啦啦甩了甩才放到枕头底下, “管得着吗你。”

    “你!”白若欣气急, 胸膛起起伏伏好半天才哼了一声, “是,我管不着,反正等过了年你就滚蛋了,爱看就看吧。”

    白若臻白了她一眼,突然觉得不装柔弱,不装可怜就这么怼回去还挺爽的。

    也是, 这里不是大周, 这里的女人多得是白若欣这样的, 有啥事都嚷嚷出来,甚至不高兴了还能打一架,这在大周是万万不允许的,所以在大周她可不得老老实实的伪装自己,把自己伪装成白莲花啊。

    哎呦,似乎这里的日子除了穷了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不知道她娘会不会伤心了。

    唉,想到这儿白若臻就很忧心,只是想多了也没用叹了口气躺下,白若欣哼了一声,然后嘴里哼起了小曲儿,白若臻虽然知道她是在向她示威,可她还是在白若欣不甚优美的小曲儿中睡着了。

    白若欣看着白若臻睡过去了,气的也不唱了,把枕头拍的啪啪响,这回白立强不乐意了,皱着眉道,“大姐,你干啥呢。”

    “没干啥。”白若欣有些生气白立强的态度,恶声恶气的说完了也躺下睡了。

    白立强心里存着事儿,半宿没睡好。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李秋兰难道还没有去上班,白若臻出去的时候李秋兰正收拾桌子,看着她起来了,便说,“咋不多睡会儿。”

    “不睡了。”白若臻说着,伸手帮忙。

    这时候白若欣和白立强起来了,白若欣对李秋兰道,“妈,你和爸有空帮我打听打听工作的事儿呗,我也想为家里做点啥呢。”

    李秋兰一听到这个就来气,碗一放就训道,“你还有脸说,当初给你找了食堂的临时工多么好的工作,可你倒好生生的因为偷吃给弄没了,我咋就生了你这么个贪吃的闺女。”

    被揭了短,白若欣脸上挂不住了,气急败坏道,“妈,都过去多久了,那时候小还不允许我做错事了。”

    “小?”李秋兰看她这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那时候十七还算小吗?”她伸手指着白若欣道,“瞅瞅你这样子,一点大姐的样子都没有,竟然算计自己妹妹去顶替下乡,说出去也不嫌丢人。”

    白若欣无所谓的哼了声,反正她如今不用下乡,别人爱咋说就咋说呗,眼下最重要的是工作问题,“妈,要不你把工作给我吧,以后我养你。”

    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李秋兰看了她一眼,道,“想都别想。”

    说完李秋兰就要去叫白立善和白若云起床吃饭了。

    这时白若臻突然道,“大姐,你不是说等你和姐夫结了婚,姐夫替你搞定工作,还能过个一年半载的把我也弄回来吗?”

    白若欣的脸上顿时起了冷汗,昨天的时候白若臻没在她妈跟前提这事儿她还以为也就不提了,结果现在又说了出来,难道是故意的?

    而李秋兰也站住了,疑惑道,“啥?你姐夫?谁把你也弄回来?”

    “我.....”白若臻佯装瑟缩了一下,飞快的瞥了眼白若欣,然后抹起眼泪来,“妈,是大姐说她处对象了,都谈婚论嫁了,求我替她下乡的,大姐说了等她结了婚大姐夫就能给她找份工作,到时候过个一年半载的也能把我弄回来。”

    一旁正在洗脸的白立强动作一顿,是啊,大姐说过大姐夫会帮她搞定工作,可现在为啥又让他妈把工作给她?

    还是说这话也是骗了他的?

    白立强突然就怀疑上了。

    而李秋兰却气的浑身打哆嗦了,她还再想二闺女为啥突然就代替老大去下乡呢,原来老大是这么忽悠老二的,“白若欣,你给我解释清楚。”

    白若欣眨眨眼有些害怕,“我、我就是随口一说。”

    “随口一说?”白若臻震惊的瞪大眼睛,“大姐啊,你咋骗我呢,你要是真要结婚了也就罢了,你居然拿这事儿来骗我?你是不是就看不得我好啊,你就忍心眼睁睁的看着我这么小就下乡?你咋这么狠得心呐。”

    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然后成功的把白建生也招了来,白若欣急道,“都这样了你还想咋样。”

    白若臻闻言怔了怔,然后可怜巴巴道,“大姐......我.....我没想咋样啊。”

    “没想咋样你到底是干啥,你说这些干啥?不就是要让爸妈骂我揍我吗?”白若欣被白若臻这样的作态气疯了,瞪着眼睛吼道,“白若臻我告诉你,名字已经报上去了,你后悔也晚了,这辈子你就没有留在城里的命,这辈子你最好都别在回来。”

    放完狠话,白若欣便觉得屋里一片寂静,她一怔,愣了,她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啊。”白若欣还没回想过来刚才说了什么兜头就挨了一巴掌,昨天被李秋兰打的地方上又添新伤,直接渗出了血来。

    白若欣看着手指头上的血啊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凭什么呀,凭啥我就得下乡啊,凭啥啊。”

    白建生手指着她点了点,气道,“有问题你问组织去,国家需要你在哪里你就该去哪里,这名额本就是你的,本就该你去的,你妹妹就算要去那也得等高中毕业了再响应国家号召,可你呢,你凭啥仗着她病没好就哄了她去?白若欣我告诉你,你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这个闺女我也不要了。丢不起这人。”白建生吼完气的饭也没吃就出门上班去了。

    李秋兰对白若欣也非常失望,“老大啊,你是妈最大的孩子啊,你以为爸妈不疼你啊,妈要是不疼你当初能把家里那点钱都给你啊,你怎么报答爸妈的,你就是这么报答爸妈的呀,你没良心啊。”

    “我咋就没良心了?”白若欣哭着看着李秋兰,“你们要真对我好就把职位给我呀,我不要下乡,死都不要。”

    李秋兰对她失望极了,饭也没吃好红着眼睛就上班去了。

    白若臻看着这样,心里突然有些后悔,自己都决定要走了,干啥要把家里闹的鸡犬不宁啊。

    姐弟几个吃完饭,白若欣站起来道,“白若臻,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别想回来了。”

    白若臻抬头看了她一眼,不在意道,“奥。”

    “你这什么态度。”白若欣气道。

    白若臻没吱声,旁边的白立强皱眉道,“大姐,你就消停点吧,你看咱爸妈都被你气成什么样了。”

    “连你也不和我一伙?”白若欣惊讶道,“立强,你是忘了大姐对你的好了?”

    白立强头一扭不吭声了,就因为想到以往你有多能花,我的心才疼的更厉害。

    看着小山高的行李,李秋兰道,“这么多她能背的动?”

    白建生也很怀疑,可大冬天的这些东西不带去了乡下那不得冻死。

    “先带着,咱们把她送上火车,听说下了火车公社里会派车去接,怎么也能弄到村里的。”白建生打定了主意这么干,其实还有另外的考虑,实在不行送人的车站上找几个男孩子帮帮忙就是了。

    李秋兰对他的决定也不反对,便拍板定了下来。

    李秋兰又忙去做早饭,难得的给热了馒头,炒了一盘咸菜,还顺便给白若臻做了一个白面饼子,煮了几个鸡蛋,一股脑儿的塞到白若臻书包里了。

    这时候白若臻和白立强也起来了,李秋兰道,“立强今天先别去上学了,今天和我们一起去送你姐。”

    白立强巴不得不用去上学,赶紧点头答应。

    饭后白若云拉着依依不舍的白立善上学去了,白若欣坐着没动也没打算去送白若臻,李秋兰夫妻和白立强拿上白若臻的行李,白若臻自己背着个军绿色的书包就跟着走了。

    此去一别想要再回来估计也得到过年的时候了,白若臻回头看了眼生活了十多天的地方,心里有解脱又有不舍,她看了眼白若欣,微微笑了笑,成功的换回一个大白眼。

    白若欣看着她走远了,高兴的差点蹦起来,终于走了啊,太棒了。

    今年下乡的知青如今是第一批下一批就要到夏天高二毕业了。车站上送行的人不多,白家人按照通知上的说明在里面找到了带队的人。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下乡的青年在等着了,几乎都有家人送行,不过一看就知道年纪都比白若臻大一点。

    一看这样白建生和李秋兰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哪家都不愿意小的下乡,一般都是让年纪大点的下乡,可他们家却.....

    白建生有些心酸,心里觉得特别对不起白若臻,他从怀里掏出买了好久也没舍得抽的烟递到领队跟前,“同志,我闺女小,麻烦路上多照顾照顾。”

    领队的也是个学生,不过是去年夏天毕业的,这会儿也不过是个十七八的小伙子,叫李铭,他看了眼白建生刚想说哪有那么矫情,然后就看到了跟在他后面的白若臻,话到了嘴边儿打个弯儿变了样,“叔,您放心,包在我身上,白若臻是吧,我记下了,路上有啥事我照应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